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910章 喜欢就叫吧

第1910章 喜欢就叫吧

香薰袅袅的婚房内,四处装扮地红红火火,暖sè调的灯光照射中,到处透着温馨浪漫的气息。

屋子里很安静,新娘子双手捏在一起,端坐床边。

叶帆能清晰听到,公主微微压抑着的喘息声,她似乎心跳有点快,紧张却要故作镇定。房

中间的红木桌上,摆着三叠果盘,放的是一些叶帆不认识的水果,但颜sè样子都很喜庆、福气。其

中一盘酷似苹果的果盘上,明显少了一个果子

叶帆望了眼床榻上,一个被动过的枕头,不由笑了笑,还以为什么事情,原来是饿了也

是,毕竟长公主无法修炼,只是普通女子,估计今天都没吃什么东西。

只不过,吃个水果,还要偷偷摸摸,特意藏到枕头下面,着实有趣。

听说她才满十八岁,跟自己现在这个小侯爷的身份,一样的少男少女年纪,举止幼稚一些,倒也正常。叶

帆装作没发现什么,慢步走到新娘面前,刚才在门外的时候,明明不紧张了,谁知道这时候,又忐忑起来叶

帆深呼吸一口气,道:“轻雪我掀了”

新娘子也不说话,只是两只白润润的小手攥得更紧了,微微点了点头。叶

帆不再磨蹭,两只手缓缓地将红盖头掀了起来

空气,凝固了,叶帆忘记了呼吸灯

下美人,肤如凝脂,颜如美玉,美若谪仙。

睫毛轻颤,一双清潭般灵秀的水眸,带着几分好奇、羞涩与不安,像一朵雪莲,在寒风中轻轻摇曳。

“轻雪”叶帆情不自禁地喃喃,眼眶发热

他不曾经历过苏轻雪的少女时代,但哪怕没见过十八岁的苏轻雪,他也很确定,这就是苏轻雪!!

苏轻雪则有些心慌,她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男人看着她的眼神,那么炽热,那么情深

这种仿佛被人爱了一生一世的感觉,让她有些莫名其妙,又莫名心动难

道他真的喜欢自己?可

他们只见过一面呀,莫非,世上真有一见钟情?

见自己的驸马迟迟不说话,就这么呆呆盯着自己,苏轻雪面泛红晕,以为是太惊艳于她的美貌,所以神魂出窍了。被

她美貌所惊到的人,以前也有不少,苏轻雪只好樱唇轻启,主动问道:“叶驸马喜欢直呼本宫名字吗?”叶

帆猛然惊醒,听到这完全一模一样的嗓音,可又完全不同的语态、语气,他终于意识到,这不是自己所认识的苏轻雪。

可是为什么连声音都一样呢?真有这样的巧合吗?

跟他一样的小侯爷,跟苏轻雪一样的公主?是冥冥中的天意?叶帆陷入沉思

“驸马为何不说话?”苏轻雪扑闪着双眸问道。叶

帆这才笑了笑,点头说:“是啊,我叫你轻雪,不喜欢吗?”苏

轻雪微笑摇头,“倒也不是,虽然不合规矩,但私下这样称呼,反而亲切。那妾身称驸马为夫君如何?”“

可以,你怎么叫都可以”叶帆一边应,一边细细看着女人的每一个面部细节,这根本是和苏轻雪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他有点不甘心,心想:莫非是来到这个世界,失忆了?

叶帆一咬牙,打算来点“猛药”,看能不能试探出一些东西来。

于是,叶帆坐到苏轻雪身边,二话不说,张开手臂,一把搂住了新娘子!

这把苏轻雪惊了一下,差点没叫出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透着一抹娇羞和失措。

“夫夫君你”

叶帆却是凑到女人耳畔,深沉问道:“轻雪,你真不记得我了?团团呢?江婶呢?外公呢?你喜欢的甜甜圈呢”苏

轻雪一脸茫然,两只手不知道怎么放,“夫君在说什么?妾身听不懂,妾身怎会不记得夫君团团是何物?甜甜圈又是何物?”

叶帆心头一痛,搂得更紧了,“你真的不知道吗,怎么会这样”“

咳咳”苏轻雪眼中透出一丝难受,呼吸急促:“驸马夫君妾身快喘不过气了”叶

帆这才猛然惊醒,自己面对的是个没修炼过的柔弱女子,赶紧松开双手,站起身来。

“对不起,公主,我我掉进水里后,脑子有时候会乱一下,没伤到你吧?”叶帆愧疚道。

苏轻雪抚着胸口,捋顺了气,惊魂不定地摇了摇头,勉强笑道:“没事,怪不得驸马,都是妾身害得你”叶

帆皱眉,“为何这么说?”

苏轻雪眼眶红红地惨然笑道:“大徵百姓都知道,轻雪自小天yīn绝脉,体弱多病,如今更是时日无多。父

皇赐婚,实则是害了驸马的一生幸福,驸马心中郁闷,会寻短见,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害得驸马失忆,妾身心中有愧”。叶

帆忙摆摆手,“这又不是你能选择的,没事没事”

苏轻雪则忽然起身,盈盈一委身行礼,明眸透着一股子认真的神sè,“叶帆公子,你能大度不怪罪轻雪,感激不尽。虽

然轻雪阳寿有限,无法伴君白头,但既然嫁入镇北侯府,只要公子不弃,妾必当尽力做好妻子的本分,以报君恩”叶

帆都傻了,这怎么就要报恩了?自己对她有什么恩?莫非娶了她,就算对她的恩泽了?“

干嘛这么严肃,一会儿又变成驸马,一会儿公子的没

那么严重,也别想这么多,你自己能开开心心最重要”,叶帆都不知道怎么应了,尴尬笑道。

这绝对不是自己老婆苏轻雪,因为那女人打死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苏轻雪则是再一次被感动了,水眸痴痴看着叶帆,“从记事起,夫君是第一个,会在乎我是否开心的人”“

啊?”叶帆都不禁心怀恻隐,真不愧一入宫门深似海啊,宫廷里这么冷漠?

叹了口气,叶帆很自然地伸手,轻轻抚了抚女人细腻光滑的脸蛋,“傻丫头,这么容易感动吗?那你也太好哄了”。苏

轻雪感觉到热乎乎的手掌,摩挲着她吹弹可破的脸蛋,几分羞涩地低头,又有些不服气,“夫君为何叫我‘丫头’,你我同岁,看生辰八字,妾身还大一些呢”。叶

帆僵笑了下,想起现在是十八岁了,收手来,“这样啊那我不叫你丫头了”。

刚一说完,却又听苏轻雪细声细语,糯糯道:“夫君喜欢就叫吧,手不收走也是无妨的”叶

帆呆呆站在原地,看着人比花娇的公主新娘,倒吸一口气不

管这是不是他所认识的苏轻雪,总之在这一刻,他觉得女人可爱极了!

看网友对 第1910章 喜欢就叫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