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最悲惨的金榜第一

第六百三十七章 最悲惨的金榜第一

“这……”

听到叶伏天的声音无数人心头震颤,叶伏天的话语,未免太过强势,难道,公孙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虚空炼金石柱之上,公孙冶依旧站在那,冰冷的看向叶伏天。

只见此时叶伏天一步步走向他,仿佛每前进一步,便有一股无形的压迫力降临而来,同时有一股可怕的意志力量入侵。

他乃是一等王侯,叶伏天的气息不过三等王侯,竟然胆敢以精神意志力量主动攻击他,这是何等的蔑视他?

然而,当感受到那股意志之时,他竟感觉自己的精神意志像是要凝固般,他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天地间有着一股极致的力量降临他身躯之上,让他无法动弹,他的身体无法移动,他的血液也要停止流动,一切都要化作静止状态。

“轰。”狂暴无比的火焰陡然间爆发,精神意志仿佛也化身为火焰神明般不可一世,焚烧一切,想要解除这种控制力量。

叶伏天伸出手,刹那间一股无比可怕的意志和法术同时降临,他曾听道藏贤君授业讲课,王侯意志又可以看作是领域能力,最顶尖的修行妖孽人物,能够融化不同属性的领域能力,从而创造出多属于自己的意志领域,进而化作超强的法术。

道宫两年多的修行他做到了,创造了数种能力,当境界突破三等王侯之时,意志领域的能力变得更加强大,寻常一等王侯在他面前根本不会有抵抗能力。

公孙冶名气极大,但实则是因为他身上的炼器光环,炼金城信奉炼器一道,炼器天赋高者地位极高,公孙冶的炼器手段固然是顶尖的,但他的武道远没有他的炼器能力出众,至少比之帝罡,差太远,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因为炼器天赋出众因而造就了公孙冶的自负、骄傲,但他并不明白,炼金城主尤蚩能够有今日的地位,荒天榜第八,并不仅仅是因为炼器,同样武道必然极其出众,如若纯粹的追求炼器而武道落下,那么,永远不可能站在高处,只能被人利用来炼器。

公孙冶因为炼器名气过盛,众星捧月掩盖了他武道能力,他也许还不懂。

“凝空。”叶伏天嘴中吐出一道声音,刹那间,公孙冶只感觉身体周围的一切都像是静止了般,哪怕是灵气的流动,还有他的思维,都像是要在此刻静止,这种融合的力量太强,意志与法术化为一体共鸣。

公孙冶身上爆发出最强气息,想要接触那股可怕的控制力量,他身后双翼震颤,腾空而起,却见遮天蔽日的藤蔓朝着他卷来,叶伏天伸出手掌中陡然间爆发出璀璨至极的金sè之藤,瞬间将公孙冶的身体控制住,缠绕住他的身体,使得公孙冶身体被悬于空。

火焰焚烧之时,那金sè的藤蔓竟绽放出金sè的火焰,却根本焚不断。

法术死亡缠绕,同样经过了蜕变进化,威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无数道目光凝固,许多人的心脏跳动着,死死的看着虚空中的场景。

炼金城金榜第一和三年前的道战第一的战斗,许多人会认为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必然会非常精彩。

然而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这场战斗竟然是会如此。

碾压,炼金大会上无比耀眼的存在公孙冶,在境界低于他的叶伏天面前,遭到了绝对的碾压,这一刻的金榜第一在那位至圣道宫的天之骄子面前,显得如此的卑微。

雪夜看到这一幕露出了笑容,轻声道:“没想到几年不见,小师弟已经强到了这等程度。”

“嗯,师兄,你好像被耍了啊。”洛凡嘀咕一声,白瞎了他们担心,这么说叶伏天之前索要法器,那是乘火打劫啊。

“那也心甘情愿。”雪夜笑道,他的目光朝着阶梯上看了一眼,正好尤溪的目光也望向他这边,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欣慰,他们知道,这场战斗不会有悬念了。

虚空中,炼金石柱之上,叶伏天目光望向脸sè惨白的公孙冶,神sè中并没有太多的同情。

他和师兄都曾请求过公孙冶放弃,公孙冶对他喊出一个滚字,之后,在帝府中想要废了他师兄,那日听师兄之言,公孙冶显然并不是真的想要娶尤溪,而只是单纯的想要报复,他骄傲,所以偏执,继而走向了一个极端。

“为什么会这样?”此时公孙冶也在问自己,他有些不愿相信这一现实,但事实就是如此的残酷,在叶伏天面前,他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为什么?”叶伏天看向公孙冶,道:“因为,你太弱了。”

话音落下,他手掌一握,公孙冶身躯猛烈一颤,被禁锢于虚空之中无法动弹。

他连还手的资格都没有。

“我是炼金大会第一人,我将会入城主府修行炼器,你放了我,我愿意放弃。”公孙冶对着叶伏天求饶道,许多人诧异的看向他,原来,向公孙冶这样骄傲的人,也怕死。

“既然他愿放弃,便到此为止吧。”公孙世家的人也开口道。

“叶伏天,公孙冶乃是此届炼金大会第一人,你既得到了你想要的,停手吧。”远处,帝罡也开口说道。

叶伏天目光闪烁,却听此时,一道声音传入他耳中:“杀。”

叶伏天一愣,这声音,竟然来自炼金城城主,尤蚩。

心头暗凛,那日尤蚩找过公孙冶谈话,看来,似乎对公孙冶很不满。

既然尤蚩开口,他当然明白该怎么做,金sè的藤蔓对着公孙冶的咽喉,公孙冶大吼道:“不……”

“噗呲!”尖锐无比的藤蔓如利剑般刺杀而入,直接将公孙冶的咽喉刺穿来。

无数人心头颤动,死死的盯着这一幕,公孙冶,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惨的炼金大会第一人吧。

尤蚩看着这一幕面无表情,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他给过公孙冶选择的机会,他也可以将公孙冶视为弟子对待,但正如叶伏天所想的那样,公孙冶太自负,既然他选择了继续坚持自己的骄傲,自然要为自己的选择承受相应的结果。

公孙冶身体坠落在地,公孙世家的人脸sè极其的难堪,死死的盯着叶伏天。

叶伏天身上的气息收敛,抬头朝着城主府方向看了一眼。

他在想,城主尤蚩给他们三天时间思考,是在给雪夜机会,同样也是给公孙冶机会吧。

假如,那日在帝氏府邸,雪夜被公孙冶废掉修为,尤蚩会怎么做?

这位荒天榜第八的强者,叶伏天无法猜测到对方心中在想什么,他身为炼金城城主,炼器界的象征,因此必须维护历届的传统,同样也是为城主府招揽妖孽人物,金榜第一之人,也是最适合他女儿的,因此,或许他并不会质疑自己所做的一切。

只是,尤溪忤逆了他,做出了叛逆行为,那是他的女儿,他不能如何,为了维护城主府和他女儿的声誉,公孙冶是可以牺牲的。

雪夜,也一样。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公孙冶太自负、太骄傲,自那场谈话之后他没有选择放弃,或许他的悲剧便已经注定了。

帝开看了一眼尤蚩,他也好奇尤蚩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炼金大会第一人之陨落,他是否会感觉到一丝可惜?

此时,帝罡的目光凝视着叶伏天,两天前,他们帝氏实则已经快要将公孙冶拿下了,今日公孙冶战败,有很大可能会选择入他们帝氏。

然而,叶伏天没有任何留手,直接将这位金榜第一人诛杀。

“数日前,你带着至圣道宫弟子以及皇九歌闯入我帝氏府中,伤了不少人,既然你和公孙冶发起了生死战,帝氏没有留你们。”帝罡缓缓开口,看向叶伏天道:“如今,既然此战你已胜,那么,你们闯入帝氏府邸一事,也该解决了。”

诸人抬头看向帝罡,看来,帝罡对叶伏天诛杀公孙冶非常不满,再加上那日他强闯帝府,帝罡,也想要出手了吗。

“那日我便说过,你若来,一样奉陪。”叶伏天目光转过,望向帝罡。

周围的空间再次凝固,那日的传闻确实传出过这消息,然而真正见到叶伏天挑衅帝罡,诸人依旧忍不住心头微颤。

这位至圣道宫而来的绝代妖孽人物,他击杀金榜第一的公孙冶后,又想要和荒州西南域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帝罡交锋吗?

帝罡不是公孙冶,他不炼器,只修行武道,其武道比之公孙冶强大太多,据说那日在帝氏府邸便印证过,当帝罡出手之时,根本无人可挡。

帝罡看着叶伏天,随后迈步而出,朝着炼金石柱区域走去,缓缓开口:“那么,我便领教下至圣道宫诸天骄之实力,那日入我帝氏府邸之人皆以法器为战,并不算真正的交手,此刻,一起上吧。”

帝罡,他要挑战所有至圣道宫的天骄人物?

许多人深吸口气,不愧是他们炼金城第一天骄,哪怕是亲眼见证了叶伏天的强大,依旧有如此霸道之气概。

皇九歌等人露出一抹异样的神sè,帝罡的确很强,那日他们便感受到了,只是,想要以一己之力挑战他们,这是在说笑吗?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七章 最悲惨的金榜第一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杀猪刀 : 2018年11月05日 回复

    哈哈,花都巅峰狂少在抄袭龙灵儿抓叶伏天那一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