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906章 托梦

第1906章 托梦

1906骆

北望一行礼,“陛下言重了,为长公主考核驸马,乃是臣的荣幸”。说

着,骆北望一脸庄重地走上前,面上带着一抹笑意,但眼神却并无半分热度。“

叶帆,听好了,今日本院士出的文考题,是和公主殿下的芳名相关。

请你在一刻内,作出三句诗词,必须分别包含苏、轻、雪三字,且三字都要放在句尾。

切记,每一句的句尾,分别是苏、轻、雪三字!而内容,也得有个说法!不可胡来!”一

听到这题目,后面的叶水、叶晚晴和叶丹青等人,纷纷面sè大变,露出惊愕之sè。

叶帆心里暗骂,果然,这不要脸的父子俩,合伙改题目了!

原本的题目,只是作诗一首,描绘对公主的爱慕之情,就是背诵完那首蹩脚的诗句就完事了。

可现在,不仅要临时作词,还要三句末尾刚好是苏轻雪这三个字!关

键是,人家临时改题目,他们也不能提出抗议。

毕竟给答案这种事,只是私下里做的,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讲。

当着溟德帝和朝中这么多文武官员,皇室贵胄的面,说对方临时改题目,耍赖,那不就是让皇家丢人?人家也压根不会承认啊!

如果叶帆答不出来,也只能说自己没用,没记住答案,只能吃一个哑巴亏,被人笑话。所

以,骆北望就算改题目,也压根不担心叶帆敢说出来,那只会对叶帆自己不利。叶

帆挠了挠头,他虽然没正经上过学,但记忆力超群,从小除了修炼,就是博览群,为的是能够执行任务时,扮演各种角sè,成为一个出sè的杀手。

所以,诗词歌赋这些文雅的东西,他是能背诵出很多的。可

关键是,让他自己创作出三句诗词,还要末尾带苏轻雪三字,就有点难了。场

面显得很尴尬,很沉默,不少文官都在默默念叨,似乎也在想该怎么创作,可一个个都眉头紧蹙。

叶晚晴悄悄用脚踢了踢旁边的叶丹青,低声说:“你不是号称丹青妙笔吗快帮大哥想想啊!”“

我妙笔是写字,又不是创作诗词,这么短时间,哪去想三句这样末尾凑出名字的诗词?”叶丹青苦着脸小声说。叶

水吓得脸上全是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这分明是有人故意在使绊子,要让叶帆和镇北侯府出丑。只

不过,眼下谁都帮不上忙,只能叶帆自己扛着!“

那个骆院士,请问你认识李白吗?”叶帆抬头问道。“

李白?何人?”骆北望蹙眉。叶

帆心头一松,又笑着问:“青莲居士啊,没听过吗?”

现场不少文武官员面面相觑,不知道叶帆在说什么。

“叶帆,你问此人是为何?”溟德帝问道。叶

帆心里一乐,连李白都不认识,那估计也没什么厉害的文人进到这个世界,难怪他们送来的诗句也不咋样,自己应该能糊弄过去了。叶

帆一脸正经地说:“陛下,是这样的,我前日落入水中后,冥冥中,有个叫李白,号称青莲居士的人,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他说自己受天命所托,来提点我几句诗词,从而促成一段金玉良缘,也告诉我命不该绝。我

当时以为只是做梦,没想到,恍恍惚惚中,自己脑海里记下的诗词,竟然今天正好能用上了!”现

场一群文武官员都是满脸不信,他们虽然相信天道,可也不信,上天会眷顾这么个废物。叶

晚晴等人也懵了,这都什么情况?“

叶帆,你可要想清楚,这是在陛下面前,今日是迎娶长公主,不是闹着玩的。你

若想找一些别人的诗句,来糊弄陛下,可是欺君之罪!

别以为编造个故事,我们就会相信,我骆北望不才,对当世诗文大家,还是都有所了解的”骆

北望捋着胡须笑道,意思很明显,敢盗用其他诗人地作品,就是找死。

叶帆心想,死马当活马医,哪管这么多,清了清嗓子,张口道:“第一句,‘玉鸭熏炉闲瑞脑,朱樱斗帐掩流苏’,末尾正好是‘苏’字。大

概意思是,上好的熏香也懒得点,懒得闻,端坐于宫中,清冷无趣,讲的正是长公主在宫中的生活”。全

场一片安静,文官们一个个开始眼神发亮,溟德帝也露出一抹异sè。许

多宫中的女子们,更是目露复杂神sè,这显然是她们平日里的状态,锦衣玉食,却很无味。“

国舅,你可有听过这诗词?”溟德帝问道。

骆北望默念了几遍,只能摇头,“这两句诗词,可谓动静结合,将画面描绘得印入眼前,从未听过”。

“哦?莫非真是天意要帮叶驸马答题?”溟德帝笑吟吟地问:“那接下来两句呢?”

叶帆心中大定,好么,看来李清照他们也不认识,那就好办了!

“第二句,‘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这末尾是‘轻’字。

意思也很明了,乃是一派生机盎然,趣味无穷的景sè,如鸟般欢愉鸣叫,如飞絮般自由自在,这正是公主向往的快乐。”溟

德帝再度看向骆北望,后者眼中透着惊讶,脸上僵硬笑着,点头道:“好句,好句”

“哈哈朕虽然不通诗文,但也听得出来,确实比起刚才那句,要轻快愉悦许多,只是不知道那‘黄鹂’是何种鸟类?”溟德帝问道。

叶帆随口胡诌道:“这是青莲居士告诉我的,说是声音美如仙乐的一种神鸟,用来比喻公主的嗓音动人。”

溟德帝听得颇为满意,笑着眯起了眼。“

没看出来,这驸马还挺能说会道”,皇后骆菲烟笑盈盈道:“轻雪嫁给他,倒是不怕无趣”。

溟德帝点头,“好小子,把青莲居士告诉你的最后一句诗词,说出来吧”

在场的众人都不傻,也不会这么轻易相信,这是什么青莲居士受天意托梦。可

不管叶帆是出于什么原因,要讲这么个故事,反正都无伤大雅,毕竟,在场这么多文官,都没听过这些诗词,说明至少不是剽窃来的。

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叶帆的诗词,压根不是这个世界的。叶

帆点点头,正要说最后一句词,却忽然眼角余光看到,前侧方宫墙内楼阁的窗户边,露出一抹倩影,一条宛如羊脂白玉的纤柔手臂,正好露出半截

虽然只是看到半截手臂,可叶帆还是目光一凝,登时呆呆站在那里。

毕竟是两年多来相处最多的女人,晚上抱着一起睡觉的妻子,叶帆对苏轻雪的一切,都无比熟悉。

只是看到这露出的冰山一角,叶帆就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恨不得立刻冲进去看个清楚!在

场众人都看到了叶帆呆若木鸡的样子,不少人顺着叶帆的目光一看,顿时就明白了

看来,外面文考的动静,也全都落入了新娘的耳中

“咳”溟德帝面露一丝不悦,“怎么了?第三句诗词,忘记了?”这

一咳嗽,让楼阁里的倩影,立马躲了起来。叶

帆见佳人躲走,才过神来,张口就是一句:“宫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这

一句,他是稍作修改了下,但毫无疑问,是最应景的一句,不用解释都知道什么意思。

而也正是这样刚好应景的诗句,印证了许多人的猜测!

大家觉得,这些诗句就是叶帆当场创作的,根本不是什么天意托梦!

看网友对 第1906章 托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