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噩耗连连

第二百五十三章 噩耗连连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看着二姐倒下去的身子,抓着她衣服的手死死不肯松开。这时,四周的官兵已然围攻上来,密密麻麻的长矛直奔他和刘伯姬。

他厉声嘶吼,抡起赤霄剑,咔咔咔,长矛折断的声响连成一片。刘秀不断吼叫着向前催马,手中剑连续向下劈砍。

挡在战马前的官兵被马蹄子塌到在地,由左右围攻上来的官兵则纷纷倒下赤霄剑的锋芒下。不过由后面上来的官兵还是有两人将长矛捅在马臀上。

战马吃痛,嘶鸣着向前狂冲。耳轮中就听撕拉一声,刘元的衣服破裂,被死死抓在刘秀手中的只剩下一块碎布条。

刘秀急忙扭转回头,只见二姐的身躯已然倒在地上,蜂拥而上的官兵围在四周,长矛齐举,噗噗噗的落在刘元的身上。

血花四溅,染红了周围的一切,同时也染红了刘秀的双眼。

此时他眼中流淌出来的都已不再是泪,而是血。刘秀在马上的身子一阵摇晃,嗓子眼发甜,再次吐出口血水。

刘元与刘伯姬年纪相差悬殊,但与刘秀年纪相仿,姐弟俩的感情要比姐妹俩的感情深厚得多。

亲眼目睹刘元一家的遇害,刘伯姬虽也悲痛欲绝,但她的悲痛还是远不如刘秀那么深刻。

父亲病故之后,母亲便带着大姐去到外公家生活,从小到大,对刘秀照顾有加的就是大哥刘縯和二姐刘元。

在大哥身上,他体会到的是父爱,在二姐身上,他体会到的是母爱。

可是此时,二姐的一家就这么活生生的惨死在他的面前,他什么都做不了,谁都救不了,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两只无形的大手,把他的身子撕裂,捏碎成粉末。

刘秀在马上摇摇欲坠,眼中流淌的是血泪,口中不断涌出血水。

不过周围的官兵们不管这些,人们踩踏着同伴的尸体,再次蜂拥而来,密密匝匝的长矛一并向刘秀和刘伯姬刺过去。

“三哥——”刘伯姬的尖叫声再次把刘秀模糊的神志拉回来,身体里也不知从哪迸发出的力气,他挥剑向左右劈砍,赤霄剑依旧锋利,劈砍在长矛上,长矛纷纷折断。

这时,官兵当中冲出一骑,马上的将领手持双锤,催马冲至刘秀近前,双锤齐出,一锤砸向刘秀,一锤砸向刘伯姬。

双锤来势汹汹,挂着刺耳的呼啸声,刘秀急忙拨转马头,战马的侧让,让砸向刘伯姬的那一锤落空,而砸向刘秀的这一锤已然落至他的头顶。

刘秀拼尽全力,横剑向上招架。

当啷!随着一声刺耳的铁器碰撞声,刘秀再次吐出口鲜血,手臂如同过了电似的,赤霄剑都差点握不住。

由于对方的这一锤力道太大,战马的两只后蹄都承受不住,应声折断,跪坐到地上。刘伯姬还没反应过来呢,刘秀已搂住她的腰身,斜扑了出去。

也就在他兄妹二人扑出的瞬间,双锤再次落下,将战马跪坐在地的腰身都硬生生的砸折。

持锤的莽将连续两击不中,气得哇哇怪叫,手中的双锤用力一磕,就听当啷啷一声巨响,四周的官兵被震得捂着耳朵,连连后退。

莽将的胯下战马嘶鸣,再次本刘秀和刘伯姬冲了过去。

刘秀第一时间把抱在怀中的刘伯姬全力推开,他自己则直面迎面奔来的战马。

“给老子趴下!”马上的莽将运足了臂力,双锤一并砸向刘秀。

刘秀深吸口气,将涌上来的一口老血硬生生地吞回到肚子里,他舌尖顶住上牙堂,做出横剑招架的姿态。

见状,莽将眼中闪过骇人的凶光,更是把十二分的力气都加注在双锤上,只想着双锤下去,把刘秀砸扁。

可他没想到的是,刘秀的招架只是个虚招,当双锤砸落到近前时,他身子横着蹿了出去,不仅让过了对方的双锤,同时也避开了战马的冲撞。他横移出去也就半米多远,紧接着身子一顿,脚尖在地面上用力一点,人已腾空跃起,于空中有个明显的滞停时间,当莽将骑马从他身侧掠过的瞬间,他单手探出,抓住

对方肩头的甲胄,用力一拉,那名莽将没有被刘秀拽下来,倒是他悬停在空中的身子受拉扯之力,一屁股坐到了莽将的身后。

那名莽将大惊失sè,正要扭转回身,想把坐到自己背后的刘秀打下去,但来不及了,刘秀的赤霄剑已抵在他的脖颈前,横着一划。

噗!

一道血箭从莽将的脖颈处喷射出去,咣当、咣当,莽将手中的双锤脱手掉落在地上,发出两声闷响,刘秀一手抓着对方的头发,一手死命的将赤霄剑向后收。

莽将硕大的脑袋,被刘秀硬生生地割了下来,无头的尸体落下战马,刘秀提着断头,片刻都未耽搁,大吼一声,挥臂甩了出去。

刚才被刘秀推开的刘伯姬还趴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但她的身侧已有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数名官兵在端着长矛,向她小心翼翼地紧接过去。

其中一名官兵到了她近前,举起长矛,作势要刺下去,一颗圆滚滚的脑袋突然向他飞来,不偏不倚,正砸在他的面门。

那名官兵惨叫一声,口鼻窜血,仰面摔倒。周围的官兵吓得无不惊叫出声,刘秀催马而来,战马在刘伯姬的四周跑了一圈,周围的官兵也被赤霄剑砍倒了一圈。

趁此机会,刘秀低身,抓着刘伯姬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拉到马背上,依旧是坐在刘秀的身前。刘秀一手死死搂住刘伯姬的腰身,一手持剑,砍杀围攻来上的官兵。

此时的刘秀,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自己可以死,但必须让小妹活下去,最起码,要给刘家留下一条血脉。

官兵的人数实在太多了,多到刘秀无论怎么砍,怎么杀,仿佛永无止境似的。在大军交战的战场上,一个人的能力太有限,一个人所能发挥的作用也太有限了。

此时倒在刘秀战马四周的官兵尸体,少说也有二、三十具之多,可是再看他的周围,官兵的数量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是越聚越多,犹如潮水一般,看不到尽头。

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是个人就会绝望。

刘秀也绝望,但他心底里还有个念头,就是让小妹活下去,也正是这一点点的念头在支撑着他,让他麻木地劈砍着周围的敌军。

就在刘秀和刘伯姬深陷重围,难以脱身的时候,一大群的柱天都部将士从后面杀了上来。人还未到,有人先大吼一声:“阿秀——”

刘秀不用回头去看,只听声音,他的神志不由得一荡,是大哥来了!大哥还活着!

听到刘縯的喊声,刘秀将仅存的一丝力气用出来,连续砍倒两名杀至近前的官兵,然后他人也缓缓趴在了刘伯姬的背上,就连他手中的赤霄剑都掉落在地。

附近的官兵见状,无不两眼放光,疯了似的向前涌去,不过从斜侧方飞射过来的箭矢将冲向刘秀的官兵一个接着一个的射翻在地。

一马当先的刘縯、刘稷、邓奉以及马武、铫期等人业已杀入官兵的人群里,挡于前方的官兵被他们这些人冲得大乱。

刘縯率先来到刘秀和刘伯姬的近前。

此时的刘秀已然是神志不清,趴在刘伯姬的背上,嘴角乃至身上,都在向下滴淌着血水。刘伯姬看到刘縯,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叫道:“大哥——”看着处于半昏迷状态、已然变成血人的小弟,再看看早已哭成泪人的小妹,刘縯肝胆欲裂,他怒吼着将手中双剑一并投掷出去,将两名正冲上来的官兵双双刺倒在地。他

空出手来,先是捡起钉在地上的赤霄剑,接着抓着刘秀战马的缰绳,只说了一句:“走!”

以刘縯牵着刘秀和刘伯姬的战马,带着柱天都部残部,一路向外冲杀,同时一路收拢己方的将士和家眷。

这十余里的道路,俨然已成了修罗场,阎罗殿,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有散落满地的物资。

他们一路厮杀,到最后,还真就成功冲出了官兵的伏击圈,顺利突围了出来。

刘縯带着残部,向南溃逃。柱天都部的大队人马,从棘阳走到小长安聚,用了四天多的时间,而他们从小长安聚败退回棘阳,连一天的时间不到。

这一战,对于柱天都部而言实在太惨了。紧接三万人的将士、家眷,最后逃回到棘阳的,只剩下三千来人,两万余众,都死在了官兵手里,在这被杀的两万多人里,就包括刘秀的二姐刘元,以及他的三位小外甥

女。

刘元的夫君邓晨,因为一直跟在刘縯的身边作战,倒是侥幸活了下来。

只是,这活下来的人要比死去的人更痛苦。邓晨、刘元夫妇俩感情深厚,成亲这么多年,夫妻二人几乎没红过脸。

可是一战打下来,妻子死了,女儿死了,整个家都打没了。

和邓晨有同样遭遇的将士不在少数,许多将士是一家随军出征,结果最后逃回来的,就只是自己一个人。

逃回到棘阳的三千多残部,包括刘縯在内,几乎没有谁是不挂彩的。轻者身上的伤口只有两、三处,重者的身上,伤口都有十几、二十几处。

自柱天都部成立以来,就从没打过败仗,可是这第一场的败仗,便把柱天都部打回了原型,让柱天都部败得彻底,败得一塌糊涂,败得险些全军覆没。

这算完了吗?

当然没有!很快,又有噩耗传到棘阳。

在柱天都部主力于小长安聚惨败的同时,由陆智统帅的数千郡军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蔡阳,并成功偷袭蔡阳,将其一举攻占。

郡军攻占蔡阳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肆屠杀刘氏宗亲,其中便包括刘秀的二哥,刘仲一家。由于刘仲一家是反军头领刘縯的亲弟弟,即便刘仲一家没有直接参与造反,也被处于了极刑,焚杀。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三章 噩耗连连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