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79章 黑衣人

0679章 黑衣人

两个白人青年以为宁涛会倒在地上,却没想到头上挨了这么狠两下,这家伙居然对他们咧嘴笑!

宁涛笑着说道:“我说过后果很严重,这是你们自己选择的,那就不好意思了。”

话音落下,他忽然伸手抓住那个脖子上有纹身的白人青年的脖子,随手往身后一扔。那个白人青年呼啦一下从他的手里飞了出去,撞倒了一张酒桌,还撞倒两个在那张酒桌上喝酒的人。

有人尖叫,有人呼喊,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几个就把看场子的保镖从不同的角落跑了过来。

宁涛却没将那几个如狼似虎般扑过来的保镖放在眼里,他抓住了好握着半截酒瓶子的白人青年的手腕,面带微笑:“你刚才把眼皮往上拉,是嘲笑我眼睛小吗?”

“法克!”那个白人青年一拳头抽向宁涛的眼睛。

砰!

一拳命中目标。

宁涛的头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更不存在什么黑眼圈,他的脸上也还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看来眼睛对你来说并不重要。”

话音落下,他突然翻转那个白人青年的手腕,推着那半截酒瓶子扎进了白人青年的眼窝。

鲜血迸流,碎裂的玻璃瓶子刺穿了眼球。

“啊——”白人青年的嘴里发出了一声杀猪似的惨叫声。

宁涛却抓住那半截酒瓶子往外一抽,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捅进了白人青年的另一只眼窝。

咔嚓!

鲜血喷溅。

白人青年忽然倒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他用那种歧视性的动作侮辱华人的小眼睛,此后余生他却没有了眼睛。

论恶,谁能恶过善恶中间人?

宁涛却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转身向被他击中腹部的那个白人青年,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刚才学猴子是吧?我觉得你学得很像,我喜欢你的一双腿,它们很灵活。”

“不不不……”那个白人青年使劲摇头,人也往后退,却抵在了沙发上。

宁涛伸手向他抓去。

突然一个黑大汉从侧面扑来,撞在了他的身上。

黑大汉被弹了回去,宁涛的手抓住了那个学猴子的白人青年的衣领,突然一脚踹在了他的右腿膝盖外侧。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却被淹没在了震耳的音乐声里。

“啊——”血猴子动作的白人青年的嘴里也冒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可属于他的噩梦才只是开另一个头,他刚刚瘫倒在地,宁涛又一脚踩在了他的左腿的膝盖上。

咔嚓!

断腿如断甘蔗。

学猴子动作的白人青年张大了嘴巴,可这一次却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宁涛的身上虽然有天字版yīn谷镇灵符封印着一生的灵力修为,可从他开始修炼原始炼器法开始,他其实就迈入了小涅槃境的俢练。他的身体不说达到小涅槃境的金刚之身的程度,可拳脚却是达到了的,因为他的拳脚是打铁使用最多的部位,他连龙灵骨都能打成肉中枪,一个血肉之躯的恶棍白人,怎么经得起他的拳打脚踢?

呼!

脑后忽然响起风声。

宁涛转身过去,一把椅子便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打他的是一个白人猛男,身高起码一米九几,体重起码三百斤,两只胳膊比他大腿还要粗一点,用的还是酒吧里的铁脚椅子。

宁涛愣了一下,然后晃了晃。

却不等他倒地,又一个黑人大汉从他的后面扑了上来,抡起手中的一根警.用甩棍,狠狠地抽在他的后脑勺上。

宁涛闭上了眼睛,避开地上的酒液,倒在了一个比较干净的地方。

“打死他!”有看热闹的吼道。

“你们继续玩,下一轮酒我们老板请。”砸了宁涛一椅子的白人大汉说,他的声音从酒吧里的扬声系统之中传出来。

酒吧里顿时一片欢呼的声音。

两个保镖各抓住宁涛的一只手,将他拖进一条消防安全通道,然后又将他拖进了一部电梯。

“妈的,这个家伙是谁?竟敢在我们的地盘闹事。”

“不知道,不过这家伙真狠,竟然在那样的场合里用酒瓶捅瞎人的眼睛。”

“不管他是谁,他死定了。”

几个保镖在电梯里谈论,听他们的口气,宁涛差不多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宁涛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反应。他的头被狠狠地打了两下,可他的头上却没有半点血迹,甚至是发型都没有乱。可这样的破绽,几个保镖都没有留意到。

这就是宁涛的策略。

他来冥古酒吧出诊,这其实是临时起意,他并没有一个详细的计划,贴一张天字版yīn谷镇灵符就来了。看到那两个即将掉进火坑的华人少女,他忽然就有了这个计划。闹事,然后被抓,然后被送到这里的老板面前接受“处置”。

冥古酒吧的老板“黑先生”就是他这次主动出诊的病人。

天道医馆搬来曼哈顿,找他麻烦最多的不是白sè房子里的那帮人,也不是CIA,却就是这个曼哈顿的地下国王黑先生。于公,黑先生这样的恶人必须要出诊。于私,黑先生派了那么多人来唐人街找他,想抓他,他怎能不亲自过来露个面?

电梯停下,电梯门打开,两个保镖又抓着宁涛的手将他拖出电梯,然后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很大,装潢华丽,隔音处理也做得很好,房门一关上,下面的嘈杂的声音就听不见了。

这里有它自己的音乐,莫扎特的《奏鸣曲》。

一个穿着黑sè西装的白人男子坐在沙发上,张开着手臂,左右臂弯里都依偎着一个衣着暴露的黑人女子。这个白人男子约莫四十多岁,身材有些走样,但大致看上去还算健壮。他的身上除了肤sè是白的,其余的都是黑sè的,包括他的项链、戒指甚至是袜子。

这就是“黑衣人”这个绰号的由来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不过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人身上的恶气极其深重!

哗啦!

一杯威士忌酒泼在了宁涛的脸上,他的脸上和头发上沾满了褐sè的酒液。

宁涛很配合地睁开了眼睛,然后晃了晃脑袋,做出一副刚刚醒过来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

“你是谁?”穿着黑sè西装的白人男子问了一句。

宁涛没有回答,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穿着黑sè西装的白人男子突然站了起来,一脚踹在了宁涛的胸膛上,然后将宁涛踩在了他的脚下。

“你就是……黑衣人吗?”宁涛有些紧张的样子。

穿着黑sè西装的男子将脚使劲往下压,说话的声音里也带着怒气:“是谁派你来的,是墨西哥帮,还是躲在角落里的波兰人?”

宁涛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听说你是这一代的地下国王,我特意来找你的。”

穿着黑sè西装的白人微微愣了一下:“你在找我?”

宁涛说道:“是的,我在找你,我觉得你病了,特意过来给你看病。”

“哈哈哈……”穿着黑sè西装的男子笑了起来。

几个保镖也被宁涛的话逗笑了,屋子里满是哄笑的声音,原本很黑恶很紧张的气氛突然就画风突变,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穿着黑sè西装的白人男子拿走了他踩在宁涛胸膛上的那只脚,他脱掉了西装,还有他的衬衣。转眼裸露出来的上身满是黑sè的纹身,但不是常见的骷髅、猛兽之类的纹身,而是一件看上去褴褛不堪的衣服,肋腔上还纹了一句话:不病不死,黑夜之衣。

这才是“黑衣人”这个绰号的由来。

“老板,他用酒瓶子捅瞎了一个小子的眼睛,我们是将他揍一顿,然后交给警察,还是怎么处理?”一个黑人保镖问了一句。

黑衣人挥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一声脆响。

挨打的黑人保镖捂着脸庞,有点犯懵,他显然不清楚他的老板为什么打他。刺瞎人的双眼,这是很重的罪。考虑到这个小子华人的身份,法官肯定不会留情,这小子多半会把牢底坐穿,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动手就可以达到惩处的目的。他觉得他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建议,却没想到得到的却不是赞许,而是一巴掌。

黑衣人恶狠狠地道:“交给警察?你这蠢货是不是还想领一个好市民奖?我要让所有的人知道,不管是谁在我这里闹事,下场都会很惨!”

一个白人保镖对坐在沙发上的两个黑珍珠说道:“你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出去。”

两个黑珍珠似乎意识到了即将发生什么事情,慌忙从沙发上爬起来跑出了门。

黑衣人蹲在沙发旁边,将鼻孔对着茶几上的一行白sè的粉末猛地一吸。一个难听的声音里,那行白sè的粉末钻进了他的鼻孔之中。他揉了揉鼻子,整个人的精气神好像瞬间得到的升华,进入了一种超凡入圣的状态。

然后他从茶几下拿出了一支银sè的铝合金箱子,箱子不大,打开之后里面赫然装的是刑具。有拔人牙齿或者指甲的钳子,还有锋利的尖刀,罐装液化气割刀,以及斧头、锤子什么的。

宁涛从地上爬了起来。

两个保镖随即上来,一左一右抓住了他的两只胳膊,同时压着他的肩头,让他动惮不得。

黑衣人从铝合金箱子里拿起了一把斧头,然后走向宁涛:“没有人能在我这里捣乱,上次有一个墨西哥的杀手在我这里卖货,你知道他的下场吗,他已经被做成了鸡饲料!”

话音落下,他突然旋身虫摆腿,一记侧踢踢在了宁涛的脸上。

这动作干净利落,功夫味道十足。

可是,挨了打的宁涛却露出了笑容。

看网友对 0679章 黑衣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