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独木擎天

第二百八十五章 独木擎天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当今天下,弃文从武者不少,但其中能做到勇冠三军,纵横天下者,恐怕就只有贾复贾君文一人了。

看着向自己叩拜的贾复,刘秀心头大喜,连忙起身,伸手相搀,由衷说道:“君文助我,我如虎添翼!”

在旁的李通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贾复会突然投靠到主公的麾下。贾复被刘秀搀扶起来,他动容道:“主公与复,相处只短短数日,却能知复、懂复,且信复,复感激不尽,无以回报,从今往后,复愿誓死追随主公,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

刘秀闻言,亦深受感动,说道:“贾君乃不世之材,贾君肯助我,乃秀之幸也!”

见状,李通喜悦的同时,心里也长长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贾复把李家钱财的事泄露出来。

等刘秀和贾复告一段落后,李通说道:“主公,其实我李家的钱财,藏于庄子里的,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都藏于山中。”

刘秀怔了一下,恍然大悟,李通为人向来严谨,难怪今日他会那么唐突的当众说出庄子里藏有钱财之事,原来大部分的钱财并不在庄子里。

他问道:“此事还有几人知晓?”

李通面露黯然之sè,摇头说道:“原本家翁(父)也知晓,可家翁……”李通的父亲李守,已经被王莽所杀。

刘秀拍了拍李通的肩膀,说道:“次元,藏于山中的钱财,就暂时不要动了。”

“是!主公!”李通躬身应了一声。

贾复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主公,关于选谁来做汉军之主,目前绿林内部也有分歧。”

“哦?”刘秀还真不知道这件事,他本以为绿林内部的意见是统一的。

贾复说道:“王匡、王凤、陈牧、廖湛、成丹等大多数人,都反对大将军做汉军之主,而王常王将军,是支持大将军为汉主的!”王匡等人之所以那么强烈反对刘縯为汉主,贾复完全能理解他们的心思。刘縯太强势,根基太深,声望太高,威名太大,一旦刘縯做了汉主,王匡等绿林出身的将领,都

得被他压得死死的,王匡等人想去拿捏刘縯,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王常算是绿林系的异类,他没有考虑个人得失的问题,而是站在整个汉军的角度上考虑,由刘縯做汉主,是最合理也最正确的选择。

刘秀闻言,点了点头,绿林军那些主要将领,唯一能让他另眼相看的,只有王常。他轻叹一声,说道:“王将军一人,在绿林也是独木难支啊!”

王匡、王凤、陈牧、廖湛、成丹这些人,在绿林的资历都和王常差不多,王常只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拧得过这许多人?

对此,贾复也是满心的无奈,有感而发地说道:“绿林中人,目光短浅,心胸狭隘,危难之时可同患难,但太平之时,却难以共富贵。”

后来的事实也恰恰证明,贾复的眼光是多么的独到,他此时所言,一点都没错。

由谁来做汉主这件事,刘秀现在也是挺没辙的,汉军的结构太复杂,虽说打着刘汉的旗号,但构成汉军主体的却又是绿林军。

他们又聊了一会,方各自回房休息。

翌日一早,刘秀还没有起床,外面便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刘秀从床榻上坐起,说道:“进来。”

房门打开,龙渊、龙准快步走入房间,说道:“主公。”

刘秀问道:“龙渊、龙准,何事?”

龙渊上前两步,小声说道:“主公,张卬率领大军,抵达宛城。”

刘秀吃了一惊,诧异道:“这么快!”他以为还得再等个一两天,张卬一部才能到宛城呢。

龙渊说道:“属下看张卬部的状态,感觉他们应该是连夜行军,到的宛城。”

“可有扎营?”刘秀面sè凝重地追问道。

“并非扎营,看起来,是打算即刻攻城了!”龙渊正sè说道。

这不找死吗?刘秀眉头紧锁,连夜行军,全军疲惫,不做休息,即刻攻城,张卬这是有多不把岑彭放在眼里啊!

沉吟些许,刘秀摇头说道:“此战恐怕凶多吉少,我得去看看!”

刘秀不在乎张卬的死活,但他不能不在乎下面那一万将士的死活。那可是一万弟兄啊,不能因为张卬一人的愚蠢,而全部丧命在宛城!

他从床榻上起身,快速穿起衣服,同时说道:“龙渊!”

龙渊插手施礼,说道:“属下在!”

刘秀说道:“你去后院,通知丽华,准备动身。”

“是!主公!”

“龙准!”

“属下在!”

“你去让人准备马车,还有,带上虚英他们,去找次元,挖出藏于庄子内的钱财,一并带走。”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是!主公!”

刘秀做了一系列的安排,把庄子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他自己只带着朱祐一人,骑马赶往张卬的大军。此刻,刘秀还在心里寄望,张卬并没有蠢到真的去即刻攻城。

而事实上,张卬还真就是这么蠢。

张卬率领一万汉军,抵达宛城后,休息的时间都不到两刻钟,便下达了进攻了命令。

其实出征之时,张卬一部是有带抛石机这种大型攻城武器的,但为了节省时间,加快行军速度,张卬把大型辎重都扔在了后面,他带着一万将士,轻装先行。

现在到了宛城,他也等不及后面的辎重运到了,立刻下达了进攻宛城的命令。

在张卬的指挥下,一万汉军对宛城发起了猛攻。依照张卬的推断,现在太守甄阜、都尉梁丘赐都已经死了,朝廷增援的十万大军都已经全军覆没,南阳郡府名存实亡,镇守宛城的郡军,肯定早已无心作战,己方只要做

出全军攻城的姿态,吓唬一下对方,城内的守军基本就投降了。

可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当汉军向宛城城前推进的时候,城头上箭如雨下,许多汉军兵卒正昂首阔步的向前走着,便被从空中落下的箭雨砸倒在地。

汉军兵卒毕竟是久经沙场了,应变的速度也快,看到守军放箭,人们立刻高举起盾牌,组成盾阵,抵御守军的箭射。

宛城是南阳的第一大城,城外的一圈皆有护城河,这一圈护城河,简直都成了汉军的噩梦。

汉军把云梯搭在护城河上,做成临时的桥梁,可人们想跑过云梯的时候,遭到城头守军的集中箭射。

汉军兵卒手中的盾牌能护得住头部、上半身的要害,但却护不住双腿。

云梯上面的汉军兵卒,如同下饺子似的,时不时有人腿部中箭,哀嚎着从云梯上掉了下去,坠入护城河里。

另外,宛城内也设置了诸多的抛石机,甩出的石头,砸落的位置正是护城河。

箭矢还只是一箭射下去一名兵卒,而抛石机甩出的石头落在云梯上,当即就把云梯砸折,云梯上的全部兵卒,一并掉入护城河内。

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宛城城外的护城河河面上,便被汉军兵卒的尸体铺了一层,大多数汉军都是被活活淹死的。

宛城城内的守军,抵抗如此之凶猛,是张卬万万没有想到的事。

看到己方的兵卒连冲过宛城的护城河都费劲,张卬也急了,对部下下了死命令,哪怕战至最后的一兵一卒,也要撕开宛城的城防。

他自己更是率领一批亲兵,亲自担任督战队,砍杀溃败下来的汉军兵卒。

在张卬的高压之下,汉军将士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强攻宛城。人们是攻上去一拨,倒下去一拨,宛城城外,尸体遍地,血流成河。

就在汉军还在强攻宛城的时候,宛城城门前的吊桥突然坠下,这一下,可是让汉军大喜,人们一窝蜂的冲上吊桥,打算强行撞开城门。

不用他们去装,城门已然自己打开,与此同时,一支郡军从城门内冲杀出来,为首的一员大将,正是岑彭岑君然。

岑君然手持三尖两刃刀,催马前冲,直接上了吊桥,一走一过之间,吊桥上的汉军兵卒纷纷惨叫着,顺着吊桥的两边坠落下去。

跟随岑彭冲杀出来的郡军,一个个就如同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嘶吼着,扑向汉军。只顷刻间,冲上吊桥的汉军几乎无一幸免,要么被挤下吊桥,要么被郡军所杀。

以岑彭为首的郡军通过吊桥,直接杀入汉军的人群里。这一支数千人的郡军,仿佛是一只巨型的拳头,直击在汉军的要害处。

正在全力以赴攻城的汉军,哪里能料到守军竟还敢反杀出来,被突然杀来的郡军打了个措手不及,攻城的汉军将士,全线溃败。

张卬见状,更急更怒,拼命的砍杀败退下来的汉军,同时连声嘶吼道:“不许退!谁都不许退!临阵逃脱者,杀!杀无赦!”

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听他的指挥了,他能砍到一人,立刻又跑来十人,砍到十人,又跑来百人,汉军的溃败,如同潮水一般,挡都挡不住。

等到张卬终于意识到,此战己方已再无一丝一毫胜算的可能时,他自己以及周围的亲兵,都被追杀上来的郡军团团包围。

看着四周都是人山人海的郡军,张卬激灵灵打个冷颤,暗叫一声不好,只是此时他再想往外突围,已经来不及了,郡军已完全切断了他们的退路。

就在张卬率领麾下亲兵,拼命向外突围,但又突围不出去的关键时刻,刘秀及时赶到。

此时,刘秀当然可以不管张卬的死活,收拢溃败的汉军,选择后撤,不过他若是真这么做了,也必然会被绿林系抓到话柄,甚至还会牵连到自己的大哥刘縯。刘秀只略作考虑,便大喝一声:“救出张卬!”说话之间,他催马冲向了郡军的包围圈。刘秀和朱祐来得突然,两人一上来,就连杀带撞的将郡军包围圈撕开个大口子。刘秀边向里面突进,边冲着里面大声喊喝道:“张将军,速向这边突围!”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五章 独木擎天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