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16章 账本竹简有器灵?

0516章 账本竹简有器灵?

一道yīn暗的楼梯往下延伸,因为空气不流通的原因,楼梯间里很闷,楼梯上也随处可见痰渍和垃圾,环境糟糕得很。

“就是这个地方,他就住在这里。”白婧一边领着宁涛往下走,一边跟宁涛介绍情况:“他叫曾善才,老家长安的,为了供孩子读书在一家煤矿挖煤,煤矿不景气,矿上把他给辞了,他一个人来了北都找活干,可惜没来多久就病了,去医院一查,医生跟他说是尘肺病,已经到二期了。他没钱医治,恰好你那次治好孟波治好对媒体说有疑难杂症就找神州慈善公司,他就来报了个名。”

宁涛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尘肺病三期的病人就没得救了,任何治疗都等于是苟延残喘,只是给病人争取一点时间而已。这个病人已经进入二期,如果再伴随肺癌之类的并发症,他担心账本竹简会给出一个“天收之人”的诊断,那个时候不管这个病人的身上有多少善念功德,他都治不了,只能给病人争取一些时间。

白婧看宁涛皱眉,揣测道:“行不行?不行的话就换一个病人,反正登记了很多,你也不用去见他。”

宁涛说道:“来都来了,也算是一种缘分,先看看再说吧,对了,为什么选择他?”

白婧说道:“我问过他做过些什么好事,他说他老家是山里的,孩子们上学需要过一条河,那条河水不深,但很急,他觉得孩子们过河很危险,就自己伐木修了一座简易的木桥。这事已经三年了,我估计他自身就有一定的善念功德,所以才选择了他。”

“修桥铺路都是善举,我更要去看看他。”宁涛说。

两人说说聊聊来到了一道房门前,白婧伸手敲了敲房门。

“谁啊……咳咳咳!”屋里传来了一个剧烈的咳嗽声。

白婧说道:“我是跟你聊过的宁太太,我带我的丈夫宁医生来看你了。”

嫁人了,身份变了,称呼也变了。

房间里传来了踩着拖鞋走路的声音,然后一个面容枯槁的男子,三十出头的年龄,头发乱糟糟的,一双眼睛也没有精神。他一开门,屋子里顿时飘出来一股棉絮发霉和中药的味道,熏得白婧皱眉不已。

宁涛唤醒了眼睛的望术状态,这一看顿时露出了笑容,这个曾善才的先天气场里有很明显的善气,凭他的经验,身上少说也有两三百点的善念功德。不过,这个曾善才的情况确实很糟糕,他的先天气场里对应肺的两部分已经灰黑一团,了无生机。

曾善才认出了白婧,慌忙将手拿到衣服上擦了擦,小心翼翼地向宁涛伸出了手:“宁……宁医生……你好。”

宁涛结束了诊断,握住了曾善才的手,关切地道:“曾先生,你得了尘肺病,肺功能本来就很差,为什么还住这种地方?这里空气不流通,会恶化你的病情。”

“这里便宜。”曾善才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窘迫,跟着又说道:“不要叫我曾先生,不习惯,我小名叫石头,叫我石头就好……可我、我没钱治病……”

宁涛微笑道:“你年长,我就叫你曾大哥吧。我给你治病不收你的钱,进屋再说吧,我给你诊断诊断。”

“请进、请进。”曾善才慌忙让开了门,又窘迫地道:“这里脏,我……”

宁涛已经走了进去。

白婧也跟着走了进去,她也只是乍闻道难闻的气味皱了一下眉头,这个时候她的神sè已经很自然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宁涛怎么做,她就怎么做。如果不是嫁给了宁涛,这种地方她肯定是不会来的。

曾善才的屋子只有十平方的样子,堆满了杂物,屋子里就只有一张床,一张小桌子,还有一只塑料凳子。宁涛和白婧进了屋,他想请宁涛和白婧坐,却少了一只凳子,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宁涛一屁股坐在了脏兮兮的床上,然后说道:“曾大哥你过来坐下吧,我给你诊断一下。”

曾善才坐到了宁涛的旁边,将一只手放在了被子上,他以为宁涛要给他把脉,宁涛却往他的手里放了一只竹简,他好奇地道:“宁医生,这是……”

宁涛用竹简压着他的手,一边等待结果,一边说道:“不用紧张,我看病和别的医生不同。”

“那是,宁医生你是神医……咳咳!”一句话没说完,曾善才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宁涛拿起了账本竹简,打开看什么的诊断。

账本竹简浮现出了内容:曾善才,丁卯年四月初十生人1987年,苦善之人。首善孝敬父母计10点善念功德,慈善修桥铺路一起计276点善念功德,三善愿为家人苦,不辞辛劳,任劳任怨十五年计30点善念功德,一身有善念功德316点。然前世造孽,乃天收之人,不可开善念功德处方契约。

宁涛的心顿时一沉,眼前这个曾善才才三十一岁,却已经为了家人任劳任怨干了十五年的苦力活。他不仅孝顺父母,还修桥铺路,可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居然是天收之人,不可治!

前世造的孽今生还,难道这就是这个世界上那么多恶人坏人活得很滋润,很多善良老实的人却饱经磨难甚至是摧折的原因吗?

“家里……都还有什么人?”宁涛的心里有些难受。

曾善才说道:“我爸我妈,还有孩子。”

“你妻子呢?”宁涛问。

曾善才的嘴唇颤了颤,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离了,都离了一年多了。”

“为什么?”宁涛感到有些好奇,在他看来这个曾善才是个善良的人,长得也还算可以,而且为了家人任劳任怨,这完全是一个好男人,他的妻子为什么会跟他离婚?

“以前矿上还赚钱的时候,我工资还行,她倒也没说什么,可是后来煤矿不景气,她就……嫌弃我了,不想跟我过了……天天跟我吵,为了孩子我没吭声,心想忍忍就好了……可是她铁了心要离,我也没办法,我就答应了……家里仅有三千块钱的积蓄,她都拿走了……”说到这里,曾善才的情绪一下就崩溃了,眼泪从眼眶里滚落了下来,声音也哽咽了,“宁医生,医院里的医生说我没救了……我……我是不是要死了?我不怕死,可是我死了,我的孩子怎么办?她还那么小……”

宁涛的心里也很难受,他相救这个苦哈哈的西北汉子,可是账本竹简却给出了天收之人不可治,让他有心无力。

曾善才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账本竹简或许清楚,可是它不会显示出来。难怪那些老人总是说多积德,下辈子才会好过。少作孽,不然下辈子会受苦。以前宁涛从来不相信这个,可是现在才知道这是真的。

天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它可以掌控这芸芸众生,甚至将人的前世今生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夫君?”白婧轻轻唤了宁涛一声。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他知道白婧虽然没说什么,可她是在询问他的决定。然而曾善才是天收之人,他能做什么决定?

却就在这个时候,账本竹简上又浮现出了新的内容:本月收租完毕,下月诊所升级,租金16000点善恶租金,距离下次收租还有十一时辰又三刻,账户余额1228点。

看到这样的内容,宁涛才想起今天是诊所收租的日子。他这段时间忙着提升灵力修为,在体内世界淬炼元婴,竟然把收租日给忘记了。

下个月就16000点善恶租金,这个数字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却就在宁涛以为账本竹简已经结束了收租交割不会再有内容显示出来的时候,竹简之上突然又浮出了新的内容:天道酬勤,现可唤醒账本竹简器灵,使之成为灵器。然,灵器等于活物,每日需以善恶诊金喂养,月需300点善恶诊金。前任不曾唤醒,你也仅此一次机会,如要唤醒,滴血签字以确认。

宁涛看得是目瞪口呆。

账本竹简还有器灵?一旦唤醒,每日都需要十点善恶诊金喂养?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奇事,更是要把人往死里坑啊!更气人的是它还摆出这样的高姿态,仅有一次机会唤醒,你特么以为你是谁啊!

“宁医生?我……是不是真没救了?”曾善才的声音,带着乞求的意味。没人能坦然接受死亡,即便是垂死的人也会有求生的**。

宁涛说道:“阿婧,你先带曾先生出去等我一下,我做一下准备。”

“嗯。”白婧应了一声,然后说道:“曾先生,请跟我出去一下。”

曾善才跟着白婧出了门,白婧伸手关上了门。

狭窄而脏乱的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宁涛看着账本竹简上的内容,犹豫了一下,忽然恨恨地道:“天道酬勤?我看你是见钱眼开吧?好,你想坑死我,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把我坑死!前任不曾唤醒,可也被你坑死了,他们不曾唤醒,我偏要试试!”

说了这句话,宁涛咬破手指,用滴血的手指在账本竹简上签上了他的名字。

文字和血迹快速消失。

一片黑白相间的光华突然从账本竹简上绽放了出来,虽然很微弱,可这个房间里的光线本就很昏暗,它反倒显得亮堂了。

账本竹简上忽然又冒出了一串快速减少的数字:1227、1226、1226……1220……928。

跳动的数字在“928”上停顿了下来,账户余额少了300点。

宁涛心中一片惊讶和困惑,不是说每日喂养吗?可刚刚发生的事情,账本竹简一下子就吃了300点善恶诊金!

就在这时,一个黑白相间的小东西从一块竹片里爬了出来……

看网友对 0516章 账本竹简有器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