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29章 江南

0629章 江南

长安北。

皑皑白雪覆盖着连绵起伏的黄土山丘,山坳里的村子也披上了雪装,除开那些电线杆子和乱七八糟的电线不看,还真有点古诗词里面的山野小村的韵味。没准,还会孕育出一个大诗人。

这个村子叫团结村。

江好要来长安执行调查任务,宁涛自然要陪同。他本来在秦始皇的封土堆上留了血锁,直接就可以到封土堆上,可他却开了画在团结村尾山头上的血锁。

他想顺道看看曾善才的近况。

天道号电瓶车从山坡上直接下来,颠簸得很,江好紧紧搂着宁涛的腰,可也免不了不断地撞宁涛的后背。虽然是老夫老妻,可是她还是有点尴尬和羞涩的反应,香腮生晕。

好在很快就下了山坡,天道号电瓶车上了村子里新修的泊油路,然后一路平坦进了村。

这路其实是神州慈善公司修的,只是用的是曾善才的名义。

这个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但因为天寒地冻风又大的原因,村民们都躲在家里,整个村子都空荡荡的。不过也有勤劳的人,即便是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也扛着锄头准备下地干活。

宁涛瞧着那背影眼熟,靠近的时候刹停了天道号电瓶车,打了一个招呼:“老乡,请问去长安怎么走?”

那个老乡转过了身来,正是曾善才,他打量了一下车上的宁涛和江好,然后抬手指了一下长安的方向:“在那个方向,不远,就几十公里,你跟着路牌走就能到。对了,你们从哪里来?”

“我们从外地来的,谢了老乡。”宁涛道了谢,启动天道号电瓶车往前行驶。

曾善才不记得他,这是那个时候的天外诊所的原因。宁涛治好了他,他忘记宁涛,留善不留名,这不就是善的一个美好的本质吗?如果做善事还要人家报答,那就不是行善,那是一种投资,甚至可以说是交易。

不过曾善才也不认得江好,因为宁家的大太太现在是西施的样子。

江好外表冷淡,可内心里藏着一个火一样的女人。一旦她放开了,那也是很疯的。昨晚就是一个例子,她先是大太太本尊,然后是西施,然后又是小乔,最后好像还刷出了上官婉儿。这么一个情况,再加上一蛟龙,宁大官人的腰能不酸,腿能不软吗?

“小伙子,你慢点骑啊,下雪路滑。”曾善才叮嘱了一句。

宁涛回头一笑,但没说什么。善人就是善人,出出与人为善。天道医馆虽然收了曾善才的善念功德,可只要他还活着,他就会再做善事,再积善念功德,来生也会有福报。

“善才,你忘带水壶了,我给你拿过来。”一个年轻的女人从一道院门里走了出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女孩。

那个年轻的女人宁涛不认识,那个小女孩他倒是认识的,那是曾善才的女儿曾妞妞。

曾善才说道:“淑珍你待着别动,我自己过来拿,路滑,小心摔倒。”

曾妞妞说道:“爸爸,妈妈还给你做了窝窝头呢。”

女人冲曾善才笑,那脸蛋儿还很好看。

两人的关系已经很明白了,那个叫淑珍的女人是曾善才现在的妻子,看样子她和曾善才还有曾妞妞相处得还挺和睦的。

好人自有好报,身体健康长寿,还有爱情和亲情,这些都是曾善才的福报。

宁涛收回了视线,拧了一把电门,天道号电瓶车加快速度离开了团结村。

快到市区的时候,宁涛将天道号电瓶车放回到了天道医馆,然后用了一张天字版yīn谷镇灵符,将自己的相貌变成了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随后,江好叫了一辆车去了一个看守所。

下车之后,江好刷回了她自己的脸,然后带着宁涛进了看守所。

路上,江好对宁涛说道:“以前我给你的那本证件还在吗?”

宁涛说道:“还在,但不能用吧,我现在的样子和照片上差别太大,别人会认为我是冒充的。”

江好说道:“那就别拿出来,到时候如果有人问你的身份,你就说是我的手下,但不要拿证件出来,名字……名字就叫江南,是我本家。”

“为什么是手下,就不能当领导吗?”宁涛笑着说。

江好给了宁涛一个白眼:“晚上让你当皇帝,这样总行了吧?”

宁涛慌忙说道:“我还是当手下好了,领导你看着路,小心台阶。”

江好给了宁涛一粉拳,加冰的。

领路的警员回头看了江好和宁涛一眼,眼神很是奇怪,但不敢随便开口说点什么。

也倒是的,江好这么漂亮性感的高级警司,这么会跟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嘀嘀咕咕,还用小拳拳捶胸口,这不是打情骂俏吗?他虽然什么都没说,可那眼神已经说出了他的心声,那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江好干咳了一声,出声说道:“警员同志,你们所长的办公室还有多远?”

领路的警员说道:“就到了,上楼就是,请跟我来。”

宁涛问了一句:“同志,你们所长叫什么名字?”

领路的警员说道:“我们所长姓张,叫张忠树。”

“哦,谢谢。”宁涛客气了一句,不再问什么。

上了三楼,领路的警员将宁涛和江好夫妻两人带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前,他伸手敲了敲门。

“请进。”办公室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领路的警员伸手推开了门,然后说道:“张所,北都的江警司来了。”

说完,他让开了门,站到了一边。

宁涛看到了办公室里的情况,可也正是因为在一眼看到的情况,他顿时愣了一下。

张泽山居然也在这个办公室里,也正看着站在门口的江好和他。

办公室里还有一个男人,五十出头的年龄,一张圆脸,眼睛小小的,给人一个很圆滑的印象。

他就是这个看守所的所在张忠树。

就在宁涛看他的时候,张忠树起身迎了上来,伸手要与江好握手:“江警司,实在抱歉,我只知道你要来,但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来,不然我就去机场接你了。”

“我是自己开车过来的。”江好与张忠树象征性地握了一下手,然后进了办公室。

“原来是这样,请进,请进。”张忠树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移目宁涛,客气地道:“请问这位是?”

江好说道:“这是我的一个下属,叫江南,是我本家。他刚入职不久,我带带他。”

“哦,原来是江警官,你好你好。”张忠树又与宁涛握了一下手。

宁涛报以微笑,连自我介绍都省去了。他跟着江好进了办公室,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张泽山。

张泽山显然不在乎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油腻“下属”,直到江好和宁涛走进办公室准备入座了,他才开口说道:“江警司,你来了也不打个招呼吗?”

江好这才正眼看了张泽山一眼,淡淡地道:“原来是张院士,抱歉刚才没看见你。”

张泽山顿时被这句话给呛到了,他这么大个人坐在这里,她居然现在才看到,这不是无视是什么?

在他看来,他的职位和社会地位要比江好高,所以按“规矩”江好是应该给他打招呼的。可他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江好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系统的,根本就没把他这个喜欢玩弄权术的科学院的院士及科级干部当回事。

强要的面子不是面子,有时候更会适得其反丢面子,张泽山显然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办公室里的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张泽山尴尬地笑了笑,出来打圆场:“原来两位早就认识,这也不奇怪,两位领导都来自北都嘛,呵呵……”

没人出声。

张泽山更尴尬了:“要不,我这就带你们去看看2号囚犯吧。”

“好。”江好的回应很简单,张泽山在这里,她连坐都不想坐了。

张泽山却说道:“不急,先聊聊再去吧。”

江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聊的吧?”

张泽山的脸sè变得不好看了,可也没有当场发作,只是故作平静地道:“我们之间确实没什么好聊的,我知道你和你的丈夫在新世界实验室投入了不少精力,现在它却归我管辖,你的心里有意见。可是再大的意见你也得放下,因为这次调查任务是由我负责的,你的一切行动都得听我指挥。”

新世界,这显然是那个实验室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谁取的这么老土的名字。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张泽山这是在故意显摆他的官威,也可以说是在故意刁难。

江好的脸sè变得难看了起来:“你负责?谁让你负责?我的行动我自己负责,不需要向任何人负责。”

张泽山端起了茶几上的茶杯,浅浅地嘬了一口茶汤,然后才慢吞吞地道:“自古以来就是下级服从上级,哪有上级服从下级的?如果你不遵守组织纪律,目无上司,那你也别看什么囚犯了,现在就开车回去吧。”

“你……”江好被气得不清。

宁涛说道:“江警司,我来说两句吧。”

江好点了一下头。

却不等宁涛开口说话,张泽山便冷笑了一声:“你是谁啊,警员同志,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看网友对 0629章 江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