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章 专破暗箭

第三百章 专破暗箭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黄芳没把张充放在眼里,张充也同样没把黄芳放在眼里。

二人在两军阵前碰面,等黄芳报出自己的名字后,张充哈哈大笑,用手中长刀一指黄芳,傲然说道:“鼠辈!你赶快回去,换个有点名气的出来战我!”

黄芳闻言,勃然大怒,大吼一声,催马向张充冲了过去,到了近前,黄芳一枪猛刺张充的胸口。

张充冷哼出声,将手中刀先是向外一拨。

随着当啷一声脆响,黄芳就感觉双手一麻,手中的长枪竟然脱手而飞。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张充接踵而至的一刀,直接斩下了黄芳的首级。

此情此景,让土墙上的汉军众人一时间都看傻了眼,尤其是下江部的将士们,一个个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站在那里都呆住了。

黄芳在下江部也算是一员猛将,每逢交战之时,都是冲在前面打头阵的,没想到,在张充面前,他连一个回合都没走过去,就被人家斩于马下。

反观莽军那边,张充出战,旗开得胜,兵卒们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擂鼓声如同爆豆一般,敲得震天响。

土墙上寂静了片刻,突然间,又有一名绿林将领出列,眼珠子通红,脸sèyīn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他向王常插手施礼,哽咽着说道:“请将军下令,允末将出战!”

这位主动请缨的将领,名叫黄卓,是黄芳的长兄,和黄芳一样,也是冲锋陷阵型的猛将。

王常看了看黄卓,沉默未语。黄卓的武力,是要在黄芳之上,但比黄芳也高出不了多少,而张充一个回合就杀了黄芳,在王常看来,黄卓出战,也是去送死。

见王常许久没有说话,黄卓猛的单膝跪地,插手说道:“将军,请允末将出战!”

“这……”

已经死了一个黄芳,如果再折损一个黄卓,对己方士气的打击就太大了。

王常的目光在黄卓身上一扫而过,看向己方这边的其他将领。下江部众将的脸sè都不太好看,一个个低垂着头,无一人肯主动请缨。

他们都清楚自己的半斤八两,黄芳不是等闲之辈,可他出战,连一个汇合都没到,就被斩杀,自己上去,能行吗?

眼瞅着下江部那边已经被逼的没辙了,刘秀不能再坐视不理。他转头看向自己这边的兄弟,他刚扫了一眼,话都没出口呢,就听呼啦一声,马武、铫期、盖延、傅俊、臧宫等人齐刷刷地跨步出列,向刘秀插手施礼,异口同声地说道

:“请主公准许属下出战!”

此时,刘秀这边和王常那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王常那边,只有黄卓一人请缨出战,而且还是因为兄弟被杀,悲痛交加,一心只想着为兄弟报仇。

而刘秀这边,则一下子出来好几个,争先恐后的竞相出战。刘秀看向黄卓,说道:“黄将军,这次是我们两部携手作战,两军阵前的交锋,也不能由下江部的兄弟全包了,这一场,便由我方出战,倘若不敌,黄将军再出战也不迟,

黄将军以为如何?”

他的话,既合情合理,又给了黄卓台阶下。

王常暗暗点头,感激地看了一眼刘秀。黄卓沉默了半晌,向刘秀插手说道:“末将遵命!”说着话,他从地上站起身形,退回到本列。

刘秀环视周围的众人,最后目光落在盖延的身上,问道:“巨卿,此战你可有把握?”

盖延脸sè一喜,急忙插手说道:“属下必不辱使命!”

刘秀点点头,说道:“去吧,多加小心!”

“遵命!”盖延答应一声,快步下了土墙,骑上战马,提着偃月刀,从土墙内冲了出去。

张充见汉军又出来一将,他冷笑出声,等盖延催马到了自己的近前,他这才仔细打量。

盖延身材魁梧,又壮又敦实,皮肤黝黑,黑得发亮,骑在马上,真如同半截铁塔似的。

张充打量他片刻,扬起下巴,傲然说道:“来者通名!张某刀下,不死无名之辈!”

盖延差点气乐了,双脚猛的一夹马腹,战马吃痛,咴咴嘶鸣着向前冲了出去,与此同时,盖延举起偃月刀,对着张充猛劈过去,同时振声喝道:“盖延盖巨卿!”

他来得快,刀劈得更快,张充心头一震,不敢大意,急忙横起手中刀,向上招架。

当啷!

刀与刀的碰撞,即便是距离好远,都感觉声音刺耳。

张充的胯下马,被盖延这势大力沉的一刀,硬生生地震退了三步。张充感觉自己的双手、双臂,又酸又胀,酥麻的快要失去知觉。

他倒吸口凉气,暗道一声此人好大的力气!他刚接下盖延的第一刀,后者的第二刀便到了。

刀锋向前横扫,直取他的脖颈。张充吓得急忙向后仰身,在马上来了个铁板桥。

唰!

刀锋挂着刺人皮肤的劲风,在张充的鼻尖上呼啸而过。

等偃月刀扫过,张充立刻挺起身形,怒吼一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声,回手一刀,反斩盖延的后腰。盖延不慌不忙,将偃月刀向后一背。

当啷!

张充的回手刀正砍在偃月刀的刀杆上,爆出一团的火星子。二人的战马在场地中打转,马上的两人,你一刀、我一刀,厮杀到了一起。

盖延可是刘秀麾下的猛将之一,能与盖延打斗十多个回合没有落败,张充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

在土墙上观战的刘秀,眯缝着眼睛,暗暗为盖延捏着一把冷汗。

正所谓首战胜,战战胜,首战败,战战败。黄芳的出战被杀,已经让己方失去了先机,如果盖延还胜不了张充,己方的气势恐怕就要被莽军死死压住了。

张充和盖延打了十五、六个汇合,开始坚持不住。盖延的力气太大,刚开始,他还能硬接盖延几刀,但很快,他的手臂就被震得不听使唤。

接下来,他根本不敢再和盖延硬碰硬,每次盖延的刀攻过来,他不敢格挡,只能尽量躲避,场面也渐渐陷入被动。

又打了两个回合,张充暗暗摇头,他虚晃了一刀,拨马向己方阵营跑去。

盖延正打在兴头上,哪肯放他离开,催马追了过去。

张充的败,可不是真败,而是诈败。他趴伏在马背上,看似被盖延追杀得狼狈不堪,实则他的手将挂在马鞍子一侧的弩机悄悄摘了起来。

他故意放慢马速,侧耳聆听背后的动静,感觉盖延已追至与自己只剩下两三步远,再近一点,对方的刀就能砍在自己身上了。

猛然间,张充在马上挺直身躯,扭转回身,对准后面的盖延,抬弩就是一箭。

双方的距离太近,而且这一箭也来得太突然,别说在场的两军兵卒们没有想到,即便是站于土墙上观战的刘秀、王常等人,也同样没有想到。

当张充扭回身放箭的时候,刘秀的心都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倾斜,双手抓在土墙的墙沿上,连指尖都扣入到泥土当中。

张充的这一记冷箭,是真的令人意想不到,防不胜防。不过他忽视了一点,盖延可是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老将’,虽然他的年纪并不大。盖延出自于边境军,常年和蛮夷打交道,而蛮夷最擅长的就是这些把戏,抽冷子射你一箭,或者吐你一口喷针,盖延防yīn招的本事,不敢说在刘秀麾下是数一数二的,但

起码也能排得进前三名。

张充以为自己的这记冷箭,十拿九稳,可是在他刚刚扣动弩机悬刀的瞬间,盖延就已然做出了闪躲的动作。

就听沙的一声,射出弩机的弩箭,是紧贴着盖延头盔的一侧飞了过去,同时在头盔上蹭出一连串的火星子。

此情此景,让张充都看傻了,他做梦也想不到,对方竟然有本事能躲过这么近的弩箭箭射。

他嘴巴不自觉地张开成O型,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先他的眼眸当中,闪现出一道光亮。

盖延的一刀斜劈下来,在他的眼中反射出光影。

咔嚓!

这一刀,由张充的左肩头砍入,在他的右肋下砍出,一刀下去,把张充的身子斜着劈成了两截。

噗通!张充的上半截尸体从马上摔落下来,下半截尸体还坐在马鞍子上,这一道将近两尺长的斜断口,光滑得如镜面一般。

盖延勒马,跑了回来,看着地上的半截尸体,吐了口唾沫,冷哼道:“鼠辈,想靠暗箭伤我,你还欠点火候!”

说话之间,他手起刀落,将张充的人头砍下,以偃月刀的刀尖挑起,冲着莽军那边振声喊喝道:“我乃盖延盖巨卿,谁敢出来,与我一战?”

张充带来的那两千莽军,看到张充被杀,而盖延好似天神下凡一般,吓得脸sè大变,人们好似潮水一般,向本方阵营逃去。

莽军本阵。

张充被杀,在本阵当中观战的严尤和陈茂也看得清清楚楚。坐在马上的严尤不自觉地向前倾了倾身子,心里疼得如刀割似的。

他和张充可不仅仅是上下级的关系,十余年的交往、共事,征战沙场、相濡以沫,私下里,两人的关系和亲兄弟没什么区别。

此时看到张充惨死,严尤差点从马上栽下去。一旁的陈茂手疾眼快,急忙托住他的胳膊,关切地说道:“伯石!”

严尤缓了好一会,才算把这口气缓过来,他握紧着战马的缰绳,另只手抽出肋下的佩剑,向前用力一挥。

陈茂见状,侧头喝道:“传令下去,全军进攻!”

呜、呜、呜——

莽营当中,号角声响起了一片,咚咚咚的擂鼓声此起彼伏。全军六个大方阵,齐齐向前推进。

两军阵前的盖延还不想撤,立马横刀的站在那里,刘秀见状,急声说道:“鸣金!”

随着当当当的铜锣声响,站于外面的盖延只能拨转马头,带着出战的五百名兵卒,退回到夕阳聚的土墙内。等盖延提着张充的人头,上了土墙后,刘秀面露笑意地拍了拍盖延的胳膊,说道:“巨卿辛苦了,此战打得漂亮!”

看网友对 第三百章 专破暗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