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惹来震怒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惹来震怒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严光摇头,可能性太多了,在一炁门里,但凡是玄字辈的人,都有可能是那个下此命令的人。

他说道:“主公,我已把三名刺客带回府内,他们的师父不会不理他们,一定会前来营救,到时,我们或许可以打听出更多的信息。”

刘秀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对一炁门毫不了解,在这件事上,就烦劳子陵帮我多费心了。”

严光躬身说道:“主公言重了,这是属下该做的。”稍顿,他又道:“主公,属下还得去县府走一趟,面见大将军,商议军务。”

刘秀看向严光,问道:“子陵,你要和我大哥商议什么军务?”

严光正sè说道:“我方与绿林军合并之事!”

刘秀闻言,暗暗皱眉。

子陵一直都不赞成己方和郡府单打独斗,始终主张与绿林军合并,以前刘秀也觉得与绿林军合并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现在,他觉得已没有那个必要了。

己方自起事以来,势如破竹,锐不可当,先后攻取了蔡阳、襄乡、童陵、邓县、朝阳、湖阳、山都诸县,现在更是大败岑彭,攻占了新野。

照目前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最多再两、三个月的时间,己方便可攻破郡城,占领整个南阳。

眼下再谈与绿林军合并之事,已不太妥当,等于是拿出己方胜利的果实,白白分给绿林军享用。

他轻轻叹口气,说道:“子陵,我大哥恐怕不会同意此事。”

“事关生死,就算大将军不会同意,属下也要尽力而为!”严光语气坚定地说道。

刚才一直在等严光和许汐泠的消息,现在事情已定,刘秀紧绷的神经松缓下来,人也有些倦了,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都变得不太灵光,没听明白严光为何这么说。

目前己方的形势明明是一片大好,又何来的生死攸关?

刘秀的眼皮越来越沉重,囫囵不清地说道:“要议此事,也不必急于一时,等我恢复一些,我们共同去找大哥商议……”话还没说完,他人已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严光和许汐泠对视一眼,二人谁都没有再说话,蹑着足,尽量不发出声响的悄悄退出刘秀的房间。

出来之后,见严光转身要走,许汐泠忍不住叫住他,问道:“严先生还要去找大将军议事?”

严光回头不解地看着她。许汐泠意味深长地说道:“主公已经说了,此事可以等主公恢复一些,再一起去找大将军商议。”

“事关重大,不能耽搁。”严光正sè说道。

“主公不让你去,其实是为你着想。”许汐泠善意地提醒道。

严光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太执拗太坚持己见。他去找刘縯商议军务,如果两人能聊到一起去,那还好,若是两人聊不到一起,那相互之间就得顶牛,若有刘秀在场,起码可以起到缓解气氛的作用。刘秀太了解严光的

个性,所以才说等他恢复了,然后再一起去找大哥商谈此事。刘秀的心思,严光自然心知肚明,刘秀对自己的照顾有加,严光更是再清楚不过。他说道:“正因为这样,我绝不能让主公的努力付之东流!”说完话,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严光的背影,许汐泠耸了耸肩,该说的话她都已经说到了,可严光不听,她也没办法,何况,一个不能为自己所用的人,她也不必太上心。

严光离开刘秀的府邸,直接去了县衙。他来的正是时候,此时,刘縯正在县衙里和麾下的众将官商议军务。听说严光来了,刘縯还挺高兴的,说道:“有请!”

走进县衙大厅,严光环视一圈,好吗,人还挺齐的,刘稷、刘嘉、邓晨、邓奉、朱云、张平等人在,邓禹、马武、铫期、冯异、盖延等人也在。

“属下严光,参见大将军!”严光走到大厅的中央,规规矩矩地向刘縯拱手施礼。

刘縯一笑,挥了挥手,说道:“子陵不必多礼,赐座。”

有军卒快步上前,为严光搬来坐席。等严光落座后,会议继续。

刘縯说道:“现在新野局势已逐渐稳定,我军兵强马壮,全军上下,士气高涨,正是继续北上,趁胜追击的好时机,我打算兵分两路,一路取淯阳,一路取棘阳!”

等他说完,大厅里的众人相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刘嘉率先开口说道:“大将军,若取淯阳,得先渡淯水,可……我军将士都不会水战,也没有能用来水战的战船啊!”刘縯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道:“我军不会水战,没有战船,难道淯阳守军就会水战,就有战船吗?郡军已然撤离淯阳,退缩至郡城,淯阳只剩下县兵镇守,还不足千人,即

便我军将士只乘坐商船、渔船,一走一过之间,也足以将淯阳攻陷了!”

邓奉扬了扬眉毛,站起身形,插手施礼,朗声说道:“大将军,末将愿率两千将士,进攻淯阳!”

他话音刚落,刘稷起身,插手施礼,大声说道:“大将军,末将愿率两千将士,进攻棘阳!”

看到邓奉和刘稷相继请缨出战,刘縯仰面而笑,要说领兵打仗,刘稷和邓奉都是万里挑一的将才。

&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nbsp;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坐在末尾的严光突然说道:“大将军,我军即便留守新野,尚且都难以自保,倘若再继续北上,无疑是自取灭亡!”

他这句话,让在场众人脸sè同是一变,尤其是邓禹等人,无不暗暗咧嘴,向严光一个劲的使眼sè,示意他快别说了。

这个时候,说这种有扰乱军心之嫌的丧气话,岂不是存心找刘縯的不痛快吗?

果不其然,刘縯的脸sè顿时一沉,冷冷扫了严光一眼,硬挤出几分笑容,yīn阳怪气地问道:“子陵何出此言啊?”他话音刚落,刘稷接话道:“严光,我军于舂陵起事,一路北上,打得莽贼抱头鼠窜,犹如丧家之犬,现势如破竹,无人能挡,无论郡军还是县兵,皆人人自危,怎么到了

你的嘴里,反而成了我军连自保都难,甚至还危在旦夕?你究竟是何居心?”

他的这番话,说得在场许多人都连连点头,包括刘縯在内。

严光说道:“正因为我军目前的势头太猛,郡军告急,我军的处境才越发危险……”“我听你在这放屁!”没等严光把话说完,刘稷嗤之以鼻,转头对刘縯说道:“大将军,我看严光从朝阳跑来新野,就是故意来找我军晦气的,大将军应将他立刻逐出县衙,

逐出新野!”

刘縯侧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睨着严光,沉默了片刻,面无表情地说道:“子陵,你还有什么话,都一并讲出来吧!”严光深吸口气,说道:“京城现在,东方、北方有心腹大患赤眉和铜马,西南有公孙述,东南则是我们所在的南阳。公孙述的不臣之心,已昭然若揭,京城唯一能指望的,也就是东南这边的南阳,如此重中之重的要地,朝廷又怎能弃之不顾?南阳郡军的局势越危急,就越会激发朝廷援助南阳的决心,一旦京师军援助到南阳这里,以我军万

余人的兵力,当如何应对?难道我军现在的局势,还不够危急吗?”

其实很早以前,严光就已经看得很透彻了。

柱天都部若只是在南阳小打小闹,不动摇朝廷在南阳的统治地位,朝廷肯定没心思顾及到这里,主要的精力还是会放在对付赤眉军这上面。

可一旦柱天都部在南阳发展壮大起来,已经直接威胁到了朝廷在南阳的统治地位,那么,对于新莽朝廷而言,就再没有别的选择了,必须得出兵,全力援助南阳。

因为南阳若再沦陷,京城就真成了四面楚歌了。

如果把全国的局面比喻成一场棋局的话,那么南阳这里无疑就是胜负手。

朝廷在这里打赢了,或许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打输了,新莽朝廷也就算彻底走到了尽头。

严光虽然看得透彻,但不代表所有人都能看得透彻。

刘稷冷笑出声,说道:“朝廷还分兵援助南阳?现在京城都已经被赤眉军压得快喘不上来气了,哪里还有多余的兵力来援助南阳?简直是一派胡言!”

严光摇头说道:“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刘将军别忘了,目前朝廷仍掌控着全国大部分的地区!”

朝廷的手里,还是把持着丰厚的战争资源,这个战争资源,既包括人,也包括物。刘稷现在根本听不进去严光的话,他仰面大笑,说道:“别说朝廷已派不出兵力来援助南阳,就算真派军前来支援南阳,我刘稷也不怕他们!连赤眉小儿尚且能以数万之众

大破十万京师军,难道我柱天都部还不如它赤眉贼寇?”他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赤眉军、铜马军、绿林军这些农民起义军,在他看来,这些人就是由流民、盗匪之类组成的乌合之众,连他们这些乌合之众都能打败王莽的京师军,

只能说明王莽气数已尽,他的京师军即便来到南阳,也只有被己方将士们肆意宰杀的份儿。

刘稷的豪言壮语,深得刘縯的心思。

不骄不躁这句口号,谁都可以喊出口,但真正能做到的,真没几个。自起兵造反以来,柱天都部的所有仗都打得太顺了,顺风顺水,势如破竹,在刘縯和麾下众将的心里,似乎只要出兵就打胜仗已经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别说吃败仗,就

算是战事打得不顺利,都属反常之事了。

在这种骄躁的心理之下,他们还哪能听得进严光的劝说?

刘縯缓缓开口说道:“子陵休要再危言耸听!能做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者,只有屈大夫一人,后来效仿者,皆多为哗众取宠之辈!”

他这番话,已经说得够严厉的了,就差没指着严光的鼻子骂脏话了。

稍顿,刘縯又慢悠悠地说道:“子陵若有时间,不如多去陪陪我三弟,陪他说说话,解解闷,能逗得我三弟开心,让他身体早日痊愈,也算你大功一件。”

此话一出,刘稷等人皆哈哈大笑,邓禹等人则是暗暗皱眉。

不管子陵的话有多荒诞,有多难以让人信服,他终究是最先一批参加柱天都部,跟随刘縯起事的元老,刘縯不该如此当众羞辱。严光并不在乎旁人怎么看自己,怎么说自己,他说道:“大将军,为今之计,我军当与绿林军合兵一处,只有这样,我军才可以继续北上,并具备与即将到来的京师军一较

高下的实力!”啪!随着一声巨响,刘縯面前的桌案都出现了裂纹。他手掌按在桌面上,面沉似水,厉声喝道:“把严光给我拖出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惹来震怒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