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99章 手贱

0699章 手贱

“软助好。”

“软助早……”

神州慈善公司的职员们纷纷向路过大办公区的软天音打招呼,也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盯着跟在软天音后面的一个秃顶还腆着一个啤酒肚的中年男子。

昨天软天音带在身边的是一个瘦高斯文的青年,今天怎么又带来一个丑得不忍直视的大叔?

软助今天似乎不高兴,无论是谁招呼她都不搭理,快速穿过了大办公区进入了白婧的办公室。那个丑得不忍直视的大叔也进了白婧的办公室,还顺手关上了门。

“白助是怎么回事啊,昨天带一个小青年,今天又带一个大叔来,都是什么人啊?”

“谁知道啊,说是情人不像,说是保镖也不像……”

“等白总会来,我看她还有没有这么嘚瑟。”

“就是,我们跟她打招呼,她连理都不理我们……”

大办公区里一片嘀嘀咕咕的议论声。

可不管是谁,脑洞有多大,都猜不到那个秃顶还腆着一个啤酒肚的家伙是神州慈善公司白总和青总的老公,只要他一句话,就算要打屁股,他们又敬又畏的白总也得乖乖撅起屁股。

变成丑逼非宁涛所愿,可形势所逼啊,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在这桃花劫前他也得低下头颅,低调做人。

“你就是变成一个糟老头子,我就不知道是你了吗?”办公室里,软天音双手捧着一杯茶放在了宁涛面前的茶几上,浩眸里泛起了一层水雾,“我从昨天晚上等到现在,人也被你骗回来了,可你给我的答复呢?”

昨天晚上在冲绳海底,他是用什么理由说服了蚌精跟着他回北都的,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他估摸他大概说了五百二十一句话,还是六百零三句,究竟是那句话起了作用,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宁涛捧起茶杯,浅浅地呷了一口,脸上露出了一个丑陋的笑容:“好茶。”

软天音直盯盯地看着他:“又想转移我的注意力,我不会上你的当。我告诉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就是喜欢你,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我们现在不就在一起吗?”宁涛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来。

“我要的不是这种在一起,我要的是……那种在一起。”不知道是哪一种在一起,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蚌家妹子的脸颊上浮起了一抹红晕。

这世上还有纯洁的友谊吗?

宁涛的脑壳又开始作痛了。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即便是软天音这么温柔善良,乖巧可人的女人,也不要跟她讲道理。

软天音却绕到了宁涛的身后,也不大招呼,伸手给他揉捏肩膀。

宁涛尴尬地道:“你这又是干什么?”

“不管你怎么伤害我,我都要好好伺候你。”软天音声音温柔。

宁涛:“……”

最难消受美人恩。

面对这样温柔可人的妖精,他又能怎么办呢?

波。

软天音突然俯下身来在聊天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宁涛以为她只是按摩,却没有想到给他来了这么一下。他回头看着软天音,嘴唇颤颤,好半响才憋出一个字来:“你……”

软天音扬起天鹅般的脖子:“我就亲了,你打我呀,就像你打白祖母那样打我。”

宁涛:“……”

这妖精,真是不怕大圣的棒子吗?

偏偏,这妖精又绕到了沙发前,双手撑着茶几,撅着屁股,一副等着挨打的样子。

讲真,宁涛真想一巴掌给她抽过去,可是他的手终究是没抬起来。有些屁股打得,有些屁股打不得。如若要是打了,那等于就是上了人家的车了,要给真金白银买票的。

不见宁涛动作,软天音有点羞愧,假装整理茶几掩饰自己的不良动机,然后又站直了身体,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起了铃声。她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又凑到了宁涛的身边:“主公,这是那个yīn寻打来的电话,要接吗?”

“接,怎么不接。”宁涛说,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软天音接了电话,然后开了免提。

手机里随即传出了yīn寻的声音:“软姑娘,你和你家主公什么时候动身?”

软天音看了宁涛一眼,征询他的意见。她胡闹归胡闹,撒娇归撒娇,可这样的事情她是不敢替宁涛做出决定的。

宁涛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yīn寻道友友,你好。”

“你是……”yīn寻瞬间反应了过来,“你是宁涛宁道友?”

宁涛淡淡地道:“是我,昨天我不在公司,回来听到天音说你父亲请我赴宴,你打电话来是为了这事吗?”

“是的,宁道友,既然你在,那我再次发出邀请,请宁道友和软姑娘到我家赴宴,家父有要事相商。”yīn寻的声音里充满了的诚意。

宁涛说道:“是冲绳逐鹿岛吗?”

“是的。”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yīn寻道友友亲自来邀请,我深感荣幸,不过你连是什么事都不跟我说,这是不是有点缺乏诚意?”

“家父……”yīn寻停顿了一下才说道:“家父不曾告诉我,但家父说……”

宁涛打断了他的话:“如果我不来,我会后悔是吗?”

“家父的确是这个意思。”yīn寻说。

宁涛笑了笑:“你问问他,然后再给我打电话吧。”

“你……”

不等他把话说完,宁涛这边已经挂了电话。

“主公,你真的要去吗?”软天音很担忧的样子。

宁涛说道:“得看是什么事,那yīn人杰不会无缘无故请我到他家去吃饭,如果他肯说出来,也是重要的事,那我就得去看一看。”

“那我和你一起去。”软天音说。

“不行,那个地方很危险,你去了也没用,你留在公司吧,这里需要你。”宁涛说。

软天音抓着宁涛的胳膊摇晃:“我不,我就要跟你去。”

“你……”

“那个地方那么危险,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总之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和你一起去。”软天音从来不曾固执过,这次却表现得非常固执。

宁涛气恼,挥手过去……

啪!

一个清脆的响声在办公室里响起。

有涟漪荡漾,然后静止。

办公室里没有一丝声音,静得落针可闻。

打人的人懵了。

被打的人呆了。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就算拥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岩石一般的心肠,可也逃不了手贱的时候。

气氛往死里尴尬,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因子在空气里流淌。

软天音的表情变化很有趣,先是呆懵,然后就笑,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甜蜜的笑。她嘴角含笑地盯着宁涛,贝齿轻轻咬着樱唇,一双皓眸里满是情波荡漾,那眼神儿恨不得把宁涛给融化了。

宁涛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样的贱,慌忙说道:“那个……天音啊,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才好。”软天音的声音轻轻柔柔。

“不是故意的才好,什么意思啊?”宁涛又有点懵了。

软天音温柔地道:“不是故意的,那就是发自内心的,你心里有我,而且你打的还是……”她扭扭捏捏的又补了一句,“那么……下流的地方。”

宁涛捂住了额头。

手贱啊手贱!

手中的手机忽然又想起了来电铃声。

宁涛慌忙收起乱糟糟的思绪和感受,划开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出了yīn寻的声音:“宁道友,家父想跟你聊一聊。”

“可以。”宁涛说。

手机里传出了一个洪亮的男人的声音:“宁道友,我是yīn人杰。”

宁涛打了一个招呼:“yīn前辈你好。”

“宁道友,不必客气。”yīn人杰的声音,“我理解你的顾虑,但我请你放心,yīn某不是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笑里藏刀的小人,我请宁道友来赴宴谈事,就只是吃饭谈事。如果我要对付你,我会与你面对着面拔剑,不会在你背后出手。”

这一点倒是和狐姬相似,但狐姬是真恶人。恶得堂堂正正。却不知道这个yīn人杰是不是那种嘴上说的是一套,实际做的又是另一套。

“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我想知道yīn前辈想和我谈什么事,毕竟我来冲绳路途遥远,来一趟也不容易。”宁涛说道:“如果是小事的话,我想我们在电话里也能聊一聊,就不必跑那么远了。”

yīn人杰说道:“宁道友,昨天晚上逐鹿岛来了客人,来了又走了,敢问那位客人是宁道友吗?”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是我,那个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我见你们那个村子黑灯瞎火的,我想你们都安寝了,不便打扰,所以就走了。”

“呵呵呵……”yīn人杰笑了。

“那究竟是什么事?”宁涛将话题拉了回来。

“死人与棺材的事。”yīn月人说。

宁涛的心中一动,难道他知道yīn魂棺的事?

秦始皇陵下无尸骨,却藏着十大凶恶法器排行第五的yīn魂棺,这件事他觉得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如果有别人知道,那也是林清妤和林清华兄妹,一个远在冲绳的yīn月人的后裔怎么可能知道?

“你……知道些什么?”宁涛试探地道。

“这样的事情电话里谈不方便,我已经备好佳肴美酒,我在yīn人府恭候宁道友的大驾,还请赏光。”yīn人杰说,然后又补了一句,“另外我为宁道友准备了一份大礼,还请笑纳。”

宁涛说道:“yīn前辈客气了,我听令公子说如果我不来会后悔,我一直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还请yīn前辈解惑。”

“犬子说话或有不当之处,不过意思是那个意思。如果你不来,你的确会后悔。”yīn人杰的声音。

“为什么?”

“因为……”yīn人杰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你修天道,而这天就要乱了。关于那口棺材,还有那些已死之人,我知道得比你多。”

“好,我来。”宁涛说。

看网友对 0699章 手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