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78章 后果很严重

0678章 后果很严重

夜sè笼罩下的曼哈顿霓虹闪烁,车流如梭,比之白日更显繁华。

一辆出租车在42街口停了下来,宁涛给了车资,从车上下来,混入熙熙攘攘的人群往前走。没走多远他便找到了冥古酒吧,然后走了过去。

今晚他主动出诊的病人,他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那人的绰号黑先生。

哥特风格的酒吧门口站着两个黑大个,壮得跟熊似的,进入的人都要被被两人用探测器搜身。枪和毒品是不能带进去的,禁枪是防止有人在里面打架闹事。禁止携带毒品进去,为的却是只能买他们家的货。

宁涛的身上并没有带武器,很轻松的就过了检查,进了冥古酒吧。自从炼成了肉中枪之后,精炼驳壳枪也变成了一种备用的选项,很少时间带了。而他的小药箱已经成了他的名片,要是背在身上的话那等于是在暗示所有看见他的人我就是那个头号恐怖分子。所以,那也是不能带的。

酒吧里音乐声震耳,调音台上的dj扭动着水蛇一般的腰肢,时不时高举双手让人跟着她舞动。舞池里,男人和女人摇晃着脑袋,扭动着腰肢,甩动臀部,群魔乱舞。这里的空气里都是荷尔蒙和酒精的味道。

这样的酒吧宁涛还是第一次来,他为“出诊”而来,进来之后却有点茫然的感觉。到处都是人,音乐声震得连人说话的声音都听不清楚。

宁涛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及闻术状态,一眼扫过,酒吧里恶气弥漫,浓得就像是洗过毛笔的砚池。

不过也有例外。

宁涛的视线停留在了一个角落里,四个白人青年和两个亚裔女生坐在一张桌子前喝酒。两个女生显得很拘谨,四个白人青年却显得很活跃,做着游戏,变着花样给两个女生灌酒。

那两个女生的身上有少许善气,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显得特别醒目,看她们的反应好像也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

宁涛的心里有了主意,他随便要了一瓶啤酒,然后往那个角落走去。

“我不能再喝酒了,我的头很晕。”一个亚裔女生说道。

“珍妮,我们请你们出来喝酒,你就这样扫兴吗?”一个脖子上有纹身的白人青年面sè不善地道:“你们从华国来的女生就这么呆板吗,来这种地方怎么能不喝酒?”

原来是来自华国的女生,珍妮显然是那个女生的英文名字。

另一个白人青年嘲讽地道:“不会是怕你们爸爸妈妈教训你们吧?”

另外两个白人青年笑了,配合得很好。

也许是这句话刺激到了两个来自华国的女生,两个女生又硬着头皮喝了一杯啤酒。两个女生显然不是经常喝酒的人,喝酒的时候闭着眼睛,那感觉就像是在喝很苦的汤药一样。

就在两个女生闭着眼睛喝酒的时候,一个白人青年往一瓶酒里放了一点白sè的粉末。然后将那瓶酒拿了起来,趁着起身的时候摇晃了一下。两个女生刚刚把杯子里的啤酒喝完,他拎着酒瓶又要给两个女生倒酒。

“不喝了,我真的不能再喝了,我的头好疼。”另一个女生说,声音细细的,带着一只近视眼镜,一看就是那种文文静静学习很好的女生,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了这种地方。

拎着酒瓶的白人青年说道:“汤丽,最后一杯,只要你们喝了这最后一杯酒,我们就不劝你们喝了。”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往两只杯子里倒满了啤酒。

“喝完这最后一杯酒,我们就可以离开了吗?”被称作是汤丽的女孩问道,有些心动的样子。

拎着酒瓶的白人青年笑着说道:“是的,喝完这一杯酒,如果你们想回去的话,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来来来,为我们今天的聚会干杯。”另一个白人青年端起了一只酒杯。

珍妮和汤丽再次端起了酒杯……

“等一等。”宁涛走了过去,很亲热的打了一个招呼,“珍妮、汤丽,你们怎么在这里?”

他用的是汉语。

珍妮和汤丽看着来到面前的宁涛,两个女生的脸上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她们显然没有见过这个陌生的同族青年,可他给她们的感觉却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

宁涛笑着说道:“你们忘记了吗,高中的时候我们是同班同学,我就坐在你们的后面。这个世界真小,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上高中同学。”

“你是……”珍妮显然想不起有这样一个高中同学。

“嘿!”拎着酒瓶子的白人青年冲宁涛说道:“小子,你是谁?不要用那种我们听不懂的鸟语,这里是曼哈顿,你不会讲英语吗?不会就滚回你们的国家去!”

“我看像是偷渡客,那些偷渡过来的偷渡客基本上不会英语,打一个移民局的举报电话他就会哭。”另一个白人青年讥讽地道。

宁涛却没有理会,继续用汉语说道:“好吧,我不是那么的同学,我看他们在酒里下了药,所以过来帮帮你们。我看你们两个都还是学生,怎么会来这种地方玩?这里很危险,根本就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

两个女生本来已经被灌得有几分醉意了,一听宁涛说酒里下了药,那几分醉意顿时被吓醒了。

“我们……”汤丽有些紧张地道:“我们找了一份与我们的专业相关的兼职,他们都是我们的同事,今天晚上他们说给我们举行一个欢迎派对,我们没有想到他们说的派对是这样的地方,更没有想到他们是这样的人。”

“你们走吧,以后不要再轻易相信别人,尤其是刚刚接触却又对你们很好的人。重新找一份兼职的工作吧,这几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人。”宁涛说。

“谢谢你。”珍妮跟着就站了起来,准备要走。

坐在她身边的白人青年一把将她摁了下去,yīn沉地道:“珍妮,你要干什么?”

“我们、我们……我们要回学校。”珍妮骤然紧张了起来。

“哼!”摁着她的肩膀的白人青年冷笑道:“不是说好了吗,喝完最后一杯就让你们离开,不把酒喝了,你们走不了。”

“我们……不喝!”汤丽鼓起勇气说道。

“不喝?那今晚的消费你们来买单,我们喝的酒可是很贵的,大概要5000美金,不喝也可以,你们俩拿5000美金出来吧。”脖子上有纹身的白人青年说道。

“我们……没有那么多钱,更何况……这些酒又不是我们要喝的,你们、你们不能这么不讲道理!”一着急,汤丽的眼睛里顿时泛起了泪花,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经历了这一次,以后她们恐怕是不会再来这种地方了。宁涛之所以没有及时制止这四个白人青年威胁她们俩,其实也是一片好心,他要让她们紧张害怕,这样她们才会长记性。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蠢货!”最先跟宁涛说话的白人青年伸手推了宁涛一掌,眼神凶悍。

这样一巴掌对宁涛来说就像是一个婴儿打了他一下,不过他却很配合的晃了一下,退了两步,差点摔倒的样子。

“你们干什么?你怎么能打人?”珍妮质问道。

她很聪明,宁涛是帮助她和汤丽的人,如果宁涛被打跑了,那就没人帮助她们了,所以她才壮起胆子为宁涛说话。

推了宁涛一掌的白人青年恶狠狠地道:“你给我闭嘴!”

珍妮顿时被他那凶恶的气势给吓住了,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话说出来。

宁涛觉得也差不多了,用英语说道:“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她们两个走出去,要么你们四个抬出去,你们选哪一个?”

“法克!原来你会说英语,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推了宁涛一巴掌的白人青年一脸冷笑,说话的时候还用上了夸张的肢体语言,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在模仿猴子。

另一个白人青年用双手撑住眼角的皮肤,将一双眼睛往上拉。这也是一个歧视华人的侮辱性的动作,意思是在讽刺华人眼睛小。

宁涛却笑了:“威胁你们?不是的,情况比威胁更严重。”

他的话音刚落,那个拎着酒瓶子的白人青年忽然抡起还装着小半瓶酒的酒瓶子砸向了宁涛的脑袋。

宁涛抬手,用手背挡了上去。

酒瓶碎了,宁涛的手背也被啤酒打湿了。他抖了抖手,甩掉手背上的啤酒,突然一拳抽在了用酒瓶子砸他的白人青年的小肚子上。

一声闷响,那个白人青年顿时往地上瘫倒下去。

“你们两个还在这里干什么?如果你们还不走,你们就没有机会再走了。”宁涛说。

珍妮和汤丽这才如梦初醒,慌忙起身往门口跑去。她们是真被吓坏了。

一个白人青年伸手去抓人,却被宁涛一脚踹回到了沙发上。

另外两个白人青年顾不上去拦截珍妮和汤丽扑向了宁涛,各自抓起一只酒瓶扑向了宁涛。

宁涛的身上虽然有天字版yīn谷镇灵符封锁一身的灵力,可那也不是这四个小渣渣能对付的。事实上,他两三秒钟的时间就可以搞定这四个小渣渣,打残或打死都随意,可他偏偏不这样做,因为他要钓更大的鱼。

嘭嘭!

两声闷响,两个提着酒瓶子扑上来的白人青年,几乎在同一时间他手中的酒瓶子打在了宁涛的脑袋上。

宁涛咧嘴一笑……

看网友对 0678章 后果很严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