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偷袭新野

第二百四十一章 偷袭新野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听闻刘伯姬的埋怨,刘秀笑了笑,拿起茶杯,慢悠悠地喝起茶水,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在琢磨刚才陌鄢与自己的交谈。

陌鄢能主动找上自己,显然是有投靠之意,只不过现在看来,自己是让他大失所望了,可谓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对此刘秀倒也无所谓,还是那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哪怕陌鄢的本事再大,可他终究与己方不是一路人,也走不到一起。

一直沉默不语地许汐泠突然开口说道:“伯姬小姐,主公说得没错,这个陌鄢,远不如李公子。”

刘伯姬撇了撇小嘴,正要说话,许汐泠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他根本不是个男人。”

“啊?”刘伯姬难以置信地张大眼睛,惊讶道:“他……陌公子不是个男人?”

许汐泠耸耸肩,慢条斯理地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说道:“即便是男人,他也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但凡是正常的男人,在看到她真容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露出晃神和惊讶之sè,包括刘秀在内,这并不完全取决于她美艳的容貌,更因为她超群的媚术。

可这位陌公子倒好,看到她的真容时,目光在她脸上都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扫了过去,要么他是女扮男装,要么,他就是有龙阳之癖,对女人根本不敢兴趣。

这是许汐泠对陌鄢这个人的判断。

刘伯姬呆呆地看了许汐泠一会,然后忍不住叹息一声,肩膀也塌了下去。

陌鄢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男人,甚至除了许汐泠之外,她所见过的所有女人,也没有谁的容貌能比得过陌鄢。

可惜,许汐泠却信誓旦旦的说他不是个男人,这实在太令人失望了。刘伯姬倒也谈不上对陌鄢一见钟情,只是单纯对美的欣赏罢了。

她感到惋惜过后,立刻又生出了八卦的兴趣,小声问道:“汐泠姐,你说陌公子可能有断袖之癖?”

许汐泠一笑,说道:“倘若他不是女扮男装,那么就十有八九是!”

刘伯姬张大嘴巴,感叹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由衷癖好的人呢!”

“我以前倒是见过一些,尤其是京城,这样的人有很多,京城里甚至还有专门为这种人提供的伶人馆。”

“伶人馆?那是什么?”“和青楼差不多!”“里面都是男人?”

“嗯。”许汐泠点点头,含笑说道:“里面有的男人,甚至比这位陌公子长得更漂亮,更妖艳。”

“汐泠姐进去过?”许汐泠摇头,说道:“我有位师姐曾乔装混入过伶人馆,从师姐那里,我倒是听说了不少事情,里面的小倌和青楼女子一样,都分等级,像天字号、地字号、人字号、和字

号……”

听她二人竟然堂而皇之的谈论起了伶人馆,刘伯姬还听得两眼放光,一脸的向往,刘秀忍不住抚了抚额头,他开始在心里嘀咕,以后是不是该禁止伯姬再与汐泠接触。

他故意清了清喉咙,说道:“还看不看戏?不看戏我们就回家!”

刘伯姬和许汐泠面sè一正,很有默契地立刻停止交谈,只不过刘伯姬悄悄向许汐泠眨下眼睛,示意她过后再谈。

许汐泠忍不住轻笑出声,但很快便引来刘秀的眼刀。

她收敛笑容,正襟危坐,认真地看起戏来。刘伯姬也和许汐泠一样,一本正经地看着台上演出的最后剧目——《东海黄公》。

《东海黄公》这出戏,最早可以追溯到西汉初期,讲的是东海出现一头白虎,有个叫黄公的人去降服它,结果反被白虎咬死的故事。

这出戏的精彩之处在于人虎之间的搏斗,当然了,虎是人装扮的,并非真的白虎。但不管人虎之战打得多激烈,最终的结果都是白虎赢了,黄公输了。

整个剧情,其实是个悲剧,但由于打斗得激烈又热闹,台下的观众往往看得十分尽兴,热烈喝彩,整台戏的悲情反而被淡化了。

等到《东海黄公》演完,整台百戏算是全部结束。在回府的路上,刘伯姬仍是兴致不减,对刚才看的百戏津津乐道,说个不停。

回到府邸,吃过晚饭,刘秀就去休息了。目前他的身体还未痊愈,十分虚弱,经不起折腾,而今天刘秀着实是累着了。

一夜无话,等到天sè渐亮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刘秀睁开眼睛,缓了一会神志才恢复清明,他说道:“进来。”

随着房门打开,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虚英快步进入房间,躬身说道:“将军,朱校尉求见!”

他说的朱校尉,自然就是朱祐。刘秀望了望外面的天sè,天刚蒙蒙亮而已,朱祐这么早跑来找自己作甚?他从床上坐起身,说道:“让阿祐进来吧!”

虚英前脚刚出去,朱祐便从外面跑了进来,急声说道:“主公,大事不好,城外来了一支莽军!”

“什么?”刘秀大吃一惊,立刻下了床,边穿衣服边问道:“莽军?从哪来的莽军?”

新野这里不该有莽军啊!目前大哥已率军进攻淯阳和棘阳,这支莽军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朱祐摇头说道:“属下也不知这支莽军从何处来的,兵力看起来有千人左右,主公,我们现在当如何应对?”

目前新野几乎就是一座空城,刘縯率领柱天都部北上,把能带走的兵力都带走了,就连柱天都部的家眷,也都随军同行。

如果刘秀不是因为有伤在身,需要留在新野休养,连刘伯姬都早已离开新野了。这支莽军来得突然,出其不意,而且兵力有上千人之多,不容易应对。在虚英、朱祐的帮助下,刘秀快速穿好衣服,边往外走边说道:“阿祐,你立刻集结我军所有弟兄,

上城墙,准备迎敌!”原本刘縯给刘秀留下了五百精锐,负责保护刘秀的安全,但随着虚英、虚飞、虚庭三人的投靠,刘秀觉得自己身边已用不着再安排这么多人保护,便把其中的四百人都派

回给大哥,目前留在他身边的,只有百人而已。

以百人之力,去抵御千人,这未免也太难了。朱祐看着刘秀,欲言又止。刘秀见他站在原地未动,他急声说道:“阿祐,你还站在这里作甚?快去啊!”

朱祐无奈,硬着头皮应了一声,去到前院,集结己方所有能战斗的人员。刘秀则带着虚英、虚飞、虚庭三人,急匆匆地去往县衙,看县衙还能凑出多少人力。

当刘秀一行人赶到县衙的时候,这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包括县令刘童在内,所有人都在收拾东西,人们跑进跑出,人喊马嘶。

见状,刘秀忍不住怒声震喝道:“你们在做什么?”

正在院中忙着指挥的刘童,看到刘秀,眼睛顿是一亮,快步迎上前来,急声说道:“阿秀,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去找你呢?伯姬呢?快,快带着伯姬,我们得赶紧撤走!”

刘秀问道:“撤?撤到哪里?”

刘童挥手说道:“不管撤到哪里,先撤出新野再说!现在莽军已经打过来了,城内无兵,我们根本守不了……”

刘秀好奇地问道:“人能从撤走,可粮草呢?我们能把粮草一起带走吗?”

“这……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刘童摇头说道。

刘秀差点气乐了,说道:“我方有一万多人的大军,有数千的家眷及其眷属,所需的粮草可都囤积在新野,这些粮草一旦落入莽军的手里,刘县令,你可知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一万多大军以及数千的家眷、眷属都将无粮可吃。就算打下了棘阳和淯阳,全军上下也面临着饿肚子的险境。

刘童被刘秀问得哑口无言,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以刘童的能力,做个县令可以,治理一地的政务也颇有能力,但让他去打仗,那就不行了,而且他也没有打仗的胆子。

刘縯把他留在后方,让他做新野的县令,还是颇有些道理和见地的。

刘秀向四周慌乱的人群大声喝道:“都别收拾了!所有能拿动武器的人,都跟我走!”说着话,他转身就往外走。

刘童惊诧地瞪大眼睛,急忙把刘秀拉住,颤声问道:“阿秀,你……你要干什么?”

刘秀正sè说道:“此战,我们只能力敌,击退敌军,再无其它的办法。取胜,全军可活,落败,我方必亡!”现在的局势已经不是他们能不能活命的问题了,新野若是被莽军攻陷,以刘縯为首的柱天都部近两万人,不仅粮草、补给被断,而且还失去了根基,要被困在棘阳、淯阳

、新野之间的这片地区里,局面危机,后果将不堪设想。

刘童连连摇头,说道:“现在城内根本无人可用,我们又如何去与莽军作战?”

刘秀看眼刘童,反问道:“你不是人吗?他们不是人吗?既然还有力气,为何不能战?”说着话,他环视在场众人 ,见衙役们都低垂着头,谁都没有说话,他沉声说道:“你们可以逃走,但你们的家人呢?他们能逃得掉吗?朝廷鹰犬对待我柱天军家眷的手段,你们不是没见识过,一旦让莽军攻占新野,他们的下场如何,你们会不清楚吗?”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一章 偷袭新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