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19章 元婴出窍

0519章 元婴出窍

半个月后。

海底真龙墓穴。

聚灵珠散发着清冷的光辉,海底的灵气和真龙龙骨的气息聚集而来,进入天宝法衣辟水的空间,将盘腿坐在岩石上的男子包裹起来,从他的口鼻,他的毛孔之中进入他的身体。他的身体闪烁着点点金sè的光斑,玄妙的变化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可他却浑然未觉。

这半个月的时间来,宁涛每一天都会来海底真龙墓穴之中俢练真假互搏炼灵拳法。这个拳法的起手式和他俢练灵力所用的冰火炼灵修真功法是一样的,在俢练的过程之中,他的身体自然呼吸,海底的灵气和真龙骨骸的气息也能给他带来巨大的好处。

不过比起这段时间元婴所得到的提升,那就相差太远了。

轰!

一下对轰,宁涛的身体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元婴的这一脚踹得他浑身都像是要散架似的,内脏震动,那痛苦的感受险些让他昏厥过去。

现在的元婴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屁孩,而是与他一样身高,一样相貌的青年形态。他不仅强壮,而且不会受伤。

一个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这句话对别人来说或许只是一句哲理,可对于宁涛来说却是痛切身体灵魂的真实经历和感受。

这半个月的时间来,他的灵力修为提升迅猛,他的元婴也变得更强。每一次在体内世界的互搏,他狂殴元婴,元婴也狂殴他,身体和灵魂也在每一次的真假互搏之中得到淬炼,变得更强大。

只是,这个过程实在是太过凄惨了一点……

“噗!”宁涛刚刚爬起来,猴头一甜,张嘴就喷出一口血来。

同样挨了一脚的元婴却屁事没有,静静地站在泥丸宫的旁边。

那泥丸宫也有了惊人的变化,之前的宛如潭池不仅变得更宽阔,潭池之中宛如泥浆一般的存在也变得清澈了许多。

泥丸宫其实就是一个池塘,不过它这个池塘装的不是养鱼或者灌溉农田的水,而是灵力。最初,宁涛的泥丸宫只是一个小小的泥洼,就连池塘都算不上,里面的灵力也就只有那么少得可怜的一丝。现在,当初的泥洼已经快变成一个小水库了,容量扩大了不知多少倍。

当初,他的灵力杂质巨多,以至于储存在泥丸宫里就如同是泥浆一般的存在,而现在却已经相当清澈了。这不仅是杂质净化到了一定程度的原因,还有灵力的等级提升的原因,他已经不是当初靠陈平道一颗洗髓伐经丹才开始学修真的菜鸟,他的灵力自然也不会再是当初的杂质巨多的灵力。

不过,不管怎么进化和净化,一黑一白的善恶本质是没有变化的。在他的泥丸宫里,哪怕他的灵力澄清如泉水,那也是白sè和黑sè的泉水。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就是,现在他的泥丸宫里一半装的是墨汁,一半装的是牛奶。

将来灵力再进化到新的高度,杂质又进一步净化减少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这点其实却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最后一次……”宁涛摇摇晃晃,他连站立都很困难,可他的眼神却还坚毅。他从来不是那种遇见困难就退缩的人,恰恰相反,遇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困难他的做法通常都是迎面而上。

他现在所面对的困难就是真假互搏炼灵拳法的最后一式,进出自由。这一式说难不难,说容易却也不容易,那就是他需要将他的元婴打败,彻底驯服,这样才能控制它,让它出窍。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条件,这十五日下来他一次都没有做到,每一次都被元婴揍得鼻青脸肿然后灰溜溜地离开体内世界。

一个人要打败自己,谈何容易?

明知道抽烟危害健康,可抽烟的人又有几人能戒烟?

明知道肥胖的危害,可又有几人能管住自己的嘴?

明知道撒谎不对,可又有几人能制止自己对人撒谎?

简简单单的生活习惯都难以战胜,更别说是战胜元婴这样的存在了。无论宁涛怎么打它,它都不会受伤,原因很简单,它是一团能量,是他的灵魂和灵力的产物。他挨了打会疼,可他的元婴不会。

“啊!”稍作调息之后,宁涛怒吼了一声,迈步冲向了元婴。

元婴也怒吼了一声,以同样的姿势,同样的速度冲向了他。

嘭!

沉闷的轰击声里,宁涛的身体再次抛飞了出去,重重地砸落在地上。这一次他攻击的是元婴的脑袋,重拳轰击,他的设想是一拳将元婴打晕,然后制服。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他的一记重拳没把元婴打晕,他自己却差点昏厥过去。

精神不稳,宁涛的先天灵识退出了体内世界。

那点点的金sè光斑也就在他正眼的那一瞬间消失了,没入了他的身体之中。随之而来的是疼痛,全身的肌肉、骨头就像是被人用铁锤逐寸敲打过一样,身体好像要裂开了一样。还有他的灵魂,他感觉他的灵魂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会从他的身体之中飘移出去一样,而他也会在那之后死去。

这样的糟糕的感受他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半个月的俢练下来,每天他都会经历好几次。每一次俢练结束之后,他都会回到天外诊所俢练灵力,补充灵力的消耗,同时也用灵力治疗身上的伤。

可是他已经受够了这种重复,更糟糕的是元婴看上去根本就不可能战胜,就算养精蓄锐再来一次,等待他的不过又是一次痛苦的真假互搏而已。

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这一次宁涛没有急着回天外诊所补充灵力和疗伤,而是坐在海底真龙墓穴里思考问题。

墓穴里黑暗无光,可真龙龙骨却依稀可见。真龙已死,可它的骨骸却散发着浓郁的灵气和龙的气息,给人一种微光氤氲的感觉。

宁涛看着真龙骸骨出了神,他的心里暗暗地道:“传说中的神兽都难逃一死,我这样辛苦俢练,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为的是什么呢?”

失败会打击人的信心,会让人气馁。

人在失败之后最需要的就是安慰,可是在这里没人安慰他。他生性要强,就算回到白婧和青追的身边,他也不会去寻求她们的安慰。他是一个男人,家中的顶梁柱,遇到一点挫折怎么能跑去向自己的女人寻求安慰?那样的话就太娘炮了。

不知道为什么,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海底独自郁闷难受的时候,一个不经意的时间里,两张无比亲切和熟悉的面孔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宁涛的脑海中转。

那是已经逝世的父亲和母亲。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自言自语地道:“爸、妈,你们的儿子是不是很没用?我连自己都打不败,我怎么可能成功?还有,诊所每个月的租金对我来说都是一场生死之战,我好累……有时候我真的不想再坚持下去了……”

父亲和母亲看着他,脸上带着笑容,却什么都没有说。

宁涛的眼眶有些湿润了:“是啊,你们是我想象出来的样子,你们根本就不会跟我说话,就算你们跟我说话,那也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

思维突然停顿。

这一刹那间宁涛好像明白了什么重要的道理,一脸惊呆的表情,几秒钟之后他忽然发神经似的笑了起来:“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我却在复杂而又错误的道路上走了那么久!”

他再次进入了体内世界。

元婴悬浮在小小的“水库”上空,宁涛进入体内世界的那一刹那间,他也从虚空之中下来,站在了泥丸宫的旁边,静静地看着宁涛。

“我想明白了。”宁涛说。

“我想明白了。”元婴重复了他的话。

宁涛咧嘴笑了一下。

元婴也咧嘴笑了一下。

宁涛向元婴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已经长大了,和我一样强壮。你其实就是我,之前我把你当成了对手,甚至是必须要战胜的敌人。人要战胜自己,靠的不是力量,而是智慧,是领悟,你说对吗?”

元婴也向宁涛走来说着同样的话。

宁涛加快了脚步,语气却越来越平静:“你是元婴,你要离开身体才意味着我进入出窍境。所以,你必须出去,我留下来。”

元婴也加快了脚步,说了同样的话。

话音落下,宁涛和他的元婴迎面碰上,这一次他没有做任何攻击的动作,甚至连一丝攻击的念头都不存在。他甚至不去想元婴,只是往前走。就在那一刹那间,他和元婴重叠,没有任何实体碰撞的感觉。那之后,他继续向泥丸宫走去,元婴则向着他来时的方向走。

一转眼就到了泥丸宫旁边,宁涛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元婴一眼。

同一时间,元婴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宁涛一眼。

四目相对,一样的坚决而又平静的眼神。

宁涛淡然一笑,突然回头,转身往泥丸宫之中纵身一跃。

哗啦!

宁涛一头扎进了泥丸宫之中,黑与白两种颜sè的灵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他的视线瞬间陷入一片黑暗,随即是他的意识。他感觉好像掉进了一个黑暗的漩涡之中,那漩涡带着他飞速旋转,要将他带入地狱!

然而,整个过程仅有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就结束了。

细微的荧光进入眼帘,那是真龙的骸骨所散发出来的光辉。宁涛回头,一个盘腿坐在岩石上的青年又进入了他的视线。

那是他自己。

元婴出窍。

()

看网友对 0519章 元婴出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