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宴无好宴

第三百七十四章 宴无好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看刘縯根本不在乎,邓禹可是真急了,脸sè涨红地大声说道:“将军若回宛城,必带陷阵营!”

别看邓禹年纪小,但为人特别老成,平日里也是处变不惊,属泰山压顶也面不改sè的那种人,刘縯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急得面红耳赤。

刘縯被邓禹失态的样子逗笑了,向他摆了摆手,乐呵呵地说道:“好好好,仲华先莫急,这次,我带陷阵营回宛城总行了吧。”

见刘縯同意带陷阵营回宛城,邓禹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只要有陷阵营在,即便刘玄想对刘縯下手,也会心存些顾虑。他点头说道:“如此甚好!”

刘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回宛城后,军中的事务,就拜托孝孙和仲华了。”

刘嘉和邓禹一同躬身,说道:“将军放心,我等会处理好军中事宜。”

“嗯。”

刘縯还没返回宛城,龙渊便赶到了鲁阳军营。

见到刘縯后,龙渊把刘秀的顾虑转告给刘縯。刘縯听后,依旧是不以为然,含笑说道:“阿秀生情谨慎,但对陛下还不够了解啊。”

在刘縯看来,刘玄就算是有贼心,但他也没那个贼胆。

虽说邓禹和刘秀都先后警告过刘縯,可他并未往心里去,依旧是回了宛城,只不过在邓禹的坚持下,刘縯不是一个人回的宛城,而是带上了陷阵营的三千将士。

这次,刘縯、王匡、申屠建三路大军的主将,都有奉诏返回宛城,唯一一个接了诏书但却没有奉命的,便是刘秀。

刘秀给出的理由也很充分,目前他正率军进攻汝南的郡城平舆,战事处于最紧要的关头,作为军中主将,他实在无法脱身。

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刘秀没有遵从诏书,倒也说得过去。

且说刘縯,他带着陷阵营三千将士,回到宛城。到了城外,刘縯没有带将士们进城。

首先这么多人进城很不方便,其次,他也是为了避嫌,毕竟宛城目前是己方的都城,他一下子带这么多人入城,难免让人怀疑他居心不良。

刘縯只带了几名贴身的侍卫进入城内,至于刘稷和陷阵营,都被他留在了城外,让他们于城外扎一座临时营地,暂做休息。

进城后,刘縯直接去了皇宫。

更始朝廷在宛城的皇宫,也是由一座大宅子改造而成,只不过比新野的那座宅子规模更大一些,守卫也更加森严。

刘縯算是到的较晚的了,进入皇宫时,已是傍晚,与会的众将都已聚齐,只差他一个。

进入大殿,刘縯向左右看了看,嗬,人还挺齐的嘛!他走到大殿的中央,站定,向刘玄拱手施礼,说道:“臣来迟了,请陛下恕罪!”

看到刘縯,居中而坐的刘玄笑容满面,含笑说道:“大司徒一路辛苦了,快快入座。”

坐在刘玄下手边的是两位上公,王匡和王凤,排在王匡、王凤后面的,才是大司马朱鲔、大司徒刘縯、大司空陈牧等人。

刘縯走到自己的座位前,一屁股坐了下去。见人都已到齐,刘玄抬起手来,刚要说话,朱鲔皮笑肉不笑地抢先说道:“接到陛下诏书,诸位将军都有奉诏回京,只有刘将军一人未回,也不知所为何故。难道是刘将军

自认为在昆阳立下大功,连陛下都不放在眼里了?”

刘秀是没回来,不过他有派回一位代表,王霸。

听闻朱鲔的话,王霸挺直胸膛,大声说道:“大司马误会了,刘将军又怎会不把陛下放在眼里?实因军情紧急,分身乏术。”

朱鲔哼笑一声,说道:“在汝南,又能有何紧急军情?难道汝南之险,还会胜过洛阳、弘农、武关不成?”

言下之意,去攻打洛阳、弘农、武关的王匡、刘縯、申屠建都奉诏回京了,而在汝南作战的刘秀却抗旨不遵,其罪难逃。

王霸是员武将,但在刘秀麾下的众将当中,王霸是最能说会道的,论口才,王霸还真就没服过谁。他环视在场众人,神态自若,不卑不亢地说道:“刘将军率领七千将士,进入汝南,相继攻占西平、吴方、上蔡三县,村镇十余座,现直逼汝南郡城平舆,期间歼灭敌军数千之众,可谓是战功赫赫,大司马不表彰刘将军之功绩也就罢了,现在反而字字句句都在数落刘将军的不是,甚至还想给刘将军定个抗旨不遵的罪名,大司马如此,不觉

得太有失公允,也太让功臣寒心了吗?”

朱鲔脸sè难看,转头怒视着王霸,沉声说道:“你现在可是在训斥我?”

王霸拱手说道:“在下不敢!在下只军中一粗人,不值一提的武夫罢了,官场上的种种,在下通通不懂,在下只服能打仗,能打胜仗的人!”朱鲔闻言更气,还有说话,王凤摆了摆手,说道:“好了,长舒,文叔在汝南难以脱身的事,我是知道的,并已呈报了陛下,相信陛下不会因为这等小事,而责怪于文叔。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縯知道王凤和阿秀的私交不错,但也没想到,王凤会当众为阿秀说话,这让他多少有些意外。同样意外的还有朱鲔、张卬、廖湛、申屠建等人。

王匡和陈牧倒是没觉得有多惊讶,他俩和王凤都是相识多年的老兄弟,对王凤这个人,自然也十分了解。

刘秀曾救过王凤的性命,而王凤的为人又颇重情义,在不影响他个人利益的情况下,帮刘秀说几句话,完全可以理解。见到王凤有帮刘秀说话,朱鲔哑口无言,一直装聋作业的刘玄连忙接过话头,对朱鲔和颜悦sè地柔声说道:“大司马,成国公的确有向朕提起过,汝南战事吃紧,文叔难以

脱身,对于此事,大司马也不要再追究了。”

他这话,既是在给朱鲔台阶下,也是在帮朱鲔开脱。朱鲔借坡下驴,向刘玄拱手说道:“陛下,是臣多虑了!”

刘玄悠然一笑,抬手说道:“上酒菜!今日,我们君臣难得聚在一起,不醉不归!”

随着刘玄一声令下,侍女们从外面鱼贯而入,每人的手中都端着托盘,首先送上来的是酒水。

刘玄低头看了看摆在自己面前的酒杯,笑吟吟地说道:“这是西域的葡萄酒,成国公于昆阳缴获,专程派人送了回来,大家都尝尝。”

汉代时期,葡萄酒可是十分珍贵的稀罕之物,要从西域运送过来,路途遥远,路上难免有破损或丢失,耗损巨大,当时能喝上葡萄酒的,皆为王公贵族。

王凤在莽军大营里缴获的这些葡萄酒,皆为王邑、王寻随军携带,两人逃走的时候,这些葡萄酒自然也被遗弃在军营里。

听了刘玄的话,在场众人精神同是一振,纷纷提起酒壶,倒了一杯酒,拿起酒杯,低头仔细闻了闻,果然有浓烈的葡萄香味。

朱鲔笑道:“臣等能喝到如此珍贵的美酒,全是托陛下和成国公之福啊!我看这第一杯酒,应当敬陛下和成国公!”

其余众人也都纷纷附和,七嘴八舌地说道:“对对对,敬陛下、敬成国公!”

王霸看了看在场的众人,心里嗤之以鼻。这些所谓的朝中大臣,真是一个比一个虚伪,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趋炎附势,难道他们不知是主公打赢了昆阳之战吗?

现在他们享受着昆阳大捷的战利品,念叨的却是在后方坐享其成的刘玄,和两次向莽军投降的王凤,对于在战场上拼死作战,力挽狂澜的主公,却是只字未提。

想到这里,王霸忍不住暗暗摇头,新莽朝廷是不怎么样,可是这个更始朝廷,看起来比新莽朝廷也强不了多少,简直是一丘之貉。

新莽朝廷已眼瞅着要垮台了,而这个更始朝廷又能维持多久呢?

众人把刘玄和王凤吹捧了一番,然后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接下来,人们又对葡萄酒大加赞美。

刘玄转头看向刘縯,笑道:“我大汉能定都于宛,还是多亏了大司徒啊!来、来、来,大司徒,朕敬你一杯!”说着话,他端起酒杯。

刘縯淡然一笑,说道:“陛下谬赞了,伯升愧不敢当!”他拿起酒杯,向刘玄那边敬了敬,然后将杯中酒倒入口中。

刘玄放下酒杯,笑问道:“这次大司徒出征弘农,可有把握?”

刘縯正sè说道:“臣定当尽力而为。”他的回答也很狡猾,既没说有把握,也没说无把握,反正不把话说死,以后无论仗打得怎么样,都有条退路。

刘玄一笑,赞叹道:“大司徒武功盖世,骁勇善战,拿下弘农,必是易如反掌。”感觉刘玄对自己的夸赞有点太过了,刘縯正要说话,刘玄继续说道:“其实,朕也很想和大哥共赴战场,并肩作战,痛饮敌血,奈何,朝中事务繁忙,百废待兴,朕实在是

脱不开身啊。”

刘縯说道:“陛下身为天子,理当坐镇京城,主持大局。”

刘玄颇感惋惜地叹了口气,他目光下移,落在刘縯的佩剑上,笑道:“大哥的佩剑,定是世间罕见的宝刃,不知能否借朕赏玩一番?”

按道理说,大臣面见天子,是不能佩剑的,但刘縯的地位太高,声望也太高,他来见刘玄,还真没人敢下他的剑。

而且,刘縯佩剑见刘玄,也不是他一个人搞特殊,王匡、王凤也都有佩剑。

听闻刘玄的这番话,朱鲔、张卬等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刘玄有句话说得没错,刘縯的武艺确实高强,如果有佩剑在身的话,要想把他拿下,还真就不太容易,弄不好刘玄,乃至自己,都得受到波及。

所以他们在密谋除掉刘縯的时候,便已商议妥当,在行动之前,得先找借口卸掉他的剑,如此行动起来方更有把握。

刘縯显然没想到刘玄会向自己提出这样的请求,他先是一愣,但随后也没往心里去,只微微一笑,抬手便要把自己的佩剑解下来。见状,王霸可急了,刚要站出来阻止刘縯,可就在这,一名侍卫从外面快步跑进大殿。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四章 宴无好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