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74章 仙门

0674章 仙门

唐子娴进去之后,为了安全起见,宁涛又在这个空间里画了两只永久性的血锁。随后,他返回了能量镜面前。他的眼睛无法看到里面,他的鼻子也无法捕捉到里面的气味。那波光粼粼的镜面就像是一个空间界壁,一步之遥却是一个世界的距离。

宁涛也不敢以元婴出窍的方式进去,之前入口处的那个仙级法阵镇压他,却不镇压唐子娴,这让他担心元婴进去之后也会遭到镇压。可是就这么干巴巴地等着,他又有点不甘心。

想了一下,他退后了几步,捡起一块小石头,小心翼翼地扔向了那圆月一般的能量镜面。

那块小石头很轻松地就从能量镜面之中穿了进去,没有剧烈的反应,只是荡起了一片小小的能量涟漪,那感觉就像是将一块小石头扔进了一个水潭里一样。

“石头能进去,我能不能进去?”宁涛心里这样想着,他忍不住想进去看看的冲动,似乎理论上也是可行的,可是一想起入口处的仙级法阵的镇压,他就迈不出腿。

他能活到现在,一身的保命修真功夫是其一,其二就是这份小心谨慎。

琢磨了一下,他想到了一个别的办法。

他打开小药箱,将装在里面的镇时塔和一块云矿石拿了出来。建树木板没有拿出来,因为这里有更大的。他将镇时塔放在了身体左侧,将一块云矿石放在了身体右侧,随后他将装有寻祖丹的小瓷瓶拿了出来,拔掉瓶塞,将里面的寻祖丹倒了出来,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轰!

大脑震动,双眼瞬间失明,那一刹那间的感觉就好像整个世界都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了。在那种绝对的黑暗里,他能感受到的就只有他自己。

约莫一分钟的时间过去,光线重新回到了宁涛的眼中。

地方还是这个地方,可时空却不是这个时空。眼前的建木大门敞开着,并没有什么能量镜面。可是,那门后……

什么都没有,只是一面石壁。

宁涛心中涌起一片惊讶和困惑,如果后面没有宫殿,那用建木修建一道宫门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很轻,可在这静谧的空间里却拥有一种鼓槌一般的力量,敲击着宁涛的耳膜,敲击着他的心。

是谁?

宁涛站了起来,转身看去,然后就呆住了,忘记了呼吸。

一个女子,一只兔子正从玉石台阶上走下来。

那女子正是yīn月仙子,一袭雪白的霓裳,仿佛这世间的一切于她而言都是污浊的,唯她清澈如水,不沾半点烟火气息。她清美如斯,如寒潭玉莲,让人不敢生出半点亵渎之意。

唐子娴虽有她的样子,可是没她的神韵。

那只兔子蹦蹦跳跳,一身雪白的皮毛,两只眼睛宛如红宝石一般漂亮。

它就是唐子娴说的一顿能吃下两只猛虎的玉兔精吗?

无从知道,可看它的样子,它和普通的兔子其实没什么明显的区别。

yīn月仙子来到了建树宫门前,站在了那面石壁下。

那只白白生身的玉兔来到了她的身边,蹲在地上,仰着有着一双长耳朵的脑袋望着它的主人。

一人一兔就这么待着。

宁涛心中一片奇怪:“她和她的兔子这是在干什么,面壁吗?”

却就在这个时候,低语者雪花涌动。

yīn月仙子开口说道:“它就要来了,我得早做准备。”

兔子的嘴里也讲出了人言:“主人,我们离开这里吧,这世界无穷大,它不一定能找到我们。”

yīn月仙子叹了一口气:“世界再大,也都在它的掌控之中,我们无处可逃。我会留下一颗种子,等待转世。这个世界终将毁灭,如那烈火烧过山林,可寒冬之后就会有种子在泥土之中发芽。有一天年轻的我会来到这里,拿回银河之沙,回归故里。”

银河之沙?

难道是那颗灵土层下,法阵石碑之上的那粒沙子?

还有它,世界再大都在它的掌控之中,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一刹那间,宁涛的脑海里莫名浮现出了涅波娜与她的不死火龙的对话。

涅波娜提到了东方的仙人利用yīn月人做好了准备,她也要留下种子,等待重生。她也说无处可逃,她要正面面对她的敌人。

这一幕何等相似!

“涅波娜和yīn月仙子遇到的似乎是同一个敌人,两人都是仙级的人物,是什么人或者东西能让她们如此紧张害怕,还没交手便如此绝望,提前做好了转世的准备?”宁涛的心里忍不住要去思考这些问题。

yīn月仙子不说话了,抬手在石壁上刻写符文。

宁涛看着她刻写符文,心里想着的却是另一个时空的能量镜面。

兔子也仰着头看着它的主人刻写符文,很安静的样子,可它的眼神很悲伤。

yīn月仙子一边刻写一边说道:“仙门无回路,此生有终时。来世寻来此,携沙过银河。”

这是说……

却不等宁涛琢磨明白,虚空便晃动了起来,随后崩塌。眼前的景物恢复正常,yīn月仙子不在了,那只兔子也不在了,剩下的只是一道建木宫门,还有那波光粼粼的能量镜面。

此前不知道它是什么,现在宁涛知道了,它是仙门。

他回味着yīn月仙子刻写仙门时说的话:“仙门无回路,这是说唐子娴一进去就回不来吗?此生有终时,说的是yīn月仙子自己还是唐子娴?来世寻来此,说的是自然是唐子娴了,她来了,然后……携沙过银河,那不就是说她会离开这个世界吗?”

他快速收好了两件道具,寻祖丹也装回到了小瓷瓶中,然后他咬破手指在右手掌心之中画了一只血锁,画好之后冲进了波光粼粼的镜面之中。

这样做有难以预估的危险,可是他还是冲进去了。这不是冲动,而是担当。他右手手心之中画血锁,一旦遇到危险的情况,他的右手去抓医馆钥匙就能开方便之门,这已经是他在最危机的情况下才会采用的手段了,也等于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

他有这样的手段,可唐子娴没有。

仙门之后是一片莹白柔和的光,丝丝缕缕,光线被拉长,而他感觉好像是在什么管道里滑行,嗖一下就去了很远。整个过程也就一两秒钟的时间,没等他多看一眼,观察一下,“管道”就消失了,而他也出现在了一个奇诡的空间之中。

这是一个巨大的半球形的空间,就像是一个墓室。地面上矗立着一块又一块的卵形巨石,与真人等高。每一块卵形巨石上都刻着符文,似曾熟悉的感觉。

此刻,每一个符文都闪闪发光,整个空间都充斥着如月华般的光线,奇幻如梦。

“这……”宁涛惊呆了,这不是神龙架深渊之中的yīn月城外的噬魂守灵阵吗,难道是仙门传送到了那法阵守护的yīn月仙子的墓中?

果然是yīn月仙子的坟墓,他很快就看到了矗立在正中央的yīn月仙子的雕像,还有一口巨大的玉棺。然后,他又看到了唐子娴。她悬浮在虚空之中,脚下空无一物,可她却不沉不降。能量涌动牵扯之中,她的衣带飘飘,给人一种嫦娥奔月的美感。

他的视线迈过她,看见一物,顿时有点懵了。

唐子娴的头顶上不是墓砖砌成的拱顶,而是一块石碑。那石碑上有符文闪烁,一切皆透明。清晰可见那石碑之上的那粒散发着奇异光辉的沙子,还有更上面的漏斗形状的灵土层。

这就奇怪了,他和唐子娴明明是在月球上,可现在看上去却像是在神龙架深渊下的噬魂守灵阵之中!

他开方便之门将唐子娴带上了月球,而yīn月仙子留下的仙门又将他和唐子娴传送到了神龙架下的噬魂守灵阵中?可是,那石碑明明是在月球冰湖湖底,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一起被传送下来了?

一大堆的问题涌上心头,宁涛一个都弄不明白。可他又不敢开口,生怕给唐子娴带去麻烦。

突然,这个奇诡的空间中响起了念诵经文法咒的声音,那声音是yīn月仙子的声音。

不在镇时塔、建树和云矿石所构建的过去时空之中,宁涛就是有低语者也无法听懂yīn月仙子诵念的是什么经文,什么法咒。

随着经文法咒的诵念,那块悬浮在虚空顶处的石碑层层剥落,掉下一块块石屑。石碑上的符文却越来越亮,甚至达到了灼眼的程度。

唐子娴身上的衣服也像是着火了一半片片剥落,化成灰,最后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她贴肤穿着的霓裳法衣。那法衣晶莹剔透,在能量光的透照下清晰可见衣服下面的皮肤,雪白如玉,吹弹得破。又有水墨山水,朦朦胧胧。

她的美,用文字难以形容。

可宁涛哪里还有半点歪心思,他仰望着她,生怕错漏任何细节。他猜测着即将发生什么事,可他的脑袋里却只是一片空白。

突然,石碑上的一块符文飞到了唐子娴的身上,她的身上便多了一个星光闪耀一般的符文。

失去了一个符文,石碑上就多一条裂痕。

一个又一个的符文飞附到了唐子娴的身上,她的肌肤上到处都是闪闪发光的符文。

最后一块符文飞附到唐子娴的身上,裂痕满布的石碑轰然碎裂,一只三尺长的锄头从虚空之中坠落了下来。

那是yīn月仙子的法器。

唐子娴忽然睁开了眼睛,一把将锄头抓在了手中。也就在那一瞬间,她将手中的锄头抡起来,猛地劈了下来!

看网友对 0674章 仙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