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80章 驳壳枪反导弹

0580章 驳壳枪反导弹

拉姆塞移目看向了山谷一侧,那里却没有任何动静。黑暗笼罩着那里,什么都看不见,雄奇的山峰就像是一个屹立在黑暗之中的魔神,怒视着山谷里的渺小的生灵。

“不用看了,不会有人来救你。”宁涛说。

拉姆塞又移目望向了隘口的方向。

隘口方向忽然传来了枪声,那枪声密集,好像有几十人在同时开枪。可是一转眼,枪声就稀疏了,最后也归于寂静。

宁涛向拉姆塞走去,淡淡地道:“尼古拉斯康帝能救你,可是他不愿意出手,宁愿在黑暗里躲着,你为这样的人卖命,值得吗?”

“你想套我的话?”拉姆塞一边说话,一边后退,“如果尼古拉斯康帝先生来了,你和你的人都会死!”

宁涛的声音冰冷:“死到临头了嘴还这么硬,你是跪下投降,还是我出手杀了你?”

拉姆塞突然转身向黑暗处狂奔,一步两步三步,他的双腿骤然拉长了许多,大腿和小腿也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大小失衡的比例,大腿极其粗壮,小腿细长,超出裤管的部分满是灰sè的毛发。

腿一变,拉姆塞的速度骤然快出数倍,转瞬间就冲到了干涸的河床旁边。他的脸也快速妖化,满脸的灰毛,嘴巴拉长,四颗尖锐锋利的獠牙从牙床之中延伸出来,妖态狰狞!

没有照妖镜那种传说中的法器,在此之前宁涛也不知道这个拉姆塞是什么妖精,现在这货妖化露出妖身,他才发现是一只狼。

“原来是一条狗!”宁涛脚下生风,脚下有梯,速度一点都不比拉姆塞慢,转眼也追到了干涸的河床边。

“嗷”拉姆塞嚎叫了一声,纵身一跃便跳过了不下十米宽的怪石嶙峋的河床。

这一声狼嚎似乎是给宁涛的愤怒的回应,他是狼,不是狗。

“死狗,你以为你逃得掉吗?”宁涛纵身一跃,虚空踏两步,不下十米宽的干涸河床转瞬间也被他甩在了身后。

一颗冰冻子弹穿空而来,击中了拉姆塞身前的地面,岩石崩裂,一团寒气骤然爆开,原本干燥的泥土和岩石上顿时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最恐怖的却还是被那颗冰冻子弹轰出来的盆大的一个弹坑,那哪里是狙击步枪应该有的弹坑,那简直是炮弹的弹坑!

拉姆塞的双腿一蹬,嗖一下飞跃起来,岩石的碎片和寒霜气劲顿时被他轻松躲开。

却就在那一瞬间,一线蓝芒穿空而来,一闪而逝,扎进了拉姆塞的后背之中。

“嗷”拉姆塞一声哀嚎,轰然砸落在了地上。

宁涛当空落下,一脚踩在了拉姆塞的胸膛上。

“噗!”拉姆塞喷出一口血来,獠牙快速缩回,脸上和身上的灰毛也快速消失。维持妖态是需要妖力的,他先被天针恶疾重创,又被宁涛重踩一脚,没昏死过去就已经是宁涛脚下留情了,哪里还有妖力维持强悍的妖态。

宁涛将踩在拉姆塞胸膛上的右脚往下压迫,嘴上却是平平淡淡的口气:“我就几个简单的问题,如果你抵抗或者欺骗,死。相信我,你会品尝到这世上最痛苦的死亡方式。”

“你……”不知道为什么,拉姆塞一看到宁涛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瞳,他的心里就忍不住恐惧。

“我只说一遍,不会说第二次,你要听清楚,不要白白受罪。”停顿了一下,宁涛淡淡地道:“我的第一个问题,尼古拉斯康帝会不会来?”

“我……不知道。”拉姆塞的声音有点颤。

“第二问题,你是尼古拉斯康帝的手下,这点我知道,除了尼古拉斯康帝你还为谁效命,cia还是军方?”

“我……”拉姆塞只说了一个单词就闭上了嘴巴。

宁涛一脚重踏,咔嚓一声响,拉姆塞的胸膛顿时凹陷了下去!

“啊”拉姆塞惨叫了一声,哀嚎道:“军方!我是军方的间谍!我为军方做事,也为尼古拉斯康帝提供军方的……情报。”

他是一个双面间谍。难怪他在给尼古拉斯康帝寻找黑火油的任务中却还要那样浪费口水,去鼓动这里的难民加入非政府武装组织进行所谓的自由革命。

宁涛的右脚抬了起来,声音转冷:“我的第三个问题,你的箱子里有一张地图,那应该是尼古拉斯康帝给你的地图,你在为找什么?”

“我……”拉姆塞眼神闪烁。

宁涛冷哼了一声:“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而且你要考虑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我知道一些信息。”

拉姆塞犹豫不决,背叛尼古拉斯康帝的下场他就是想想都害怕。

一丝灵力释放,去善留恶,宁涛的手掌上顿时恶气缠绕,那些恶气犹如一条条从地狱深渊出来的毒蛇,张牙舞爪,要择人而噬!

受到恶气的影响,本来就中了一天针恶疾的拉姆塞的恶疾加速发作。原本只是一个针眼的伤口,肉眼难见,看转瞬间就溃烂到了硬币大小的范围,并有一条条的黑痕往身体四处扩散。那其实不是什么黑线,而是他的血管。

拉姆塞看到自己手背上的血管一根根变黑,发痒溃烂,那比死还难受的感觉瞬间侵占了他的每一根神经,他哪里还敢犹豫,哀嚎地道:“黑火油……那是一种灵材,当年波斯王薛西斯也想得到它,那张地图就是他的……不要杀我,不要。”

宁涛手上的恶气消失了:“你找到了吗?”

“没有,可我估计在那瀑布下面……救救我,求你救救我……”为了活命,拉姆塞什么都愿意说了。宁涛手上的恶气虽然消失了,可是他的变黑的血管却没有回到原来的样子,正在发痒和溃烂,伴随着的还有让他极其痛苦的烧灼感,他一秒钟都不想再忍耐。

宁涛的瞳孔恢复正常,右掌探出,手掌上莹白的善气缠绕,那善气犹如有灵性的水雾一般舞动。他并没有将右掌落下,可拉姆塞的感觉却好多了。

有时候,打人一棒子得给人一根胡萝卜,要让人看到希望,才会求生。人一旦想求生,有时候连亲爹都会出卖。

“尼古拉斯康帝让你留在这里,他还有什么具体的指示?”宁涛问。

“他让我留在这里什么都不用干,但是……”

“但是什么?”

“军方的全球鹰拍到了你们,派出了三支精锐特种兵战队来杀你……他们想要扎伊娜和康君子,他们是不会罢休的……我想刚好可以利用那些特种兵干掉你,无论在军方还是黑火公司这都是一件很大的功劳……所以我就……”拉姆塞没有说下去,后面发生的事情宁涛也都经历了。

这似乎就是全部。

宁涛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的脑海里回想着在那座白sè帐篷里窃听到的尼古拉斯康帝康帝的话,一句又一句,忽然他的思维在一个地方停顿了下来,他又问了一句:“他让你什么都不干,就待在这里?”

“对……他告诉了我你的身份,让我待在这里,什么都不用干……我就知道这么多,求求你救救我,我……好难受。”拉姆塞哀求道。

宁涛一张拍下,缠绕在手掌上的善气全数涌进了拉姆塞的身体之中。

发黑的血管快速消失,拉姆塞那只踏进鬼门关的脚又收了回来。

宁涛收回右掌,冷声说道:“你这个蠢货,他是拿你当诱饵,你居然还为他卖命。”

“诱饵?”拉姆塞顿时愣在了当场。

宁涛说道:“我估计快来了,你要活命就跟着我,如果你想逃,我不拦你,但我告诉你的是你中了我的天针恶疾,这世上无药可救你,只有我能救你。”

“我不逃,我跟着你……可是……谁要来了?”拉姆塞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人,然后打了一个寒颤。

宁涛忽然抬起了头,看向了漆黑的夜空。

就在他抬头的这一刹那间,漆黑的一块中突然出现了几道亮光,正以惊人的速度往这里飞过来。

这就是宁涛说的快要来了的东西,不是尼古拉斯康帝,而是战斧导弹。

“他真的把我当诱饵……法克!”拉姆塞愤怒地骂了一句,挣扎着爬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想跑,可他的脚步怎么也动不了。宁涛就在他的身边,他不可能从宁涛的手中逃脱。并且,如果让他在被战斧导弹炸死和经历刚才那种痛苦而死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他宁愿被导弹炸死,那样至少更痛快一点。

难民营地之中一片恐慌,难民往山谷边沿地带奔逃,有人跌倒但来不及爬起,身后的人便从他的身上踩踏了过去。到处都是女人和孩子的哭声,场面乱成一团。

“来的好。”宁涛的嘴里冒出了一句话,嘴角甚至还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

拉姆塞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宁涛,他显然理解不了宁涛此刻的诡异反应。

小药箱弹开,宁涛探手抓出了精炼驳壳枪和天赐天生床,左手那床,右手拿枪,拔腿就向营地中心冲去。

“他……疯了吗?”拉姆塞的嘴里呢喃了一句,他没有跟着宁涛发疯,宁涛往营地中心跑去的时候,他往后退行。

宁涛让他不要逃跑,他可没那么听话。

却就在这个时候,拉姆塞看到宁涛举枪,也听到了一个“低调”的枪声,就在那之后,一枚俯冲下来的战斧当空散架!

拉姆塞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尼玛!

驳壳枪反导弹!

看网友对 0580章 驳壳枪反导弹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