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18章 虫二皇帝

0518章 虫二皇帝

可以确定的是yīn月人一定有一个计划,那个计划会不会与寻祖丹的丹灵有关?

想到这里的时候,宁涛忍不住移目看了一眼放在货架之上的头骨。

那头骨还算完整,额头上的月牙印记在海水之中浸泡了数千年的时间却还是漆黑如墨,没有一点褪sè的迹象。

唤醒丹灵之后的账本竹简等于是升级了,它能不能认头骨?

这个念头突然从林涛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来得毫无征兆,一秒钟之后他就付诸行动了,他起身走到那只货架前将yīn月人的头骨拿了过来,放在了账本竹简之上。

账本竹简的器灵很快又爬了出来,它爬到了头骨的旁边,先是嗅了嗅气味,然后又钻进了头骨之中。

宁涛在等待结果的过程里自言自语道:“你好歹也算是一个灵物,或许还有灵魂,别人养条猫啊狗啊都会给猫儿狗儿取一个名字,我也给你取一个名字吧,不如就叫你虫二吧。”

这个名字有点不正规的嫌疑,甚至还有一点揶揄的味道,不过养宠物不就是为了一个萌字吗,虫二这个名字轻松诙谐,蛮讨人喜欢的。他以前一直想养一条哈士奇,也就是二哈,可一直都没有条件。现在养宠物了,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宠物。

宁涛这边刚把名字取好,虫二就从头骨之中爬了出来,然后开始在竹简之上爬行,它的屁股后面出现了一段文字:已死之人,yīn阳相隔不可断。如破yīn阳界壁,朕在其中,则可断他前世善恶,投生何处。

宁涛的心中一片惊讶:“你还可以断人前世今生?”

虫二只是瞪着一双小眼睛看着宁涛,还是不能确定它是否能交流,而且它这个样子看上去有点傻。

“等等朕?”宁涛的视线落在竹简上的“朕”字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只虫子,而且还是一只能量形态的虫子,它居然称自己为朕!

宁涛看着虫二,揶揄道:“你说你是皇帝,你的王国占领了一大片竹林吗?”

虫二保持凝视的姿势。

宁涛又问:“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我问你这诊所来自何方,你一个字不写,我让你认个头骨,你给我写个朕?”

虫二继续保持凝视的姿势。

这算是虫帝的凝视么?

宁涛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想通了。虫二自称是朕,这看似无厘头,可却是有原因的。这天外诊所代表天道,凌驾在众生之上,包括他这个诊所主人在内。说得好听点是主人,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打工仔,一旦交不上租金就会落得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这账本竹简断人生死,断人善恶,那些个恶人病人,它想要一双眼睛赎罪,人就得瞎一双眼睛,它想要一双腿赎罪,人就得断掉一双腿。那些个善人病人,它说增寿十年,那人就会增寿十年。它说人一生无病,那人这一生就不会生病。它也是一个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存在,就它这样一个存在养育出来的器灵,自称“朕”,这有什么毛病吗?恐怕就是那秦皇汉武,杨广重八,到了它这里恐怕也不敢显摆帝王的威严 !

可在宁涛这里,它终究是他养着的宠物。

宁涛指着虫二,没好气地道:“我朕你妹,你吃我的,你就等于是我养的小猫小狗,我等于是你的主人,我给你取的名字,那就是你的名字,从今往后,你就叫虫二吧。”

虫二的肥妞妞的屁股动了动,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两个字来:准奏。

宁涛:“”

敢情,它那保持不动的昂首挺胸的姿势,是在听他上奏吗?

这关系就复杂了,宁涛是养宠物的主人,同时又是天外诊所的打工仔。虫二是宁涛养着的宠物,却是账本竹简的器灵,而账本竹简则是天外诊所的一部分。那么问题来了,谁是老板?

管他谁是老板,花了三百善恶诊金,宁涛就要让那三百善恶诊金发光发热。他拿着账本竹简来到了那盏永不熄灭的七星灯前,他尝试将灯拿起来放在账本竹简上,结果那灯纹丝不动。他干脆将账本竹简放在了七星灯的灯座上,然后对虫二说道:“给我认一认这灯是什么灯。”

他动了点心机,虫二不肯告诉他这天外诊所来自何方,他琢磨着或许可以从认天外诊所里的东西,曲线了解一下,或许能得到答案或者线索。

几秒钟后,虫二开始爬竹片,屁股后面出现了一句话:天道七星灯。

没了。

宁涛又将账本竹简放在了善恶鼎上。

几秒钟后虫二又开始爬竹片,屁股后面出现了一句话:天道善恶鼎。

又没了。

宁涛接着又用账本竹简认了桌子、椅子、地砖。诊所里的桌子叫天道书桌,板凳叫天道椅子,地砖叫天道地砖,他就郁闷了:“虫二,你看你写的是什么东西,天道七星灯,天道地砖,天道书桌,天道、天道,这天道是个品牌吗?我要的是来历,属性,你懂我的意思吗?”

虫二又开始在账本竹简上爬行,用屁股写字:天道至上,飘飘渺渺兮云雾蒙蒙,混沌之中有手遮天,朕什么都看不见。

宁涛顿时惊愣当场,不只是因为这句话,更因为虫二的回应。

他在那个脏兮兮的地下室里唤醒了虫二,当时白婧和曾善才又在门外等着,时间仓促,所以他也没有仔细研究,认为虫二不能与他交流。事实上,直到虫二写出这句话之前,他还是这么认为的。可虫二写了这样一句话,那就把他之前的认知一下子给推翻了。

它不只是一个能量体的器灵,账本竹简这个特殊的宿主还培养出了它的独特的思想灵魂。这思想灵魂当然不是人的那种思想灵魂,可也有着一些相同性。如果非要一个词来定性的话,器魂这个词是很合适的。

也倒是的,它都自称是朕了,要是没有自己的魂儿,它怎么可能这么**?

短暂的呆愣之后,宁涛忍着心中的惊讶与激动,试探地道:“虫二,你说有手遮天,那是谁的手,什么样的手?”

虫二一动不动,保持着昂首挺胸的帝王之姿。

宁涛忍着想弹它一下的冲动:“你能不能不这么高傲?我是你主人,你给我摆这个pose是个什么意思?”

虫二还是一动不动,屁股也不写字。

宁涛算是明白了,它真的是得了皇帝病,谁能跟皇帝正常交流?在旧时候,正眼看皇帝一眼那都特么的是杀头的罪。虫二要是不是他用善恶诊金养着,恐怕连理都不会理他吧?

忽然,宁涛想到了什么,抓起账本竹简就往书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虫二,再给我认一下东西。”

宁涛走到书桌前,将那一叠从yīn月人废墟之中拍摄回来的照片从抽屉里拿了出来,随便取了一张,放在了账本竹简上。

虫二凑到那张照片前,嗅了嗅,屁股动了动,竹片上便浮现出了一个字来:纸。

宁涛没好气地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让你认上面的符文。”

虫二保持着昂首挺胸的帝王之姿。

宁涛心中一动,运气灵力虫二的旁边写下了照片上的符文,并换了一种语气:“虫帝陛下,麻烦你帮我认一下这个符文,好吗?”

虫二二话没说就开始在竹片上爬行,屁股写字:仙家符文,念“duang”,此符文对应月魄,可牵动潮汐,增加大地引力

宁涛忍不住激动地笑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直以来他都在努力学习符文,为破解yīn月人的法阵做准备,他还想将灵田种植技术全部学会,开展诊所的第二产业。现在,虫二的出现等于是解决了他的符文知识匮乏的问题。有虫二在手,这世上还有什么符文他不能认识,还有什么阵法他破不了?

唐子娴也在尝试破解yīn月人的法阵,虽然不知道她有没有破解,或者破解了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她此刻也在宁涛的身边的话,看到虫二的解读,她的下巴恐怕会惊掉在地上。

宁涛用灵力将一个个yīn月人的符文刻写在了账本竹简上,这样的刻写并不会留下痕迹,灵力能量消失之后符文也会跟着消失。他这边写一个符文,虫二那边就给他解读一个,他也就记一个,学一个。

一人一虫就这么配合着,浑然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最后,虫二将所有的yīn月人的符文都解读了出来。宁涛根据照片上的编号和记忆,干脆一次性将所有的符文都刻写在了一张符纸上,这等于是将石头上的法阵拓展了下来。然后,他将符纸放在了账本竹简上。

虫二昂首挺胸地看着宁涛,对它来说似乎保持帝王的威严比什么都重要。

宁涛这边忍着想弹它一指头的冲动,客气地道:“虫帝陛下,麻烦你给我看一看这个法阵是什么法阵,好吗?”

虫二二话没说又开始爬竹片,屁股后面浮现出了文字:噬魂守灵阵,大凶大险之阵,此法阵之下通常有噬魂蛛镇守亡灵。那噬魂蛛乃大yīn大凶之死物,无食亦可沉睡三千年,结网之家即是绝户之家。朕断言,此法阵之下必封印着可怕的亡灵。你画这张法符虽然不具备噬魂守灵阵的法力,但也是凶险之物,慎用。

yīn月人的法阵之谜解开了。

看网友对 0518章 虫二皇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