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10章 黄土高坡

0510章 黄土高坡

三天后,长安北。

连片的黄土山丘在视野里铺开,看不见一点绿sè。北风呼呼吹刮着,卷起黄沙漫天。贫瘠的山沟里坐落着一个小山村,它叫团结村,曾善才的家就在那个村子里。

年关将近,在外打工的人都回来了,村子里也有了一点人气。如果是在平时,村子里就剩一些老人和留守的儿童,那感觉就像是一片被人遗忘的废墟一样。

一群人来到了村口,引来一群村民围观。

这群人,几个男人身材高大笔挺,一个个长得跟男模似的,三个女人一个个就像是仙女一样,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美得无可挑剔,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还有一个青年背着一只老旧的小木箱子,跟在众人身后,他的身上有一种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有人感到亲切,有人莫名其妙感到畏惧,奇怪得很。

“这些是什么人啊,难不成有人要在咱们村子拍戏?”

“这么漂亮的人,肯定是演员啊,而且是专业演员,我看那个背木箱子的小伙子肯定是化妆师,他的箱子里面装的一定是化妆品。”

“咦!那不是曾善才吗?我了个去,他怎么跟那些人走在一起?”看热闹的人堆里,有人认出了曾善才。

话题一下子就爆了。

“你们看,曾善才居然穿西服了,不伦不类的。”

“不会是在外面发财了吧?我看那西服一定很贵。”

“他发个屁的财,要文化没文化,做生意也没本钱,一个挖煤的跑出去打工,他怎么发财?”

“可不是,他要是真有本事的话,他的老婆就不会跟他离婚了,他恐怕还不知道他老婆跟了隔壁村的民兵连长吧,那人在镇子里有间商铺收租,日子好过得很。人家老婆死了,他老婆跟他离了婚没多久就去填了房。”一个手里拿着几根葱的大妈跟她身边的人说。

她的爆料给一些人带来了快乐,有人笑,有人添油加醋。

曾善才有些紧张地抓着了西服的领子,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穿西装,可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将它拔下来,换上他的脏兮兮的衣服。如果他的身上没有光鲜的衣服,没有身后的一群人跟着,他们大概不会这样取笑他吧?

这群人就是宁涛和他的团队,四个男模是杨生、章千术、王老八和曼祖力,三个仙女是白婧、青追和软天音。这是神州慈善公司第一次正式执行善人计划,所以他才亲自来了,还带着几乎所有的核心成员,他想让他们参与整个过程,积累经验。

往后,他不可能参与每个善人计划的“前戏”,需要他参与的只是最后的“剧终”部分,也就是将善人病人带进诊所,签善念功德处方签,或者顺天改命处方契约,然后治疗病人,收取善念功德。

这些闲言碎语宁涛也听见了,他的心里很不舒服,可这却就是一个普遍的现状。现在的人习惯用钱来衡量一个人的成败,大家都在拼命地追求金钱,道德缺失,善念不存。人们看得惯混得不如自己的人,可是人们看不惯那些混得比自己好的人,因为他们的心里不平衡,甚至怨恨。

曾善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之前他一直是这个村里的笑话,是被同情的对象,无论是谁只要跟他一比就会得到优越感,幸福感。可这次回来,突然就发了,谁还看他顺眼?

曾善才的小动作落在宁涛的眼里,同样是从社会最底层走出来的他完全能感觉到曾善才此刻的感受,他从队伍的最后面走到了曾善才的身边,笑着说道“曾大哥,我曾经和你一样住地下室,我帮人泊车,洗过盘子,还站过岗,那些经历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曾善才看着宁涛,眼神之中充满了感激,宁涛的话让他感到亲切。

宁涛说道“那就是永远不要在乎别人强加给你的看法,还有唐门的闲言碎语,因为无论是什么他们都不会真正的在乎你,他们只在乎他们自己。你只需要为你的女儿,你的父母好好活着就行了。”

曾善才咧嘴笑了,一口冷风钻进了他的嘴里,他顿时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咳”

宁涛拉住了曾善才的手,往他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灵力。在来之前,他已经给在在曾善才吃了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可也只是给他续了一点命,不至于倒在回家的路上。

曾善才挺起了胸膛往前走,他的家就在道路的尽头,山间窑洞,还有一个堆满苞谷杆子的小院子。

“曾善才,你什么时候发财了啊?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吧?”之前说曾善才老婆八卦的大妈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曾善才只是点了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婆都跟人跑了,你还在这里装什么有钱人?”大妈翻脸比翻书还快。

曾善才的眼眸里有了点怒意,可终究还是没有发作出来。

杨生向那个大妈走去,眼神冰冷。

宁涛招呼了一声“扬兄,你到哪里去?”

杨生耸了一下肩,来到了宁涛的身边“那女人嘴臭,我想教训她一下。”

宁涛说道“我们是来做善事的,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曾善才今日所经受的一切,何尝不是在偿还前世的孽债?前世他是一个乡霸,欺男霸女,今日乡邻欺凌他,这就是他的报应。以前,宁涛也不太理解这个,好人为什么会承受那许多的磨难,却还总是看不到希望,熬不到头。自从唤醒了账本竹简的器灵虫二,可以诊断前世善恶之后,他就理解了。

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只是这些道理讲给杨生听,他也理解不了。

终于要到家了,一对老人还有一个小女孩站在院子门口望着这边。那对老人背都驼了,头发也都白了,单薄的衣服和单薄的身子,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们吹到。那个小女孩六七岁的年龄,穿着画布衣服,脚上穿着一双脏兮兮的不屑,一只脚指头露在鞋面上,也没有一双袜子。

“爸爸!爸爸!”小女孩看见了曾善才,欢呼着跑了过来。

曾善才很虚弱,可是小女孩跑到他身前的时候,他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就将小女孩抱了起来,眼泪也就在那一瞬间夺眶而出,他的声音也哽咽了“妞妞,我的妞妞”

这画面在宁涛的眼里定格了下来,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这画面对他来说比《蒙拉丽莎的微笑》还珍贵。

白婧来到了宁涛的身边,说了一句话“夫君,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你不会是?”

白婧忽然捂着小嘴呕了一下“呕”

宁涛顿时紧张了起来“你真有了?”

白婧松开了捂着小嘴的手,抿嘴笑了一下“哪有那么快,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生什么。”

宁涛有些无语,给了白婧一个白眼。这么感人的场合里开这种玩笑,她什么时候能学会正经?

可这就是白婧,她什么时候要是正经了,那她就不是白婧了,是婧白了。

曾善才拉着小女孩的手倒转回来,脸上有泪也有笑“宁先生,宁太太,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曾妞妞,妞妞,叫叔叔阿姨。”

“叔叔们好,阿姨们好。”曾妞妞乖巧地道。

青追伸手将曾妞妞抱了起来,笑着说道“妞妞真乖,阿姨有糖,我们回家吃糖去。”

“好啊好啊,谢谢阿姨。”曾妞妞高兴得直拍手。

在曾善才的带领下,宁涛一行人来到了曾善才的家里,曾善才又介绍了他的老父亲和老母亲跟宁涛等人认识。

曾善才的家里没有地方坐,一大群人就在院子里聊天。也不是瞎聊,宁涛特意询问了曾善才的老父亲村里的情况,甚至还有附近几个村子的情况。要做善事,不了解情况怎么行,如果随随便便撒钱就是做善事,那善事也有可能变坏事。

白婧和青追还有软天音全程陪着,学习宁涛的处理这种问题的手法。不管是白婧还是青追,亦或者是“全面助理”软天音,她们毕竟是妖,尤其是白婧和青追,杀人害人她们擅长,可是做善事就纯粹是门外汉了,必须得学。

没聊多久,一个穿着皮羽绒服的男子和一个穿军大衣的男子来到了曾善才的家里,开门见山地道“我是团聚村的村长,请问你们是剧组吗?有事跟我谈就好,曾善才不了解情况。”

曾善才慌忙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介绍道“宁先生,宁太太,这位是我们村的村长王子牛。”他又看了一眼站在王子牛身边的穿军大衣的男子,跟着又补了一句,“哎哟,罗主任也来了,这位是我们村的治保主任罗腾飞,我们俩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

穿着军大衣的罗腾飞的嘴角浮出了一丝不屑的意味,连句话都没跟曾善才说。

村长王子牛说了句客气话“请问,谁是宁先生?”

宁涛站了起来“我是宁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ps写这章,这个故事,是想刻画一下现在农村的现状,这部分的故事不会夸张,务求原汁原味的真实。至于目的,我也是打工的人。

看网友对 0510章 黄土高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