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11章 奇诡连连

0511章 奇诡连连

精炼战术手电的光束尽头是一处断崖,一部分往外延伸,看不见上面有什么东西。宁涛仔细观察了一下,那处断崖距离地面大约一百米的高度,寻土砚里的墨汁的涟漪指向的正是那处断崖。

宁涛泼掉墨汁,收起了寻土砚,手脚并用往断崖上攀爬了上去。他仅用了几分钟时间就攀爬到了那座断崖之上,他将战术手电往前照射,一艘沉船的残骸就那么毫无征兆地进入了他的视线。

那艘沉船已经断裂成了好几块,古时候的船最大最先进还是要属明朝的船,郑和下西洋事时的宝船要比哥伦布发现美洲时期的船大好几倍。不过,这艘木质结构的沉船已经烂得不堪了,根本就看不出是西方的船,还是华国古代的船。

宁涛打着战术手电往沉船的残骸走去,他没有再拿出寻土砚,直接唤醒了眼睛的望术状态。也就在那之后的几秒钟时间里,一团青蒙蒙的灵气进入了他的视线。

其实,修真者身上的灵气,妖身上的妖气,法器之上的灵气区别并不大,因为都是基于天地灵气而来的。如果非要有所区别,也就只是修真者身上的灵气的青sè要淡薄一些,妖身上的妖气的青sè要浓一些,而法器的灵气是最浓的,因为无论是什么法器都会使用大量的灵材,然后经过复杂的工序炼制而成,这期间炼制法器的修真者或者妖也要消耗大量的灵力,所以法器上的灵气的青sè也是最明显的。

所以,凭借在这方面的经验,宁涛一眼就分辨了出来,那隐藏在一段船体残骸中的是法器,不是深海鱼妖,更不可能是潜伏在那里的修真者。

宁涛加快脚步来到了那段船体残骸前,用战术手电的光束照射他船体内部。进入他眼帘的是一块块生满青苔和贝壳尸体的船板、船梁,还有朽坏的木质家具,比如箱子和桌子什么的。那团青蒙蒙的灵气便是从一堆木料之中散发出来的,靠得越近对灵气的感觉就越强烈。

忽然,战术手电的光束照到了一具青白相间的尸骨,它挂在断裂的船梁上,青sè的是青苔,白的是骨头,它的衣服早就不见了。根据骨骼的尺寸来看,它身前非常高大,起码两米多高,古代的亚洲人几乎不可能有这样的高度。

“难道真的是查理斯的祖先?等等”宁涛的视线忽然落在骸骨的额头上,再也移不开了。

那具骸骨的额头上有一个漆黑的印痕,也正是那印痕给宁涛带来了一点奇怪的感觉。他心中一动,纵身一跃,调到了那根断裂的船梁之上。

却不等宁涛伸手去抓那具骸骨,船梁突然咔嚓一声断裂了。他和那具骸骨都掉了下去,砸在了一堆腐朽的木板上。

没有灰尘荡起来,宁涛的后背压碎了所有的木板,却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磕了一下。那具长满青苔的骸骨因为重量更轻的原因,砸在了宁涛的身上,肋骨、脊椎、腿骨、臂骨什么的四处跌落,那个骷髅头也滚到了一边。

宁涛却顾不得去捡起那块头骨,他将被他的后背和屁股压碎的朽木渣子刨开,一只箱子曝露了出来。

这箱子四四方方,高一米,宽一米,造型古朴,看上去很大气。

查理斯的图纸上,这箱子只有向上的箱盖的表面上有封印和符文,可是宁涛看到的却是箱体的四个面都有封印和符文,他虽然没有看见箱底,但料想也有封印和符文。

这箱子的材质也是木质,可即便是这艘船已经腐朽不堪,它却丝毫没受海水和压力的影响,表面上依旧干净光滑,只是颜sè看上去很古旧而已。

宁涛仔细看了一下箱盖上的符文,他研究符文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可这箱子上面的符文却是一个都不认识,那封印看上去像是一个“x”的图案,由一圈又一圈的螺旋纹构成,每个螺旋纹中心还有一个小小的符文。可即便是“封印”这个概念,那也是宁涛在图纸上看见的时候,觉得他有点像是法院的封条而已。就连这个概念他都不能确定,那就更别说解读了。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这些符文明显是yīn月人的符文,那么也就与yīn月人有关。如果这口箱子是yīn月人的箱子,那么这艘船也就很有可能是yīn月人的船,但是”

yīn月人在战国时期就毁灭了,这是古书记载的,当初进入神龙架寻找yīn月人的那支考古队里的考古专家也是这么说的。

“难道是查理斯这艘沉船的年代上骗了我,这艘沉船远比他说的五百年更久远?多半是的,他能把这艘沉船说成是他们家族的财产,在时间的问题上骗我就很正常了。”宁涛接着分析,“如果这艘船是战国时期,或者之前的yīn月人的船,他们会不会是因为遭遇到了什么灾难,所以要将这只箱子运走,结果在这里遇难?”

分析到这里,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过去将那个头骨捡了起来。

头骨和人的头骨没什么区别,只是额头上多了一块月牙形状的黑sè印痕。

宁涛将鼻子凑到了黑sè的印痕前,唤醒了鼻子的闻术状态。这一刹那间,沉船的各种气味,头骨的气味,大海的各种气味潮水一般涌进了他的鼻孔,还有一种他熟悉的气味云矿石的气味!

宁涛的心中顿时一片激动“果然是yīn月人!这是一具yīn月人的骸骨!”

在yīn月城废墟里,宁涛连一具yīn月人的骸骨都没有看见,可凭借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捕捉到了yīn月城的过去时空的画面。在他捕捉到的那个画面里,yīn月人都很高大,无论男女老幼额头上都有一个用云矿石矿粉画出来的月牙形的印痕。云矿石的粉末是不会消失的,长期涂在同一个位置,它会渗透进皮肤,最后吸附在骨头上。以前他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忽然就想明白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涂在额头上无法捕捉到脑电波而yīn月人却可以的原因了,是yīn月人将云矿石变成了他们的一部分!

宁涛忍着心中的激动将头骨放在了地上,转身回到了那只箱子前,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揭箱盖。

箱子上没有锁,看上去似乎只需要轻轻使一点力就可以将箱盖揭起来。

传说中凶恶法器排行榜上排第八的镇时塔就在这只箱子里吗?

答案似乎在下一秒钟就会揭晓,或许还会解开yīn月人消失的秘密。

然而,就是这“一秒钟”挡住了宁涛,他的手刚刚触碰到箱盖,发力往上揭起的时候,一个诡异的能量场突然被激活了,轰一下从箱子里释放出来,猝不及防之下宁涛顿时被冲击到,整个人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沉船的残骸更是不堪一击,那能量冲击波一冲击,原本就已经腐朽不堪的木料瞬间被震成了齑粉,随着海水冲向了远方。

这断崖的平台上前几秒钟还有一艘看起来还勉强算是船的残骸存在,可现在却空荡荡的,只剩下了一只诡异的箱子。

宁涛的身体直接飞出断崖,然后往海底深渊之中坠落。

嗖!

一根绳子穿破海水,一头扎进了岩石之中。

那是采药绳。

宁涛抓着采药绳回到了断崖上,他的手中还捏着一个头骨,正是那个yīn月人的头骨。

宁涛回到了木箱子前,但这一次他不敢再伸手去揭箱子了。就刚才那一下的能量冲击,如果不是他练就了随便挨,还有天宝法衣护身,他的五脏六腑恐怕都被震碎得七七八八了!

现在回想起来,看图片时觉得那图案是一个封印的直觉是正确的,它真的是一个封印。

“那六道轮回图排名第七也没见有多厉害,这排名第八的镇魂塔有这么厉害?不对,这不是镇魂塔的能量场,是这只箱子”宁涛的心里琢磨着,脑子里也在搜肠刮肚地组织他所接触过的所有与yīn月人有关的信息。

几分钟后

宁涛打开了小药箱,从里面取出了装着第四版寻祖丹的小瓷瓶,拔掉瓶塞,将里面的寻祖丹倒了出来,他的鼻子也就在那一瞬间再次进入了闻术的状态。

轰!

眼前的景物扭曲了,在他的视线里是一座火焰和浓烟的大山。海水正铺天盖地地涌过来,似要将那座喷发的火山淹没。

这是一幅静止的过去时空的画面,显然是史前发生的地壳运动,他所看到的火山现在已经变成了海地的大山。

“难道是因为那一次能量冲击波,毁掉了这里的能量结构,我看不见与这艘沉船有关的过去时空的画面?”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

突然!原本静止的画面动了,那上千米高的巨浪轰然从天空镇压下来,宁涛下意识地抬起了手臂护住头部。可即便是练就了随便挨,又有天宝法衣护身,面对上千米高的巨浪镇压下来,那毁天灭地的气势还是让他深深地感受到了人类的渺小。

修真者又如何,在这天地的力量面前也只是蝼蚁!。

看网友对 0511章 奇诡连连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