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害群之马

第二百九十一章 害群之马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理都没理叫嚣的那名兵卒,边向院子里面走,边信手向那群兵卒一指,沉声说道:“全部拿下!一个也不许放走!”

拿着长矛的魁梧兵卒骂骂咧咧地向刘秀走去,他刚走出两步,便被朱祐挡住。兵卒上下打量两眼朱祐,伸手向他的胸口狠狠推去,喝道:“给老子滚开!”

朱祐躲也没躲,只是等对方的手掌推到自己近前,他才出手如电,一把将对方的手腕扣住,紧接着用力向外一拧。

随着咔的一声脆响,那名兵卒的胳膊被他硬生生的拧脱臼了。

那名兵卒疼的在地上连连直蹦,被朱祐一脚踹在胸口上,仰面而倒,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半晌站不起来。

其余的几名兵卒大怒,各操家伙,纷纷向朱祐走了过去。这回没等朱祐出手,龙渊、龙准、龙孛三人如风卷残云一般,将几名兵卒全部打倒在地。

且说刘秀,他穿过小院子,走到正房的门前,将房门狠狠踹开,随后他迈步走进房间里。

进了正房,他定睛一看,刘秀的头顶都差点冒出青烟。只见房间的塌上,有赤身裸体的三个人。一男两女。

两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其中一人被捆绑住手脚,嘴巴里塞着布团,身上的衣服已被人扒了个精光,躺在那里,如同待宰的小羊羔。另一个姑娘则被一名三十出头的汉子压在身下,刘秀都从外面闯进来了,这名汉子还在姑娘身上来回蠕动,甚至连头都没转一下,嘴巴里传出高亢的话音:“老子还没完事

呢,你们急什么?都滚出去!”

刘秀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大步走上前去,压在姑娘身上的汉子还没反应过来,刘秀已一把将那名汉子的头发抓住,把他从姑娘上直接拽了下来。

噗通!

汉子重重摔在地上,发出嗷的一声怪叫。他一翻身,从地上坐起,怒声骂道:“是他娘的谁……”

说话之间,他抬头向刘秀看去。等他看清楚刘秀的模样,禁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定睛细看,这回他可看清楚了,站于自己面前的人,不是刘秀还是谁?

他脸上的怒sè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诧异和呆滞,结结巴巴地说道:“刘……刘将军?”

下面的兵卒可能有人不认识刘秀,但张咨又哪能不认识刘秀?他做梦也想不到,刘秀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刘秀的目光在张咨身上一扫而过,看向那两名小姑娘。刚才被张咨压在身下的小姑娘,身上已是一片狼藉,青一块、紫一块,屁股下的塌子上,都粘了不少的血。

另一个被捆绑住手脚的小姑娘,情况要好得多,只不过身上也有多处的淤青。刘秀只看了一眼,便立刻收回目光,抽出肋下的佩剑,将小姑娘身上的绳子挑断。

然后他直接抓着张咨的头发,一声不吭的往外走。张咨双手捂住自己的头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刘秀走到房门口,正遇到准备进屋的朱祐,他摆了下手,示意朱祐不要进去,他问道:“汐泠来了吗?”

没等朱祐回话,在其身后传来许汐泠的话音:“主公,属下在!”

刘秀向快步走过来的许汐泠点下头,又向里屋示意了一下。许汐泠会意,由刘秀的身边快步走进里屋。

很快,屋子里便传出姑娘撕心裂肺的哭泣声。

刘秀深吸口气,揪着张咨的头发,将他拽到院子里。这时候,张咨也停止了惨叫,脸sè吓得煞白,结结巴巴地说道:“刘……刘将军,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她俩主动勾引的我……我……我是张将军的兄弟,刘

将军就算不看我的面子,也得看张将军的面子……”

他话还没说完,刘秀的剑已经架在他的脖颈上。

感觉有一股刺骨的寒气从脖颈处传来,张咨吓得激灵灵打个冷颤,颤声说道:“只……只是两个女人而已,如……如果刘将军喜欢……尽……尽管拿去就是……”

刘秀一手揪着张咨的头发,另只手握着赤霄剑,看着还在满口污秽的张咨,他眼中寒光一闪,猛然将手中剑横着一划。

噗,在赤霄剑的锋芒下,张咨的脖颈如同纸糊的一般,被一切两截。

噗通!

无头的尸体向前扑倒,由断颈处喷射出来的鲜血飞溅出好远,张咨的断头还提着刘秀的手中,恐怖的是,断头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似乎还在向刘秀解释着什么。

此情此景,让那几名被打趴在地的兵卒无不大惊失sè,三魂七魄都被吓飞了一半。

人们的醉意全被吓醒了,顾不得身上的伤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一个个跪在地上,向前连连叩首,急声说道:“刘将军饶命,刘将军饶命啊……”就算这些兵卒再傻再笨,这时候也猜出刘秀的身份了,人们的身子哆嗦个不停,汗如雨下。刘秀一手拎着张咨的脑袋,另只手用赤霄剑环视众兵卒,凝声说道:“你们想要

作恶,大可以脱掉身上的军装去作恶,汉军的声誉,又岂容尔等诋毁?杀!统统处死!”

刘秀话音一落,龙渊、龙准、龙孛三人纷纷抽出佩剑,手起剑落,将这几名兵卒全部砍杀在地。

虽说他们没有进入房间,但在院子里听动静,心里也能判断出个大概情况,估计雪莹和红笺两个小姑娘的清白都被张咨这畜生毁了。

同在屋檐下,又经过半年多的相处,他们三人和雪莹、红笺也是经常打交道,对两个小姑娘的印象都不错,现在遭此横祸,他们心里哪能不气不恨?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刘秀将手中的断头递给朱祐,冷声说道:“阿祐,你去趟军营,把张咨的脑袋交给张卬,就说张咨目无法纪,光天化日,强抢民女,辱人清白,

现已被我就地正法。”

“是!主公!”朱祐答应一声,接过张咨的断头,低头看了看,从一名兵卒尸体身上拔下衣服,将断头包裹住,提着就往外走。

时间不长,许汐泠带着两位衣衫不整的姑娘,从房间里走出来。两个小姑娘都已哭得泣不成声,尤其是受辱的红笺,连路都已走不稳,需要许汐泠的搀扶才行。

见状,刘秀暗叹口气,摇了摇头,说道:“回客栈。”

龙渊、龙准、龙孛三人将地上兵卒的尸体拖了出去。这里毕竟是民宅,把尸体扔在这里,主人回来了也不好处理。

回到客栈,yīn丽华听完事情的原委,也是气得小脸煞白,不过罪魁祸首张咨已经被刘秀处决,这让yīn丽华的心里多少好过了一些。

yīn丽华把雪莹和红笺带回自己的房间,房间内,还是不时传出嘤嘤的哭声。

刘秀在yīn丽华的房间外徘徊了一会,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越想越气,通过张咨,也不难想象绿林军一系平日里的行径如何。

如果不严加整顿,汉军的声誉,最终都得坏在他们这些害群之马的手里。

刘秀正坐在房间里生闷气,朱祐回到了客栈,同时跟着朱祐一同前来的还有张卬。

本以为以张卬的脾气,会和自己争论一番,毕竟张咨是他的族弟,自己招呼也没打一声,就直接把张咨杀了,无形之中,也是打了张卬的脸面。

可令刘秀意想不到的是,张卬见到自己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毕恭毕敬地向自己施礼赔罪,表示对张咨管教不严,这次犯此大错,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张卬的反应,让刘秀意外,也让他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感。对于自己杀张咨的事,张卬的心里是不可能不气恨的,但在自己的面前,他竟然没有丝毫的表露,反而是一副虚心认错的姿态,看起来,自己以前还真是低估了张卬的城

府。张卬在刘秀面前连连赔不是,最后又令人取来一只小匣子,递到刘秀的面前,正sè说道:“文叔将军,张咨铸下大错,事情也无法再挽回,这些钱,算是我代张咨,补偿两

位姑娘的吧!”刘秀低头一看,小匣子里装的都是钱币,估计得有数百枚。钱不算多,但也不少,终究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刘秀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说道:“张将军的好意,我心领了

,至于这些钱……”

“还请刘将军务必要代两位姑娘收下!我知道这点钱并不足以弥补张咨的过错,但……但若是不收,我心实在难安啊!”

张卬都这么说了,刘秀也不好再拒绝,他向一旁的龙渊示意一下,后者走上前来,接过张卬手中的小匣子。

而后,张卬又稍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辞。

出了客栈,走出一段距离后,张卬的脸sè立刻沉了下来,咬牙说道:“打狗还得看主人,何况是我的族弟?一个大活人,他说杀就给我杀了……”旁边的几名亲信纷纷上前,七嘴八舌地说道:“将军,现在刘縯还不是汉军之主,刘秀就已经不把我们这些绿林兄弟放在眼里了,倘若有朝一日,刘縯真成为汉军之主,我

们这些绿林出身的兄弟,只怕,只怕是没有活路了吧?”

张卬闻言,脸sè越发的难看,凝声说道:“刘縯想做汉军之主?哼,他等下辈子吧!”

他本来就强烈反对推举刘縯做汉军之主,现在发生张咨这件事,他就更加反对了。

目前,在汉军中反对刘縯的可不是张卬一个人,王匡、王凤、成丹、陈牧、廖湛等等绿林出身的将领,基本全都反对刘縯为汉主。他们的心思也和张卬一样,一旦刘縯成为汉主,绿林一系,将要被压得死死的,再难有出头之日。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一章 害群之马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