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七百一十四章 人头树

第七百一十四章 人头树

艾辉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脚边是斩成两段的怪物尸体。疲倦如同潮水涌来,他很想倒头就睡。进入这片奇怪的空间,如此疲倦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低头看了一眼手掌,它冒着丝丝缕缕的雾气,艾辉莫名地想到刚刚出炉热腾腾的猪蹄。

吞了吞口水,久违的饥饿感突如其来,他才记起来自己已经有许久没有吃过东西。好吧,精神的世界,不需要进食,虽然这是人类的本能。

自己的思维似乎正在变得有些飘忽。

当艾辉看到自己的身体变得透明了一些,才知道这不是错觉。看来刚才这场战斗给自己带来的伤害,比想象要更大。就连周身游弋的鬼剑,光芒亦黯淡了许多。

他不敢入睡,鬼知道这个地方睡着了会不会醒不过来。

心念一动,一把鬼剑飞到他面前,光滑的剑身就像一面镜子,艾辉看清自己。现在的自己看上去怪异极了,身体半透明,就像一只水母。额头位置,里面隐约能看见一个黑点。

艾辉吓一跳。

凑近仔细看,才发现是一滴黑sè的血滴。

更可怖的是,黑血四周,丝丝缕缕的黑气就像一只只诡异的触手,一点点朝四周侵蚀。

死种魔念!

艾辉睁大眼睛,脑子里就像一记雷霆炸开,嗡嗡作响。

他尝试着做出各种举动,但是无论如何,额头里面的黑sè血滴一动不动。而当他的意识落在一道黑气上,一缕冰冷邪恶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就仿佛凝视深渊。

艾辉心不由往下沉。

没想到赤瞳临死前除了对他的身体做了手脚,在死种魔念里面也留了一手。果然不愧是上古魔神,自己比起来还是太嫩了。

好吧,和上古魔神比老练比输了,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艾辉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脚边怪物的尸体引起他的注意,它正在融化。就像冰雕被太阳照射,尸体变成一滩彩sè的液体,就好像调皮的孩童把不同的颜料倒在地上。

艾辉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彩sè液体渗入地面,消失不见。

片刻后,一抹嫩绿拱土而出,开始以惊人的速度生长。

这是……

就在此时,一缕淡淡的彩sè雾气从嫩芽飘来,艾辉精神一振。莫名的,艾辉觉得说不出的舒服,正在散逸的神魂,似乎也少了一些。

这是!

他立即意识到遇到了好东西,本来在他周围游弋飞舞的鬼剑们呼地蜂拥到嫩芽周围,就好似巡视领地的蜂群。每当绿芽有气息散逸,鬼剑们都会灵巧地围上去,吸入剑身。

很快,鬼剑就恢复光泽,变得欢快起来。

艾辉知道这东西对自己大有好处,就干脆坐下来。

嫩芽生长速度非常惊人,没一会时间就长成一棵小树苗。此时它散逸的气息愈发浓烈,淡淡的彩sè雾气不时从叶片上释放而出,就像彩虹一般。

一部分彩雾被艾辉吸入,身体立即凝实不少。艾辉能够确定,彩sè雾气对魂魄大有好处,能够凝魂壮魄。

数天过去,小树已经生长成参天大树,超过二十丈的树干,巍峨雄壮。巨大而优雅的树冠,仿若半空中一座山峰。茂密繁盛的树叶熠熠生辉,浓郁的彩雾缭绕,煞是好看。

艾辉忽然觉得有些眼熟。

这棵树好像……在哪见过?

他不由皱起眉头,仔细打量,越看越是觉得眼熟。没错,自己一定见过,他心中愈发肯定。

等等!

这……这不是自己那棵消息树吗?

艾辉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围着面前这棵参天巨树走了几圈,愈发肯定自己没看错。

眼前的巨树,和自己那棵初代消息数一模一样,只是更加高大,活脱脱就是放大版。

初代消息树……

从最开始的震惊中挣脱,艾辉心中有些惊疑不定,陷入思索。

初代消息树是艾辉在松间城的时候,在打工的那座老宅子发现的。据说是一个叫做横兵锋的家伙曾经住过的地方,也是在那,艾辉遇到了楼兰。

想到楼兰,艾辉的神情柔和许多,哎,也不知道楼兰现在怎么样,一定很担心他吧。

一开始艾辉只以为是普通的消息树,后来才知道,那竟然是初代消息树。

更奇怪的是,他能够接收到一位叫做囚徒老人发来的消息。倘若没有囚徒老人提前示警血灾爆发,艾辉能不能逃过一劫还难说。

囚徒老人十分神秘,到现在为止,艾辉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被关在哪里。囚徒老人和他的联系也是断断续续,离开松间城的时候,艾辉还特意带走了那棵初代消息树。

但是随着火燎原和黄沙角的沦陷,五行天内部元力循环中断,艾辉和囚徒老人的联系变得更加少。

而且艾辉能感受到,囚徒老人的意识似乎变得模糊不清了许多,从收到的消息能看出来,变得十分凌乱。艾辉猜测囚徒老人很可能已经快到生命的尽头。

他曾发消息给对方,希望弄清楚老人倒底被关在什么地方,好去营救老人。

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得到老人的回复,后来与老人的联系也中断。

看到眼前这放大了许多倍的“消息树”,艾辉忽然想起那位神秘的老人,想起松间城的岁月,想起师父师娘。一时之间,他有些痴然出神。

艾辉是被一阵簌簌声惊醒,他警觉起来。

有东西在靠近。

纯粹的神魂状态,要远比现实状态更加敏锐。没有声音、没有画面,即使是一缕敌意,艾辉都能察觉。

他站起来,围绕巨树吸食彩雾的鬼剑呼地飞到他身旁,作好战斗准备。

过了一会,等艾辉看清楚,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头皮发麻。

数目众多的怪物,从不同方向正在朝他这缓缓逼近。

一条墨绿巨蟒,所过之处飞沙走石,身躯竟然比艾辉面前的树干还要粗几倍。三角蟒头上,赫然是一张人脸,光是眼珠子就比艾辉的身体还要大。它朝艾辉咧嘴一笑,露出猩红的蛇信。

一群漂浮在半空的蓝sè水母,发出蓝sè荧光,就像一个个蓝sè灯泡。宛如尖刺的触手,如同水草飘动,但是上面浮动的湛蓝光芒,就像缠绕着蓝sè闪电。它们发出嘤嘤的声音,好似婴儿在呢喃。

一头麋鹿踏着轻盈的步伐,滴答滴答。麋鹿头上不是鹿角,而是一丛鲜活的树枝,嫩绿的树叶娇艳欲滴,一朵朵粉sè花朵绽放其间,优雅而迷人。树枝之下,两个空洞的眼眶,里面盘旋着黑sè雾气。它的身体没有一缕血肉,而是森森白骨。

艾辉如临大敌。

他能感受到,这些奇怪的生物,对他身旁这棵巨树的垂涎和贪婪。

巨树的彩雾确实非同凡响,就这么一天的功夫,艾辉有些涣散的神魂不仅重新凝练如初,而且更加壮大。同样受益匪浅还有鬼剑,威力暴涨。

这也让他有些信心。

尽管被这些怪物环绕,艾辉却并不打算拱手相让。除了彩雾对神魂的滋补之外,巨树和消息树长得一模一样,难道有什么联系?

在这片古怪的世界,逃避没有任何用处。

所有的怪物忽然同时停下脚步。

咦,艾辉有些意外,他发现这些怪物似乎有着某种顾虑和忌惮。他心中一动,是在忌惮自己吗?还是……在忌惮这棵巨树?

艾辉心中更加警觉,难道这棵巨树还有什么危险?

他试探着远离巨树一些,怪物们无动于衷。艾辉立即明白过来,它们是在忌惮这棵巨树!

肯定还有危险!

这些怪物才是这片世界的“土著”,它们比自己更了解这个鬼地方。

忽然,啪地一声轻微爆裂声从身后传来,艾辉身体一僵。

他转过身,发现身后的巨树不知何时,挂满累累果实。

艾辉倒抽冷气。

那挂满枝头的果实,赫然是一个个人脑袋。密密麻麻的人脑映入视野,带来的冲击力可想而知,饶是艾辉是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此时也不由头皮发麻。

这些人脑袋各不相同,有的白发苍苍,有的满头黑发,但是无一例外,没有脸,没有五官。但是不知道为何,艾辉却能一眼分辨出它们的不同,他甚至能分辨出它们是男是女。

一股寒意从他心底升起,莫名的恐惧笼罩着他。

与此同时,他感受到身后那些怪物的忌惮之意更加强烈,它们不约而同向后退。

艾辉二话不说,也立即跟着后退,试图和这巨树拉开距离。

哗啦。

树枝上挂满的人脑整齐划一地转过来。

一张张平滑没有五官的脸,就像被刀切掉了一半的苹果,面对艾辉。不知何时一阵风吹起,各种颜sè的头发飘扬。

一颗颗脑袋随风颤抖。

像是情难自禁地欢笑,又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痛楚,平滑的脸浮现层层涟漪。

艾辉身体一僵,他感觉到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把他牢牢禁锢。数不清的声音、呢喃、怪叫、哭泣、笑声就像无数锥子蜂拥钻入他脑袋。

艾辉双手抱头惨叫。

而就在此时,巨树上挂满的脑袋,砰地一声同时爆裂。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四章 人头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