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七章:动向

第二十七章:动向

“……不,这并不是大破灭,至少这些不是!”

白起看着被击杀的十多头狂级生物,他沉思片刻后断然说道。

在他旁边,一个美丽女子离地约莫一掌距离虚空站立,她浑身气息飘渺,旁人看去连她的身影都看不清,如同一个梦境里的仙子一样,这美丽女子就点头说道:“是哦,现在确实还不算大破灭,它们只是大破灭的先兆罢了,真正的大破灭,最起码应该具备着相对的不死性。”

白起却是说道:“相对的不死性?可是从白家的记录上来看,这不死性是绝对的吧?那怕你将其碾成了灰烬,大破灭中的等级生物依然可以复活过来。”

“只是方向不对啦。”女子笑了笑说道:“大破灭中,等级生物的不死性,其根源在于天道权柄,权柄是什么就不用我来解释了,简单些说就是基础规则,因为大道壁障的消失,天道强行修改天地规则为‘大破灭中的一切外来等级生物都不会死’,这样的一条基础规则,所以那怕你将其原子都打散掉都可以复活,但这并不是绝对的不死性,因为一旦去掉了这条基础权柄,那么这些等级生物就会死掉了。”

白起仔细想了想,就苦笑了起来。

女子这话说得倒是简单,确实,依照这个说法,太古时代为什么会被大破灭逼得那么惨,其根源就在于太古时代虽然强大,但是对于权柄的认识和利用其实相当的初级,太古时代的追求是超脱,而非是内部的争权夺利,而且那时候天道和大道不显,所以一旦遭遇权柄层次的侵袭,除了极个别的大科学家以外,太古时代几乎拿这样的不死性没法,除了封印就还是封印。

而远古时代则截然不同,三条道路,武者军队,世界之主,人人成龙,到极限之后都涉及到了权柄,特别是远古时代大道显化,就有了皇级强者,皇级强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大道代行者,自然有着大道的权柄可用,这就可以从基础上杀死大破灭的生物了,更别提帝级强者,那是化权柄为己身,是连自身持有权柄的蛮级顶级存在都可以杀死的武者终极,而除了皇级与帝级,神相境就已经可以影响乃至击杀弱一些的等级生物,而逆天神相境只要达到化气为道的地步,也是可以如同皇级那样干涉权柄进行击杀,所以相比于太古时代的窘迫,实力要弱得多的远古时代反倒可以在大破灭中有来有往,若非光暗相争,说不定远古时代真可以熬过大破灭。

所以女子其实并没有说错,大破灭等级生物的不死性还真是相对不死性。

白起却是叹了口气道:“虽然是相对不死性,但也不是我们所能够轻易抵挡的,光说我这边,我不过心相境,虽是可以辨别真实与虚幻,但是权柄可不光是辨别就可以将其修改的,就如时间流逝,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得到,甚至有专门的各种仪器进行记录,但是有谁人可以修改时间?有谁人可以得到时间权柄?分辨容易改变难啊。”

女子轻声笑了起来,声音如银铃一般,她边笑边说道:“没想到你倒是深有体会呢,不过倒也不是绝对如此,比如太古时代七大最终决战兵器就可以击杀大破灭时的等级生物,再比如远古时代的七大系统若是发展出独属于自己的道路,那也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抛开这些,你的武者阵列只要参与武者超过百万人,并且你还能够控制得井井有条,那也是可以击杀的,又或者世界之主的世界之路到达大千世界程度,又或者人人如龙的道路达到斩断权柄的程度,这些都是可以击杀大破灭中的等级生物,甚至连自有权柄的顶级蛮级生物都可以击杀,你也别太灰心了。”

白起顿时没好气的说道:“陛下,你是在说笑话吗?还百万武者……不过话说回来,霸王可以击杀这些有不死性的等级生物吗?”

女子收起了笑声,她也不迟疑,直接就说道:“可以,而且是可以很轻松的击杀,毕竟他……可是霸王啊,这个纪元人类自有文明以来,唯一的一个……”

“是吗……”白起又看向了下方的军队,以及击杀了那些等级生物后,被其围攻的残破城市中救出的人群,好半响后,他才说道:“真想亲眼见其风采啊,这样的一位人杰……”

说完这番话,白起直接对旁边的副官下达了命令,从这些黑海的世家门派中挑选出合格的武者以及普通民众,给予其内力基因药剂,让这些人短时间内可以成为内力境,除此以外,大军将接着去往下一处目标地,而此刻白起所控制的武者阵列数量为……五万三千余人。

与此同时,在外中……

“换句话说,只有这两种办法可以救回灵儿吗?”郝启沉呤半响才喃喃问道。

在其前方,科学家如同饿死鬼一样不停的吃喝着东西,他边吃边说道:“这种情况我也是平生仅见,苍蓝的核心数据我并不知晓,但是从现状分析来看,苍蓝的本质应该是融合进化,而且不单单只是物质层面的融合进化,更包含了灵子层次,特别是灵子基础本质方面的融合进化,或许还有权柄方面的也说不定,现在的情况是灵儿已经和苍蓝的核心融合在了一起,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灵魂,其灵子基础本质实在是太过弱小,大概就和一节民用电池来启动一架超次元战舰一样夸张,现在灵儿之所以还勉强保存着自我,其原因就在于生命的灵子是在不停恢复的,她现在是一边消耗恢复的那些灵子,一边消耗着灵子基础本质,不可能会持久。”

郝启默然,对于蓝灵儿的情况他心里也有些预料,关键其实就在于蓝灵儿在这之前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办法练武修炼,所以在融合入苍蓝之后才会如此快的被消耗殆尽,若蓝灵儿是武者,可以练武的话,那依照她的聪慧资质,现在的成就绝对不会亚于普智张恒他们,说不定已经成就心相境之类,那样一来灵子基础本质不知道比现在提高了多少倍,那怕是任然无法负荷苍蓝,至少也可以多出额外的时间来想别的办法,不会像现在这样急迫而绝望。

“权柄……或者是活性纯质灵子基础本质吗?”郝启喃喃的说道。

科学家又点头道:“没错,权柄的意义不需要我重复了吧?你可以把其想象成某种永动机,而且还是最强大的永动机,可以源源不断的从这个多元宇宙的基础规则汲取能量,而且是万用能量,可以轻易转换为任何东西,灵子也好,物质也好,能量也好,乃至是空间与时间都可以转换,所谓的权柄,也可以理解为一些小说里所描述的神格,而且是最顶级的神格,不需要信仰之力,只需要符合多元宇宙的某种道路,规则就可以得到力量,而得到一个权柄,无疑立刻解决了灵儿的问题,不过这很难,非常难,从目前的途径上来看,要么是找到人类大宪章的碎片,要么就是让一个有权柄的蛮级生物心甘情愿的交出权柄被苍蓝吞噬,否则没有别的任何可能性得到,当然了,灵儿成为武者的皇级也可以得到虚拟权柄,虽然不如真实权柄有用,却也可以代替了。”

郝启只能够摇头,这几种情况都是不可能,人类大宪章什么的想都别想,至于让蛮级生物自愿交出权柄被吞噬,还不如直接打死更简单一些,至于成为皇……若是蓝灵儿可以修炼武功,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的急迫。

“至于活性纯质灵子基础本质……这个东西的罕见程度绝对不输给之前提到的那三种情况,呃,你的妖精就是活性纯质灵子基础本质的演化,只是已经演化了,就不复纯质二字的意义了,事实上,多元宇宙是不可能形成活性纯质灵子基础本质的,这个东西一旦产生立刻就会开始演化,除非是使用某些极端办法将其封锁起来,以某种完全封锁了时间,空间的绝对静止态,这才可能保持活性纯质基础本质,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郝启的神sè顿时黯淡了下去,一种绝望感弥漫在他心头,不单单是他,连同周围的旅团成员都是同样表情,本以为科学家会有办法可想,但是谁知道得到的答案却是如此让人绝望,蓝灵儿……已经只能够诀别了吗?

科学家又往嘴巴里塞了一大堆的食物,他边咀嚼着边说道:“当然了,这活性纯质灵子基础本质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

“啪!”

下一瞬间,科学家已经被郝启扯着领子给提了起来,郝启一脸狰狞的看着科学家道:“你说话别打哈哈啊,有话就全部给我说话啊,混蛋!”

“等,等一下,噎着了!!”

科学家用力拍了一下胸口,示意郝启将自己放了下来,这才连忙跑到饭桌前连喝几大口水,众人就看到他脸sè涨得赤红,好半天后才顺过气来,然后他张口就说道:“夭寿啊,你们知道我饿了多久吗?整整十几年啊,一进入到外立刻就被各种等级生物追杀袭击,这还不算,好几处记忆里的隐秘基地居然都已经荒废,材料不足,能源不足,天知道我是怎么撑下来的啊!!”

旅团众人都只是看着他也不说话,科学家嘀咕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道:“好了啦,不吊你们胃口了,这次收回了另一个我,虽然最想要收回的蓝染天下那个我没有找到,但是这个我的记忆里好歹也有这方面的记忆啦……道果,那东西的名字,这是活性纯质灵子基础本质,而且是最好最顶级的活性纯质灵子基础本质,那怕是一个普通人得到,也立刻可以将其灵子基础本质提升到你们武者中临近皇级的程度,无任何副作用,不,或许唯一的副作用是需要沉睡很长一段时间来适应,除此以外,这东西简直完美啊。”

“道果!?”

旅团众人都异口同声的重复了一句,郝启立刻急急的问道:“这东西是什么!?在那里!?或者谁拥有!?”

科学家嘿嘿一笑道:“这是树皇的本体所结的果实,在我记忆里,它已经孕育这东西不知道多少万年,世上仅此一颗,只需要其中五分之一,不,七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灵儿绝对可以负荷下苍蓝的融合!”

“道果……树皇……”

郝启转头就急急的说道:“好!立刻回归七海世界,我们去树皇领地,我们去……”

“东方乙木森!”

而在这时的七海世界地底下,比那地底三层更深层次的极深处,那里已经不是空间上的间隔,与其说是空间距离,倒不如说是位面阻隔更合适一些,那里是七海世界的地核之心。

整个地核之心其实只有很小的一片空间,是一片小小的花海,花朵都是地面上极常见的太阳花,看起来极普通的一种花,而在花海之中,一个长发男子与一个少年彼此对坐,长发男子紧闭双眼,只有胸膛的起伏证明他还活着,而那少年……胸膛并没有任何起伏,看起来似乎已经死去不知道多久时间。

而在这片花海的边缘,青子正胆颤心惊的看着长发男子与那少年,这七天时间里,他真是肝胆都要被吓破了,虽然没有任何异象,这一人一尸都是沉静无声,但是那汹涌澎湃的气息却让他这个神相境连靠近一点都做不到,这可不是单纯的幻想幻象,他在这七天里试图靠近二者少许距离,然后他就悲剧了,直接被这气息气势给压得差点跪下来,而且开始受伤,他的神国中一些建筑居然出现了龟裂,吓得他立刻退远到了花海的边缘,再也不敢靠近分毫。

依照霸王所说,这少年是曾经救世的英豪,霸王称呼他为绝世天罡,虽是一个少年身,但是青子却切实体会到了那种浩瀚无边,深沉如海渊样的气势,当真是可以匹得上绝世天罡四个字。

而霸王就更不用说了,霸绝天地,强绝古今的存在,他们两个人的争斗,青子在旁边简直就是如同一个蝼蚁一样可笑,而随着霸王入睡后时间的推移,两者间的气息气势越加强烈,那怕青子已经退到了花海边缘,这气势气息依然袭到了他身旁,让他已经退无可退,再继续这样下去,他真怕自己会成为第一个被吓死的神相境……

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无声无息中,那少年逐渐消散,到最终整个花海只剩下了霸王与青子,而直到这时霸王才睁开双眼,接着他就深深叹了口气,同时郑重的站了起来抱拳一礼道:“英雄走好,你我虽然道路不同,但是心心念念的终究是这苍生,接下来请试看我来演绎……”

良久后,霸王才转身看向了青子,他微微点点头,又微微摇摇头,看得青子又是一阵心惊胆颤,霸王这才说道:“走吧,我们回去,先解决了地底三层的问题,然后就去东方乙木森,看来我的伤势已经是拖延不得了……树皇欠我一个大因果,总得要从他那里取走三分之一的道果才是。”

话音落时,霸王抬手一扯,青子就觉得自己如同虫子一样被席卷向上,而脚底下那花海已经开始寸寸崩裂,片刻间,已经再也看不到任何存在的痕迹了。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动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