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零六章 以哭收心

第三百零六章 以哭收心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縯带着刘秀,回到自家的宅邸,时间不长,刘嘉、刘稷、刘信也来了,再后面,刘氏宗亲们陆陆续续的到来,包括不经常露面的刘良在内。

众人齐聚一堂,无不是唉声叹气。本以为选了刘家人做皇帝,刘氏宗亲们都能跟着飞黄腾达,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明明是汉家的朝廷,却完全变成外姓人的天下,哪里还有刘家人的一席之地?

人们一个个的又是摇头,又是长吁短叹。即便是被封为光禄勋的刘赐,也觉得刘玄做得太不地道,寒了宗亲们的心。

刘稷腾的一下站起身形,说道:“大哥,不行的话,你就领着我们分出去单干算了!我就不信,没有他绿林军,我们柱天军就发展不起来了!”

刘嘉连连摆手,说道:“阿稷,现在我们和绿林军,已经是同坐在一条船上,合则共兴,分则共亡啊!”

刘稷怒声说道:“脑袋掉了,碗大个疤瘌,怕什么?就算是死,我也不愿再受这份窝囊气!”

他们正说着话,一名家仆快步来到门外,躬身施礼,说道:“大将军,门外有人求见!”

刘縯问道:“何人?”

“他……他自称叫又来。”

“又来?”刘縯面露诧异之sè。刘赐则是瞪大眼睛,急声说道:“又来不是……”

他话没说完,刘縯向他摆了摆手,面无表情地对仆人说道:“请他进来吧!”

“是!大将军!”仆人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时间不长,仆人从外面领进来一位身披斗篷的人。斗篷的帽子很大,把他的脑袋挡住了大半,也看不清楚他到底长什么样。

刘縯看了一眼进来的这位神秘人,凭退左右,又向下面看了一眼,坐在房门附近的两名宗亲会意,双双站起身形,先是向外探了探脑袋,然后把大堂的房门拉上。

这时候,大堂内就只剩下刘氏宗亲的人了。进来的那名神秘人掀掉头上的帽子,露出了真容,在场的众人定睛一看,来者不是刘玄还是谁?

旁人或许不知道刘玄儿时的小名叫又来,但刘氏宗亲的人大多都知道,所以听仆人报上又来的名字,在场的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阿玄,你……你怎么来这了?”刘赐下意识地站起身形,满脸诧异地看着刘玄。

刘玄还没开口,眼圈就红了,他双腿一弯,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地上。

在场的众人先是一愣,紧接着全都站了起来,刘縯、刘秀、刘稷等人也被刘玄这突如其来的一跪吓了一跳,纷纷起身。

刘縯急声说道:“阿玄?阿玄你这是作甚?快快起来!”

不管怎么说,现在刘玄已经是皇帝了,身为天子,可跪天,可跪地,可跪先祖父母,除此之外,就再没有谁可让天子下跪了。

刘玄跪伏在地,非但没有起身,反而还痛哭失声。他哽咽着说道:“各位族叔救我,各位族兄救我啊……”

刘赐和刘信同是一怔,紧接着他二人走到刘玄近前,手握佩剑的剑柄,咬牙说道:“阿玄,可是绿林人要对你下毒手?”

刘秀看了一眼刘赐和刘信,暗暗摇头,他俩个也是不用脑子的,绿林系费了那么大的劲,总算把刘玄抬上了皇位,又怎么可能会对刘玄下毒手呢?刘玄慢慢抬起头来,看眼刘赐、刘信,又看看周围的宗亲,最后目光落在刘縯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哽咽说道:“我……我不想做这个皇帝啊!可我要是不做,绿林的人

就要杀我,我若是不听他们的话,他们又要杀我,我若是惹他们不高兴了,他们还是要杀我……”说到这里,刘玄双手掩面,再次呜呜痛哭起来。

此时他的哭倒也不是假的,而是真的怕。

绿林人在他面前说话,哪会像刘氏宗亲那么好说好商量,那么的和颜悦sè,动不动就开口训斥,再不然就破口大骂了。

刘玄每次在绿林系的人面前说话,都是心惊胆战,浑身发抖,生怕对方一个不高兴,就拔剑把自己杀了。

刘赐、刘信握紧了拳头,脸sèyīn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刘縯走到刘玄近前,托住他的胳膊,说道:“阿玄,快起来说话!”

刘玄抬头,看着面前的刘縯,颤声说道:“我……我不是要和大哥争这个皇位,我是真的不想做这个皇帝啊!”

说着话,他看了看左右的众人,哭着说道:“也不是我不想为各位族叔、族兄弟们封侯拜相,而是不行啊,绿林的人不同意啊,我……我又如之奈何……”说到最后,刘玄再次哭得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地说道:“倘若今晚不是王匡、陈牧、朱鲔他们都喝醉了,我……我也不敢偷跑出来……我算什么皇帝……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我心里憋屈……我怕

啊……呜呜……”

看着边说边抱着刘縯大哭的刘玄,在场的刘氏宗亲们眼圈也都红了,纷纷走上前来,拍着刘玄的肩膀,以示安慰。

刘秀也有上前,正sè说道:“陛下不用担心,有我们刘氏宗亲在,绿林人就不敢把陛下怎么样!”

听闻他的话,刘玄咧着大嘴,哇的一下,哭声更大,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臂,把刘秀也一并抱住。

刘玄现在的模样,简直是窝囊到家了,哪里还有半点皇帝的样子?不过刘秀的心里,他只有一个感觉,厉害!他登基做了皇帝,对绿林一系的人大加封赏,而对刘氏宗亲这边的人,大肆打压,当然了,刘家人也都心知肚明,这应该不是出自刘玄的本意,但不代表大家在心里不埋

怨他。

而这次刘玄偷偷跑来,这一通大哭,即便大家心里有再多的埋怨,再多的不满,也被他哭没了,只剩下痛惜和怜悯。难道,刘玄的这个举动还不够厉害吗?往浅了说,刘玄此举是拉拢人心,往深了说,如果没有刘氏宗亲,只剩下绿林一系,他这个皇帝是真的活不长久,只有刘氏宗亲存在,牵制着绿林一系,刘玄才能在夹缝

当中,有一条生路。

看着痛哭流涕的刘玄,刘秀心里的忌惮反而又加深了几分。刘玄哭了好一会,他抬起衣袖,擦了擦眼泪,郑重其事的对众人说道:“大家放心,各位的功绩,玄都有牢记在心,只要……只要等到局势稳定下来,我有一定的根基了,

我一定册封大家为王公!”

这又是拉拢人心的一个高招,刘玄此时的许诺,等于是给所有的刘氏宗亲吃了一颗定心丸。

紧接着,他又对刘縯说道:“以后若有机会,我也会禅位于大哥!我刘玄何德何能,能做到这个皇位上?在我心目当中,大哥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啊!”

刘縯闻言,眼眸顿是一闪,拍了拍刘玄的胳膊,说道:“阿玄能有这份心,大哥就很知足了。”

如果我真想要这个皇位,你让或者不让,结果都是一样的。这是刘縯的心里话。刘玄又与众人说了好一会话,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他激灵灵打个冷颤,颤声说道:“我……我得回去了!如果让绿林的人发现我不见了,他们……他们又会打骂于我……”说

到这里,刘玄的眼圈又红了,可怜巴巴地环视在场众人,看他那副恋恋不舍的样子,好像要与众人生离死别似的。

不少刘氏宗亲的心里都是又憋屈又难受,但又无可奈何,纷纷摇头叹气,默默地擦着眼角。

刘玄红着眼睛,看着刘縯,带着哭腔说道:“大哥的兵权,务必要牢牢抓住,玄以及诸位宗亲的命,现在就都指望大哥了……”

刘縯心头一震,面露正sè地向刘玄拱手,深施一礼,正sè说道:“保护刘氏一族之血脉,伯升责无旁贷,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大哥……”刘玄泪汪汪地轻唤一声,而后,含着眼泪,转身向外走去。

刘玄不敢走大门,众人是从后门把他送出去的。回到大堂里,许多刘氏宗亲都是恨得牙根痒痒,纷纷咬牙切齿地说道:“绿林一系,欺我刘氏太甚!”

此时已经没有人再怨恨刘玄不公了,所有人的怨恨,都发泄到绿林系的头上。

刘玄在回行宫的路上,快速擦了擦脸上和眼角的泪痕,嘴角微不可察地扬了扬,脸上露出笑容。

他做皇帝,既需要绿林一系的大力扶植,也更需要刘氏宗亲都能站在自己的这一边。

只有这两个派系都在,他的皇位才能坐得稳当,可以说是缺一不可。对于这一点,刘玄倒是看得很透彻。

刘玄不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但不可否则,他绝对是个有小聪明的人。

多年来过着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让他的适应能力变得极强,而且极会察言观sè,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能让自己处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上。

果然,刘玄偷偷跑到刘縯的家里,在刘氏宗亲面前的这一通大哭,让他博得了大多数宗亲的怜悯之心,而这个怜悯之心,很容易就会转化为好感。

当然,其中也有例外,一个是刘秀,一个是刘稷。

刘秀善于洞察人性,刘玄的心思,他基本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而刘稷则是单纯的直性子,他认准了刘縯,就绝对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不管你刘玄哭得多悲惨,表现得多无辜、多纯良,总之,刘縯没能做上皇帝,他就满心的不高兴,

怎么看刘玄怎么觉得别扭。刘玄走后,刘氏宗亲们又都感慨了一会,也都纷纷散去,最后只剩下刘縯、刘秀两兄弟。刘縯开口说道:“阿秀,依我看,阿玄还是不错的!”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六章 以哭收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