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85章 群魔聚会

0685章 群魔聚会

房门关上了,宁涛放弃了从门口进去,而是贴着墙壁,就像是水一样浸入墙体,然后小心翼翼地,慢慢地往房间里渗透。页岩砖与水泥带来了一点阻塞的感觉,可这堵不到一尺的墙壁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障碍,他很轻松地就穿了过去,但他没有急着浸入房间,而是从墙体上冒出了一张面孔。

这张面孔别人是看不见的,除非是同样的元婴出窍境的修真者或者妖,拥有天眼的能力才有可能能发现他的存在,但这个屋子里的人显然没有一个这样的人物。

房间里,费朗西夫坐在沙发上,看着刚刚进屋的左蓓拉。几个纳粹亡魂附身者站在他的身后,一个个站得笔直,虽然老少胖瘦参差不齐,但气质却是标准的军人气质。

左蓓拉开口说道:“我应该怎么称呼你,费朗西夫还是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先生?”

费朗西夫没有说话,只是直视着左蓓拉的脸庞,看着她的眼睛。他的眼神很锐利,给人一点摄人的感觉。

“嗯?”左蓓拉顿时皱起了眉头。

“谁你的便,左蓓拉小姐。”费朗西夫终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出了一只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请坐。”

左蓓拉坐到了沙发上,淡淡地道:“你知道我的目的,我喜欢直接进入主题的谈话,我们开始吧。”

费朗西夫坐在了沙发上,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我们本来有一百个人,可是很多人都死了。我们本来以为也逃脱不了死神的追捕,直到你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他给了我们药,还帮助我们换血,并让我们来这里。他提到了你,也给我们看了你录制的电视……”

“那叫视频。”一个黑火公司的佣兵纠正道。

左蓓拉瞪了他一眼,他跟着就闭上了嘴巴。

费朗西夫接着说道:“你让我们来这里见你,你说你愿意帮助我们彻底解决问题,甚至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我想知道的是你会怎么做,你又想从我们这里获得什么?”

左蓓拉说道:“你们清楚你们自己的情况吗?”

“你指什么?”

“你们其实已经死了,本不应该存在。这个天地有异动,一条裂缝正在形成,产生了超越自然的力量。你们在你们那个时代都是强悍的人物,强大的人必然拥有强大的灵魂。机会从来都只给强大的人,所以你们很幸运,你们又回来了。可是这天地不容你们,所以你们才会一个个死去,一旦你们这一次再死去,你们就什么都不会剩下。”

几个纳粹亡魂再也保持不了那严肃的表情了。

左蓓拉接着说道:“事实上,如果不是我给你们药,让人帮助你们换血,你们也死了。可这并不能彻底解决你们的问题,所以你们会感觉到冷,需要温暖的血液。”说到这里,她移目看了一眼茶几上几条鱼干,嘴角浮出了一身蔑笑,“不是鱼血,你们要的是温暖的人血,亏你们还是横扫了半个世界的人物,你们现在连人都不杀了吗?”

金发青年出声呵斥道:“注意你的言辞!你应该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

左蓓拉并不生气,淡淡地道:“你是?”

“狄特里希。”金发青年说,停顿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现在也叫穆勒。”

狄特里希,阿道夫希特勒最信任的保镖,穆勒显然是金发青年的名字。

左蓓拉说道:“原来是盖世太保里面最厉害的保镖队长,如果你们觉得不需要我的帮助,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你们需要我离开吗?”

穆勒还要说话,费朗西夫抬了一下手,他随即闭上了嘴巴。

“请你接着说,左蓓拉小姐。”费朗西夫说道。

左蓓拉笑了笑:“元首大人,你和你的人只有一次机会,我有能力解决你们身上的问题,让你们不会被死神带走,甚至获得强大的力量。当然这是有大家的,我要你和你的人只需要帮我做一件事……”

她却没有说下去。

宁涛的心里暗暗着急。

“你要我们做什么?”费朗西夫问道。

左蓓拉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们暂时在这里住下,等我安排好了自然会告诉你们。另外,你们不是唯一参与这间事的人,还有很多与那么一样的人会来到这里。”

“还有谁?”一个身材高瘦的老人问道。

“很快你们就知道了。”左蓓拉看着他,又问了一句,“你又是谁?”

身材高瘦的老人说道:“沃夫冈,你不会知道这个名字,因为它是一个机械工程师的名字,但你应该记得我的另一个名字希姆莱。”

希姆莱,盖世太保的首领,在纳粹的世界里仅次于希特勒的人物。

听到这个名字,宁涛忽然有点相信左蓓拉刚才说过的一句话,越是强大的人灵魂就越强大,也这会有这样的“机会”。眼前这几个纳粹附身者,扎几十年前无一不是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左右历史车轮的人物。还有武则天、韩信,在他们各自的时代,他们又何尝不是左右历史车轮的人物?

完全不同于宁涛的感受,听到希莱姆这个名字,左蓓拉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你们在这里等待,你们待在这里很安全。我安排好了,我会再来见你们,那个时候你们就知道我要你们做什么了。”

“你就这样走了?我们需要食物,还有钱。”穆勒说道。

左蓓拉说道:“食物?这个镇子上到处都是食物,如果你们要吃鱼的话,我会对你们很失望。”

这话是要这些纳粹附身者向血妖一样去捕食活人。

不等左蓓拉走到门口,宁涛从墙壁里退了出去,穿过走廊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中,然后又回到了他的身体中。

元婴进,他出。

宁涛刚刚睁开眼,门口又传来了脚步声,他跟着又闭上了眼睛。

咔。

一声轻响,房门打开了。

这次左蓓拉一个人走了进来,她的步速很快,但脚下却没有明显的声音。这和铺在地上的地毯无关,是她刻意控制了脚步声。

随着她的靠近,宁涛的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他一直都在忍受这一些事情,在湖心岛,哪怕是那个佣兵揍了他一拳他都没有还手,为的就是不打草惊蛇,酝酿一个干掉尼古拉斯康帝的计划。这个计划都还没有一个雏形,他怎么能因小失大打草惊蛇?

如果没有想在这个月干掉尼古拉斯康帝的想法,此刻宁涛恐怕一肉中枪就给左蓓拉戳过去了,岂会容她嚣张!

然而,还是不能那样去做。

左蓓拉在床边停下了脚步,她看着躺在床上的黑小子版宁涛,几秒钟之后慢慢地俯下身来,将嘴凑向了宁涛的脖子,裂开的红唇里赫然露出了四颗尖锐的切齿。

宁涛的心中顿时一声叹息,这个左蓓拉明显是想吸他的血。抛开会不会传染的问题不去考虑,他肯定是不愿意被一个女血妖在脖子上咬一口的。即便是为了杀尼古拉斯康帝的忍耐,那也是有限度的,左蓓拉此刻的举动显然超过了那个限度。

冥冥之中似乎有天意,注定这次黄石湖之行要打草惊蛇。

不过,杀个左蓓拉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宁涛的右手手掌慢慢地回收,要完成一个抓握的姿势,这个姿势他可用在震开天字版yīn谷镇灵符之后的瞬间放出肉中枪戳左蓓拉一下。

左蓓拉的切齿距离宁涛的脖子越来越近……

“你们都站在那里干什么?”猎枪的声音,还有他往这边走的声音。

左蓓拉的切齿瞬间缩了回去,直起腰,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走廊里,两个黑火公司的佣兵拦住了要往这边走的猎枪。

左蓓拉走出了门,伸手带上了房门。

宁涛这才睁开了眼睛,但他还是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躺在床上,只是用耳朵辩听着门外的声音。

“我听到那间屋子有人摔倒的声音,那门又是虚掩着的,我想他需要帮助,所以就进去看了看。”左蓓拉说了一句。

“那是强尼先生的房间,他怎么了?”猎枪关切地道。

“他喝醉了,摔倒在了地上,我将他扶上了床。不过我不想他知道这件事,你能为我保密吗?”左蓓拉的声音。

“当然没问题。”猎枪的声音。

“好的,再见。”左蓓拉带着人走了。

危机解除。

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危机,这只是一个麻烦。

宁涛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回味着刚才的经过,心里暗暗地道:“她究竟是想吸我的血,还是试探我?”

这还真是不好判断的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假设猎枪没有上楼来,下一秒钟他就会放出肉中枪捅左蓓拉一枪。

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宁涛没有回应,还特意用鼻孔发出了一点鼾声。

“还真是喝醉了。”猎枪的声音,然后他也离开了。

宁涛这才从床上爬起来,他进了洗手间,咬破手指在一个没法打扫到的角落里画了一只血锁,然后开发方便之门回到了天道医馆。回到天道医馆之后他马不停蹄地又开了一道血锁,然后走了进去。

看网友对 0685章 群魔聚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