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各怀鬼胎

第二百六十七章 各怀鬼胎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看着轻松把朱鲔和申屠建高高举起的刘稷,王匡心头震颤,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倾斜,刘稷真乃神人也!

感觉刘稷的风头出得差不多了,该震慑的也震慑到了,刘縯微微一笑,向刘稷摆手说道:“好了,阿稷,点到为止,都是自家兄弟,别伤了和气。”

王匡连忙接话道:“对对对,别伤了和气!”

刘稷嘿嘿一笑,将朱鲔和申屠建随手向地上一扔,发出嘭嘭两声闷响。虽然他没用力,不过还是把这两位摔了个七荤八素,感觉浑身的骨头就像散了架子似的。

就在两人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时,刘稷弯下腰身,双手伸到二人面前,乐呵呵地说道:“以后都是自己人了,我们也可以经常较量、较量,比试、比试!”

朱鲔和申屠建脸sè难看,胸口憋着一团怒火无从发泄,但就内心而言,对于刘稷这个人,他俩也不得不由衷佩服。两人深吸口气,拉着刘稷的手,从地上站起。

而后双双向刘稷拱手施礼,说道:“刘稷将军神勇,在下佩服!”说完,两人也不等刘稷回话,yīn沉着脸,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切!果然是草寇出身,毫无风度!刘稷也不介意,耸耸肩,扫视绿林军众将,问道:“还有没有愿意和我比试的了?”

臧宫倒是可以和刘稷较较劲,不过他早已尊刘秀为主公,自然不会去拆柱天军的台,低垂着头,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刘稷又问了两声,见绿林军那边无人搭话,更无人起身,他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绿林军本来还想争着做主导,结果刘稷出头,技惊四座,让绿林军众人争做主导的心思锐减。

刘縯对王匡说道:“王将军!”

“大将军!”

“当今南阳,有十万京师军虎视眈眈,形势危急,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之间还要争个高低尊卑,只会造成内耗,于大局不利,这件事,我们是不是以后再议?”

陈牧身子一挺,正要说话,但眼角余光正瞥到刘稷看向自己,他到嘴边的话立刻咽了回去,沉默未语。

王匡心思转了转,过了少许,他哈哈笑道:“大将军言之有理!现在我们当团结一致,共御强敌,至于尊卑之事,以后再议!”

双方主要的谈判内容,就此告一段落,柱天军和绿林军之间,并未分出高低尊卑,也没有做出明确的约定,谁该听谁的指挥。

这看起来双方好像谁都不吃亏,实际上,双方的关系很模糊,也存在着极大的隐患。

接下来商议的内容,就是谈论柱天军和绿林军如何联手,共抗京师军。

在这件事上,双方并没有多大的分歧,约定由棘阳进军北上,先取南就聚,再取小长安聚,最后取宛城。

很快,双方把一些作战的细节也敲定下来,而后,王匡派人,安顿刘縯等人先去休息,晚上设宴,双方再把酒言欢。

等刘縯、刘秀众人离开之后,陈牧率先说道:“王将军,我军五万,与区区五千的柱天军结盟,结果我军还不能做主,简直岂有此理!”

朱鲔、申屠建、张卬、胡殷、宗佻、尹尊诸将也都纷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和愤慨。

己方明明人多势众,柱天军明明是苟延残喘,结果会盟下来,双方的地位却是平起平坐,这让他们实在接受不了。王匡看了看一脸愤愤的众人,摊着双手,无奈说道:“柱天军虽然兵力所剩无几,但却皆为精兵良将,就拿刘稷来说,神勇盖世,无人能敌,全然不把我等放在眼里,我们

又能如之奈何啊?”

他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奉劝麾下众将,忍下这口气,实则,他的话只能是激起人们心中更强烈的不满。

王匡当然是有私心的。以后两军合并了,他也担心麾下的将领们跑到柱天军那边,届时双方已经结盟,成为一家,他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不如趁现在挑起众将对柱天军的不满。

他的心思,王凤和臧宫都看出来了,前者瞅了王匡一眼,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臧宫则是握紧了拳头,眉头拧成个疙瘩。王匡的心态,又哪是真心与柱天军结盟的心态,在这种心态之下,双方又怎能亲密无间的合作?

他摇了摇头,站起身形,迈步向外走去。

王匡一怔,问道:“君翁去哪?”

臧宫说道:“在朝阳,文叔将军对末将有过救命之恩,现文叔将军到了蔡阳,末将当然要去拜会。”说完话,他都没等王匡接话,人已走出中军帐。

他本来就不是王匡、陈牧的部下,而是下江军的人,是王常、成丹的部下,他在新市军和平林军里,只是帮忙的。

&nbsp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看着臧宫头也不回地走出营帐,陈牧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说道:“来不来就心生外向,我看藏君翁以后十有八九会跑到刘秀的麾下,难与我等共谋!”

王匡没有再说什么,脸上还是乐呵呵的,心里却极为不痛快。

张卬眯缝着眼睛,幽幽说道:“柱天军心怀叵测,一心想吞并我军,我军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陈牧问道:“张将军的意思是,趁现在……”说着话,他做个横切的手势。看到这个手势,王凤心头大惊,在场的众人也是脸sè顿变,王匡身子前倾,连连摆手,没等他说话,张卬说道:“现在并不是时候,毕竟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更大的敌人,京

师军!”

陈牧皱着眉头问道:“张将军的不能坐以待毙是?”张卬正sè说道:“我军不是有个叫刘玄的弟兄吗?即刻提拔起来,绝不能让柱天军把他带走!有这个刘玄在,我们的手里就等于多了一个人质,也多了一个牵制柱天军的手

段!”

听闻这话,包括王匡、陈牧在内,在场的众人无不连连点头。

柱天军和绿林军的结盟,双方其实就是在各取所需。柱天军看重的是绿林军的兵多将广,而绿林军看重的是柱天军的汉室旗号。

双方都是暗藏私心,这个结盟,从一开始就不牢固,更确切的说,从一开始双方就互相忌惮,根本没拿出多少的真心实意。

但有一点他们的目标绝对是高度一致的,就是拥有共同的敌人,莽军。

刘縯营帐。

刘秀等人现在都在刘縯的营帐里,他们也在谈论着刚才的会谈。刘縯对刘稷笑道:“阿稷,刚才在绿林军面前表现得不错,大壮我柱天军的雄威!”刘稷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老脸一红,挠着头说道:“绿林小儿,还想凌驾于我等汉室宗亲头上,简直是痴心妄想!只要有我刘稷一天在,老子就死死压着这群绿林小儿!

刘縯闻言,仰面大笑,刘秀等人也乐了。

过了片刻,刘秀意味深长地说道:“绿林军一心想在两军结盟之后做主导,现在未能达成目的,心中定然不服,以后,没准还会找我方的麻烦。”

刘稷不以为然地说道:“阿秀怕什么?有我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倒要看看,绿林小儿能使出什么花招手段。”

刘秀摆摆手,正sè说道:“稷哥万不可掉以轻心,绿林军几次遭受重创,几次又能复兴,且势力比重创之前更大,王匡、王凤、陈牧、廖湛,皆非等闲之辈!”

刘縯点点头,对刘稷道:“阿秀所言,不无道理,阿稷以后也要小心提防才是!”

大哥发话了,刘稷不敢不听,他表面上连连点头应是,心中却不以为然。

刘稷这辈子,吃亏就吃在傲慢上。不然以刘稷之武力,其名声应不亚于前世的项羽,后世的吕布。

他们正说着话,刘赐从外面走了进来。人们特意向他身后望了望,见他后面没人,刘縯不解地问道:“阿玄呢?”

“被王匡派人叫走了!”刘赐找了个软榻,一屁股坐了下去,此时他的眼圈还有些泛红,显然刚刚哭过。

刘秀问道:“族叔,阿玄在绿林军过得怎么样?”“还能怎么样?”刘赐冷哼一声,说道:“以前三万多绿林军,龟缩在平林、新市一带,就那么两个小县,如何能养得起这许多人,军内除了人,就没有不缺的东西,平日里

,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军饷、穿的、用的了。”

当初绿林军攻入蔡阳的时候,见什么抢什么,一是绿林军的军规军纪的确不严,其二,人们也真是被逼得受不了了,即便是普通百姓的衣服,在他们这里都是好东西。

“唉!”刘縯叹息一声,说道:“阿玄在绿林军里是受苦了。”

刘赐说道:“大将军,这次我们回棘阳,一定要把阿玄带走,不能留阿玄继续在绿林军受苦遭罪了!”

刘縯想都没想,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说道:“理应如此!”

刘玄和刘縯、刘秀的关系挺近的。大家都是刘氏宗亲,而且打小就认识。刘玄的年纪比刘秀大,比刘縯小,介于他俩中间,与他二人的关系都很熟。

刘秀低垂下眼帘,没有就此事多言。

他依稀记得自己在平林见到刘玄的时候,他明明受了绿林军的欺凌,夫人受到绿林军轻薄,但他却跪地主动提出加入绿林军。

这样的刘玄,早已经不是刘秀所认识的那个刘玄,不再是那个为了报杀弟之仇,敢于广招门客,找仇人拼命的刘玄。

看似懦弱,实则能隐忍到极点,心计和城府深不可测。倘若大哥的身边多了这么一个人……刘秀暗暗摇头,觉得隐患太大。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七章 各怀鬼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