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36章 石磨铜棺

0636章 石磨铜棺

历史上的宫殿官衙都是坐北朝南的,因为我们这个民族是以南为尊,唯独秦始皇是一个例外,他是以东为尊,他的地宫也是朝东向修建。

所以,宁涛的视线停留之处应该是传说中的铜棺存放之地,可是那里却没有铜棺,有的却是一面漆黑如墨的石壁。那石壁上刻写着符文,有法阵封印。

事实上,整座地宫之中都没有始皇帝的铜棺。

宁涛心念一动,元婴之躯瞬间移动到了西边的黑sè石壁之下。却就在他靠近石壁的时候,石壁两侧和地面上突然射出了弩矢,嗖嗖的裂空声里,他顿时被扎了好几十箭。如果是真身,没有天宝法衣的话,他此刻已经被射成一只刺猬了。

元婴也能触动法阵?

宁涛的心中一片惊讶,慌忙退后一段距离。

一波弩矢射完,这处空间又安静了下来,没有半点声音。

宁涛没有立刻回去再做试探,而是静静地等到大力拿捏符的法力消失之后才又回到黑sè石壁之下。这一次,他没有触动法阵,没有弩矢飞射,也没有别的机关启动。

大力拿捏符赋予了宁涛的元婴五斤之力,可即便是那五斤之力的法力却正是出发法阵机关的“元凶”。硌两千多年,这法阵却还如此灵敏,要是里面没机密,谁信?

宁涛小心翼翼地将手伸进了黑sè石壁之中,确认没有任何动静之后,他才融入进去。

石壁坚厚,厚达十几米,却不是天然生在此处的,而是被人安置在这里的。无法想象,这起码上万吨的东西是被谁运来,又是被谁安置在这里的。

如果真身可以进来,宁涛真的很想进入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捕捉这里的过去时空,看一看当年所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他是看过秦朝奴隶修建这地宫的,可是那也没看见有这块黑sè的石壁啊,难道是后来被人放下去的?

两千多年前的事,无法猜测。

万吨石壁之后是一条天然的岩石裂缝,上宽下窄,成一个倒三角形,两边又有许多黑sè的细条石柱斜撑着顶部,每一根石柱上都刻写着符文。上宽下窄,倒三角形的通道往前延伸,细条的石柱也往前延伸,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尽头。

这样一条通道,是天地倒悬的意思吗?

宁涛猜不到,可他却知道要是人进来的话,那是没法行走的。将来,如果有一日有考古学家要发掘这地宫的话,大概也只会到那面石壁止步。没人能移开那万吨重的石壁,也没人会猜到这石壁之后还有这样一条诡异的通道。

宁涛向前移动,他的元婴之躯能感受到法阵通道里的如褶皱一般的能量涟漪波动,层层叠叠,无穷无尽。不过他是修天道的修真者,根基是善气恶气,不是天地灵气,所以他的元婴也与普通的修真者和妖不同,不会触发通道里的法阵。可如果是普通修真者或者妖的元婴进来,却会触发通道法阵。

触发之后会发生什么?

无从得知。

法阵通道很长,大约千米的距离之后才到尽头。

天眼的视野豁然打开,一个浑圆的洞窟曝露在了宁涛的面前,也就那一刹那间他呆住了。

这浑圆的洞窟里没有堆积如山的金银珍宝,也没有什么海纳百川的水银江河,有的只是一块巨大的石磨,和一口放在石磨之上的铜棺。

那石磨缓缓旋转,却不发出任何声音。它漆黑如墨,却散发着血sè的光晕,极其诡异。

宁涛的视线落在那口放置在石磨之上的铜棺上,心中一片震撼:“那就是始皇帝的铜棺吗?”

如果是,那么千古一帝的尸骨就在那口铜棺之中。

回过神来之后,宁涛对着那口石棺拜了下去。

没有始皇帝的统一六国,哪来的华夏文明?

就冲这一点,宁涛也要拜一拜。

拜过铜棺,宁涛小心翼翼地向石磨靠近。那石磨好几米直径,旋转的时候犹如一只巨轮,却没有丝毫声音传出来,当真诡异得很。

越是靠近石磨,法阵的能量就越是强烈。那奇诡的能量场就像是一个漩涡一样随着石磨的旋转而旋转。即便是以善气和恶气为根基的元婴之躯,宁涛也能感受到一股奇大的推力,仿佛要将他推出去。

宁涛在距离石磨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不是他不想靠近,而是实在没法靠近。在这个距离,能量漩涡的推力就像是一堵无形的墙一样,已经低着墙的人无法再前进一步。

不过这个距离已经能很清楚地看到石磨和石磨之上的铜棺了,宁涛仔细观察。石磨和铜棺之上刻满了符文,他识得绝大多数的符文,却解析不了这个法阵是什么法阵,又是用来干什么的。

虫二倒是能解析,可是这个地方肉身是无法进来的。除非是掘开封土堆,然后用炸药炸掉那万吨石壁,可这两个条件无论是哪一个都不可能实现。更何况,那有法阵守护的石壁,得用多少炸药或者炸弹才炸得开?

如果有缝隙就好了,可以带一张画有血锁的符纸下来,然后真身就可以开方便之门下来。可惜,这个洞窟显然是位于骊山地下,隔着一座山,而且也没有岩石裂缝什么的。最重要的是,这洞窟的石壁也是那种坚厚无比的黑sè石砖砌成,刻有符文,有法阵守护,想要进来谈何容易?

越是观察,宁涛的心中越是惊奇:“历史上的始皇帝是病逝,年龄也不大,根本就不是什么修真者,那么是哪位大仙这么大的手笔给始皇帝建了这么一座法阵陵墓?这铜棺之中又蕴藏着什么秘密?”

无从知道。

找到这里来,宁涛也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林清华和林清妤并没有藏在这始皇陵之中,更不曾到过这里。事实上,就算林清妤拥有土遁的能力,可以遁入外面的内宫,可里面的汞气也不是她能承受的。更别说她要是进来,肯定会出动法阵机关。而他这一路过来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法阵机关启动,或者什么地方被破坏。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搜寻到林清妤或者林清华残留在此间的气味,如果林清妤和林清华来过这里,那么必然会留下气味,也必然被他所捕捉到。

“难道我的判断出错了,这里所发生的事情与林清妤和林清华无关?”宁涛的心里分析着。

突然,静谧的空间里响起了诡异的声音。

咔咔咔……

石磨上的铜棺竟然动了!

宁涛慌忙退后,就在这时随着石磨旋转的铜棺打开了一条缝隙,并且慢慢打开。那景象,就像是又一双无形的打手在推着棺盖移到一样。

宁涛心中一动,元婴之躯悬浮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那缓缓打开的铜棺。

铜棺之中根本就没有尸体,只有……

磨心。

那磨心嵌入铜棺之中,血sè如火,中间又有一个漆黑如墨的窟窿。这画面,就像是太阳从中心坍塌,形成了一个烈火燃烧的黑洞一样。

这一眼景象,宁涛目瞪口呆。他刚刚拜始皇帝那是诚心诚意,心中也满怀敬意,却没想到棺里根本就没有始皇帝的尸骨,竟是这样一个诡异的东西!

咔嚓!

一声脆响,铜棺的棺盖打开到了最大的位置,再推便会掉在地上。那咔嚓的声音,似乎是机关卡住的声音。

棺盖停止推动,石磨也停止了转动,铜棺之中的磨心却往内坍塌。

“这……”宁涛看得目瞪口呆,完全猜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这处空间的能量骤然增强,yīn寒的气息转瞬间便占领了每一寸空间。

突然!

铜棺之中的坍塌到极致的磨心往外一喷,一团灰黑sè的能量便从磨心之中飞了出来。

那是……

yīn魂!

宁涛突然明白长安地界为什么会不断出现“活死人”了,他们从这磨心之中来!

那一缕yīn魂绕着石磨旋转了三圈,嗖一下消失了。

咔咔咔……

铜棺的棺盖往回移动,石磨又缓缓旋转了起来。

最后铜棺棺盖回到原位,什么都看不见了。石磨旋转的速度看似没有变化,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它比此前旋转的速度快了一丝丝。

宁涛悬浮在虚空之中发呆,心里暗暗地道:“越转越快,这不就意味着放出yīn魂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吗?那要是yīn魂越来越多,这世界……”

他不敢往下想了。

人类一路走来,进化到现在,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无数先人的基因,如果大量的yīn魂涌入这个世界,唤醒对应的基因,今人不是今人,古人不是古人,那这世界还有安宁吗?

宁涛退出了始皇帝的地宫,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老公,你发现了什么?”江好有些着急。

宁涛却还在发呆,脑海里满是他在地宫之中看见的奇诡景象。

“老公?”江好的眼眸中多了一丝担忧的神sè。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里面有一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描述,你或许也不会相信……”

沙沙沙……

有脚步声传来。

看网友对 0636章 石磨铜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