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一进一出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一进一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在贾复看来,自己回去复命是理所应当的事,不然的话,主公又怎会知道自己有没有把书信送到。

不过他的话听在王凤、王常等人的耳朵里,下巴都差点被他惊掉到地上。

还……还回去?贾复是不是把莽军连营当成菜市场了?你能从外面突围进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还要从里面再突围到外面,难道是疯了不成?

即便知道他武力过人的王常,也禁不住吞了口唾沫,说道:“君文,你还是先进城吧!哪怕先歇息两日,两日后再突围,也不迟啊!”

贾复想了想,摇摇头,说道:“现在突围正合适,若是等上两天,再想突围,可就越发困难了!”

现在他之所以能成功突围进来,很大程度上是打莽军一个措手不及,若是再等两天,让莽军做好防御的准备,偌大的莽营,哪里还是他想突围就能突围出去的?

事不宜迟,贾复不愿再多耽搁时间,向城墙上的众人拱了拱手,说道:“各位将军,多多保重,三日之后,我们于莽营会师,君文告辞!”

说完话,他再不停留,拨转马头,催马向莽营冲了过去。

看着贾复在城外一骑绝尘的背影,王凤、王常等汉军将领,无不是目瞪口呆。

这个贾复,进出莽营,简直当成了在逛菜市场,此人得有多大的胆子,又得有多大的本领啊!李轶脸sè难看,又是妒忌,又是气愤地说道:“以我之见,贾复不敢入城,定是心中有鬼,弄不好,他早已投靠了莽军,而这封书信,就是莽军为引我方出城而施的诡计!

王常白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懒得跟他多说,王凤这回也没听李轶的。

他捧着刘秀亲笔所写的这封书信,手掌都直哆嗦。对于己方有利的消息,人们在潜意识里就愿意相信它是真的,越绝望,这种潜意识就越强烈。

刘秀来的这封书信,于王凤而言,无异于一场及时雨,让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看到了活下去的可能性。

他深吸口气,环视周围众人,一字一顿地说道:“三日后,我军突围,与伯升、文叔一部,里应外合,夹击莽军!”

且说贾复,他是从莽军的北营杀出来的,现在又是奔北营杀回去的。

莽军北营被贾复折腾得不轻,伤亡了不少的将士,人们正垂头丧气的打扫战场,清理己方伤亡的弟兄,结果这个时候,贾复又不可思议的回来了。

莽营辕门附近的兵卒,人们正抬着同袍的尸体,突然听闻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人们下意识地寻声望去,只见夜幕当中,快马奔来的那位,不是贾复还是谁?

一干莽兵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这人不是刚突围出去吗?怎么又跑回来了?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快马而来的贾复捻弓搭箭,人未到,箭先射了过来。

一名搬运尸体的兵卒前胸中箭,惨叫一声,仰面翻倒。紧接着,嗖、嗖、嗖!贾复又连射了三箭,每一箭都没有射空,三箭下来,又有三名莽兵中箭倒地。

“啊!他又回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尖叫一声,扔下同袍的尸体,转身就往营内跑,与此同时,从莽营里冲出来一大群的莽军,于辕门处列阵。

说时迟,那时快,只眨眼的工夫,贾复便催马来到营门近前,一名搬运尸体的兵卒转身要跑,贾复抢先出弓,他手中的硬弓,正套在那名兵卒的脖颈上。

借着战马冲锋的惯性,同时贾复运足的臂力,振声喝道:“出去!”

只见连人带弓,一并被贾复甩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砸在前方的莽军方阵当中,顿时间,莽军被砸到了一群人。

趁此机会,贾复从战马的得胜钩上摘下自己的画杆方天戟,他双手持戟,径直地冲入人群当中。一走一过之间,画杆方天戟在空中画出一道道的寒光。

再看周围的莽军兵卒,成群成片的锋芒扫倒。一员莽将催马而来,大喝一声,手持大锤,迎战贾复。两马交错,那莽将运足浑身的力气,一锤砸向贾复的头顶。

贾复横戟招架,当啷,咔嚓!战马的马腿被震折,噗通一声,向前翻倒。贾复也随之落马,向前翻滚出好远。

周围的莽兵以为有机可乘,纷纷上前,群矛齐举,作势要向贾复的身上刺去。

还没等他们把长矛刺出来,贾复一轱辘从地上爬起,单手持戟,臂膀晃动,在空中抡出个圆圈。

周围群攻上来的莽兵,被戟尖扫倒了一圈,无一例外,皆是胸前的皮甲被划开,里面的口子,皮肉外翻,深可及骨。

一圈的莽军,惨叫着扑倒在地,这时候,那名持锤的莽将又杀回到贾复近前,这回他使出十二分的力气,又是一锤,猛击贾复的脑袋,“你给我死——”

贾复再次横戟向上招架。当啷!随着一声巨响,贾复的双脚脚面都快要没入地面的泥土当中,持锤的莽将,手中的巨锤脱手而飞,打着旋,弹到空中。

&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nbsp;“啊?”那名莽将大惊失sè,两只手掌,全都是血,虎口和掌心皆被震裂开。

他拨马想要逃走,贾复哪还会给他这个机会,他单手持戟,向前猛的一捅,喝道:“滚下来!”

噗!长戟由莽将的小腹刺入,戟尖在他的背后探出来。

这员莽将啊的一声,仰面翻下战马。贾复手疾眼快,一把抓住战马的缰绳,纵身跳了上去,紧接着,催马就往莽营深处跑去。

吴儁此时已经回到自己的寝帐,刚刚趟在床铺上,迷迷糊糊的正要入睡,就听外面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

而后,有人在他的营帐门口大声说道:“将军,大事不好,刚才突围出去的那贼人,又……又杀回来了!”

“啊?”吴儁一翻身,从床铺上坐起,大声问道:“你说什么?”

“刚……刚才突围出去的那……那人,又……又杀回来了!”报信的兵卒结结巴巴地说道。

“欺人太甚!欺我太甚!”吴儁恨得牙根都痒痒,他主要气的是,你还跑回来干嘛?

你把进出我北营当成逛花园呢,这进进出出的,让我怎么去向王邑交代?吴儁深吸口气,说道:“来人!为我佩甲!”

随着他的话音,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两名贴身的侍卫。吴儁问道:“营内的情况现在如何?”

“贼人已攻入我军大营,孟勇将军阵亡。”

吴儁闻言,身子一哆嗦。孟勇可是他北营的头一号猛将,就这么一会的工夫,竟然被那贼人给杀了?

他禁不住吞了口唾沫,见两名侍卫手忙脚乱的为他穿甲,他清了清喉咙,小声说道:“不用急,慌什么?慢慢穿,没关系!”

主要是他也怕自己真碰上对方,步了孟勇的后尘。

北营这边,身为主将的吴儁尚且怯战,害怕遇上贾复,下面的将士们,也就可想而知了。

看到手持长戟的贾复催马跑来,即便是距离好远,莽军将士都是有多远,闪多远。

许多兵卒或是躲在营帐后面,或是躲在yīn暗的角落里,抽冷子向贾复放冷箭。

其实贾复并不惧怕莽军和他碰硬碰的对战,但这种遇不到敌人,四面八方却时不时飞来冷箭的情况,既让他厌烦,也让他头疼。

贾复冲到北营的中心腹地,一路上,他几乎没遭遇像样的阻拦,但是身上却中了好几箭。

大腿、手臂、肩头皆有中箭,其中最险的一箭是擦着他的额头掠过的,再偏一点,就得射到他的太阳穴上。

经过一番厮杀,贾复最终还是冲开一条血路,再次成功杀出莽营。

等贾复回到刘秀部营地的时候,身中十数箭,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能提着画杆方天戟,骑着马跑回来,即便是汉军将士见了,都不由得为之骇然。

他胯下的战马一停下来,立刻扑倒在地,口吐血沫,再也站不起来了,战马的身上都插着七、八根箭矢。

刘秀跑出大营,见到身上插着那么多箭矢的贾复,他眼泪流了下来,颤声说道:“君文……”

贾复看到刘秀后,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主公,属下幸不辱使命!”而后便一头向前扑倒,晕死了过去。

刘秀急忙把他接住,与麾下的众将,将他架回到营帐当中。

为他起箭、包扎伤口的时候,医官都忍不住暗暗咧嘴,也就是贾复,身中这么多箭还能跑回来,若换成旁人,即便没死在莽营里,也死在半路上了。

贾复以命相搏,于千军万马的莽营里,硬是一进一出,成功把刘秀的书信送进了昆阳,同时也送进了莽营。

这两封书信所造成的直接后果是,昆阳方面的守军士气大涨,反倒是人多势众,坐拥四十多万将士的莽军,士气跌落到谷底。

原本看起来会很轻松取胜的昆阳之战,人们已开始失去信心,不认为己方还有取胜的机会,另外,人们最为担心的还是即将到来的汉军主力。

汉军打下了宛城,在南阳,已再无后顾之忧,汉军完全可以倾尽全力,出兵昆阳,等到那时,己方腹背受敌,要如何应对?

宛城沦陷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了全军,许多郡府的都尉都纷纷找上王邑,向他请求退兵。

莽军的主力是由郡军组成,当初率领各地郡军到洛阳集合的,就是各郡的都尉。可以说都尉是莽军中的核心骨干。

本就在气头上的王邑,见到有数名都尉向自己建议撤兵,他勃然大怒,当即下令,将这些建议撤兵、动摇军心的都尉,一律军法处置,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几名都尉被杀,对于京师军将士而言,根本不算个事儿。但看在地方军将士的眼里,却有种唇亡齿寒、如丧考妣之感,此事也再次证明,王邑根本没把他们这些地方军当人看。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一进一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