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章 新旧更替

第一千八百章 新旧更替

生命本源,始终恐惧的,就是那一株古树。

对本源而言,长远来看,聂天若是反抗他,未来会是心腹大患。

可那毕竟是未来。

短时间内,神族未现,未成气候,聂天是威胁不了它的。

生命古树不一样。

能以意识,同化它,消融它的自我,能改变它思维方式的生命古树,才是更大威胁!

本来,只要生命古树进不来浑沌,就不能同化影响它。

这也是它底气之所在!

万没有料到,成就为至尊以后,通过生命探寻,聂天感应到了生命古树,且因主魂受灵魂之河的提升,加灵魂之河的帮助,使得聂天的魂念,穿过层层空间界壁,连系到生命古树,并发出呼唤。

灵魂之间的连接形成,聂天和生命古树齐齐发力,竟打破浑沌规则桎梏,令古树不受他的制衡,凭空冒出。

生命古树冒出的那一刻,它就知道,它的大灾难来了。

果不其然。

哧啦!噗噗!

密不透风的绿sè能量光幕中,聂天的源生之体,被一截截绿sè树枝,刺透了进来。

树枝,洞穿他的血肉,刺入经脉骨骼缝隙。

聂天痛不欲生。

每一截树枝,每一点绿sè草木精能,都烙印着生命古树的意志。

或者说,新的生命本源的意志……

原来的,之前和他种种算计的生命本源,一簇小小的意识体,似被驱逐到角落,还在被生命古树的意识,慢慢蚕食同化。

那一簇小小的意识体,似也在观察着聂天,传来暴怒、不满、仇恨、讥讽的意念。

似乎在说……

你以为接引它进来,以为它取代我,你就能赢?

你以为,它成为了我,你会是它的盟友?

你真是可笑,愚蠢,你不止是害了我,也害了自己,你活该!

生命本源的原意识,传来的意念,渐渐变得弱小,属于它的独立的自我,似即将彻底消失,再也不复存在。

它很是不甘心,也极其的怨恨不满。

分逸出去的墟灵,在外界活动,意识都会独立,都会变成新的魂魄。

可是如生命古树那般,从诞生之后,历经万劫,始终屹立灵界之巅者,真就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它的意识、智慧强的不可思议。

它入浑沌,如龙入大海,将再难被遏制。

连它的本源都不能!

生命本源,从来不惧怕灵界血父,是因为它深知,灵界血父在漫长岁月中,都处于死寂状态,没有经历三界的动荡变迁,没有一段段惊心动魄的经历,也就不可能将独立意识强大到那个地步。

这样的灵界血父,将永远被它掌控,听命于它,构不成威胁。

灵界血父,只是它制造出来的,纯粹用来战斗的利器。

而生命古树,虽然不是战斗厮杀利器,但它无数经历,催生出来的智慧和意识,却能影响它,反噬它,替代它。

它一直都知道,一直都在抗拒,一直都在提防。

可它还是失败了。

它渐渐消失,再无自我。

被生命古树裹着的聂天,渐渐地,再也感受不出,来自于它的愤怒、讥讽、仇恨。

另外一股,新生的,融入它而成的意识,以一种冷漠、平静,毫无感情波动的目光,似在注目着他。

如看着一个物件,而非是血肉生灵。

聂天知道,那是生命古树。

生命古树,蚕食了它,成为了新的本源,成为了这片生命血海的新主。

它,本来也是来自于血海,它熟悉这里的一切,还曾经将自己带出血海,得以看到浑沌的面貌。

“多谢,多谢你助我达成所愿。”

它的意识,从每一截刺入聂天血肉的树枝,从每一点绿sè光烁传来,是如此的清晰。

聂天在它的裹缚下,动弹不得,血肉内的精能,迅速流淌到刺入的枝干内,使得那小小的枝干,分叉出更多的枝条,不断地生长着。

这是,终极的天木荆棘术。

噗!

很快,就有一截截枝干,从聂天皮肤底下突出来。

与此同时。

幽暗之地还在崩塌碎裂,还在地动山摇,天穹有密密麻麻地空间缝隙,有夺目的空间光刃飞逝。

可那灵界血父,却呆愣地,如古老的神明矗立着。

他提着金sè巨斧,本和聂天,和生命古树战斗。

在聂天,在生命古树消失之后,他原先也是打算冲入浑沌,将聂天,将生命古树砍杀。

可很快,他就茫然了。

他愣在那儿,眼神困惑不解,他感知到,不断向他传递命令,给他指引,为他灌注生命精能的那个它,发生了巨变。

它的巨变,它的气息渐渐消失,让灵界血父没了目标。

望着即将崩塌的天地,逃离的三界众生,崇拜地看着他的古灵族族人,还有分明怀有恶意的赵山陵、秦尧一小撮遗留者,他心神都有些麻木。

他早已习惯,接受来自于它的命令,以它的吩咐行事。

它不再了,灵界血父很不适应,似找不到存在的意义,和战斗的动力。

一阵子后。

灵界血父,又聆听到它的魂念,感知到它的存在。

可灵界血父,却本能的知道,它,不再是它了。

“我,该何去何从?”

举天四顾,他茫然失措。

生平第一次地,他开始认真地,去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开始去想,是接受全新的它,还是当那个它已经消亡,去做自己。

幽暗之地的残存者,都自发地,汇聚到赵山陵和巫寂身旁。

聂瑾,轻声询问巫寂,“怎么回事?”

灵界血父的异状,他们都看在眼底,而生命古树也随着聂天消失,他们不知道浑沌中,又有什么惊天之变。

“聂天,被生命古树困着了,生命古树的意识,充盈了那片血海。”巫寂低垂着头。

没有人能看到,他眼角,有鲜血流溢出来。

连番透支时光之力,去窥视浑沌内的玄奥,他也不堪重负。

“灵界血父,已经嗅到不对劲,知道自己效忠的对象,其实变了。”巫寂没有去看谁,保持着低头的姿势,轻声说:“他,也在思考,认真地去思考,自己存在等意义。他要是变,就是天地间,最强大的星空巨兽,是叛逆者。”

“也不能说叛逆,他依然效忠原来的本源,只是原来的本源,不复存在了。”

巫寂说出这么一番晦涩难懂的话,然后要大家,注意灵界血父的变化,先静观其变。

……

ps:最近每天一章,时间可能也难确定,抱歉~

看网友对 第一千八百章 新旧更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