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26章 善人收割

0526章 善人收割

蚂蚁的身体,蚂蚁的视角,宁涛顺着白婧的裤管往上爬的时候才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蚂蚁的眼睛非常小,而且视力非常弱,平时行动靠的都是头上的一对触须,眼睛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外面的时候光线明亮,他又是在高处,所以还能看清院子里的人,现在钻进了裤管,他就两眼一抹黑了。

可是来都来了,要是就这样离开的话,这次训练的结果就大打折扣了。

既来之则安之。

宁涛继续顺着裤管往上爬,以前他对衣服的纤维毫无感觉,可是变成了蚂蚁之后才发现这些纤维这么讨厌,对他来说就像是茂密的芦苇秆子。他的身体,他的触须碰到的全都是布料的纤维,他想找一块肉用他嘴上的钳子狠狠的夹一下,达到捉弄白婧的目的,可是到了人家的腿上他居然找不到肉了

爬呀爬,一道栏杆横在了宁涛的身前,挡住了他的路。他用头上的触角碰了碰,可是他做蚂蚁经验几乎为零,加上两眼一抹黑,他根本不知道这道栏杆是什么东西,而他又到了什么地方。

“不管了,先爬过去再说。”宁涛翻过了栏杆继续往前爬,他其实是挺郁闷的,连咬一口这样的小目标都这么难实现,他变成蚂蚁的意义又在什么地方?

爬过栏杆,又往前爬了没多远,一片树木挡在了他的面前。他知道那不是树,可也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每一棵都差不多有他的腰那么粗,所以潜意识就把它们当成是树了。

“这又是什么地方?”宁涛心中一片奇怪,他抱着一棵树摇晃了几下,他发现树干光滑而具有韧性,根本就不是他这只小小的蚂蚁所能摇断的。

他钻进树林又往前爬了一段距离,一股潮湿的气息迎面扑来,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他转身往后退,却就在这个时候地动山摇,他一个趔趄掉进了一个连他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身下的地面很是泥泞,而且崎岖。他被困在了这个地方,哪怕是往前爬一点点都需要使出全身的力气。

“不管了,就这里吧。”连他张开嘴,用嘴上的大钳子一口咬了下去

下一秒钟,黑暗的天空爬了下来,那感觉就像是如来佛的手掌要捏死孙悟空那只小猴子,无论他往哪里跑都跑不掉。

宁涛放弃了,离开了蚂蚁的身体。

院子里,白金警惕的看向了院墙的一个位置,她张开了嘴,吐出了一点舌头,那小巧而柔软的舌头在嘴唇上抿了一下。就在那之后,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又皱起了眉头。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表情,对应的自然也是复杂的心情。

就在同一个时间里,青追忽然撒腿向院门口跑去。不等他跑到院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院门口。

“宁哥哥!”青追欢欢喜喜地扑了上去。

宁涛伸手搂住了青追的腰,笑着说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跟一大群人看着,青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松开了宁涛,然后才说道:“姐姐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让曾善才在网络众筹平台上捐钱。”

宁涛故作惊讶和激动的样子:“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阿婧,你真的是太聪明了,你真能干,你简直是我的贤内助。”

“嘿嘿嘿”白婧的嘴里传出了一串奇怪的笑声。

不知道为什么,宁涛的心里有一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曾先生,你继续捐钱,我和我夫君说几句话。”白婧交代了一句便向宁涛走来,漂亮的脸蛋上带着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

宁涛笑了笑:“阿婧,你想跟我说什么?”

白婧将宁涛拉到了一边,凑到了他的耳边,声音轻若蚊呓:“夫君,恭喜你呀,元婴出窍了。”

宁涛故作惊讶的样子:“你怎么知道的?”

“你说呢?”白婧的眼神凶巴巴的。

宁涛耸了一下肩:“我正准备告诉你,没想到被你发现了,你真是冰雪聪明。”

白婧突然伸手在宁涛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那眼神儿是否想将宁涛一口吞进肚子里去似的:“你个不要脸的,回家我们再算账。”

宁涛:“”

真是被她发现了。

又是500万捐出去了。

曾善才一脸奇怪的表情:“宁先生,宁太太你们什么时候给我治病呀咳咳咳”

一句话没说完,他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宁涛在非洲呆了半个多月,他的病情又恶化了。

他毕竟是天收之人,老天本来是要他死的,无论是接受什么样的治疗,也无论吃多么好的药,他的病都是治不好的。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顺天改命处方契约”,可那也需要宁涛来操作才行。

宁涛没有立刻回应他,而是看了白婧一眼。

白婧轻轻点了一下头:“夫君,几千万砸进去了,我觉得也差不多了,你给他诊断一下,看看有多少。”

宁涛说道:“曾先生,我们去你的屋里吧,我给你看看。”

曾善才带着宁涛进了他的房间。

曾善才的房间也是一个窑洞,不过比起村不给宁涛安排的那个窑洞差太远了,屋子里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最值钱的恐怕就是那张没有上漆的木板床了。房间里也没收拾,衣服杂物什么的扔的乱七八糟的,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道。

曾善才有些尴尬地道:“宁医生,我这里比较乱”

宁涛打断了他的话:“曾先生,以后你要注意环境和个人卫生,很多病都是因为不注意环境和个人卫生引起的。屋子要收拾干净,保持通风就能让你远离很多疾病。另外,我不反对你吃中药,但是药三分毒,吃多了对你的身体也不好。”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会记住的。”曾善才唯唯诺诺地道。

宁涛说道:“你躺床上去吧,我给你检查一下。”

曾善才躺到了床上。

宁涛放下小药箱,取出账本竹简,然后将曾善才得一只手放到了竹简上,假装给他号脉。

“宁医生,我还有救吗?这段时间我全都按照你们说的做,我不想死啊,妞妞还那么小”因为紧张,曾善才的情绪有些失控,刚才还好端端的,转眼之间他的眼睛里起了一层水花,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样子。

“曾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宁涛安慰了一句,然后拿起了账本竹简,打开看上面的诊断结果。

账本竹简浮出了内容:曾善才,丁卯年四月初十生人,苦善之人。首善孝敬父母计10点善念功德,慈善修桥铺路一起计2276点善念功德,三善捐资助学计善念功德512点,四善捐资助人,救人于水火计1211起计2289点善念功德,五善愿为家人苦,不辞辛劳,任劳任怨十五年计30点善念功德,一身有善念功德5117点。前世虽为乡霸,本是天收之人,一病天收,然前世罪孽尽消,可开顺天改命处方契约消功德以治愈。

这个结果让宁涛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有了笑容。前后二十几天,七妖出山,再加上他这个修真医生,耗资几千万,这才赚到了5117点善念功德。完成这单生意,这个月的租金就不用愁了。

“宁医生,我的病怎么样了?”曾善才着急地道。

宁涛说道:“不用担心,我现在就给你开处方,你在处方上签字之后我就可以给你治疗了。”

“我签。”曾善才说。

宁涛很快就开好了顺天改命处方契约,然后递给曾善才。

曾善才连看都没有仔细看一眼就在上面签上了他的名字,这就是他对宁涛的毫无保留的信任。

宁涛收起了顺天改命处方契约:“我现在就给你治疗,你会睡上一觉,一觉醒来之后你的感觉就会好多了。以后多做善事,好好照顾你收养的那两个孤儿,还有你的女儿和父母。”

“嗯我都听你的”曾善才再也没忍住,两颗眼泪夺眶而出。

宁涛取出一根天针,扎在了曾善才的脑袋上。

曾善才闭上了眼睛。

宁涛打开一道方便之门,抱着曾善才走了进去。

天外诊所静谧无声,善恶鼎中青烟袅袅,鼎上的人脸露出了笑容。那笑容笑得跟一弥勒佛似的,可给宁涛的感觉却是见钱眼开。

宁涛将曾善才放在诊所大堂中间的空地上,一团青烟涌来将曾善才吞没了。

青烟散去,曾善才显现了出来,他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毫无知觉的昏迷着。

宁涛又将他抱了起来,开方便之门回到了刚才离开的窑洞中。他将曾善才放在了床上,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天居然放晴了,阳光洒落在宁涛的脸上,那感觉暖暖的。

“夫君,怎么样了?”白婧着急地道。

宁涛笑了笑:“搞定了,辛苦你们了。”

青追和白婧对视了一眼,姐妹俩都松了一口气。在这里,她们是最关心宁涛的诊金的人。

“你们都进来吧,我们该走了。”宁涛说。

一道方便之门在脏乱的窑洞里打开,该走的都走了。

一个时间里曾善才睁开了眼睛,他愣愣地看着满是灰尘的屋顶,一脸奇怪的表情

看网友对 0526章 善人收割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