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25章 蚂蚁上树

0525章 蚂蚁上树

一轮红日出现在了东边的天际上,金sè的阳光穿窗而入,房间里的地面上洒落下了一地金sè的光斑。

宁涛其实早就醒了,只是江好依偎在他的怀里睡得很香,他不忍心吵醒她,所以就保持着给她当枕头的姿势,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这一次,他的腰好好的,没酸,腿也好好的,没软。

江好虽然也是妖,可终究是人,没有白婧和青追那么厉害。

一缕阳光照在了一抹晶莹雪白上,江好睁开了眼睛,然后又闭上了眼睛,慵懒地道:“老公,天亮啦?”

宁涛笑着说道:“明知故问,太阳都晒屁股了,该起床了。”

江好小猫一般蹭了蹭宁涛的胸膛,声音还是满满都是慵懒的味道:“被你折腾了大半夜,我现在还捆着呢,我再睡会儿。”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勾起了宁涛的回忆,他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昨晚的种种,冰妖的神奇美好,他的血液也不按规定路线流动了。

江好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慌忙从宁涛的怀里爬起来,有点小紧张地道:“哎哟,天都大亮了,是该起床了。”

“你不是还要睡懒觉吗?”宁涛忽然将她捉住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然后是唐珍的声音:“阿涛,好好,我听见你们说话,你们都起床了吧?快出来吃早饭,我给你们煮了汤圆,吃了团团圆圆,美美满满。”

江好机灵地应了一声:“我们已经起床了,马上来。”

唐珍催促道:“快点,天冷,放不了多久。”

江好挑衅地冲宁涛撅起来嘴唇。

宁涛却还是摁着她挠了几下痒痒才松开她。

两人穿好衣服,洗漱出来,唐珍已经将两碗荷包蛋和两碗汤圆盛好放在餐桌上了。

江好跟在宁涛的后面往餐桌走,走路的姿势有点别扭。

唐珍眼尖瞧见了,关切地道:“好好你怎么啦,脚崴了吗?”

江好的脸顿时红了:“对,去洗手间的时候崴了一下,没事没事,你别管了。”

宁涛也很尴尬,他转移了话题:“妈,你也一起吃吧。”

唐珍笑着说道:“我可没你们这么懒,我早就煮好汤圆等你们起床了,可等了半天不见你们起来,我就自己先吃了。你们吃吧,要是不够我再去给你们煮。”

宁涛的心中一片温馨与感动,这不就是家的感觉吗?

吃了象征团圆美满的汤圆,宁涛说道:“好好,我得去看看曾善才,这事得尽快了结,免得夜长梦多,你和我一起去吧。”

江好想了一下说道:“我就不去了,我得去一趟局里,然后还要去实验室看看,我估计那实验室也快完工了,我在家里等你。”

宁涛说道:“那好吧,我很快就回来。”

唐珍说道:“怎么回家才住一晚就要走,那个曾善才是谁啊?”

宁涛笑着说道:“那是一个很重要的病人,妈,我得去看看他。”

唐珍说道:“病人要紧,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好叻。”宁涛起身离开。

江好送宁涛出门,嘴里想说什么,可突然搂住宁涛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嘴唇。

新婚燕尔,如胶似漆,她怎么舍得与宁涛分开?无论是什么道别的话都没有一个吻更真实,更能表达她的不舍。

两人就在楼梯间里纠缠了好几分钟

唐珍看得不好意思了,背转过了身去。

房门关上的时候,宁涛却不是往楼下走,而是往楼上走。几分钟后,一个方便之门在天台上打开,他迈步走了进去

窑洞里静悄悄的,空气里残留着青追和白婧的味道,一种静雅怡人,一种幽香迷人。

姐妹俩不在窑洞中,宁涛开门走了出去。视线里,一块平地上好几辆工程车在平整地基,并有渣土车拉着沙石、水泥等建筑材料进入工地。村里的道路上也有工程队伍和民工在施工,一段水泥路正从村尾向村外延伸。

这才半个多月,两个重要的慈善工程都已经破土动工了,而且进展还如此迅速。这让人不得不感叹,钱真的是个好东西,有钱什么事都好说,都好办。就连做慈善这种事情,要是没钱的话那也是寸步难行。

宁涛走出院子,循着白婧和青追留下的气味走。

路上,有村民看着他,有的对他指指点点,有的低声嘀咕着什么。

“一看那小子就不是什么好人,一定是看我们善才老实,想骗我们善才的钱。”

“可不是,听说他和那两个女人住在一个窑洞里,真是伤风败俗啊,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知道羞耻么?”

“你们小声点,不要被他听见,我听说他会武功”

那些村民嘀咕了一些什么,宁涛其实听得清清楚楚,只是不想计较而已。他加快了脚步循着青追和白婧留下的气味往前走,没走多远便到了村部。

村部的旁边是一座保管室,差不多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红砖墙上以及可见当年的标语,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少生孩子多养猪什么的。

保管室里传出了孩子读书的声音:“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宁涛不禁露出了笑容,学校还没建好,可是聘请来的老师和孩子却已经就位,开始在保管室里上课了。不得不说白婧的办事效率真的很高,如果等到学校建好再招生开课,他这个月到哪里去赚大笔的善念功德?在他在刚德的这半个多月时间里,白婧把该想到的都想到了,该做的也都做了,她除了有时候有点不正经,她其实什么都好,是一个贤内助。

宁涛想去保管室里看看,不过就在这么想的时候,他的视线移到了另一个方向。那是在山城的家,敞开的院门里可以看到站在院子里的一群人。

青追、白婧、软天音、杨生、章千术、王老八、曼祖力都在,还有曾善才也在。她们显然是先来了保管室,然后又去了曾善才的家里。

宁涛放弃了进保管室去看孩子上课的想法,往曾善才的家走去。到了院子旁边,他听到了白婧的声音。

“这个也捐一万。”白婧说。

“好的好了。”曾善才的声音。

“姐姐,夫君好像回来了。”青追的声音。

宁涛心中一动,忽然屏蔽身上所有的气息。尼古拉斯康帝和武玥以及灵猫仙人单翼能做到的,他现在也能做到。

“哪有啊?我怎么没有感应到,我看你是得了相思病了吧?”白婧的声音。

“奇怪,我刚才明明感应到他来了,怎么突然就消失了?”青追的声音。

宁涛的视线忽然落在了墙壁上的一只蚂蚁上,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他忍着笑,悄无声息地坐在了院墙下的一块石头上,然后闭上了眼睛。

元婴出窍。

在刚德,针对奥姆塞的行动让他意识到了元婴的不足,他想要让他的元婴变得更强大,那就需要增强元婴的训练。

元婴从泥丸宫之中出来,一头扎进了蚂蚁的脑袋之中。

蚂蚁虽小,可对于可以将自己的元婴压缩到分子般大小的宁涛来说,那也算很大了,一点都不是问题。

蚂蚁脑袋里的结构相比蜂鸟要简单得多,但大脑的占比却比蜂鸟的占比更大,满脑袋都是脑组织。宁涛很快就发现了蚂蚁大脑的灵识所在,很微弱也很简单,可它就是蚂蚁控制身体的地方。

宁涛渗透进去,很轻松地就将蚂蚁的灵识镇压住,转而取代了蚂蚁的灵识,由他的元婴来控制身体。

蚂蚁爬上了墙头,然后纵身一跃,乘风向院子里的人群飘飞过去。

没人察觉到变成蚂蚁的宁涛的存在,这一点他明显比灵猫仙人单翼要强大得多,因为单翼的元婴控制的猫根本就瞒不过青追的眼睛,可是这一次就连青追都没有反应。

这其实也正常,因为宁涛从来就不是普通的修真者,他修的是天道,俢练的根基也不是天地灵气,而是善气恶气。

这个情况也让宁涛暗暗惊喜:“看样子青追都没有发现我,我的元婴出窍和单翼的元婴出窍不一样,我可以利用方式去武玥和单翼的老巢侦查一下,看看丁烨和武玥是不是就是我要找的恶魁!”

京都的恶魁是谁,直到现在都没有线索,这都快成了他的心病了。不过,这一连串的事件和争斗下来,他心里最值得怀疑的两个目标,一个武玥,还有一个就是单翼。

宁涛掉在了白婧的脚背上,白婧却没有任何反应,她又指挥道:“父亲瘫痪,母亲改嫁,就这么一个孩子还得了白血病,需要筹四十万?捐四十万!”

“宁太太,我没那么多钱了”曾善才的声音。

白婧说道:“我看你墙角里的那把锄头不错,五百万卖给我。”

曾善才:“”

宁涛忽然明白白婧在指挥曾善才干什么事情了,是网络众筹,近年来才兴起的慈善平台。一些家庭困难,需要帮助的穷人在慈善众筹平台上发起众筹,捐钱给那些人也就等于是在做善事!

宁涛在白婧的绣花鞋背上仰望着白婧,心里暗暗地道:“你还真是聪明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法子呢?将来再有善人计划,众筹平台也是一个增加善念功德的好渠道!不过,你捉弄了我那么多次,这一次我也要捉弄一下你。”

蚂蚁顺着白婧的脚背往上爬去,钻进了她的裤管之中

看网友对 0525章 蚂蚁上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