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35章 卸磨杀驴?

0535章 卸磨杀驴?

宁涛收起了账本竹简,移目看着单翼:“单道友,你笑什么?”

单翼的视线扫过诊所各处,可他不敢看善恶鼎上的那张人脸,他的视线最后落在了宁涛的脸上,yīn恻恻地道:“你这地方我来过不只一次了,可你这诊所我还是第一次进来,你想听听我的看法吗?”

“你说。”宁涛说,他的心里也有些好奇单翼想跟说什么。

“这是一个腐朽的地方,它就像是那没有香客的老庙,神像崩塌,破败老旧,你就像是那庙里的可怜的小和尚哈哈哈!”单翼又笑了,那笑声诡异。

宁涛只是看着他,单翼嘲讽他的天外诊所,也嘲讽他,可他的心里没有半点生气的感觉。这家伙马上就要死了,他没有必要跟他计较什么。

白圣也是恶魁,临死之前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单翼也是恶魁,却是人之将死其言也恶。

不过,人家就要死了,还不让哔哔一下?

单翼的话锋忽然一转:“你杀了我,你就没有机会得到武帝手中的丹方,不如”

宁涛打断了他的话:“我修天道也替天行道,你是一方恶魁,你在我这里没有交易。我劝你也死心了吧,横竖是一死,死得像一个男人也不错。”

单翼沉默了,一身的精气神转瞬间就萎了。

没人能坦然面对死亡,其实相比于普通人,他这种活了几百年的修真者其实更怕死。

嗡嗡嗡

善恶鼎的鼎鸣之声由轻而重,频率也更快了。

宁涛淡淡地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虽然我不会帮你实现什么未了的遗愿,但如果你愿意的话说出来,我也可以当一个很好的聆听者。”

单翼颤声说道:“我错了”

宁涛只是听着,死到临头才知道自己错了,不觉得为时已晚吗?不过,单翼不会是第一个死到临头才知道自己错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次抓到了单翼,诊所的收租日也即将到来,这也就意味着即将要搬家了。它会搬到什么地方去,他这个诊所主人却是一点都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下一个恶魁是谁。

这时单翼忽然一声长叹:“罢罢罢,该死球朝天!这诊所要收我,我去了便是。临走之前我有一句话要送你,你愿听则听。”

“你说。”宁涛说。

“我观你印堂青中带黑,你近期必有一场大劫,如你能顺利渡劫,你此后的运势会转好,如果你不能渡劫,你也会死。”单翼说。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料到单翼临死之前居然还会给他算个命。

单翼忽然又怪笑了起来:“桀桀桀你说你修天道也替天行道,何为天道,又是谁给你的权利替天行道?这世上恶人那么多,你杀得完吗?你不过也是一个被奴役的可怜之人,我说的劫就是这诊所的劫,就算你度过此劫,你也难逃一个卸磨杀驴的下场!”

宁涛只是看着他,可内心已经不再平静。

单翼的情绪越来激动,声音也越来越高昂:“我单翼纵横一生,享受美酒美人无数,快意恩仇,就算是死了也没什么遗憾。如果说遗憾,那也只是没能凑齐丹方炼制出寻祖丹。我一生都在搜寻与寻祖丹有关的信息,传说那寻祖丹里隐藏着众神寂灭的秘密”

一团青烟突然涌来,转眼就将单翼吞噬了。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他不顾一切地冲进了青烟之中,可满眼都是涌动的青烟,有风雷闪电的声音在耳畔激荡回响,却好像是从另一个空间里传递过来的,显得很遥远很遥远,无法触及。

青烟散去,地面上什么都没有留下。

宁涛静静地站在单翼消失的地方,好半响都没有动弹一下。

单翼死了,可单翼的话却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触动,还有困惑,尤其是最后的没有说完的话。

寻祖丹里隐藏着众神寂灭的秘密?

一句众神寂灭勾起了宁涛的一段记忆,那是关于杨贵妃的记忆。

众神寂灭天道卒,宝塔镇时现建树。

这是杨贵妃在那艘沉船里说过的一句话,不像似是诗,倒像是预言。不过可惜,她没有说完。

“众神寂灭首先得存在才有得寂灭吧?这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曾经存在过,然后死了?众神寂灭天道卒,这句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众神都死了,天道也就不复存在了?”宁涛忍不住去琢磨这些,可是还是毫无头绪。他感觉他自己就像是一个在黑暗之中摸索的人,没有光明指引,到处碰壁。

善恶鼎中青烟不再,代表善的白气和代表恶的黑气相互缠绕,恶多于白,但大致是平衡的。

发了一小会儿呆,宁涛苦笑了一下,然后把脑袋里面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象都清扫了出去,他自言自语地道:“我想这些有什么用?我一个每个月都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操那么多空心干什么?该来的始终会来,想躲也躲不掉。那家伙说我是奴隶,这话没毛病,我表面上是主人,其实就是奴隶,我的存在价值就是赚善恶诊金,诛杀恶魁,我不但是一个打工仔,我还是一个杀手”

杀手?

这个词从嘴里冒出来的时候宁涛的思维突然就在这个词上停顿了下来,然后他的大脑又轰然启动,思维犹如脱缰的野马怎么也停不下来了。

“我已经杀了三个恶魁,第一个是唐天人,第二个是白圣,第三个是单翼,表面上看这三个人全无联系,可唐家一直都在寻找yīn月人的秘密,想要得到云矿石,而云矿石也与寻祖丹和镇时塔有关,唐天人作为这代的唐门宗主,他会不知情?那白圣抢丹方,独辟蹊径由钱入道,妄图成为心神,所以也成了必杀的恶魁。现在这个单翼,他也是与寻祖丹有关的人物,所以也成了恶魁,必杀!”这么一想,宁涛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诊所很快就会搬家,那尼古拉斯康帝也与寻祖丹有关,而且独创了科技法器,比白圣和单翼的罪孽更加深重,那么天外诊所会不会搬到美国去?”

如果天外诊所真搬到纽约去了,那这个猜测就多半是成立的!

宁涛的视线忽然移到了善恶鼎上:“单翼说我终究难逃被卸磨杀驴的命运,这是真的吗?”

善恶鼎没有任何回应,鼎上的人脸也还是双目紧闭的样子。

宁涛接着说道:“我也在炼制寻祖丹,我甚至集齐了丹方,我是不是也是你注定的恶魁?”

善恶鼎中黑白气袅袅,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回应。

宁涛忽然有点神经质似的笑了:“真要是有那么一天,我倒要看看你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又是谁要杀我,我要它把吃我的都给我吐出来,欠我的都还给我!”

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诊所里回荡,没任何回应的声音。

不过,嘴上说的话与他此刻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如果真有卸磨杀驴的那一天会到来,我特么让你卸不了这磨!”

将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

宁涛打开了账本竹简。

虫二出现,这次没等他开口便爬动了起来,竹片上浮现出了内容:恶魁伏诛,本月免租金,可开一库门。

凭心而论,天外诊所最后会不会卸磨杀驴宁涛不清楚,可每次诊所升级和诛杀恶魁之后却都会给他一点好处。也倒是的,要想驴拉磨,你总得给驴吃点草不是?

本月免租金,下个月诊所会不会升级账本竹简却没说。如果不升级,那之前的隔月升级的惯性就打破了。不过也有可能不到提醒的时间,毕竟现在还不是诊所收租的日子。

“就算下个月升级,我这边也存了一万六千多诊金,如果租金翻倍也才三万六千,我只需要赚够一万五千多就够了,压力不大,倒是”宁涛的视线移到了丹药器材库的库门上,经书法卷库的库门他已经开了三道了,再开的话就是第四道,可这丹药器材库的库门却连第一道都没有开,那丹药器材库里会是什么?

从名字上理解,丹药器材库里放的应该是丹药与炼丹有关的东西,比如灵材、炼丹炼器的鼎什么的。

宁涛收起账本竹简,大步走向了丹药器材库的库门。来到库门前,他伸手推向了紧闭的库门。不过,就在手掌即将接触到库门的时候他的手却在空中停顿了下来,然后他转身向经书法卷库的库门走去。

开第一道门的诊金才五千,开第二道门的诊金是一万,开第三道是两万,开第四道门那就是四万诊金。他傻啊,跑去开只需要五千诊金就能打开的第一道丹药器材库的门,然后再花四万诊金去开经书法卷库的第四道库门?

先免费开经书法卷库的第四道库门,然后再花五千诊金开第一道丹药器材库的库门。他还要在经书法卷库的第四库里做一件事,那就是迎来《你的经》第五句!

看网友对 0535章 卸磨杀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