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五章问道于氓

第九十五章问道于氓

有人超越了井九,向前走去。

那人的身体线条很生硬,刀砍斧凿一般,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如精钢炼成,气势迫人。

井九知道他就是白千军。

他是白真人的远房侄儿,一直在云梦山某座偏僻的山谷里修行。

就像在天光峰顶闭关的卓如岁一样,被宗派寄予厚望。

只是卓如岁闭关二十余载,天下皆知,却没有几个人知晓他的存在,更加神秘低调。

今日看来,白千军气息强大,甚至隐隐超过当初的洛淮南,应该是元婴已成。

紧接着,向晚书、童颜、白早及另外几个名字,逐一在崖壁上由鸟群组成。

走到山谷前的中州派弟子,加上先前的白千军,竟是有七个人。

看到这幕画面,修行者们难免生出些议论,但毕竟这里是云梦山,而且仙箓是中州派拿出来的,众人没有说太多。再说就算中州派不限制参加问道的人数,别的宗派也拿不出这么多天才弟子。

当然,这句话不包括青山宗。

过南山、顾寒、简如云等人留在原地,卓如岁向着山谷前走去。

他耷拉着眼皮,抱着双手,看着就像是没有睡好,浑身散发着冷意,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果成寺的代表是位法号草舍的年轻僧人,因为胡须与头发都剃的太干净,竟没有几个人认出他是何霑。

瑟瑟的境界不够,大泽没有人参加,西海剑派也没有来人,免得自讨没趣。

昆仑派选出的问道者是一位摇着扇子,扮作文士的中年人,形为举止透着无趣,却似乎觉得自己很有趣。

一茅斋的问道者是位真正的年轻书生,穿着件很简朴的布衣,手里没有扇子,而是拿着一卷书。

看到这位年轻书生,很多人才想起来,他也是今次问道的热门人选奚一云。

他是一茅斋主布秋霄的亲传弟子,苦读二十载,据说已经得到某件镇斋之宝认主,难道便是他手里的那卷书?

镜宗雀娘作为上届梅会的胜者,也直接拿到了一个名额。

还有一位以梅会胜者拿到资格的是名散修。

没有宗派底蕴与师长引路,能够以散修的身份拿到梅会优胜,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那位散修走到谷前,看了眼何霑,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二人明显相识,甚至有些熟悉。

何霑交友广阔,又是以散修的身份在世间行走,这并不奇怪。

最后登场的是位无恩门弟子,修行者们有些意外。

那位无恩门弟子很年轻,黑黑瘦瘦的,给人一种青涩的感觉。

裴先生再次败在西海剑神剑下,溘然而逝,无恩门不是按照他的遗命封山了吗?

为何这次无恩门还来了好些弟子,甚至还会参加问道大会?

……

……

四十余名年轻修行者站在回音谷外。

除了青山宗的过南山等人,年轻一代修行者里的最强者便全部在这里。

无数道视线落在这些年轻修行者的身上,那他们自己的视线又落在何处?

前方有对白衣飘飘的璧人。

这些年轻修行者知道,问道大会最终的胜者应该便在这两个人里。

井九的境界实力最强。

但在云梦幻境里,不是个人修为最强便一定能胜。

中州派有七人参赛,包括童颜、白千军在内的中州弟子,必然会支持白早。

白早感受到了那些目光,知道大多数人都是在井九。

她有些骄傲,又有些担心地看了井九一眼。

问道大会前面的那些环节,对他来说很简单,进入幻境后却有些麻烦。

在她想来,井九不是无法学会那些yīn谋诡计,尔虞我诈,只担心他不屑为之。

不过反正到最后她也不可能把那张仙箓给他,皆竟是先祖留下来的,她有责任与义务留在云梦山里。

她看着井九微笑说道:“进去之后,我可就不认识你了。”

这句话有几层意思,很深。

井九说道:“如果遇着,我会认出你来。”

白早嫣然一笑,心想谁说你说话太生硬来着?

……

……

回音谷深处有间楼宇,形制似殿,里面的空间极为开阔,足以容纳千人。

五十修行者们站在其间,一点都不觉得拥挤。

楼里随意散放着很多椅子,案几上有各式茶水还有奇异山果,没有服侍的执事小厮,由众人自取。

有些参赛者或者是真的性情沉静,或者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走到案几前开始饮茶,低声交谈。

还有很多人是真的紧张,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井九准备取出竹椅躺下,想起赵腊月当年在梅会棋战时的提醒,便随意拉了个椅子到角落里坐下。

卓如岁也动了,随他走到那个角落里,倚门而立。

他依然耷拉着眼皮,却不是在打盹,时不时看井九一眼。

换作别的任何人,被看了好几次,都会问个所以然,那么便自然会有对话。

井九却没有理会,你看任你看,晨光染山岚,难道还被看得少了吗?

他没有反应,有人有反应。

那名黑瘦的无恩门弟子不知为何也来到了角落里,盯着卓如岁,眼睛一眨不眨,满是警惕的神情。

人们早已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低声议论起来。

童颜冷眼看着他们,没有在意他们在议论什么,只是观察着这些人的神态与动作。

与梅会相比,今次问道大会的参赛者要强很多,他要确保师妹能够拿到那张仙箓,便要做好准备工作。

进入云梦幻境后能更早认出参赛者,自然要占很多便宜。在幻境里无法通过容貌与法宝认出对方,只能通过他们那些最不经意、也是最难改变的习惯,比如端茶用几根手指、站立的姿式、发髻的样式……

向晚书与其余几名中州派弟子不知道童颜师兄在做什么,彼此用眼神确认,前些天商量好的在幻境里相认的手式。

白千军则是冷着一张脸,盯着遥远虚空里的某个点,不知道在想什么。

“扑楞!扑楞!”

楼外传来鸟儿振翅的声音。

人们向外望去。

那声音忽然出现的越来越密集,不知道有多少只鸟。

群鸟振翅的声音,在楼内外如风般穿梭,震耳欲聋。

无数禽鸟从谷外飞来,铺天盖地,遮蔽阳光,声势极为惊人。

有些心境稍弱的参赛者,脸sè微变,下意识里望向四周。

大多数参赛者就算好奇,想着这可能是问道大会的考验,自然不动。

白早心想你们猜对了,这就是问道大会的第一关,虽然考验并非是那些鸟儿。

……

……

万鸟散去。

一个小女孩出现在楼里。

她真的很“小”,只有两尺长短,完全可以站在成人的手掌里。

小女孩生得极美,看着就像是异大陆的精魅,仿佛琉璃制成一般,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她的气息却无比清淡,比水更淡,比风更轻,如果闭上眼睛,绝对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她的身后有双透明的翅膀,正在不停挥动着,带起无数清风,闻之而生清新之感。

“这是何物?”

有些修行者看着空中那个挥动翅膀的小女孩,心里生出警惕。

这里是云梦山,他们自然不会胡乱出手,但谁知道问道大会到底要考较什么。

“她是青天鉴的鉴灵。”

白早与那个清若无物的小女孩点头致意,望向众人说道:“你们可以叫她青儿。”

众人很是吃惊,就连井九都看了那个小女孩一眼。

唯天宝方能生真灵!

据说远古时期曾经出现过一些天宝真灵,一些随着古仙人飞升,一些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

如今的朝天大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说过天宝真灵的存在。

他们知道今次问道大会要经由青天鉴进入云梦幻境,却没想到青天鉴居然是件天阶法宝,有了真实存在的鉴灵!

“云梦幻境是青天鉴营造出来的一方世界,在里面没有什么危险,但修行者神魂在幻境里停留时间过长,沾惹尘缘因果,对将来的修行会有影响,甚至可能走火入魔,所以青儿稍后会问我们一些问题,确认我们能不能进入云梦幻境。”

待众人平静了些,白早继续说道。

都是修行界最天才的年轻人,众人自然明白道理。

那位昆仑派的文士向前走了几步,对着白早说道:“多谢白仙子提醒。”

很简单的一句话,被他说的情真意切,肉麻至极,讨好的意思非常清楚。

白早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有些人脸上则是露出嘲弄的神情,心想白仙子一腔情意都在井九身上,你算是什么东西?

那个叫做青儿的鉴灵飞到白早身前,一脸天真烂漫,说道:“很少看到这么多人,有些害怕呢。”

不待白早说话,那位昆仑派文士抢着说道:“灵师莫要害怕,我等……”

很明显,这又是准备讨好对方了。

青儿忽然拍了拍手掌。

声音很清脆。

紧接着,无数道残影在她身周出现,仿佛有一千只手掌,都在相击应合。

啪啪啪啪!响亮的掌声如暴雨般生出,响彻楼内,传至山谷内又被折回,如浪叠浪,声音越来越大。

那位昆仑派文士自然没办法说完那句话,有些境界稍低的修行者,道心不稳,生出晕眩的感觉。

拍了拍手掌,便有如此威势。

再看那位小女孩,没人觉得她可爱,只觉得可怕。

井九又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确实是真灵,只是还差了一丝。

这就要比不二强多了。

他把不二剑养了这么多年,依然没有真正的开灵智,更不要说显灵身。

弗思剑差的更远。

其余的那六把剑,更是没有任何希望,在他看来甚至还不如身后的铁剑希望大。

也不知道不二什么时候能懂事,希望他跟着柳十岁能长进些。

听说禅子写了封信去一茅斋,十岁也快去了吧?

就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青儿的手终于停了下来。

千手回到她的身体里。

如雷般的掌声消散,风也停了。

她看着下方的人们微笑说道:“现在能专心了吧?谁第一个?”

楼内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虽说只是提些问题,但如果被她判定没有资格,无法进入云梦幻境,那便是淘汰!

有人问道:“请问灵师,如何考较?”

青儿说道:“很简单,十息之内必须给出答案,不然便是失格,然后由我判断是否正确。”

还是很简单的规则,但依然没有人站出来。

谁都能想到,这一关绝对不是回答问题这么简单。

那名无恩门弟子不再盯着卓如岁,回头看了井九一眼。

井九有些不解,对方的眼神明显是询问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来。”

无恩门弟子来到人群里,举起右手。

青儿问道:“一加一等于几?”

听到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怔住了。

如此简单的问题,必然另有深意,答案究竟是什么?

果然是问道大会,大道至简,却又难以靠近……

谁也没料到,那名无恩门弟子想也未想,便直接说出了答案。

“二。”

一片哗然。

有人差点失笑出声。

谁知道青儿看着那名无恩门弟子,流露出赞许的神情,说道:“不错,进去吧。”

楼内再次变得无比安静,人们对视无语,心想这样也行?

青儿问道:“谁是第二个?”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还是没有站出去。

有资格参加问道大会,便意味着修行不过数十年便到了无彰圆满甚至游野,也就是金丹圆满,元婴有望。

这种人可能像那位昆仑派文士一样性格有问题,但智商不会有问题。

鉴灵应该是欣赏无恩门弟子的真实,毫不作伪,才会让他通过。

万一接下来是一道极难的问题,又或者还是一加一这般简单,却要求不同答案怎么办?

很多人生出悔意,心想自己应该第一个站出来才是。

“我来吧。”

第二个站出来的是果成寺的草舍僧,也就是何霑。他对这个世界已经心灰意冷,没有任何想法,对仙箓也没有贪心,只是来随便看看,甚至有些些自我毁灭的情绪,被淘汰也不在乎。

青儿问道:“一加四等于多少?”

何霑直接回答道:“十四。”

“算是有趣,你也进去吧。”

青儿看他脸上全无喜sè,好奇问道:“你为何如此难过?”

何霑怔了怔,说道:“可能是因为云梦山的鱼烤着不好吃?”

青儿有些生气,说道:“如果我问的是这道题,一定不让你过。”

角落里。

卓如岁打了个呵欠,说道:“这不胡闹吗?”

井九没有理他。

卓如岁说道:“如果我是中州派,肯定就在这一关把我们两个弄掉。”

井九心想正因为如此,所以你我肯定能过关。

不然中州派会被人嘲笑几百年。

卓如岁看着他的神情,猜到他的想法,顿时来了精神,揉了揉脸,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先进去了。”

井九说道:“我坐会儿就来。”

看网友对 第九十五章问道于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