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93章 深入调查

0693章 深入调查

贴大力拿捏符,舔.寻祖丹,元婴出窍,所有的这一切宁涛都是轻车熟路。

轰!

长达一分钟的失明之后,宁涛的天眼里有了光线。他的视线里是一片蓝天白云,红彤彤的落日和一望无垠的大海。他就站在海水之中,海浪从他的脚下冲过,却不带走任何东西。

“这里的能量结构真的被那宝箱的法阵破坏了,那头骨里也没有残留下来的灵魂能量,看来我这一趟是白……”自言自语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一艘帆船就出现在了海面上,进入他的视线,乘着风往这边驶来。

白sè的旗帜,黑sè的月牙,正是那艘东渡的yīn月人的船。

宁涛抬头看了一下天空的太阳,然后又看了看那艘帆船。它应该是从冲绳的方向往大陆的方向行驶,而不是从大陆的方向往冲绳行驶。

他想起了上次进入的那个过去时空,在那个过去时空里,那艘yīn月人的船正在沉没。疑似船长的yīn月人鼓舞船员的士气,他说他们一定能回家。然而,却就在那句话之后没多久,那艘帆船就沉没了。

这就说明那艘船上的yīn月人是想带着宝箱回大陆,回大陆自然是去神龙架下的yīn月城。

“镇时塔与唐子娴的前世无关,船上的yīn月人带着镇时塔回神龙架,难道是想用箱子里的镇时塔抓丹灵?狐姬能获得寻祖丹的丹方,能听到丹仙的传说,那自然得有人有丹方,得有人知道那个传说,那就说明在狐姬之前也有人对寻祖丹有兴趣,想抓丹灵?”宁涛回忆着,思考着,可惜还是那种感觉,犹如被一团迷雾笼罩着,看不到真相。

那艘帆船越来越近了,宁涛的心念一动,来到了那艘帆船上。他看到了那个船长,还有别的船员,有yīn月人,还有也不知道是秦人还是汉人的船员。因为不确定是哪一个时期,而汉人这个称呼却是从汉朝开始的。

船上的yīn月人是不干活的,干活的都是那些秦人或者汉人。

一个小男孩从船舱里走出来,手里提着一只陶瓷壶。壶的制造工艺很精美,明显不是那个时期的秦人或者汉人所能烧制的,明显是yīn月人的瓷器。

小男孩也是一个秦人或者汉人奴隶,衣服褴褛,身上还有未愈的鞭痕。一只脚的脚踝红肿溃烂,走路一瘸一瘸的。

在个小男孩显然是来送水的。

宁涛心中一动,元婴扎向了小男孩的脑袋。小孩的身体顿时僵了一下,眼神也呆滞了。不过一转眼就恢复了正常,他继续向前走。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不是“他”了。

宁涛不知道他要给谁送水,但他相信他一直走的话,那个人会叫他。

果然,一个yīn月人船员呵斥道:“小混蛋,你是瞎子吗?这里!”

虽然是yīn月语,可这是处在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构建的过去时空里,而且他还带着低语者,所以无需去辩听和理解,他也能听懂,那感觉就如同是呼吸一般自然。

宁涛走了过去,用水壶往那个yīn月人的杯子里倒了一些水。

那个yīn月人忽然伸脚踩了小男孩的痛脚一下,然后恶狠狠地道:“下次再这么迟钝,我把你扔到海里喂鱼,滚!”

小男孩的脚虽然不是他的脚,可宁涛的元婴控制着小男孩的身体,小男孩的脚也就等于是他的脚了。这一脚还真是疼,哪怕是他也疼得眼泪花直打滚。可他只能忍着,不敢叫出声,更不敢还手。

他是几乎就要触碰到小涅槃境界壁的修真者没错,可那是他本尊,不是他的元婴。他的元婴上谁的身,他就等于是变成了谁。上小孩的身,那他就是一个小孩。作为一个奴隶,而且是一个瘦弱的小孩,他怎么敢跟一巴掌就能拍死他的yīn月人对抗?

更何况,从“过去”这个角度去理解,这些人不管是谁都已经死了,他要的是真相,跟一个死人争强斗狠又有什么意义?

宁涛提着水壶进了舱门,踩着木制楼梯往下走。

他走得小心翼翼,一双眼睛也在观察能看到地方。

楼梯下是一个很宽阔的船舱,摆放了几张桌子,还有板凳,一个角落里还堆放着几只木制酒桶,有点像是中世纪的橡木酒桶。而那个时期,喜欢使用橡木桶储存葡萄酒的欧洲人却不知道还在什么地方玩泥巴。

仅从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就可以判断出来,当时的yīn月人的文明有多么先进和强大。

不过,两者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包括西方在内的人类文明只是刀耕火种发展出来的自然文明,而yīn阳人的文明却是修真文明。

自然文明和修真文明,怎么比?

这个时候大概不是吃饭的点,餐厅空荡荡,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宁涛穿过餐厅,然后往餐厅尽头的过道走去。

过道两侧有几个房间,过道尽头又是一条往下的楼梯。

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房间里传出了一个女人哀求的声音:“不要,求求你不要……”

啪啪啪……

如果宁涛只是一个小屁孩,听到这样的声音他大概会想到打手板心,再严重一点的话会想到打耳光,而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可是他是来自21世界的修真青年,听到这样的声音他几乎不用去想也知道房间里正在发生什么丑恶的事情。

宁涛没有去偷看的心思,他继续往前走。

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十分暴躁和凶恶:“你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杀了你!”

啪啪啪……

如果是本尊在这里,宁涛肯定一脚踹开了门,一枪给了禽兽捅过去,可是他只是一个小孩,面对这样的恶行他无能为力。

活着就是修行,人的一生要经历多少苦难才会到尽头?

第二道楼梯下是一个更大的仓库,有一个人类青年被活生生的钉在一根柱子上,鲜血顺着他的胸膛往下流淌,染红了他的双腿,也染红了一大片木质地板。

一个角落里蜷缩着十几个人类奴隶,全都是年轻的女人,衣不遮体,浑身脏兮兮的。她们的脸sè苍白,嘴唇干裂,这明显是缺乏营养和脱水的症状。

宁涛看得怒火中烧,他对yīn月本来没什么恶感,可是这一次不但看到了yīn月人的丑恶嘴脸,甚至亲身体会到了yīn月人的暴行,他对yīn月人的恶感就像是火山一样喷发了。

不过也只是感觉而已,哪怕他恨不得想将这艘船掀翻,他也什么都做不了。而且,这艘船的命运是注定的,它最终会沉没到海底。

宁涛将心中的怒火压制下去,一瘸一瘸地向一道上了锁的门走去。

“项飞……你能给我一点水吗?”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项飞?

这显然是一个男人的名字,而这里就只有他一个男孩。他转过了身去,看到了那个跟他说话的女孩,她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正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宁涛心中不忍,他到转了回去,将手里的水壶递给了那个女孩:“姐姐,喝水吧。”

那个女孩喝了一口,然后把水壶递给了另一个女孩。水壶就这样在一群女奴之中传递,那点水其实一个人都能喝完,但没人那样做。

“项飞,你真乖。”第一个喝水的女孩对宁涛说了一句赞美的话。

“我们……楚人吗?”宁涛问了一句,项这个姓让他想到了历史上一个鼎鼎大名的盖世大英雄,那就是西楚霸王项羽。

那个女孩点了点头,眼泪夺眶而出:“傻孩子,楚已经灭啦……你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话?”

楚已经灭了,那这船上的奴隶应该是汉人。

“姐姐们,你们不用害怕,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的。”宁涛说了这句话,转身又往那道上了锁的门走去。他很同情她们,可是他也清楚在既定的结局之下,无论他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她们的命运。

“项飞不要过去,那里危险!”那个女孩出声提醒,她的声音里满是担忧和紧张。

宁涛却没有停下脚步,他来到了那道门前,将一只眼睛凑到了一条门缝上往里面看。这就是这一眼,他顿时愣在了当场。

那只宝箱就放在门后的房间里,箱子的每一面都刻着符文。可那房间里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天眼所见,这老人仙风道骨,先天气场之中灵气氤氲,一身灵力修为不凡。可就是这样一个老人,他的一双手没有手掌,一双脚没有脚掌,可即便是这样还有人在他的脖子上套了一条铁链。

他是谁?

宁涛心中一片惊讶和困惑,第一次在这艘船上的时候,他才只是元婴期的修真菜鸟,也只是在甲板上呆了一点点时间,根本就没有到船舱之中来看一看。他能猜到箱子就在下面的船舱之中,却猜不到还有这样一个老人被关在这艘船里。

没手没脚的老人突然抬起了头,两道精芒也就在那一刹那间聚集到了门上的缝隙里。

被他发现了。

“嘿嘿嘿……”老人的嘴里发出了一串诡异的笑声,那小声yīn测测的,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宁涛一点也不害怕:“老先生,你是谁?”

“豁哟,来了啊,哈哈哈……”老人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网友对 0693章 深入调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