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34章 恶魁

0534章 恶魁

单翼双臂一抬进行封挡,同时震碎封冻口舌的寒冰,准备呼救。可是,他面对的是一家四口,而且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一家四口之中最强的其实不是蛇化蛟龙的青追,而是宁涛。

宁涛也出手了。

嗖!

一道绳影飞了过去,瞬间缠住了单翼的脖子。而这个时候,单翼才刚刚震碎嘴里的寒冰准备叫人,也才刚刚用双臂挡下青追和白婧的龙爪和蛇爪的攻击。

作为修真医生,单翼的战斗力其实很强悍,也有让人刮目相看的实力,可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面对的是一家四口的八只手?他能挡下其一、其二,还能挡下其三、其四不成?

别说是他单翼,就算是宁涛自己,他也没法挡下青追、白婧和江好的同时攻击!江好、白婧和青追的配合堪称绝配,因为江好的冰属性的妖力能让人行动迟缓,而青追和白婧又恰好拥有切金断玉的龙爪和蛇爪,以及快若鬼魅的速度!

采药绳瞬间收紧,单翼本能地伸手去抓采药绳。就在那一瞬间,刚刚被他格挡下来的蛇爪和龙爪再次袭来,扎进了他的左右肩膀之中,扣住了他的锁骨。

剧痛袭来,可单翼却叫不出来,那绳子是他越挣扎缠得越紧。偏偏,一股超强的寒流落井下石地袭来,他的双腿瞬间被冰冻住了。这下别说是挣脱逃走了,就连走都走不了。

青追和白婧扣着单翼的锁骨往后一跃,提着单翼就回到了宁涛的身前。

方便之门却已经消失了,就在一家四口围攻单翼的时候。

单翼怒视着宁涛,可采药绳死死缠着他的脖子,他不仅叫不出来,一张脸还因为血液流动受阻而变成了猪肝的颜sè。

宁涛说道:“你还挺厉害的嘛,我们一家四口出手,你居然还抵抗了几秒钟,你应该算是我见过的最能打的修真医生了。”

的确,单翼算是很能打的修真医生了。毕竟,他是出窍期的修真医生,比白婧、江好和青追都要高一个境界层次。不过,宁涛现在也是出窍境,如果是单打独斗他打不过宁涛,可宁涛却连公平决斗的机会都没给他,直接带了三个老婆过来围攻,简直是卑鄙!

青追和白婧松开了单翼,龙爪和蛇爪也收回去了。

单翼肩头上赫然留下了两个血洞,鲜血止不住地往外冒。

“我个你止血。”江好说,然后对着单翼的伤口吹了一口气。

咔嚓!

丁烨的整个胸膛都被冻住了。

听到江好说给他止血的时候,单翼其实是想拒绝的,可是冰妖根本就没给他摇一下头的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宁涛再次打开了方便之门。

青追一脚踹在了单翼的背上,单翼的身子顿时离地飞起,炮弹一般扎进了漆黑如墨的窟窿之中。

宁涛说道:“快快快,看上什么拿什么,一分钟后再这里集合。”

话音落下,三个女人已经射向了不同的地方,每人的手里都多了一只大袋子。

宁涛也冲向了早就看好的一大堆的灵材,他的手里也多了一只超大的布袋子。

那是抢劫专用袋,虽然不是天宝布织就,但也是用灵材精炼过的,装一两吨的东西完全没问题。

宋承鹏眼睁睁的看着宁涛一家四口将一件件宝物,一件件灵材往怎么也填不满的袋子里塞,他张大了嘴巴,费了好大的劲才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来:“救……命……”

刚好,宁涛移步过来,在他旁边的货架上扫货,那是真的扫货,他一手牵着口袋,一手从货架上扫过,货架上的东西便稀里哗啦地往口袋里掉。

“来……人……”宋承鹏又发出了一点声音。

宁涛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趴在地上的宋承鹏,声音里带着一点关切的味道:“宋总,你是想叫急救车,还是叫救兵?”

“救……我……”宋承鹏的声音已经相当虚弱了,单翼踢断了他的脊柱,还有好几根肋骨,内脏也裂开了不少。他这个情况,就算是马上躺在医院里的手术台上都不一定能救得活,更别说是等急救车过来了。

宁涛说道:“我能治好你,可是这个月的恶念罪孽已经太多了,我不能再赚了,抱歉啊,你自己打电话叫急救车吧。另外你也请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也会为你报仇的,那单翼把你打得这么惨,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救我……”宋承鹏抬手想抓住宁涛的裤管,可刚刚抬起一点就垂落了下去,再想抬起来却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

宁涛拖着抢劫专用袋往回走,三个女人也都拖着三只装得满满的大袋子向他聚拢。

“那只大鼎不错,真想拿回去。”白婧说。

宁涛说道:“那只鼎太大了,而且我有自己的炼丹的鼎,拿它没用,我们该回去了。”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一家四口拖着各自的袋子进了方便之门。

宋承鹏眼睁睁地看着一家四口消失在视线之中,他张大了嘴巴,可发出来的却是一个“咯”的声音,然后眼珠子也不动了,瞳孔快速涣散。

他死了。

天外诊所里青烟缭绕,鼎上人脸怒容满面,那怒容极其狰狞可怕,给人一种随时都会扑上来择人而噬的感觉!

诊所里的空间虽然不大,可屋顶上空青烟汇聚,给人一种乌云压顶的压抑感,而且隐隐传来风雷闪电之声,这又给人一种随时都会降下天罚的感觉。

三个女人一回到天外诊所之中,没坚持过几秒钟便嚷着要出去了,连抢劫回来的宝物都不想清点了。

宁涛很清楚即将发生什么事,也不敢让她们留在诊所里,二话没说就开门让她们出去了。

“宰了那人再开门让我们进去,也好帮你清点一下拿回来的东西。”白婧说,她似乎正惦记着什么宝物。

“你们在外面等我。”宁涛说。

“宁哥哥,那家伙是恶魁吗?”青追在宁涛准备关门的时候问了一句。

“多半是,不过就算不是,那也宰了他。”宁涛说,然后关上了门向单翼走去。

单翼正承受着天道的镇压,面容扭曲,眼神之中满是恐惧与痛苦。

宁涛走到了单翼的身边,解开了缠在单翼脖子上的采药绳。

“呼……呼……”单翼大口喘气,他以为松开绳子之后会好受一点,可是他想多了,那绳子离开他的脖子他的感觉一点都没好转,反而是越来越难受了。

宁涛面带微笑:“单道友,欢迎来到我的诊所参观,你有什么意见要提的,你可以畅所欲言,只要是好的意见我一定虚心接受。”

“你想……干什么?”单翼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他的一只肩膀被青追的龙爪洞穿重创,一只肩膀被白婧的蛇爪洞穿重创,根本就动不了。更何况,他的双腿都还被江好的寒冰冻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宁涛打开小药箱,取出账本竹简,然后将账本竹简放在了单翼的脑袋上。这就是他要干的事情,让账本竹简诊断一下单翼是不是此次要诛杀的恶魁。

不过,这一次没等宁涛拿起账本竹简查看,一只虫子突然从账本竹简里爬了出来,落在单翼的脑袋上,爬一爬,嗅一嗅。

宁涛讶然地道:“虫二,你怎么出来了?告诉我,他说不出此地恶魁?”

虫二一晃,又一头扎进了账本竹简之中。

宁涛跟着拿起了账本竹简打开,果然,虫二已经在爬竹片了,它的屁股后面浮现出了文字:单翼,明朝天启元年七月初七生人1621年,修真之人。恶魁,一生害人无数,一身罪孽罄竹难书,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这个诊断和白圣的诊断几乎一致,而且显得还要简单一些,没有什么首恶次恶,也没有恶念罪孽的计算与统计,一句“害人无数,一身罪孽罄竹难书”就概括过去了。

宁涛的心中泛起一片疑惑:“诊所不断搬家,每到一地都有一个要诛杀的恶魁。可我不知道诊所要诛杀恶魁的原因,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这单翼明明是武玥的人,要说恶魁也该是武玥才对,为什么会是单翼?”

隐隐约约,他觉得诊所搬家和诛杀恶魁这件事不是他看见的这么简单,背后还藏着什么秘密,可是他怎么也猜不到。

虫二支起了半截身子,一双小眼睛望着宁涛,还是那种帝王聆听臣子上奏的姿态。

宁涛试探地道:“为什么没有具体的罪孽点数,还有……这恶魁是怎么判定的?”

虫二没有任何回应,保持着他的帝王姿态。

倒是单翼哀嚎道:“放了我……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什么都给你……对了,丹方,我把武帝的丹方给你!”

武帝?

单翼口中的武帝显然不是武则天,是武玥,这里有个想当皇帝的虫子器灵,那边还有一个想当女皇帝的武玥,这当皇帝真有那么好,以至于几千年来总有人为之抛头颅洒热血,至死方休?

嗡!

善恶鼎传出一声鼎鸣,天道的惩罚就要启动了。

宁涛根本就没有理会单翼,这个时候他是不会跟单翼达成任何协议的,更别说是从单翼的身上去获得什么好处了。他从单翼的头上拿走了账本竹简,往旁边退开,换了一种口气试探道:“虫二陛下,你告诉我这恶魁的判定究竟是什么标准?还有,为什么要杀恶魁?”

虫二的屁股动了动,竹片上浮出一句话来:天意不可测,天机不可泄露。

这话等于没说。

“桀桀桀……”单翼忽然发出了一串诡异的笑声。

看网友对 0534章 恶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