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正文 0658章 抽刀断水水还流

正文 0658章 抽刀断水水还流

元婴不是现在之身,也不是现在之魂,它只是修真者俢练所得的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修真者可以通过它这个特殊的“载体”感知天地万物,了解自身,从而达到更高的境界层次。

这个载体可以融入岩石之中,树木之中,钢铁之中,也可以上蚂蚁的身,上人的身,控制其大脑,达到“鬼上身”的目的。所以,理论上,他可以上过去时空中的他自己的身体,或者别人的身体。

如果成功,他控制了他自己的身体,那么理论上他也就能触碰到他的父母,还有任何他想碰到的人或者物体!

当然,这些都是理论上的推测,理论上可以,但并不代表就真的可以。结果是什么,还需要亲身验证才知道。

宁涛的元婴进入了他自己的小孩身体,奇迹也就在那一瞬间发生了。他感觉到了血液的流动,身体的存在。还有小孩的意识的抗拒和本能反应。

不过这种程度的抵抗对他来说只是个小意思,弹指间就可镇压。

正在吃饭的小屁孩突然僵了一下,不动了。

成功了!

真的可行!

“涛子你怎么啦?”妈妈问他。

妈妈竟然也有连锁反应?

好诡异!

可是宁涛顾不得妈妈的感受了,他站了起来,大步走向了红衣丹灵。

“咯咯咯……”红衣丹灵冲小孩之身的宁涛笑,那笑声清脆,却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宁涛突然伸手抓向了红衣丹灵的手。

他抓住了,可也抓空了。

还是不行!

这是怎么回事?

“我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等你,你快来呀,你快来……”红衣丹灵往后飘,她的手也从宁涛的小手中脱落。

宁涛追了上去,可红衣丹灵却融入门板,转眼就消失了。他收不住追赶的脚步,一头撞在了门板上。

砰!

脑袋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宁涛也被他自己的身体弹了出来。他看到他自己倒在地上,他的妈妈跑了过来。

“涛子,你怎么啦?”妈妈将他拉了起来,关切地道。

宁代礼的脸上也满是担忧的神sè:“这孩子怎么突然魔怔了?”

妈妈蹲在小宁涛的身前,着急地道:“涛子,你告诉妈妈,你哪里不舒服?”

小宁涛说道:“我不知道,我的头好疼……”

一家三口的动作,语言还有神sè反应都在宁涛的视线之中进行,无一遗漏。他的心中也一片惊讶,还有莫名的恐慌:“我上了我自己的身,我去抓丹灵,我……我改变了历史吗?如果因为我的一个举动改变了历史,那么现在的我会不会受到影响?”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如果他现在上他自己的身,然后从楼上跳下去,那么就会有很多种可能发生。他或许会摔断腿,那么现在的他就会变成一个瘸子。他或许会留下伤疤,那么他现在的身体上就会留下疤痕。他或许会摔死,那么现在的他将不会存在……

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

忽然,镇时塔震荡了一下。

屋子里的光线忽然扭曲了,一家三口和屋子里的东西都变得模糊了,看不清楚。

“它要崩塌了?”

宁涛的心里也愈发紧张了。

他经历的过去时空崩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少次了,可是他亲自改变过的过去时空却才是第一次。

却就在他以为马上就会结束的时候,眼前的景物和人又变得清晰了,一家三口还坐在饭桌前吃饭。

妈妈往小宁涛的碗里夹了一块肉:“多吃点肉,这样才会长得更高。”

这句话耳熟,宁涛忽然想起来,这不是妈妈在他上自己的小孩之身之前说的话吗?

不只是话一样,就连表情和动作都是一样的!

却就在那一瞬间,眼前的过去时空突然崩塌。妈妈不见了,爸爸也不见了,曾经的自己也不见了,屋子里就只剩下了盘腿坐在地上的自己。

元婴回到了身体之中。

宁涛睁开了眼睛,他将那颗寻祖丹放回到小瓷瓶中然后站了起来。他看自己的手,自己的脚,然后又凑到反光的镜面上看自己的脸。他还是他,一点变化都没有。这屋子里的一切还是老样子,也没有半点变化。

宁涛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的视线也移到了镇时塔上。

镇时塔,镇时镇时,这镇时二字不就是答案吗?

此前,没有镇时塔的时候,他每一次进入寻祖丹的丹药过敏反应都只能看着,哪怕是眨一下眼睛的动作,他所进入的过去时空都会崩塌。后来有了镇时塔之后他能动了,而且进入了过去时空更为稳固持久,可他能走能看能听能感,却触碰不到任何过去之人。

事实上,这一次他的现在之身也没能碰到他自己的过去之身,直到元婴出窍上了自己的过去小孩之身,他才能碰到过去时空之中的东西,那就是他放下的碗筷。他去抓丹灵,他撞上门,所有的动作都有他的元婴发出指令来完成,所有的感觉都无比的真实。可他并不会改变什么,因为这是镇时塔所镇住的过去时空。

镇时塔的镇时,其实也可以理解成介入。

这种介入能让他在相应的过去时空中活动,甚至元婴上身,触碰到过去的人,过去的东西,看见过去的光,听到过去的声。可是,一旦这种介入结束,他却什么都改变不了。

时光如河,奔涌向前。

镇时塔如刀,抽刀断水水还流。

过去的已经过去,往日不可回,又有谁有逆天的力量改变过去?

一个点的介入,面对整个宇宙的过去时光之河是何其的渺小。镇时塔固然厉害,可在整个宇宙的过去时光之河的力量前,它的那点法力就像是烈日之下的萤火虫的微光,怎么可能盖住那灼灼日光?一只小小的蚂蚁,又怎么能挡住甚至推动历史的车轮往后退?

这就是抽刀断水水还流,介入,然后退出,什么都不会改变。

其实,证据早就在刚才的过去时空之中体现出来了。那就是妈妈曾经给他夹了一块肉,那之后他进入了他自己的过去小孩之身,然后去抓丹灵,撞了门,随后妈妈又给他夹同一块肉,说了同样的话。

别说是改变过去时光之河了,定了小目标,谁有本事去把自家的水龙头调教明白了,让它把流出来的水收拾回去?

以前没捋明白的,这次宁涛都捋明白了。

除了红衣丹灵。

按照他对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所介入的过去时空的理解,他是能触碰到丹灵的,可是他没有触碰到她。元婴状态下,他甚至能和涅波娜摔跤,可他上了过去之身都没法抓住丹灵。

或许是寻祖丹的品质不够,最终需要达到准仙丹的品质。或许是丹灵的原因,可他不知道是那是什么。不过,他相信总有一日他会解开寻祖丹的秘密。

宁涛将三件道具收了起来,然后来到了父母的遗像前,跪下,拜了三拜,然后说道:“爸、妈,儿子已经长大了,长很高了……我要走了,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宁涛走了进去。

天道医馆之中寂静无声,善恶鼎中善气恶气缠绕。治好了慈恩之后,善恶鼎中的善气有多了一千多点,善多余恶。

宁涛将小药箱放了下来,脱掉身上的天宝法衣,然后找来银月樱、大力苔藓、冰杉灵木、夜生花、铁芭蕉、yīn河桑葚和法老剑麻七种灵材,拔丝补衣。

峨眉金顶之上,沙里奇偷袭了一枪,不仅打烂了天宝法衣,还让他受了点伤。这说明这世上没有能防住所有子弹的防弹衣,任何防具都有一个极限,当打击的能量超过那个极限的时候,防具就会受损。不过,这不是说天宝法衣就没用了,如果没有天宝法衣,沙里奇偷袭他的那一枪对他来说将更危险,甚至有可能要了他的命。所以,他还是要将天宝法衣修不好。

这一次他不仅要将天宝法衣修补好,他还要给五个鱼妖拔丝织布,一人制一件天宝法衣。

嚓嚓嚓……

法诀指不断插进美香鼎之中,带出一根根晶莹剔透的天宝丝。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可拔了一团天宝丝之后宁涛忽然发现他这次拔出来的丝更纯净,更坚韧了。

“这……难道是因为我的灵力修为提升了的原因?”宁涛的心里忍不住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只能是这个原因。

当初,他织天宝布的时候,他的灵力修为才是结丹境,而现在他已经是出窍期了,他的灵力又岂是结丹境时期的他所能比的?

而且,不只是他拔出的天宝丝的品质更高了,他拔丝的速度也快了。这也是这段时间他用原始炼器法炼制肉中枪的原因,用原始炼器法炼器,他一身无不可打铁之处,打铁打得最多的自然是他的一双十指。他现在的十指运力之时每一根都会变得钢铁一般坚硬,更耐摩擦,击打能力也更强。显而易见,曾经无用的猫爪拳也威力倍增了!

“既然我现在可以拔出更高品质的天宝丝,我何不将我的天宝法衣回炉重造,获得更强的法力!”宁涛的心中有了这个念头。

嚓、嚓、嚓……

插、插、插!

插进去,拔出来,每一根天宝丝线都经过灵火的淬炼,晶莹剔透,堪称艺术品。

叮铃铃,叮铃铃……

一鼎天宝坯料刚刚被拔丝完的时候,宁涛的手机响起了铃声。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接听了电话:“是我,说吧。”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来?”唐子娴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宁涛说道:“我马上就过来。”

简单收拾了一下,宁涛打开了一道方便之门走了进去……

看网友对 正文 0658章 抽刀断水水还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