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全职法师 > 第2557章 禁咒,天国悲虹

第2557章 禁咒,天国悲虹

禁咒无法和帝王抗衡的。

在几千年的魔法文明当中,人类的实力都与妖魔的实力不对等。

一个奴仆,需要7到10名初阶法师齐心协力。

同样的,一个帝王,一样需要7到10名的禁咒法师才有希望对抗。

为何会产生这样的不对等??

是不是人们一直过于保守。

亦或者人们在逐渐拥有了自己的城市和尊严之后,沉浸在了权力的游戏中,忘记了继续开垦法门!

莫凡与隆木的战斗,西哲也在旁观。

莫凡的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超阶第二个级别,即便他魔法系多于隆木,也绝对无法和三系满修的隆木抗衡……

事实却是,莫凡凭借着融合法门重创隆木。

假如要做一个衡量的话,西哲感觉莫凡的实力达到了中等君主的层次!

就因为融合法门!

似乎真的可以实现,一名魔法师对抗一只妖魔的理想,亦或者可以大步接近这个理想!!

亲身体会,与隔岸观火是两回事。

苏鹿,的确扼杀了一个对人类而言至关重要的众生法门,他是一个罪人。。

大家都是罪人……

只是,没有退路了啊。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掌握时间的逆转,无法回到那一天。

死了,就是死了。

冯州龙不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位,也绝不是最后一位。

他们不会向世界承认自己的罪行。

他们依然会站在金字塔的塔尖上,施行着所有对自己有利的法令。

没有人可以撼动!

至于这个罪行,最好的掩盖方式便是将一切有关的都摁死。

将眼前这个掌握融合法门的人,将顶空中大天使加百列杀死,便等于一切都没有发生。

文明没有倒退就足够了。

何苦求得踏进?

“你很强大,融合法门很强大,可一切都到此结束了,禁咒终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法门,而我掌握着禁咒!!”西哲从一个优雅冰冷的强者瞬间化为了一个癫狂魔徒。

最至高无上的力量就握在自己手掌上,为什么还要顾虑太多。

他们是会犯错。

可没有他们这些禁咒法师,人类连一个安生的居所都没有。

融合法门,与回归原始沦为食物与奴隶,似乎很容易做出抉择!

禁咒威严,不可冒犯!

恶魔也好,天使也好,都在禁咒下碾为尘吧!!

西哲露出了野性狂笑。

他的光系禁咒引导完成了。

和禁咒相比,星山死亡宇宙都有些微不足道。

“光禁咒-天国悲虹!!!”

虹光如丝,从九天泻落。

越来越多的虹光丝从一扇宏大无比的天国之门中泻落下,组成了上百个跌水圣坛!

每一个跌水圣坛都由成千上万珠虹光丝倾斜组成,流光飞瀑,层峦叠嶂,雨后那罕见的彩虹似乎成为了天国圣坛里最寻常的点缀。

跌水圣坛上百座,充斥着那圣光虹,以光幕瀑布那样打落下来,莫凡此刻就在这跌水圣坛神山下,宛如一个凡夫俗子误入了高贵无比的神界,他身上流淌着的恶血,内心的狂躁,都会在这绝对审判下碾为尘!!

这就是禁咒,哪怕云陆的遮蔽,迪拜城上空俨然圣堂浮现,虹光交错,瀑布泻银,就好像这广袤无垠的沙漠之上兀然间矗立起了一座堪比人类巨城的盛世殿堂,邪魔妖祟无处遁形!!

虹瀑打下来,哪怕是那最细细的彩sè光丝,都对莫凡的恶魔之魂进行着拷打,更别说是亿万光丝组成的天国圣坛。

顶空中,似天被虹光噬去,出现了一个庞大无比的窟窿。

银sè、金sè、铜sè、彩sè的光化作了比溶浆还要炽热,比巨浪还要猛烈的光河,层层叠叠,肆意的跌注向窟窿最底部的恶魔莫凡!

莫凡在这样的天陷中,根本挣脱不出去。

他完全变成了一个被天国厌恶憎恨的罪徒,浑身戴着枷锁,正一次又一次的接受圣水瀑布的洗礼、惩罚。

禁咒力量下,时间都会变得诡异扭曲。

明明只是刚刚形成,莫凡却有一种被捆在这跌水圣坛下几百年的疲惫与麻木。

皮肤溃烂,就连那张满是灼纹的脸庞都被圣液烫得面目全非,脸骨都要露出来!

不可一世的恶魔,似乎终于得到了天国的审判,接受着折磨的同时,邪恶身躯正一点一点化为灰烬……

“能够死在我的禁咒之下,也不枉你这次迪拜之行了吧!”西哲咧开嘴笑了起来。

融合法门,就从此消失吧。

这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恶魔,也充斥消失吧。

世间神秘的力量有无数,西哲对莫凡可以化身恶魔并不算太过吃惊,但……邪门歪道,终究是邪门歪道。

禁咒永恒。

是那些依靠着邪门诡术拔升起来的怪物所不能相抗的。

恶魔,也到此为止。

光之禁咒,审判裁决的便是天地间这样不明不白的邪物。

妄想要靠这股邪异的力量战胜一名可以依靠着自身力量释放禁咒的禁咒法师,痴人说梦!!

西哲是在一些法门对抗上吃了亏。

可只要等到禁咒降临,一切都会结束!!

看看那个可怜的家伙……

神王魂影?

星钢之躯?

又能如何,到头来还不是在圣坛跌水下化为了一具枯骨。

变成了枯骨,那么这个世界上谁还认得他?

大天使加百列,若也成为面目全非的尸体,这场纷争到头来还不是他们获得了胜利,苏鹿与西哲的影响力,扩大到整个世界,那些敢对他们说“不”字的能,可以参考一下大天使和某个恶魔的下场!

莫凡的灰烬,缓缓的飘向了更高顶空。

这是他的生命枯萎的残渣,西哲像一位高高在上的神明那样,徒步在跌水圣坛之中,仿佛享受这样至高无上的力量,他像一位艺术家谢幕那样,高举起了双手,敞开了胸膛,任由莫凡生命枯萎的残渣在自己周围飘散……

那一具枯骨。

半跪着,白骨双臂死死的抱住脸庞。

像是要护住自己的面容,可西哲可以肯定,他的脸也已经变成了白骨。

这样的挣扎毫无意义,难道有人可以凭借这样的姿势抵挡得住毁灭山洪??

看网友对 第2557章 禁咒,天国悲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