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79章 拍苍蝇

0579章 拍苍蝇

黑暗笼罩的营地里,一座座棚屋和帐篷静悄悄的,偶尔有人发出声音,却也是痛苦的呻吟声。请看最全!的!不仅是饥饿折磨着这里的难民,还有疾病。可是没有药物,很多人生了病只能硬扛着。

宁涛顺着河床旁边的道路来到了营地心,然后往阿萨丁的棚屋走去。他还在山坡的时候,拉姆塞的白sè帐篷里还亮着灯,这个时候灯却熄灭了。整个营地里只有阿萨丁的棚屋里还亮着灯,偌大一个峡谷里黑暗笼罩,只有一点灯光,给人一种守墓人和守墓小屋的既视感。

天道号电瓶车放在阿萨丁的棚屋前的一块空地,路过的时候宁涛停下了脚步,推着它往阿萨丁的棚屋走去。

阿萨丁的棚屋的门口站着一个部落战士,端着ak步枪,看去却很紧张的样子。

宁涛将天道号电瓶车架好,站在天道号电瓶车的旁边,操着英语说道:“我来找阿萨丁酋长,他在家里吗?”

部落战士听不懂,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看着宁涛,眼角的余光却看向了贴有红十字标记的白sè帐篷。

宁涛假装没有看见,杨声说道:“阿萨丁酋长,你在家吗,康先生的救援物资已经到了,康先生让我来和你谈谈。”

房门打开,阿萨丁出现在了门口,可是他没有说话,额头也满是豆大的汗珠。

“宁涛。”一个yīn恻恻的声音突然从后传来。

宁涛转身看去,拉姆塞站在他身后大约二十米远的地方。白sè帐篷左右两侧有人影晃动,正从两翼快速包抄过来。

拉姆塞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戏谑的冷笑:“黄皮小子,我是该叫你宁涛,还是吕布?”

宁涛假装没有看见那些准备包围他的特种兵,他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笑意:“你喜欢叫什么都可以,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那么是谁给你的勇气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尼古拉斯康帝?ia还是五角大楼?”

“你也配提五角大楼?”拉姆塞举起了右手,表情狰狞地吼道:“去死吧!”

他的右手之握着一只遥控器,在那一声“去死吧”出口之后,他猛地按下了激发开关。

干脆利落。

轰隆!

一个剧烈的爆炸声顿时打破了山谷里的平静,火光冲天而起。这爆炸的声音和火光不知道惊醒了多少难民,整个难民营地顿时陷入了一片恐慌之。

可是,爆炸的却不是天道号电瓶车,而是那座白sè的帐篷。它被爆炸的冲击波撕成了碎片,帐篷里面的药品、被褥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剧烈燃烧,那火光差不多照亮了整个营地。

拉姆塞顿时傻眼了,他心里期待的画面是冲天的火光里宁涛和他的电瓶车被炸飞,电瓶车的零件和宁涛的血肉碎块什么的像下雨一样四处乱飞,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炸弹炸飞的居然是他的帐篷!

宁涛早知道他在天道号电瓶车底盘安装了遥控.炸弹,又岂会不做处理?在下山的路,他使用了一张大力拿捏符赋予了元婴五斤之力,摘掉了那个炸弹,并将之挪到了拉姆塞的帐篷旁边。

元婴移动没有声音,拉姆塞一个连元婴都感应不到的小妖,他怎么可能察觉得到宁涛的元婴将他的炸弹搬运到了他的帐篷旁边?如果他是站在帐篷旁边激发炸弹的,那么他此刻恐怕已经被炸了天!

火光映照里,十几个没有佩戴任何标记,清一sè黑sè战斗服还蒙着脸的武装人员从两翼包抄了来,转眼将宁涛合围在了间。

阿萨丁酋长也被推了出来,一个同样蒙着脸的武装人员用装了消音装置的突击步枪抵着他的后背。

那个站在门口的部落战士没有任何反应,却将手的ak突击步枪抬了起来,将枪口对准了宁涛。

拉姆塞又镇定了下来,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控之。

小药箱啪一下弹开,宁涛的手也在那一瞬间抓住了天赐天生床。

虽然只是一张床,可这却是他的天赐天生法器。以前每遇战斗,他总是习惯去拿精炼驳壳枪或者日食之刃,可是现在他的习惯变了,第一反应是拿床出来。

“不许动!跪下!”一个武装人员冲宁涛怒吼道。

宁涛没动,书本大小的天赐天生床在他的手里如同是他的身体的一部分。掌握了天生床的内核蕴藏的五行变化的秘密之后,他对这床的运用早已经到了一定的高度。

拉姆塞借着火光看清楚了宁涛的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小床,他顿时愣了一下,然后又忍不住笑了:“黄皮小子,他们说你很厉害,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你确实很狡猾,可你也很愚蠢。你应该逃跑,离我越远越好,却没想到你自己又回来了。还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难道你想用那张模型床打败我们所有人?”

越来越多的难民聚集了过来,其一些人的手里拿着枪,可不确定他们是部落战士,还是逃亡到此地的难民,亦或者是混在其的非政府武装组织的武装人员。

阿萨丁用阿拉伯语吼道:“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情况突然变得复杂了。

宁涛忽然振声吼道:“尼古拉斯康帝,你来都来了,却不敢和我见面吗?”

身陷重围居然还敢嚣张?

拉姆塞怒吼道:“杀了他!”

刚才那个呵斥宁涛跪下的武装人员猛地抬起枪口,手指也压下了扳机。

嘭!

却不等子弹从枪口里飞出来,准备开枪射杀宁涛的武装人员的脑袋便爆开了,只剩下了一截喷血的颈子。一秒钟后,无头的尸体仰倒在了地。

突突突

十几支装了消音装置的突击步枪一齐向包围圈的宁涛开了火,弹壳跳动,子弹雨点一般向宁涛飞射过去。

宁涛将天赐天生床挡在了面前,一波弹雨之后,突然转身将它挥向了身后的武装人员。

天赐天生床脱手飞出,虚空一颤,书本大小的床突然展开,变成了一张一米五宽两米长的双人床。那飞行的速度哪里是什么脱手甩出来的床,而是一辆急速行驶的高铁!

五行有木,有木能生风,有风则能加速。

在是天生床的五行之单一门运用。

事实,如果是动用单一门火,天生床会变成一颗大火球。可这里显然不适合那样的战术,这里毕竟是难民营。

轰!

几个打空了弹夹,正准备更换弹夹的武装人员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向他们冲撞过来,他们的身体已经爆开了,手、脚、脑袋、碎肉、内脏什么的顺着冲击的方向泼水一般飞洒了出去。

也在这一瞬间,宁涛的后背,后脑勺不知道被多少子弹之。不管他的速度有多快,他永远没法快过子弹。可是他根本不需要子弹更快并夸张地躲开它们,因为他的身穿着天宝法衣,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宁涛探手一招,天生床又飞回到了他的手,往身前一放。

砰!

一颗榴弹撞在了床板爆开,碎裂的弹片向发射的方向飞射,刚刚对着宁涛使用了榴弹枪的武装人员仰面倒了下去,蒙着面巾的脸镶满了弹片。

嘭!

黑暗的角落里,一个伪装成难民的狙击手倒在了地,仍是一枪爆头。

冰妖坐镇高点,整个山谷都在她的掌控之,谁能用狙击枪狙杀她的男人?

宁涛忽然将天生床推了出去,人随床后撞向了正面的几个武装人员。

子弹雨点一般打在天生床,可那看似白玉一般脆弱的床板却连半点被子弹击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一床横扫,几个武装人员犹如苍蝇拍子下的蚊虫苍蝇一样,扁的扁,碎的碎。

剩下一个转身开跑。

咻!

一颗冰冻子弹带着破空的声音飞来,一头扎进了那个武装人员的胸膛。他的后背顿时爆出一团血雾和内脏碎块,瞬间失去生命的身体往后抛飞,重重地砸落在了拉姆塞的身前,血溅了他一身。

宁涛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一抖手,天生床又缩回到了书本的尺寸。他大步向阿萨丁酋长走去,此刻的他瞳孔漆黑,脸也没有丝毫表情。这是他的恶面,连那些穷凶极恶的人见了都要害怕!

“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杀了他!”用突击步枪抵着阿萨丁酋长的后背的武装人员说话的声音颤得厉害。

宁涛突然转身,背对着阿萨丁酋长和那个挟持他的武装人员,左臂一挥。

拉姆塞这时才从恐惧之走出来,他的眼闪过了一线蓝芒,他下意识地往一旁躲闪,可那一线却在即将扎他的时候转了个弯,嘶一声飞走了,速度怪,肉眼难见!

拉姆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声吼道:“小心”

这个单词刚刚出口,阿萨丁酋长身后的武装人员的身子顿时一僵,手的突击步枪也脱手坠落了下去。

一根蓝sè的长针从他的另一侧的太阳穴之穿了出来,却还能保持飞行的姿态,回到宁涛的手。

刚才的转身,只是转移注意力,百步穿杨飞针术加天针恶疾杀敌才是他的目的。

只是死了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看网友对 0579章 拍苍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