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496章 柏林

0496章 柏林

山洞里光线昏暗,阿尔弗雷德蜷缩在地上,用嘴啃着一只扔在地上的木薯。他的手脚都被捆着,只能像狗一样进食。

这个山洞是陈平道洞天里的那个山洞,哮天犬是这个山洞里的唯一一个看守。宁涛将阿尔弗雷德带回到这个山洞囚禁的时候,同时也带回了一袋子木薯,它每天的工作就是到饭点就给阿尔弗雷德叼一只木薯以及一瓶水过来。

“你个傻逼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咬断你的腿!”哮天犬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话,转身走了。它最近一段时间沉迷于狗箭术的俢练,哪里肯寸步不移地看守这个黑人上校,不过它也不担心阿尔弗雷德会逃跑。这个地方是封闭式的,根本就逃不出去。

哮天犬刚走没两分钟,一道方便之门便在山洞之中打开了。

阿尔弗雷德被吓坏了,顾不上啃那只脏兮兮的木薯,蛆一样地往角落里爬去。

宁涛从方便之门中走了出来,只是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连跟阿尔弗雷德说句话的兴趣都没有。阿尔弗雷德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一笔恶念罪孽,不值得哪怕一丝同情。

也倒是的,如果他同情阿尔弗雷德,那谁又去同情那些被他杀死的那些可怜的人,谁又去同情那些被他奸.淫的女人?

宁涛将四件越窑瓷器用特制的泡沫盒子装了起来,然后又将石只泡沫盒子装进了一只口袋之中。搞定之后,他带着四件越窑瓷器离开了山洞。

阿尔弗雷德这才从yīn暗的角落里爬出来,继续啃食那只脏兮兮的木薯。他现在就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活着。

江好闭关的树林全部被冰封,没有一棵树木,甚至没有一棵草逃过被冰冻的命运。隔着好一段距离,宁涛都能感受到那强烈的冰属性的妖气,还再不断地向外扩散。

就这情况,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出关。

这一次宁涛进入了树林,并且小心翼翼地来到了树林中间,靠近了江好闭关的地方。

树林中的一块空地上,江好盘腿坐在地上,她的身体完全被冰封住了,仅有鼻孔前还留有两个小孔,不断飘出气息。可即便是气息也呈现出青蒙蒙的sè泽,满满都是妖气。

江好与青追和白婧不同,她不是天生妖,是寻祖丹造就的新妖。她吃寻祖丹等于是用丹药直接强化,效果恐怕比白婧、青追和殷墨蓝都要强得多。可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她的能力会变得多强,这点却连宁涛这个炼丹的人也无从知道。

宁涛想再靠近一些,可又怕给江好带去什么不好的影响,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只是远远地看着她。

“好好,那个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一下,那就是我和青追还有”吞吞吐吐,声音又小,说到这里还说不下去了,宁涛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江好现在还在闭关,他都说不出口,要是江好出关了,他该怎么跟她说他和青追圆了房,甚至买一送一和白婧有了夫妻之实的事情?

这种事情想想都头疼。

几分钟后,宁涛回到了天外诊所之中,他来到了锁墙之下,拿着地图比对血锁。锁墙之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增加一个或者多个血锁,那是乔哈娜将他当初给的普通处方签带到了不同的地方。当初,他从埃及到刚德的那只血锁便是乔哈娜放在金字塔石缝之中的。

宁涛一边比对,一边用笔标注新的血锁。也就是这一标注,他对乔哈娜的活动范围是越来越佩服了,这段时间她去了德国、法国、英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加,还去了阿根廷、墨西哥以及俄罗斯。

“我得算准时差将那些血锁换成永久性的血锁,不然被毁掉了可就可惜了。”宁涛的心里打定了主意。

一分钟后,一道方便之门在锁墙上打开,宁涛迈步走了进去。两秒钟后他从方便之门中走了出来,却发现置身在一片墓地之中。头顶的天空繁星点点,一轮皎洁的月亮悬挂在几朵白云之间,散发着清冷的光辉,以至于不需要照明也可以看清楚墓碑上的字。可惜,他不认识上面的文字,而那些文字看上去也不是德文。

方便之门消失,宁涛也看到了一张塞进墓碑底座缝隙里的普通处方签。他心里有些奇怪乔哈娜怎么会在柏林这种地方逛公墓,可也不好打电话问她。不过,在公墓这种地方留下血锁对他来说却是很合适的,毕竟夜晚的话不会有人来公墓里游荡,也就避免被人看见的麻烦。

宁涛也没有处理那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留下一只永久血锁之后他顺着一条小路往前走,没走多远便看到了一座雄伟的墓碑,墓碑的底座上有几种文字刻写的碑文,其中就有英语。

“白湖犹太公墓,这里沉睡着115000犹太人的灵魂”宁涛看过之后掏出手机搜索了一下,这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地方。

手机百度显示的内容白湖犹太公墓也是一个旅游景点,乔哈娜来这里逛逛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走出白湖犹太公墓,宁涛掏出手机给范铧荧打了一个电话,然后给范铧荧发了一个位置。在等待范铧荧的时候他也没有闲着,在路边练起了百步穿杨飞针术。

灵力增强,他再施展百步穿杨飞针术的时候天针飞得更远,完全能达到百步的距离,而且精准度也明显提升了不少。这门修真功夫没有速成的可能,只能这样不断地练习才能得到提升。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辆大众轿车在路边停了下来,范铧荧打开车门从驾驶室里走了下来。

宁涛收起天针迎了上去,笑着说道:“铧荧兄,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没有网约车,害得你这么晚了还开车开接我。”

范铧荧拥抱了宁涛一下,然后笑着说道:“你我兄弟说这些客气话干什么?倒是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以为要去机场接你。”

宁涛说道:“我带着那些东西可没法走正规渠道,我是偷渡过来的,那些家伙将送到这里就离开了。”

“原来是这样,上车吧,我先带你去酒店安顿下来再说。”范铧荧也没有多问,视线落在了宁涛放在草地上的袋子,试探地道:“宁老弟,东西就在这袋子里吗?”

宁涛点了一下头:“你想看看吗?”

范铧荧点笑了笑:“我倒是很想看看,回酒店再看。”

宁涛上了范铧荧开来的车,他随手将装着四件越窑瓷器的袋子放在了后座上,然后坐进了副驾驶室。

范铧荧讶然地道:“宁老弟,你用那么普通的编织袋装价值好几亿的瓷器就算了,你居然就这么放在后座上,你不怕出点什么意外摔碎啊?”

宁涛笑着说道:“不用管,开车吧。”

真要是摔碎了,烂碎鼎补一下就行了,他从来不担心什么东西碎不碎的问题。法器都能修补好,更别说是几件陶瓷了。

到了圣日酒店,宁涛才发现范铧荧早在昨日就将房间给他定好了,两个房间就只隔了一道墙壁。

回到房间,不等范铧荧开口,宁涛就将那四件越窑瓷器取了出来,放在了床上:“铧荧兄,就是这四件瓷器,你看看吧。”

范铧荧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一只花瓶,看了瓶口看瓶身,最后才将花瓶颠倒过来看瓶底上的印记。

宁涛移目落地窗外,看着窗外的柏林夜景。这座城市与他想象的样子有些不一样,没有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但有许多古建筑,别有一番历史的古韵。

“啧啧”范铧荧赞叹地道:“这是真的啊,我的天啊,大唐盛世的越窑精品,就这只花瓶,我敢打赌它至少要卖两个多亿。你这四件都保存完好,我估计得卖十个亿。”

这数字把宁涛也吓了一跳,他虽然对钱没什么感觉,可也知道十个亿是个什么概念。十个亿对于这个世界上的百分之九十九点几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包括他在内。如果真能通过这世间越窑瓷器赚到十个亿,他完全不用再为钱发愁了,无论是发展神州慈善公司还是进行善人计划的资金都够了。

宁涛心中激动,面上却不动声sè地道:“铧荧兄,不管卖多少钱,我都给你百分之十的佣金。”

“你”范铧荧显然被宁涛的豪爽吓到了,要知道在拍卖行业,越是大额的交易佣金的比例就越低,像这种十亿级的交易,就算是最顶级的拍卖行最多也只能抽百分之五的佣金,而宁涛开口就给百分之十,那可是一亿的佣金啊!

宁涛笑了笑:“我说过,不能让你白干,就这么定了吧,不要拒绝我,不然我会生气的。”

“你啊你,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范铧荧小心翼翼地将花瓶放在了床上,然后拥抱了宁涛一下,“再多的钱都买不到感情,就你这句话,我就是一分钱不赚也给你卖出去。”

咚咚咚。

门口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看网友对 0496章 柏林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