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两军阵前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两军阵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出阳关的汉军,并没有主动进攻莽军。汉军总共才五百人,倘若主动去进攻十五万人的莽军,那可真是脑子进水了。

带领这支汉军出城的,正是刘秀。他只想在临撤走之前,趁机试探一下,王邑手下到底有哪些能兵强将。

五百骑兵在阳关城外一字排开,摆出骑兵战阵,朱祐主动说道:“主公,属下先去试试莽军的虚实!”

刘秀点点头,说道:“仲先多加小心!”

朱祐应了一声,催马出列,来到两军阵前,他勒停战马,大声喊喝道:“我乃汉军校尉朱祐,对面的莽贼听着,有不怕死的,就出来与我一战!”

听闻汉军当中出来一将,讨敌骂阵,王邑还真挺好奇的,想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王邑的马车缓缓行至莽军的阵列。

在他的马车周围,云集着上百名之多的莽军将官,另外还有数以百计的莽军护卫。王邑举目望向前方,看清楚朱祐的模样,他差点笑出声来。

朱祐年纪不大,与刘秀相仿,身材发福,圆滚滚的,骑在马上,让人感觉不到武将的威风八面,倒是挺有喜感的。

王邑嗤之以鼻,冷笑着说道:“插标卖首,不知死活!哪位将军愿去取贼首级?”

他话音刚落,一名莽将催马出列,在马上插手施礼,说道:“将军,请准末将出战!”

王邑定睛一看,请缨出战的这位,名叫胡仁,招贤令招上来到武官。

虽说胡仁的兵法学的一般,一身的武艺倒是不错。王邑点了点头,说道:“胡将军取贼首级回来,我给你立一大功!”

胡仁面露喜sè,急忙说道:“末将多谢将军!”说着话,他一拨马头,催马冲了出去。胡仁用的是一根铁杵,说白了,就是一根铁棍子,棍头较棍身能粗一些。

他骑马来到朱祐近前,上下打量他两眼,哼笑一声,问道:“贼子,报上名姓!”

“记清楚了,你家大爷姓朱名祐,字仲先!”

“我叫……”胡仁正准备报出自己的姓名,可对面的朱祐双脚一磕马腹,提马向他直冲过来,手中的长刀向前直刺,借着战马冲刺的惯性,直取胡仁的胸口。

他娘的,我还没报名姓呢,怎么就开打了!胡仁仓促迎战,将铁杵向外用力一拨,当啷,朱祐的长刀被挡开,双马刚刚交错而过,被挡开的大刀又突然横扫回来。

胡仁来不及闪躲,也来不及做出招架,耳轮中就听咔的一声,朱祐这一刀正扫在胡仁的后腰上,把胡仁从马背上硬生生地劈落下马下。

无主的战马落荒而逃,摔落在地的胡仁一命呜呼。一个照面,胡仁被杀,朱祐士气大涨,他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提刀,于胡仁的尸体前来回徘徊,目光扫向对面的莽军阵营,大声喊喝道:“莽贼可是无人可用了?如此无名

鼠辈,也敢出来送死?”

观战的王邑看得清楚,脸sè瞬时间沉了下来。他还没说话,一名武官向他插手说道:“将军,请允末将出战!”

这回请缨的人名叫严朗,其武艺要比胡仁高出一大截。王邑yīn沉着老脸,冷声说道:“严将军可有把握取胜?”

严朗振声说道:“将军,末将必带贼首级回见!”

“去吧!”

严朗催马冲出莽军本阵,到了朱祐近前,根本没有停马说话的意思,上来就是一刀,直劈朱祐的脑袋。后者横刀向上招架。当啷!朱祐的胯下战马被震退了两步。

两马交错,朱祐横扫一刀,攻了出去,严朗挑刀招架,当啷,又是一声的铁器的碰撞。

二人的战马各奔出一段距离,双双拨转马头,逆向冲锋。这一次,两人几乎同时出刀,刀锋与刀锋在空中碰撞,爆出巨响声的同时,也炸出一团的火星子。

严朗的武艺着实不错,一把大刀,挥舞起来,上下翻飞,好像雪片一般。

朱祐的武艺更是不俗,与严朗战到一处,丝毫不落下风,而且看得出来,他根本没使出全力,还有所保留。

两人战了十余个回合,未分胜负。

严朗突然虚晃一刀,拨马向莽军阵营跑了过去。见状,朱祐嘿嘿怪笑一声,大声喝道:“你我还未分出胜负,你跑什么?”说着话,他催马便追。

虽说严朗是先跑的,但他二人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近。观战的刘秀眯了眯眼睛,侧头说道:“子卫,响箭!”

傅俊闻言,二话不说,抽出一支响箭,一箭射向空中。对方与朱祐的对决,并没有处于明显的下风,突然败逃,多少有点诡异,而且既然是败逃,对方却没有全力逃命,看起来更像是故意被朱祐追上他,刘秀立刻意识到对方

是诈败,故让傅俊,射出响箭,提醒朱祐,多加小心。

&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nbsp;朱祐不管那些,催促着战马,穷追不舍,时间不长,他的马头已快要接近对方的马尾。也就在这时,趴在马背上的严朗突然转身,一记回马刀横扫朱祐的脖颈。

他的大刀虽然是长武器,但若是双手持刀的话,还是砍不到朱祐的,所以严朗这一刀,是单手持刀的往后抡,速度又快又突然,而且攻击的距离极远,令人防不胜防。如果没有傅俊响箭的提醒,朱祐没准真会着了对方的道,但响箭的提醒,让朱祐一直加足的小心,在对方扭回身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不好,当对方一刀横扫过来时,朱祐

断喝一声,双手握刀,全力向外一搪。

当啷!朱祐的力气可不小,严朗若是双手持刀,还能和朱祐拼个平分秋sè,可现在他是单手持刀,一只手掌根本承受不了那么大的撞击力,随着刀与刀的碰撞,严朗的手中刀横

着飞了出去。

严朗大惊失sè,忍不住发出啊的一声尖叫,此时他再想催马,全速逃命,哪里还有机会。朱祐随后的一刀,向前狠狠捅了出去,断喝一声:“去你娘的吧!”

噗!

刀锋由严朗的后心刺入,刀尖在他的前胸探出来。严朗惨叫一声,他都不是自己摔下战马的,是被朱祐用长刀硬生生提挑到半空中,随着大刀的甩动,才摔落在地。

哗——

连续两名将官阵亡在朱祐的刀下,这让莽军阵营都响起一片哗然。这个不起眼的小胖子,武力怎会如此之高,竟然连杀己方两员战将了!

两战两胜,朱祐兴奋得神采飞扬,在莽军阵前来回遛马,大声喊喝道:“莽贼,别再派无名鼠辈出来送死了,让那个狗屁的大司空出来战我!”

此时的王邑,脸sèyīn沉得都快滴出水来,坐在马车上的身子气得直哆嗦。

站于一旁的巨无霸见状,正要迈步出列,这时,一名年轻的武官催马来到马车近前,拱手说道:“将军,末将愿与朱祐一战!”

王邑转头一瞧,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请战的这位武官,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长得相貌堂堂,眉清目秀,可惜皮肤黝黑,给人的感觉像是个黑炭球似的,会自然而然地忽视掉他秀气的五官。

这位武将,名叫窦融,王邑对他自然是再熟悉不过。

窦融的妹妹,是王邑的小妻,窦融可算是王邑的大舅哥。

不过窦融并没有在王邑手底下做事,他一直是跟着太师王匡的,在镇压赤眉军的战斗中,窦融的表现十分抢眼,于军中屡立战功。

若换成旁人请战,王邑不会犹豫,但窦融毕竟是他的大舅哥,他若有个好歹,自家的后院都不会消停。

王邑刚有些犹豫,窦融大声说道:“将军,请准末将出战!末将愿立军令状,若不能胜,提头回见!”

你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在场这么多的将官,怎么就显着你了?还要立什么军令状……王邑狠狠瞪了窦融一眼。

虽说窦融是他的大舅哥,但王邑的年纪要比窦融大得多。

“将军,请准末将出战!”见王邑还是不搭话,窦融也急了,声调再次提高,大声说道。

“去、去、去!去吧!”王邑没好气地挥了挥手。

“末将遵命!”窦融冲着王邑一咧嘴,后者直接抛给他个白眼。

看到窦融拨马要出本阵,王邑还是不放心地叮嘱道:“周公,能战则战,料不能胜,就立刻给我回来!”窦融字周公。他在马上一抱拳,而后,从得胜钩上摘下自己的长枪,催马冲了出去。窦融这个人,与寻常武将最大的不同就是聪明绝顶,非常会审时度势,这在他以后的

人生当中也表现得越来越明显。

他催马来到两军阵前,到了朱祐的对面,抱枪拱手,说道:“在下窦融!”

“窦融?没听说过,又是一无名鼠辈前来送死!”朱祐嗤笑一声,不以为然地说道。

窦融被气乐了,说道:“我是不是来送死的,一试便知!”

说话之间,他提马前冲,一枪直取朱祐的胸膛。朱祐向外挥刀格挡。当啷!他的刀是有碰到窦融的枪,但却未能完全把长枪弹开。

就听沙的一声,枪尖蹭着朱祐肩头的叶片甲划开,蹭出一连串的火星子。窦融的这一枪,把朱祐也吓了一跳,惊出一身的冷汗。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接下来,朱祐可不敢再存有一丝一毫的大意,集中精神,与窦融战到一起。

两个人,两匹战马,在场上来回穿梭,一刀一枪,不时碰撞在一处,叮当作响。二人战了二十个回合,在后面观战的刘秀看得出来,窦融的武艺,完全不在阿祐之下。他看向身旁兵卒打扮的王廉,问道:“公礼,窦融是何许人?”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两军阵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