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28章 长安诡事

0628章 长安诡事

天亮了,作夜的一场雪让这片老城区银装素裹,一大片古朴陈旧的屋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皑皑的白。初升的朝阳洒下晨曦,屋檐上的冰凌闪闪发光。

一群鸽子从一处屋顶上飞起来,鸽哨发出的声音很远都能听见。

一行四人来到了一座四合院门前,两男两女。为首的女人穿着一袭白sè的冬裙,肩膀上披着一件狐皮坎肩。女人有着沉鱼落雁的容貌,眉宇间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妩媚气质,即便什么也不做也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诱惑力。媚骨天生,这个词似乎是因她而生。

狐姬来了。

跟在她身后的两男一女正是她的忠仆,李楚一、尹大胜和孙炜。

这座四合院也是宁涛租住的四合院,这个地方无论是狐姬还是她的三个忠仆都很熟悉,尤其是狐姬,她的“童年生活”差不多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四合院的大门紧闭着。

狐姬站在门前的台阶上,她的心情似乎有点复杂,从她的眼睛里体现出来,那眼神儿也有点奇怪。

李楚一上前欲敲门。

狐姬说道:“不用敲了,没人。”

李楚一说道:“主人,那小子一定知道我们要来,所以躲着我们。就算屋里没人,我们也该进去搜搜,或许会有什么线索。”

狐姬点了一下头。

李楚一伸手抵在门上,运力一震,房锁咔一声断裂,房门也开了。

狐姬走了进去,三个忠仆紧随其后也进了院子。

那群鸽子从四合院上空飞过,鸽哨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狐姬抬头看了一眼,眉头也微微蹙了起来。

李楚一、孙炜和尹大胜进入一个个房间,搜完一个房间又搜另外一个房间。十几分钟后,三人回到了狐姬的身边。

“主人,我搜过的房间,每个房间都有血迹。”孙炜说。

“我搜过的房间也有血迹,没一团血迹都像是锁的形状,我估计与他的法术门有关。”尹大胜说。

李楚一双手捧着一张纸条递到了狐姬的面前:“主人,这张纸条……我想应该是留给主人你的,你要看看吗?”

狐姬并没有伸手,淡淡地道:“念。”

李楚一的手缩了回去,清了一下嗓子然后念道:“小姬,我知道你要来,我也知道你想要找什么东西。你前世罪孽深重,上天给了你一次重生的机会,你应该好好珍惜……”

李楚一不敢念下去了。

尹大胜和孙炜也低下了头,不敢看狐姬,如果可以离开的话,两人恐怕早就躲到一边去了。

狐姬看了李楚一一眼,冷声说道:“接着念!”

李楚一接着念道:“东西我是不会给你的,那样只会让你重蹈覆辙。如果你活得和前世一样,不用你来找我,我也会来找你做一个了断……你的……爸爸……宁涛。”

狐姬的眼神很冷,一掌拍在了天井旁边的一根柱头上,那根柱头轰然断裂,走廊也垮了一片。

她显然是动了真怒。

嗡嗡嗡……

那群鸽子又飞了过来,大概有二三十只,好大一群。

狐姬一把将李楚一手中的纸条抓了过去,那张纸条便在她的手中燃烧,瞬间化为灰烬。她环首四周,最后看着那群鸽子,杨声说道:“宁涛,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我告诉你,那些东西我非要不可。你若不给我,那便是与我为敌!”

没有任何回应。

“走。”狐姬转身离开。

嗡嗡嗡……

那群鸽子还在天空盘旋。

鸽群之中,一只白sè的鸽子俯瞰着刚刚走出四合院的狐姬和她的三个忠仆。

狐姬说得没错,宁涛确实就在附近。

这只白鸽就是宁涛,准确的说是被他的元婴附体的鸽子。

狐姬离开之后,林涛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这是七公里以外的一个酒店的房间,青追和江好也在这个房间之中。

“老公,你发现了什么?”江好问。

宁涛说道:“狐姬带着他的三个手下去了我们家,她看到了那张字条,然后打断了一根柱子。”

“可恶!”青追一下子就怒了,“一个小白眼狼,总有一日我要杀了她!”

就在这个时候江好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她起身接了电话。

青追又说道:“宁哥哥,我想闭关。”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想什么时候去?”

青追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现在就去。”

她虽然没说,可是宁涛也知道她如此着急想闭关的原因。她是蛇化的蛟龙,区区一个狐狸精在她的眼里算什么?可是这个狐狸精偏偏是那个在几百年前掀起一片腥风血雨的狐姬。那个时候的狐姬的境界是大涅槃境,距离成仙仅有一步之遥。她现在才只是元婴期,她的元婴都还不能出窍,这样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所以她才如此着急想闭关,她想要借助天赐天生床、黄泉柑桔和完整版的寻祖丹突破现有的元婴境,进入元婴出窍的境界,那个时候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躲着狐姬了,就算正面刚,她心中也无所畏惧。

宁涛说道:“也好,反正早晚都要闭关,这个月又不需要你们帮忙赚诊金,现在去闭关也挺好的,我现在就送过去。”然后他对江好说了一句,“好好,我送青追去神庙,很快就回来,你在这里等我。”

江好还在跟什么人通电话,也没有跟林涛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宁涛带着青追回到了天道医馆,然后再开方便之门来到了位于地下万米之深的神庙里。

这座神庙有法阵封印,土遁都没法进去,宁涛也不必担心青追和白婧会遇到什么危险,交代了几句之后便要离开。

白婧叫住了他:“夫君,你先别急着走啊,你给我看一看伤口好了没有,如果无大碍的话,我想和妹妹同一日闭关,迎接我的大造化。”

林涛点了点头,揭开了盖在她腰上的一块毯子。一片雪白的肌肤呈现在他的眼前,一个微微弯曲的幅度之后是一块拔地而起的丰盈存在,那形状会让人想起熟透的桃子,白里透红,水嫩欲滴。那伤口就在微微弯曲和隆起之间,因为使用了美香膏的原因并没有结疤,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伤痕。

“夫君,怎么样?”白婧有些着急。

宁涛说道:“外面看倒没什么,我再看看里面。”

白婧微微翘了起来。

宁涛忍不住想一巴掌拍下去,他说的里面是指伤口里面的妖骨。可巫妖王所理解的里面又是什么里面?

饱受刺激的男人唤醒了眼睛的望术状态,白婧的先天气场顿时显现了出来,五颜六sè妖气深重。那妖气之中隐隐有一丝金sè能量游来游去,那形状酷似一条无角的蛟龙。

宁涛心中大喜,激

动地道:“阿婧,你这次闭关一定能蛇化龙!”

“真的?”白婧的眼睛里满是惊讶和激动的神光。

青追也忍不住凑了过来,激动地道:“夫君,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宁涛说道:“我在你姐姐的先天气场之中发现了一丝金sè的能量,那是龙气。”

“难道是我戴着那块龙骨的原因?”白婧说。

宁涛点了一下头:“那块龙骨我只是原因之一,上次你其实就差点蛇化龙,现在你的先天气场之中有了龙气,你这一次一定会成功的。”

白婧说道:“我和妹妹的造化都是夫君给的,待我出关,我和妹妹会为你产下龙子。”

宁涛:“……”

他以为白婧会说我和妹妹会为你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却不料女司机突然转弯,差点把他甩下车去。

白婧依偎到了宁涛的怀里,声音温柔:“夫君,我真是舍不得你。”

宁涛拿开了她的手:“别胡思乱想,安心闭关,争取早日出关,我会不定时来看你们,你们出关的时候我一定会在你们的身边。”

白婧给了宁涛一个白眼:“偏心。”

青追说道:“姐姐,昨晚夫君累坏了,你别闹了,让夫君养一养,不然会掏空身子的。”

宁涛心中既感动又无语,可青追说的是事实,天赐天生床在白婧这里,昨晚他与龙斗与寒冰女王斗,这会儿都还腰酸腿软,哪里还有心思跟巫妖王胡闹。

白婧这才松开宁涛,恢复到了一本正经的样子:“夫君,我和妹妹不在你的身边,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宁涛点了一下头,趁她难得正经的时候打开血锁回到了天道医馆之中,然后又开方便之门回到了刚才离开的那个房间之中。

江好坐在床边,显然早就结束了通话,在等着他了。她的神sè有点沉重,有心事的样子。

“好好,谁打的电话?”宁涛随口问了一句,自己的妻子心里有事,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江好说道:“是距离打来的电话。”

“发生了什么事?”

江好说道:“长安那边出了一件奇怪的事,有好几个人说自己是历史上的人物,有人说自己是王翦,有人说自己是章邯,甚至还有人说自己是项羽。这些人的行为举止都很奇怪,说古汉语,行古礼,有人还杀了人。如果是单一的个例,还不至于惊动特殊事务局,可是接连出现新的案例,这就不正常了。所以,局里让我去调查……”

“你答应了?”宁涛问。

江好点了点头:“我答应了。”

特殊事务局本来就是处理特殊事务的,她是特殊事务局的精锐特工,被派去执行这样的任务也很正常。宁涛一早劝过她辞职,可是她始终都没有辞职。开始他还不怎么理解,可是与她同床共枕,耳鬓厮磨相处久了,他才发现她有着一颗很坚定的爱国心,她一直都在用她自己的方式保卫这个国家,她身上的那些伤痕其实就是一个证据。成为新妖之后她的爱国心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变得更坚定了。了解了她,他自然也就能理解她,从此不再劝她辞职。

“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宁涛说。

长安,秦始皇的皇陵就在那里,他的脑海里至今还留存着一段记忆,那就是林清妤土遁进了秦始皇的封土堆里。

发生在长安的诡异事件,会不会与林清妤和林清华有关?

看网友对 0628章 长安诡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