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18章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0618章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陋室里静悄悄的,空气中有沁人心脾的清香味道,如空谷灵泉,如山坡野花。

这是软天音的味道。

宁涛将她放在了木板床上,放下小药箱,准备动手给她治疗。

不过没等他做点什么,软天音就一声嘤咛,苏醒了过来。

她是失血过多昏迷,而宁涛注入她身体之中的魔法却缓解了她在这方面的症状。

那个魔法就是特种灵力。

“主公……我真没用……”软天音的眼神有点复杂,有感动也有惭愧,还有一些就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的东西。

“别说话,含着。”

软天音张开了嘴巴。

宁涛将一瓣黄泉柑桔塞进了软天音的嘴里,治病是该吃人级处方丹的,可治疗自己人的时候除非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他才会使用人级处方丹,因为那等于激活了善恶鼎的治疗机制。虽然没有签诊所的契约,可即便是一丁点失忆的可能他也不想去面对。

所以,他才摘了一颗黄泉柑桔给软天音吃。

软天音将一瓣黄泉柑桔吞下了肚子,眼眸里泪花闪烁:“主公,你已经给了我一颗黄泉柑桔……怎么又给我呀……我……”

因为感动,她说不下去了。

宁涛笑着说道:“我给你两颗又有什么关系?”

软天音的声音莫名变小:“你给村长他们都只给了一颗,给我却给了两颗,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却又复杂。

是啊,你给那几个男鱼妖都只是一颗黄泉柑桔,却给人家软家妹子两颗?

是何居心?

“那个……咳咳。”宁涛干咳了一声,略有点尴尬地道:“你是女孩子嘛,我对你好一点也是应该的。”

“可是……”软天音心里有话,却不知道是什么话不好说出来。

气氛莫名尴尬。

宁涛不想再在这个一个和两个柑桔的问题上纠缠下去,他转移了话题:“你的伤口还在流血,我给你治伤吧。”

软天音也正找不到话说,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宁涛从小药箱之中取出日食之刃:“那个,我要割开你的衣服。”

软天音又习惯性地点了点头,她似乎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等到宁涛提起她的被血染红的裙子,嘶啦一声划开,她才意识到某种情况,同时也有了一个要爬起来遮挡什么的动作。

她要遮掩的是一片红与白渲染出来的风景。

那迷人的风景就像是有水墨大神用朱砂画出来的可以流传千古的名作,有巍巍向天的雪堆之山,有可以策马奔腾的雪原。仿佛有神灵在此陨落,所以那山那雪原被血涂抹,触目惊心,又美得让人灵魂震撼。

软天音遮掩的却是本来就有织物遮掩之处。

可即便是上了两把锁,有双重的保险,她也显得很紧张,玉靥之上满是羞涩的红晕,一双乌溜溜的眸子好像正在诉说着什么话语,可是很难解读。

虽然有些难为情,可是宁涛还是硬着头皮去打开了一把锁,他把软天音的手拿了下去,然后又叫她微微撑起来的身子摁了下去:“那个……你放松点,我是医生,你是病人,病不避医,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可是……我还是不好意思,主公……”软天音轻轻咬了一下樱唇,吐气如兰,“怎么办呢?”

怎么办呢?

这看似一个问题……

可这算什么问题?

偏偏是这个无厘头的问题,将软天音的温柔与呆萌表现的淋漓尽致。她不仅身子软到了无骨的极致,就连性格也软得一塌糊涂。

“你闭上眼睛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了,你只需要闭上眼睛,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宁涛说。

软天音顺从地闭上了眼睛,睫毛颤颤,乖得不得了。

宁涛的心中一声感叹:“这妖精真的很诱人啊。”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将脑袋里面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清理出去,还有小腹之中的那一股子来得莫名其妙的邪火也被他强行镇压了下去。做好术前准备之后,他才从小药箱之中拿出了一把镊子。却就在他拿着镊子准备去夹一处伤口之中的玻璃碎片的时候,软天音突然又睁开了眼睛,但只是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又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这样的反应,软家的姑娘似乎不放心什么,所以要睁开眼睛看一看。

“她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这么不放心。”宁涛心中有些无语,他好歹也是天生的善恶中奸人,天道医馆的主人,替天行道的修真医生,从额头到脚上都贴满了正义的标签,这样的男人有什么不放心的?

镊子又往伤口伸去,她在颤,他也在颤。

“主公,进去了吗?”软天音的嘴里忽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来,这声音软糯无力,好像在美酒和蜂蜜.汁中浸泡过,听声音就能把人的骨头给听酥了,把心给听醉了。

也就是这句话。

宁涛手中的镊子掉了下去。

诡异的巧合,那只镊子刚好扎在了她的伤口上。

“哎哟……进去了、进去了!好疼呀!”软天音的脸上一副复杂的表情,秀眉微蹙,唇齿之间冒出了一串荡人魂魄的声音。

宁涛的第一个反应不是去抓那只镊子,而是去看他自己的裤子。

有一种情况对于男人来说真的是非常尴尬,却又很难控制。

软家的妹子什么都没有做,就只是说了两句话,而且这两句话也说得全无.毛病,可他却进入了那种很尴尬的状态。

还好,软天音又闭上了眼睛,并没有看见。

宁涛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抓住了那只镊子,撑开她的伤口……

“裂开了,裂开了,好疼呀!”软天音螓首轻轻摇摆,一双柔荑抓着床单拧成了一团,看上去好难受的样子。

其实,宁涛比他更难受。

门外全来了贼兮兮的脚步声,而且不是一个,是一群。

不用唤醒鼻子的闻术状态,宁涛也知道是哪四个猥琐的男模天团。他们对某些事情总是怀有莫名奇妙的好奇心,就像是十六七岁的青少年。

宁涛正要出声让那几个家伙离开,软天音忽然又说道:“主公,你快点弄出来呀,我好疼。”

宁涛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几颗豆大的汗珠,而且是黑sè的。

“噗嗤!”门外不知道是谁笑出了声。

啪!

不知道是谁拍了谁的后脑勺一巴掌。

宁涛心里一片乱糟糟的感受,也忘了叫人离开,只想着赶快搞定她的伤口,于是夹住那块玻璃碎片……

“夹住了,好疼,主公快拔出来!”

宁涛觉得他大概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那块该死的玻璃碎片终于拔了出来,可那才只是,好几个伤口之中的一个。

处理完小腹和腿上的伤口,宁涛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再不用面对荡人心魄的风景。

“翻个身。”宁涛说。

“主公,要换个什么姿势?”软天音问。

治病啊!

小姐姐,治病的事情还有很多种姿势吗?

宁涛扶住了额头,

噗嗤!

门外又有鬼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啪啪啪!

好几只手同时拍在了那个鬼的脑袋上。

十几分钟后,宁涛开门走了出去。

杨生、王老八、曼祖力和章千术慌忙退开,一个个的脸上褂子憨厚的笑容。

宁涛没好气地道:“你们几个家伙看什么?”

“没,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王老八说,自以为很聪明的样子。

杨生则冲宁涛竖起了一根大拇指:“主公,你比我厉害多了。”

宁涛苦笑道:“你们几个家伙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都进去了,难道还有第二种可能?”这句话刚一说完,章千术就捂住了嘴巴,一副说漏了嘴的样子。

曼祖力补了一句:“还换了姿势。”

宁涛:“……”

偏偏,屋子里传来了软天音的声音:“主公,这床单我可以收藏起来吗?”

宁涛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回过神来之后,他迈步就走。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宁涛回到了天道医馆之中。

天道医馆之中静悄悄的,大量的善气和恶气在善恶鼎中萦绕盘旋,那景象变化多端,颇有点波谲云诡的味道。

宁涛去来龙灵骨,挥舞着拳头打砸起来。

当当当……

换个姿势,脚、膝盖、头,甚至是……

似乎,这就是他着急着回来打铁的原因。有些不听话的东西,就应该狠狠的教训一下。

当当当……

沉闷的打铁声响个不停,灵花迸射,灵气四溢。

发泄了一通,肚子里的火气消了,宁涛累了一个筋疲力尽。他坐到善恶鼎旁边俢练灵力,这一坐又是一个小时。

叮铃铃,叮铃铃……

宁涛结束灵力俢练的时候江好打来了电话。

“老公,警察已经走了,死者被拉走了,伤者也都送到了医院,你什么时候回家?”江好声音。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在等天黑,尼古拉斯康帝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我得回敬一下,不然他还以为我好欺负。”

“那我和青追过来帮你。”江好说。

宁涛说道:“不用,这事我自己来,你们守着家就行。”

“可是……”

宁涛已经挂断了电话,这种事情怎么能让自己的女人来涉险?更何况,他想要做的事情,一个人就够了。

看网友对 0618章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