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正文 0661章 想死也不容易

正文 0661章 想死也不容易

所发生的一切,种种迹象都表明维特尔家族早就算准了宁涛会来,也早就挖好了坑等着宁涛往坑里跳了。

之前一连串的攻击能杀死宁涛最好,这些死士也不用牺牲。如果杀不死也没有关系,早就埋伏在同温层里的B2轰炸机,还有随时都可以为维特尔家族献出生命的死士最终都会要了宁涛的命!

几秒钟的时间转瞬即逝,对于绝大多数来说微不足道,也不会有什么知觉,可对于宁涛和唐子娴来说却是命,哪怕是次一秒钟都会万劫不复!

唐子娴很紧张,她忍不住回头看了宁涛一眼。可她从宁涛的脸上没有看到丝毫紧张的神sè,他甚至在她移目看他的那一瞬间甩出了一张法符。

源自错字版大力拿捏符的白鸽法符从宁涛的手中飞出去,虚空一颤,法符不见了,却有一只白鸽飞向了古堡。

唐子娴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居然还在变魔术!

几枚导弹和大大小小如雨点一般的炸弹转瞬就到了两人的头顶。

身后,十几个死士也已经到了近前。

生死存亡之间,一个漆黑如墨的窟窿突然打开,宁涛一把拉着唐子娴的手跳进了方便之门中。

那十几个死士冲到了宁涛和唐子娴停留过的地方,其中一个最为迅猛的血妖死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紧随宁涛和唐子娴的身后冲进了方便之门。可就在那一刹那间,方便之门关闭了。

余下的十几个死士扑了一个空,面面相觑,一个个的脸上都是一副吃了屎一样的表情。

他们是维特尔家族培养的死士,他们也时刻准备着为维特尔家族献出他们的生命和鲜血。这次他们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必死的形态冲上来的,他们冲上来了,可宁涛和唐子娴却跑了,怎么可以这样?

导弹、炸弹如雨点一般坠落了下来。

轰隆隆……

地动山摇,一片火海。

森林被荡为平地,就连山体也被掀掉了一大块。

这样剧烈的爆炸别说是人了,就连一只蚂蚁也存活不了。

古堡大院之中,查理斯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那片恐怖的火海,他的嘴角浮出一丝冰冷的笑容:“跟我作对,这就是你的下场!”

“那是什么?”一个血妖突然说道,抬手指向了天空。

查理斯移目天空。

一只白鸽穿过火海,扑腾着翅膀往古堡这边飞来。

这样强烈的爆炸,一只白鸽怎么可能存活下来?

查理斯忍不住笑了:“那家伙是想放出白鸽祈求和平吗?可惜迟了。”

就在这一点时间里那只白鸽已经飞临古堡,就在那一刹那间它好像是被枪击中了一样,突然炸开。化作一片片,一团团绚丽的光雨洒落下来。

这景象,恰是一朵烟花绽放。

恐怖的能量潮汐先一步笼罩下来。

查理斯嘴角的冷笑顿时僵在了脸上,他忽然意识到了,嘶声怒吼道:“快逃——”

轰隆隆……

又是地动山摇,第二片火海。

你炸我,我炸你。

来而不往非礼也,老祖宗留下的道理,怎能将它忘记?

天道医馆中静谧无声

,善恶鼎中青烟袅袅,鼎上的人脸露出了笑容。

这是因为唐子娴来了的缘故,她这样狡猾的女人居然是一个善人,这一点直到现在宁涛都还有点不适应。

不过一转眼,善恶鼎上的人脸又露出了怒容。

宁涛转身,一眼便看见了那个站在锁墙下紧张兮兮,一脸惶恐的血妖。

显而易见,这货是追进来的死士,他的速度应该是那群死士中最快的一个。他身上的恶念罪孽比唐子娴身上的善念功德多得多,这一点从善恶鼎上的人脸所露出的怒容就能看出来。

唐子娴也看了那个死士一眼,可也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她伸手抓住了宁涛还握在手中的肉中枪。

宁涛却抓着肉中枪不放,视线也移到了她的脸上:“你干什么?”

“你松手,让我杀了他!”唐子娴说。

宁涛说道:“你想看我的枪就直说嘛,何必拐弯抹角的?”

“那你松手给我看啊。”唐子娴说,又使劲抢了一下。

宁涛松开了手,将肉中枪给了唐子娴。

就刚才所经历的情况,如果再迟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他和唐子娴都会死在那里。虽说在他这里出现这种结果的几率很小,但也不是不会出现。人家陪着他闯了一趟枪林弹雨,绝境逢生,如果连看一下肉中枪的请求都要拒绝,那就说不过去了。

男人,要大气一点。

抛开那个登月的目的不谈,经历了这一次,宁涛对唐子娴的看法正在发生改变。

唐子娴拿着肉中枪仔细观看,眼眸之中满是惊讶的神光:“这枪看上去好普通,可是居然那么厉害,它叫什么名字,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件法器的?”

唐天风在峨眉金顶上也问过宁涛这个问题,他说这枪没有名字。他还说这枪是他炼制的,不知道唐子娴是没有听见,还是怀疑他炼制不出这样的法器?

宁涛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她“肉中枪”这个名字,然后他又忍不住去联想她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会是什么反应。而且她果然又骗了他一次,她说她要拿枪去杀那个死士,可她却显然没那个打算。

“啊!”

那个维特尔家族的血妖死士突然一声壮士断腕式的怒吼,拔掉了一颗手雷的安全栓,然后扑向了宁涛和唐子娴。

他抱着必死的心冲上来,从德国追到了美国,可这两人却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将他当成了一团空气一般的存在。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手雷上刻满了符文,显然不是普通的手雷。那个血妖死士明知道自己会死,可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上来,连扔手雷的动作都不需要。

唐子娴一枪刺出,可一丝水墨烟云般的枪气都没有释放出来,更别说是什么龙形鲲影的大型枪气能量场了。

宁涛不能正常使用普通修真者的法器,普通修真者自然也没法正常使用他的法器。

这很公平。

可对于唐子娴来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宁涛居然伸手抓住了她刺出去的肉中枪。

“你?”唐子娴显然不明白宁涛为什么制止她击杀那个死士。

那个死士已经冲到了宁涛和唐子娴的身边,发疯似地怒吼道:“去死吧!”

语,宁涛听不懂,可他大概猜到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冲到他面前的死士。

死士摊开了右手,将抓在右手手掌力的手雷露了出来。

唐子娴一把扣住宁涛的手,要将他拖开,可是宁涛就像是一根长在地上的大树一样纹丝不动。她一着急,双脚一点,身体倒飞了回去,同时双手拿捏法诀指护在了身前。

这反应,她显然是认为那颗手雷是会爆的。

然而宁涛却就在她躲开之后看着那个死士,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四目对视。

一个平静。

一个疯狂。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血妖死士忍不住低头看了一下拖在手中的手雷,早就该爆炸的它直到现在都还好端端地躺在他的手心里。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了那吃了屎似的表情,为什么想死这么难?

宁涛动了,他伸手从血妖死士的手中拿走了那颗手雷,然后说道:“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吗,这么想死?”

“啊!”血妖死士一声咆哮,双手释放出利爪,抓向了宁涛的肩头,同时张嘴咬向了宁涛的脖子。

他的嘴一点都不正常,突然从牙床里冒出的四颗切齿每一颗都有好几寸长,锋利无比,就像是眼镜蛇的牙齿!

宁涛却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嗡!

善恶鼎一声鼎鸣。

血妖死士突然一声惨叫,整个人毫无征兆地倒在了地上,那感觉就像是他突然被一块几千上万斤的巨石砸在了背上。

“噗!”血妖死士喷出了一口血来,表情痛苦至极。

来自天道的镇压,那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当初就连青追那么强悍的天生妖都痛不欲生,不敢进来,更何况是他一个小小的血妖。事实上,如果不是唐子娴这个善人在这里,冲淡了他伸手的恶念罪孽,他进来的时候当场就把他镇压了!

宁涛只是淡淡地看了趴在地上的血妖死士一眼,然后移目唐子娴,对她说道:“你先出去等我一会儿,我搞定这个家伙之后再出来找你。”

“我不能留在这里吗?”唐子娴问。

宁涛没有解释,只是微微耸了一下肩。她这里会影响善恶鼎的判断,而他也不愿意她看到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唐子娴也微微耸了一下肩:“好吧,你开门吧,我出去等你。”

宁涛的手一挥,天道医馆的门便打开了。

唐子娴走到了门口,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宁涛:“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的枪叫什么枪,你是从哪得到的,不要告诉我是你炼制的,我根本就不相信你能炼制出这么厉害的法器。”

“它叫……”犹豫了一下,宁涛还是说了出来,“肉中枪。”

唐子娴顿时愣了一下,一张玉靥瞬间泛起了一团红晕,随后她啐了一声:“呸!下流!”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他就知道她会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我现在相信它是你炼制的法器了。”唐子娴说,然后走前了天道医馆。

天道医馆的房门自动关闭,宁涛却还愣在那里。

她怎么就相信了?

看网友对 正文 0661章 想死也不容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