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蔡阳会盟

第二百六十五章 蔡阳会盟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会后,柱天军于棘阳城内设立祭坛,以陆智的人头祭奠遇害的刘氏宗亲,以及在沙场上阵亡的将士们。

这场祭祀的规模并不大,但却很提高柱天军的士气。陆智在郡府可是鼎鼎有名的一号人物,能取得陆智的首级,既解恨,又振奋人心。

翌日一早,刘縯、刘秀动身,去往蔡阳。

因为无兵可用的关系,和他们同行的人并不多,跟随刘秀的有虚英、虚飞、虚庭,以及马武和铫期这两大门神。跟随刘縯的是刘稷、刘嘉、邓奉、刘赐等人。其实刘縯、刘秀都不太赞成让刘赐前往,因为这个人口无遮拦,脾气也暴躁,不过刘氏宗亲们都支持刘赐去会盟,毕竟刘赐是个不要命的主,在会盟现场,也能起到一定

的威慑作用。最后在宗亲们的劝说下,刘縯还是同意带上刘赐。

跟着刘縯、刘秀的随行人员,加到一起,也就十来个人,与数万的绿林军相比,这点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说刘縯、刘秀是只身前往会盟也不为过。

长话短说。

一行人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便从棘阳赶到了蔡阳。

蔡阳并没有封城,刘縯、刘秀等人到蔡阳时,看到有不少的百姓在拖家带口的往外走。

刘縯刚在蔡阳城门外现身,便有眼尖的百姓指着刘縯,大声叫喊道:“伯升!是刘伯升!刘伯升回来了!”

这一嗓子,让现场顿时间一片哗然。

刘縯在别地的声望如此,暂且不提,但在蔡阳,刘縯的声望之高,无人能比。那些拖家带口往城外走的百姓们,犹如潮水一般向刘縯这边涌了过来。

人们来到刘縯近前,看到是刘伯升没错,呼啦啦地跪到了一片,向前叩首,有胆子大的百姓带着哭腔说道:“将军得为我们蔡阳百姓做主啊!”

“绿林军到了蔡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蔡阳百姓没有活路了!”

“将军——”

一时间,人们的哭声一片。其实这些百姓,多少有些夸大其词。

绿林军进入蔡阳的时候,的确借着剿灭郡军的理由,对一些百姓进行了洗劫,但没有伤人,战事结束之后,这种情况也没有再发生过。

只不过绿林军一来蔡阳,就没给百姓们留下好印象,其军纪军风既不如郡军,更不如柱天军。

百姓们在家里提心吊胆,担惊受怕,不愿意继续待在蔡阳,纷纷向城外迁徙,便有了现在这一幕。

没人真心愿意搬离自己的家园,只不过在绿林军的威胁下,百姓们感觉自己朝不保夕,才不得不被迫搬家。

现在看到刘縯,人们仿佛找到了主心骨,这些天的委屈、愤怒、恐惧,一股脑地发泄出来,变成了哭声一片,好像遭受了多大的委屈。

听着人们的哭诉,刘縯脸sèyīn沉得都快滴出水来,拳头握得紧紧的。刘稷、刘赐等宗亲也是脸sè铁青,牙关咬得咯咯作响。

就在这时,有几名守城门的军兵走了过来,他们先看看跪到一片的百姓们,再瞧瞧骑在马上的刘縯等人,语气不善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这些军兵都是绿林军的兵卒,没有统一的军装,穿什么的都有,有几人的衣服明显不合身,显然是抢来后套在自己身上的。

没等刘縯说话,刘嘉提马上前,拱手说道:“在下柱天都部刘嘉!”说着话,他回手指了指刘縯,说道:“这位乃柱天都部大将军,刘縯刘将军。”

几名军兵闻言暗吃一惊,刘縯!原来这人就是柱天军的头领,刘縯刘伯升!人们下意识地向刘縯身后望望,见他身后就跟了十几个人,又都面露狐疑之sè。

堂堂柱天军的首领,怎么可能只有十几名随从?

在他们想来,像刘縯这样的大人物,又是来参加会盟这么重要的事,即便不带着千军万马,起码也要带着数百、数千的军兵才是。

一名兵卒扬起眉毛,质问道:“他当真是刘縯?”

他话音刚落,刘稷断喝一声:“竖子大胆!”

说话之间,他把挂在得胜钩上的一杆铁枪摘了下来,用力向下一投,就听咔嚓一声,铁枪落在那名军兵的脚前,其力道之大,三分之一的枪身都没入到泥土当中。

这一记飞枪,把绿林军兵卒吓得脸sè顿变,人们不约而同地端起长矛,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如临大敌。

刘嘉不满地瞪了刘稷一眼,你这是作甚?己方是来会盟的,不是来拼命的!

刘稷根本就不看刘嘉,怒视着那几名兵卒,两眼都快喷出火来。

刘嘉对那几名兵卒说道:“这位正是我们的大将军!还烦劳几位兄弟,入城禀报!”

几名兵卒回过神来,其中一人二话没说,转身向城内跑去。剩下的几人,端着长矛,慢慢分散开,摆出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架势。

刘稷和刘赐冷哼出声,二人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握住佩剑的剑柄,端坐在马上,全然不把那几名兵卒放在眼里。

刘縯等人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不知过了多久,从城内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一下子涌出来数百名精锐的绿林军。

之所以说是精锐,主要是这批绿林军的军装、盔甲都还齐整,身材看起来也比普通的绿林军兵卒高大、魁梧些,而且还不是面黄肌瘦,一脸菜sè的那种。

这批绿林军出了城门后,整整齐齐的分立两旁,紧接着,数十名绿林军将领骑着高头大马,从城门内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为首的将领,正是王匡、王凤、陈牧、廖湛四人。

“孝孙(刘嘉字),一别多日,甚是想念啊!”率先开口的是王匡,距离刘嘉还有段距离,他在马上已先热情地拱了拱手,笑容满面地打着招呼。

说话的同时,他也在用余光偷瞄了刘縯、刘秀等人。

柱天军前来会盟的人数竟如此至少,也大大出乎他的预料。所谓的会盟,既是在谈判,也是在变向的展现己方的实力,让己方能在谈判桌上拥有更多的谈判筹码。

而柱天军到好,就来了这么十几个人。刘縯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他是真的对己方全无戒备之心吗?

就在王匡心里暗暗嘀咕的时候,他身旁的王凤催马出列,直奔对面的刘縯、刘秀等人而去。

看到对面有一人直接催马过来了,刘稷不认识对方是何许人也,作势就要迎上去。

刘秀手疾眼快,将刘稷的胳膊抓住,微微摇头,小声说道:“稷哥,此人是王凤。”

刘稷愣了一下,恍然想起阿秀曾说过,他以前救过王凤的性命。刘稷眼中的杀气淡化一下,没有再催马上前。

走到近前的王凤先是向刘嘉拱手,说了一声:“孝孙别来无恙!”

而后,他目光落在刘秀身上,翻身下马,拱起手来,一躬到地,说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恩公请受次平(王凤字)一拜!”见状,刘秀也急忙下马,快走了几步,到了王凤近前,随之拱手深施一礼,说道:“当时迫不得已,不得不站在郡军那一边,与绿林兄弟为敌,王将军现在能不怪我等,已

是大义!”王匡愣了愣神,借着王凤和刘秀互相见礼的机会,他哈哈大笑,说道:“想必这位就是文叔将军吧!我与次平,虽非一奶同胞,但情同手足,文叔将军救过次平的性命,也

就等于救过我王匡的性命,也请受我一拜!”

说话之间,王匡也翻身下马,向刘秀深施一礼。

刘秀又拱手回礼。

此时王匡感谢刘秀当初搭救王凤的恩情,其实就是一种向柱天军的变向示好。刘縯又哪能不明白其中的含义?随着他跳下战马,刘稷、刘赐等人也都纷纷下马。

人家已经主动投来橄榄枝,刘縯也就顺势接下了。他走到王匡近前,拱手说道:“在下刘縯,对王匡将军,可谓是仰慕已久!”

“哎呀,原来是伯升将军,失敬失敬,久仰伯升将军威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王匡立刻向刘縯回礼。

后面的陈牧、廖湛等人也都齐齐下马,走上前来,与刘縯、刘秀等人相互见礼。双方诸将,又是拱手又是寒暄,场上的气氛也变得一片和睦。

在场的百姓们早已止住哭声,呆呆地看着双方众人,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柱天军和绿林军是一伙的?

就在双方一团和气的时候,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刘赐扯着大嗓门,粗气粗气地问道:“蔡阳乃我柱天军之根基,蔡阳百姓,皆为我柱天军之兄弟姐妹,现蔡阳百姓,竞相逃离蔡阳,不知所为何故啊?”

他这一句话,让在场众人的神情都有些不自然。

刘嘉恨不得回身踹刘赐一脚,按辈分来说,刘赐是长辈,是族叔。

按年龄来说,刘赐与他们相仿,按为人处世来说,这就是个浑人,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说了什么就去做什么,没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干的。

王匡等人面露尴尬之s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刘嘉连忙站出来打圆场,笑道:“这里不是说话之所,王将军,我们是不是进城再谈?”

“对、对、对,进城再谈!大家进城再谈!”

刘秀心思转了转,说道:“王将军!”

“文叔将军!”

“我有一位族兄,好像就在贵军,他名叫刘玄!”

别人还没说话,刘赐的眼睛猛的瞪圆了,惊声叫道:“阿玄?阿玄那小子在绿林军?”

刘赐可是刘玄的亲叔叔,当年刘玄跑路了,便渺无音信,连这个人是不是还活着都不知道,现在突然听说刘玄在绿林军,刘赐自然是又惊又喜,神情激动。

“呃……这……”王匡支支吾吾地没说出话来。绿林军好几万人,他哪能知道每一名兵卒的姓名,又怎会知道刘玄是哪一号?

王凤挥手叫过来一名兵卒,吩咐道:“立刻去查!看看我军当中有没有一位叫刘玄的兄弟,快去!”

“是!将军!”刘秀这时候提出刘玄,是想让刘赐和刘玄叔侄俩相见,顺便让刘玄把刘赐引走,不然等会双方谈判的时候有刘赐在场,还指不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呢!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五章 蔡阳会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