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905章 迎亲

第1905章 迎亲

“哎呀,小侯爷,这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东西,不然他们上门干嘛呀”,叶水说着,把那张纸条递给叶帆。叶

帆打开字条一看,发现上面是几句诗,还有则是几个数字。

“宫中有佳人,姿容若莹雪什么乱七八糟的诗?”叶帆嘀咕,“这数字又什么?”“

哎呀,小侯爷,千万别小看了这几句诗啊!明天迎亲,按规矩得过‘文武’两关,方能娶到公主。

如果当着皇家的面前,没能成功过关,就只能用真心实意,去打动公主

虽然陛下赐婚,这婚礼肯定得完成,但终究会脸上无光,被外人笑话啊!”

叶水指着字条上的诗词和数字,道:“明天,文考的答案,已经在这上面写着,只需要背诵下来,就没问题了。这

武考,就复杂一些,分‘过寒水’、‘下火海’、‘力拔山’三道坎。但

这三样,都有一个是被暗暗处理过的,只是表面看起来一样,实则不冷,不热,也不沉。这

上面数字写的,一,三,二,就是说,走第一个池子,第三条火道,举第二个巨石,就会很轻松,没什么难度!”

叶帆恍然,不禁奇怪道:“这不是作弊吗?那两个礼部官员胆子这么大?”“

哈哈,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这本来就不是秘密,毕竟都是喜事,皇家也要脸面。

遇到有些驸马确实修为不济,都会暗中先把答案告知,免得婚礼上出丑”,叶丹青道。“

哦这么事,那如果万一搞错了,没过,用真情打动公主,又该怎么做?”叶帆问道。

叶水苦笑道:“其实也不难也就是跪在公主的宫殿前,磕头请求公主下嫁

一般公主都会快速同意的,不会让驸马太过难堪,但终究脸面无光,会成为一时笑柄”。

叶帆一脸僵硬,要他跪着求一个没见过的女人嫁给他?这怎么可能?摇

了摇头,叶帆打算还是把答案记记清楚得了。不

过到这会儿,叶帆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问道:“水伯,为什么明天要迎娶公主了,家里就我们几人?”他

发现,来这里两天,还没见过这个侯府的侯爷、夫人,也就是他现在这身份的爹娘,听晚晴的意思,他还有个弟弟。

叶水面露一丝苦涩,道:“小侯爷你不要难过,侯爷和夫人、二公子,都在北境。

如今跟蛮族还有战事未平,无法抽身来,若不是皇家等不起,说今年的吉日不多了,要尽快让你和公主成婚,他们当然也是很想参加的。

特别是夫人,虽然在边关,但这一次置办新房、新婚用品,都是她亲自托人去操办的”。

叶帆心中了然,看来北境战事吃紧是一方面,但侯府对这段“畸形”赐婚,有点不舒服,也是一方面。明

知道娶个短命公主,自家儿子也不成器,热闹操办的兴趣,自然也就不大了。这

其实也是镇北侯在向溟德帝抗议,你可以赐婚,但我们忙着包围疆土,没空参加!

溟德帝那边,似乎也没意见,这长公主在宫里,是“烫手山芋”,赶紧顺利嫁出去,也算彻底了结他与珍妃的一段缘。“

大哥,没事的,爹娘二哥不来,还有我们呀,明天我和叶丹青都会陪你去迎亲的!”叶晚晴笑着鼓励道。“

是啊,别慌,有我们呢!不过叶晚晴,你怎么直呼我名字?叫我哥知道吗?”

“你好走了!别打扰大哥背诵诗句!”叶

帆看着旁边两个活宝,笑着摇了摇头,不管自己在这个侯府会待多久,至少认识这个妹妹和堂哥,还是挺开心的。翌

日,黄道吉日,城中迎亲路过的道路两边,都是张灯结彩。

叶帆骑着一头浑身披着锦绣红缎的坐骑,这坐骑也颇有来头,龙头狮身,浑身鳞片彩sè艳丽。

据说这是龙与麒麟等神兽,与一些其他兽类繁衍出来的后代,虽然没多大力量,却长得喜庆,所以被称作“瑞兽”,常用于贵族婚礼。叶

帆身后,后面是一辆喜气的洪荒石动力婚车,带着迎亲队伍,缓缓驶向宫门。

一路上,各种彩炮鸣响,城中不少百姓都出来观看,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段婚姻有点喜中带悲,可凑凑热闹还是无妨的。叶

帆也是第一次,进到这城中心的皇宫里,发现这皇宫倒是和自己想象中的差不多,并没多少特别。但

是皇宫中,高手密集度,却远高于外面,塑灵境随处可见,长生境界也遇到好几个。

当然,不乏有些是隐藏修为的,这样的手段,在洪荒世界非常普遍。

终于,来到长公主所在的“天雪殿”外,一大群锦衣华服的官员、武将,宫中贵胄、仆人,都已经在宽阔的走道两侧等着。

叶帆粗略一看,发现这群武将里,至少有两个天尊!果然,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修士弱,而是很多人,他在大街上根本碰不到。

这群达官显贵,皇子公主,看到叶帆,都面sè颇为不屑。叶

帆也知道,这群人不是来祝贺他的,只是卖帝王家面子。就

算这桩婚事不被人看好,但毕竟是溟德帝嫁长公主,排场还是要给足。

“陛下、皇后娘娘到!”随

着呼喊声,一对身穿贵气逼人华服的中年模样男女,坐着黄金打造,灵兽拖行的马车,来到宫殿外。

一群人跪下行礼,高呼“陛下万岁”、“皇后千岁”。叶

帆皱了皱眉头,直接站在那里,却是没跪下。

“大胆叶帆!你为何不跪!?”一个官员见到叶帆站着,顿时大怒。面

如冠玉,气质高贵的溟德帝,也若有所思地看着叶帆,一双眸子里透出一股子帝王威严。

叶水这时赶紧吓得跪在那解释:“陛下息怒!我家公子不慎得了失忆症!很多礼数一下子想不起来了!绝不是故意对陛下和皇后不敬啊!!”

在场众人低声交头接耳,这件事,不少人都听说了。

“陛下,今天是轻雪的大喜日子,既然驸马不是故意的,陛下胸怀四海,就此算了吧”,姿容美艳,雍容大气的皇后骆菲烟,微笑着说道。

“皇后所言极是”,溟德帝找了个台阶,摆手道:“都平身吧”“

谢陛下!皇后仁德!”一群人赶紧对皇后也拍了下马屁。

叶帆心里嘀咕,这地方真不适合他,动不动就要跪,这群家伙加起来,都没他一个人能打,凭啥下跪?

赶紧看下是不是苏轻雪,看完直接走人,去找楚云瑶算了。

溟德帝这时发话道:“叶帆,你得了失忆症,朕不怪你,但今日要娶朕的长公主,文武考核,需得表现令朕满意,不然一并罚你!”

叶帆心想,你都默认先给答案了,装什么装啊?

但嘴上不能说,叶帆只好笑着点点头。“

国舅,这文考,就劳烦你这圣皇学府的院士了”,溟德帝笑着对一旁一个长脸男子说道。国

舅?骆北望?

叶帆看向那蓝sè长袍,留着山羊胡的男子,果然发现,他身后赫然还站着之前酒楼遇到过的骆鸿飞!叶

帆本以为这骆北望是武将,原来他是教的?不愧是圣皇学府的院士,竟然有天尊修为?骆

鸿飞此时注意到叶帆正望过来,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叶

帆眯了眯眼,这王八蛋,该不会临时让他爹改题吧?

看网友对 第1905章 迎亲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