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二十四章 顺水人情

第三百二十四章 顺水人情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祭遵站在田府的正门前,面容冷峻,他对前面的两名县兵沉声说道:“去叫门!”

两名县兵快步登上台阶,来到田府的大门前,用力地拍打门板,同时大声喊喝道:“开门、开门!快开门!”

两人拍打了好一会,里面都是鸦雀无声,两名县兵回头看向祭遵,后者向他二人挥了下手,等两名县兵让开后,他沉声说道:“撞门!”

随着他一声令下,有七、八名县兵合力抬起一根粗粗的木桩子,走到大门前,合力用木桩子撞击大门。

轰、轰、轰——

木桩子和门板的碰撞,爆出一声声沉重的闷响声。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府门内的门栓折断,大门也随之应声而开。

几名县兵抬起木桩子退让到一旁,另有一队十人的县兵端着长矛,冲进田府的大门。他们刚进来,就听嗖嗖嗖一连串的弓弦弹动声,数十支箭矢从院内飞射出去。

三名跑在前迎面的县兵应声倒地,后面的七名县兵猫着腰,连滚带爬地退了出来。“大人,田府内有人抵抗!”祭遵看了看左右,大声喊喝道:“如遇抵抗者,格杀勿论!”说话之间,他从一旁的侍卫手中拿过一面盾牌,同时把自己肋下的佩剑也抽了出来,率先向田府内冲过去。周

围的县兵见状,持盾的县兵跟随着祭遵,一并冲向田府,持矛的县兵则是紧随其后。

旁观的刘秀侧头说道:“虚飞、虚庭,跟上第孙,如有危险,救他出来!”

刘秀不知道祭遵的本事到底如何,现在见他亲自打头阵,刘秀也有些不放心。

虚庭、虚飞双双答应一声,健步如飞地蹿了出去。

随着祭遵带着大队的县兵冲入田府,原本死一般安静的田府,就如同炸了锅似的,叫嚷连天,打斗之声四起。

很快,不断有县兵将一名名伤者和一具具的尸体从田府内抬起出来。

死伤者,既有县兵,但更多的还是身穿便装的人,看得出来,这些人,不是李文和贾轩的手下,就是田府的门客、护院或奴仆。

田府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惊动了全城,许多士族族长都闻讯赶到现场,看到火光四起的田府,听着里面惊心动魄的厮杀,人们脸上都带着震惊和茫然。

他们瞧见站于街对面的刘秀,纷纷跑上前来,颤声问道:“刘……刘将军,这……这到底是回事啊?”

刘秀背着手,面无表情地说道:“田家窝藏李文、贾轩的余孽,永仓粮铺的起火,就是这些人所为!”

众士族族长面面相觑,他们并不怀疑刘秀的话,田家的确和李文、贾轩交往甚密,也被其它的士族家族所不耻。

只不过各家士族的交情都是一辈辈传承下来的,大家表面上也都还过得去。

现在李文和贾轩都死了,田家还收留他二人的余孽,而且还放火烧了汉军急需的粮食,这田家的胆子也太大了,不是成心找倒霉吗?

各士族族长连连摇头,一个个唉声叹气,但也没办法,做出这种事,他们想为田家求情都开不了口。

田府内的交战持续了有两刻钟的时间,而后打斗之声渐渐弱了下去。又过了两炷香的时间,祭遵从田府走出来。

他到了刘秀近前,插手施礼,说道:“主公,田府上下共一百一十五人,李文、贾轩余孽共三十八人,除死者,其余已全部被捉拿归案!”

看着脸上、身上血迹斑斑的祭遵,刘秀目光晶亮,脸上带着关切,问道:“第孙可有负伤?”

祭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拱手说道:“皆是他人之血,属下并未受伤。”

“很好!”刘秀满意地点点头,看着祭遵的眼神也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几分欣赏。祭遵这个人,算是有勇有谋的全才,这样的人才可不好找啊!

他们正说着话,田府内的县兵把一批批被俘人员押了出来,第一个被押出的就是田家的族长田焉。

田焉的脸上似乎挨了几拳,鼻青脸肿,身上倒还算好,除了粘了几个鞋印外,并没有明显的外伤。

看着被五花大绑,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田焉,在场的士族族长们脸sè也不太好看,他们之间,都有数十年的交情,现在田焉落得这样的下场,他们心中皆是唏嘘不已。

田焉看到祭遵,眼珠子立刻瞪圆,因充血而变得通红,他嘶吼道:“祭遵,你这个小人!李大人、贾大人生前待你不薄,你吃里扒外,助纣为虐,你不得好死!”

祭遵好像没听见似的,神态自若,刘秀则是暗暗皱眉,问道:“第孙,这些人当如何处置?”

“李文、贾轩余孽,当处以腰斩,田家与余孽串通一气,罪无可恕,男子当斩首,女子当为妓,十二岁以下孩童,当发配或为奴。”祭遵一字一顿地说道。

“祭第孙,你这小人,你会遭报应的,总有一天,你死无葬身之地!”田焉就像疯了似的,跳脚大骂。

祭遵依旧像没听到似的,面sè如常,连向田焉那边飘一眼都没有。他不会和一个死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人置气。

田焉还要叫骂,周围的县兵不干了,人们举起长矛,用长矛的尾部使劲击打田焉。

只一会的工夫,田焉便头破血流,再也骂不出声了,两名县兵架着他的胳膊,将他拖走。

前面被押出来的,都是田府的男丁,后面被押出来的,则是田府的女眷。

当一名年轻的姑娘被带出田府时,刘秀眯了眯眼睛,把她认了出来,这个姑娘,正是那日在李府,趾高气扬,带头欺负何妙英的那个士族小姐。

难怪她在李府敢于那么目中无人,肆无忌惮,原来是田家的小姐。

刘秀看到她,她也看到了刘秀。刚开始看到刘秀时,她只是觉得眼熟,回想了片刻,她眼眸一闪,快步上前,惊讶道:“是你?你不是李府……王府的家奴吗?”

负责押送女眷的县兵正要上前把她拉开,刘秀摆了摆手,对她含笑说道:“在下刘秀。”

刘秀?他不是家奴,是攻占襄城的汉军首领!她身子一震,噗通一声跪到地上,哭喊道:“刘将军饶命,还请刘将军饶过奴家……”说话间人已哭得梨花带雨。

看着哭得可怜兮兮的田家小姐,刘秀实在很难和几日前,那个飞扬跋扈的士族小姐联想到一起。他转头看向一旁的祭遵,笑问道:“第孙,这位是?”

祭遵回道:“是田家的大小姐田秀月。”

刘秀问道:“要如何处置?”

祭遵看了一眼田秀月,说道:“为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官妓。”

田秀月闻言,身子一哆嗦,眼中流出的泪水更多了。

刘秀笑问道:“第孙可喜欢?”

祭遵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欠身说道:“主公,属下家中已有贤妻。”

刘秀听后,仰面而笑,说道:“那么,就把她交由我来处置吧!”

“这……恐怕于法不合!”

王霸在旁翻了翻白眼,说道:“襄城既然被我汉军攻占,自然要施汉法,第孙兄对汉法又了解多少?”

他这句话,还真把祭遵问住了,他确实不知道刘玄称帝后,都有颁布过哪些法令。

见祭遵沉默未语,刘秀笑道:“那我就把她带走了。”

祭遵暗暗皱眉,心里其实挺不痛快的。男人好sè,本无可厚非,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倘若这个时候还贪恋女sè的话,就未免太轻重不分了。跪在那里的田秀月则是又惊又喜,反应过来后,向刘秀一个劲的叩首,难以抑制心头的兴奋,颤声说道:“谢刘将军,谢刘将军救命之恩!以后,奴家一定尽心尽力地服侍

将军……”说着话,她忍不住抬起头来,偷偷看向刘秀。

刘秀的模样确实是没得说,年轻又英俊,而且他还是汉军的领袖之一,年少有为。

如果以后自己能跟着他,那自己可是因祸得福了。也不知道田秀月想到了什么,嘴角也不自觉地向上扬了扬。

看到她脸上诡异的笑容,刘秀都被她笑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姑娘脑袋里都想些鬼什么东西,自家的家人都要被斩首了,自己也身陷囫囵,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搞不懂人家姑娘心里是怎么想的,刘秀带着田秀月,没有回县衙,而是去了何府。到了何府的大门口,田秀月彻底笑不出来了,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得知刘秀前来拜访,何鲁急匆匆地从府内跑出来,见到刘秀,他一躬到地,毕恭毕敬地说道:“不知主公大驾光临,小人有失远迎,请主公恕罪。”

刘秀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何鲁直起身,向旁退让,说道:“主公,府内请!”

“我只是路过,就不进去了。”说着话,他向旁招了招手。

虚英抓着田秀月的胳膊,把她拽了过来。看到田秀月,何鲁不由得一怔,不明白主公把这位田家的大小姐带过来是何意。刘秀说道:“田焉勾结李文、贾轩余孽,永仓商铺的起火案,就是他们所为。田秀月本要充当官妓,不过,听说令千金和田秀月是闺中密友,故,我把她提出来,交给何小

姐,是杀是留,是放是养,皆由何府任意处置。”

何鲁长大嘴巴,田秀月则是脸sè煞白,身子已哆嗦成一团。

祭遵则是露出恍然大悟之sè,看向刘秀的眼神,也露出几分欣慰和笑意。主公并非好sè,更没有看上了田秀月,而是拿她来送礼的。

在家里,何鲁也听说田府那边好像出了事,不过因为粮仓起火,他最近和士族关系闹得很僵,也没过去看。现在听完刘秀的话,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转头看眼一脸惊慌的田秀月,眼中闪过一抹yīn狠。田秀月倚仗着士族小姐的身份,如何欺负、羞辱自家闺女的事,他不是不知道,可是没办法,他这个粮商的小胳膊,拧不过士族的大腿,知道了也只能装作不知道,在人家士族面前,还得毕恭毕敬,陪着笑脸,现在田家倒了,田秀月成了落魄千金,而且还被主公送到了自己家里,显然,以后这个人就随便自己处置了。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四章 顺水人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