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94章 鬼谷子的弟子

0694章 鬼谷子的弟子

这样的话,这诡异的笑声……

难道他知道我是穿空而来的寻祖之人?

宁涛的心里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而这个念头让他毛骨悚然。

如果这个老人知道他是从未来回到这里来寻祖的人,那么别人就有可能知道。可知道的人却已经死了,这不奇怪吗?

老人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想站起来,可是他没有脚掌,根本就站不起来。他脖子上的锁链也有名堂,禁锢着他一身的灵力,而且长度也有限制,他根本就爬不到那口箱子旁边。

“老先生,你坐着就好,不用爬起来。”宁涛忍着心中的惊骇,又补了一句,“老先生,告诉我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艘船上?”

老人放弃了站起来,但也爬到了铁链允许他爬到的最远的地方,他与门的距离也近了一些。直到爬不动的时候他才停下来,抬起头看着门缝,脸上还是那种诡异的笑容,说话的声音也yīn恻恻的:“寻祖之人啊,你好大胆啊,这贼老天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得见,它正瞅着你呐!”

宁涛顿时惊愣当场。

刚刚还他还只是猜测这老人知道他的身份,现在却已经成了事实。虽然他心里早有心理准备,可面对这样的事实却还是难免震撼,不敢相信。

一个过去的人,已经死了差不多两千年的人,怎么一眼就看出了他是来自未来的寻祖之人?

别提科学。

科学在这样的事情面前,苍白得就像是廉价的厕纸。

“你……怎么知道我是寻祖之人,你究竟是谁?”短暂的惊愕之后宁涛回过了神来,他又问了一句,他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嘻嘻嘻……”老人一串诡笑,“你的身上有那丹的味道。”

这就是答案。

“老夫项桑,鬼谷子的弟子,今日你我在此间相见算是天大的奇缘,老夫要送你一个造化,你去魏国邺城东面五十里,那里有一座山,我在那里埋了一些东西。”老人的语速很快,但声音很小,似乎怕被人听见。

宁涛的心中又是一片震撼。

鬼谷子王禅,道号玄微子,华夏道家的代表人物,纵横家的鼻祖。野史上说他平地飞升,兵法家尊他为圣人,道家尊他为王禅老祖,纵横家尊他为始祖,就连江湖上算命卜卦的都尊他为祖师爷。华夏族后人,谁人不知道他鬼谷子?

宁涛不仅知道鬼谷子这个人物,他还知道鬼谷子培养出来的弟子影响了整个华夏民族的历史,孙斌、庞涓、苏秦、张仪、商鞅、白起、李斯等等,这些人物哪一个不是在华夏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足迹的人物!

却没想到,眼前这个老人竟然是鬼谷子的弟子。虽然历史上不见其名,也不闻其传说,可这老人的一身灵力修为却强大得很。弟子都是如此厉害的修真者,那鬼谷子岂会差?

“你记住了吗?”项桑询问。

宁涛这才收回乱飞的心神,回了一句: “魏国邺城,我记住了。”

他学过历史,魏国在今天的河北。可邺城具体在什么地方却忘记了。但这不是问题,离开这里只需要百度一下就能查到魏国的邺城是今天的那座城市,在什么地方。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老先生你说。”宁涛很想他说下去,说得越多越好。

“找到鬼谷门的后人,你得把我留下的东西给他。”项桑说,他的眼睛里满是期待。

宁涛点了一下头:“我答应你,不管你留下了什么,只要我找到鬼谷门的后人,我都会将它交给鬼谷门的后人。”

“你对天发誓!”

宁涛说道:“我修的是天道,说一不二。”

“天道?哈哈哈……”项桑笑了,笑声凄凉,“何谓道?道可道非常道……得道成仙?这贼老天骗得一手好人,你会明白的……哈哈……”

“老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寻祖丹的,关于寻祖丹你都知道些什么?”

“这天地如囚牢,芸芸众生不过囚徒尔,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谁能逃得过这贼老天啊,这贼老天又何尝饶过一人一草一木?”项桑自言自语,却不回答那个问题。

“老先生,你在说什么?”宁涛有些着急,他的时间不多。

项桑突然压低了声音:“那寻祖丹就是一条活路啊,记住咯,一条活路!”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老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项桑的声音更小了:“你别说出去,天机不可泄露。”

宁涛点了点头。

“有人找到了逃生的路,可这事天所不允,所以要灭那人,要灭这众生。”

宁涛心中一片难以抑制的激动:“老先生,那人就是炼制出寻祖丹的丹仙吗?”

“那人是……来了!”项桑的神sè突然变了。

宁涛正要追问,船体骤然颠簸了一下,船体倾斜起码三十度,险些被掀翻。那些女孩从那个角落里跌落出来,翻的翻,滚的滚,有人哭泣,有人喊叫,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身后突然传来了呵斥的声音:“小混蛋!你在哪里干什么?”

宁涛慌忙回头看了一眼,正是那个踩了他一脚的yīn月人。那家伙提着一把弯刀大步走来,杀气腾腾的样子。

“快走!”项桑吼道:“来了来了!”

“那人是谁?”宁涛还不死心。

项桑怒吼道:“我说不清楚……快走!”

轰隆!

船体一下剧震,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拍了一下。船体咔咔作响,海水从脚下倒灌上来,转眼就淹没了宁涛的小腿。

嗖!

弯刀划出一道弧线,狠狠地劈向了宁涛的脖子。

宁涛的元婴也就在那一瞬间离开了小孩项飞的身体,结果便看到那个yīn月人的狰狞的面孔,还有一颗在空中飞旋的小孩的脑袋。他那幼小的脖子在喷血,海水都被染红了。

连小孩都杀!

禽兽不如!

如果本尊在这里,哪怕是已死之人,宁涛也定会一枪杀他个对穿。可是,他现在只是元婴,就连大力拿捏符赋予的五斤之力也早就消失了,他什么都做不了。

见恶行而无法制止,这对他的修行没有好处。

要是有专门给元婴修练的修真功夫或者法术就好了。

可这世上有那样的修真功夫或者法术吗?

轰隆!

船体又是一下剧震,龙骨轰然断裂,海水瞬间灌满船舱。那个刚刚砍杀了项飞的穷凶极恶的yīn月人,他在海水之中挣扎。海水不停地从他的口鼻之中灌入,从他的嘴里冒出来的只有一串串泡泡。

在那个小孩的眼里,这个yīn月人是一个他无法战胜的强者。可是在毁灭这艘船的力量面前,这个穷凶极恶的yīn月人又变成了一只卑微弱小的蝼蚁。强如修真者,尚有天劫难渡。甚至是那仙人,在其之上还有神灵……

谁最强?

谁在主宰众生?

如果没有成为天外诊所的主人,宁涛拥有不会去想这些,可是此刻他却控制不住他的思维,这感触也是油然而生,不受控制。

然而,一只眼睛从船体的裂缝之中显现出来,毫无征兆,说来就来。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宁涛目瞪口呆,大脑一片空白。

那是一只金sè的眼睛,灿灿如日光,任何黑暗都无法遮掩!

这是……

龙的眼睛!

却不等宁涛看个仔细,眼前的光线突然混乱了,瞬息间便陷入到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元婴进,他出。

宁涛睁开了眼睛,额头上一片细密的汗珠。

深海里一片死寂,战术手电的光束仅有照射一块微不足道的地方。在别的地方,黑暗笼罩着一切,神秘、冰冷,整个世界都好像是静止的。

宁涛的脑海里不断回忆着那只金sè的眼睛,他觉得是龙的眼睛,因为龙的眼睛就是金sè的。

可是,他只看到了一只眼睛,不能确定那就是龙。

却也就是那只眼睛,他看见它的时候,它也在看着他。那一刹那间他觉得他无所遁形,他的一切都被洞穿了,藏不住任何秘密。

他被发现了,这是毋庸置疑的。就连项桑都能发现他的元婴,更何况是真龙?

“原来是龙袭击了yīn月人的船,这里距离龙塚其实并不远,会不会是那条死了的龙?”宁涛忍不住去琢磨,“如果当时由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构建的过去时空不崩塌,我也不走,它会不会连我一起杀?”

杀与不杀,只有那条龙知道。

然而,死去之人不会记得与他有关的跨时空的互动。至于那条龙,如果它不是南海海底那条已经死亡的真龙,它还活着的话,它会不会留下相关的记忆?

这个问题无人能回答。

宁涛将道具一一收了起来,包括那颗yīn月人的头骨。他对yīn月人的好感已经荡然无存,对yīn家也不会有什么好感。他原本是想将这颗yīn月人的头骨当成见面礼送给yīn家的,可在那艘船上见了yīn月人的种种暴行之后,他改变主意了,他更愿意将它当成一种商品,或者谈判桌上的筹码。

“看来还真得找一个元婴能俢练的修真功夫或者法术,回头问问虫二,只要它有,哪怕是给高价也买来。”宁涛的心里这样想着。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他背着小药箱走了进去。

看网友对 0694章 鬼谷子的弟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