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703章 君子有所不为

0703章 君子有所不为

天道代言人。

如果将天道理解成一家财务公司的话,那么宁涛其实就是一个放贷收债的打工仔。

平野光敏是一个欠了天道一屁股债跑路的老赖,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大概已经忘了那笔债,要活得心安理得,满足且快乐。可是上天有眼,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谁又能逃得过去?

在来这里之前宁涛怎么也没有想到yīn家父子要送给他的礼物会是一个侵华余孽,看似巧合,可谁又能确定这不是天意使然?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安排一切,这不就遇见了。

“你是来自华国的律师,还是那些所谓的受害人的家属?”平野光明说话的语气已经变了,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

宁涛摇了摇头:“都不是。”

“那你是什么人,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宁涛淡淡地道:“我其实也是一个修行之人,不过我修的是天道,与你修的佛道不一样。我和你说这些只是随便聊聊,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没道理,你可以反驳我,你一把年纪了,不要随便动肝火,这样伤身。”

平野光明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不会否认我所犯下的罪,不然我也不会在佛前忏悔。一个人犯了错难道就应该下地狱吗,我们应该给犯错的人一个机会。佛都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你们华国人为什么总是揪住历史不放呢,就算判我死刑,把我送上绞架,杀了我也改变不了历史啊。你们应该给我这样一个老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现在伤害任何人了吗,没有,我甚至连一条鱼都不愿意伤害。”

宁涛移目看了一眼水中荡来荡去的鱼漂:“没有伤害自己吗?不,你其实是在伤害它们。”

“你胡说八道!”

宁涛淡淡地道:“如果你真觉得他们需要食物,你大可以将食物抛水里,而不是挂在鱼线上让它们来吃。你这样做会让它们认为这样是安全的,以后村子里的人再来钓鱼,它们,就会争先恐后的去吃挂在鱼钩上的鱼饵。你这种心理,我觉得你大概是觉得修行太过枯燥无趣,所以你要让它变得有趣一点,是吗?”

“你真是一个没有礼貌的华国人。”平野光敏已经失去了钓鱼的心情,他收起了鱼线和鱼竿,准备离开。

宁涛也从石头上站了起来,然后又问了一句:“如果现在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你会怎么做?”

平野光敏看着宁涛:“我不需要任何人给我什么赎罪的机会,这几十年来我做了不少的好事,帮助过很多人,每天我都会吃斋诵经,我很享受我现在的生活,我很满足也很快乐,而且这些与你无关,我不想跟你说话,也不想再见到你,你走吧,不要再来打扰我。”

说完,他提起鱼篓拿着鱼竿往他的草庐走去。

宁涛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平野先生,请问你有家人吗?”

平野光敏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宁涛:“你想干什么?”

“那就是有了,我只是随便问问,再见。”宁涛转身离开。

“没有礼貌的华国人。”平野光敏摇了摇头,别走了。

宁涛往村子的方向走去,昏暗的光线里依稀可以看见站在一棵树下的三个人,yīn家父子和软天音。

“主公。”软天音迎了上来,眼眸里满是关切与好奇,“那个老人是谁?”

宁涛说道:“侵华日军的一个军官。”

软天音似乎明白了什么,移目看着潭池边草庐的方向,那眼神儿凶巴巴的。

yīn家父子也走了过来。

yīn人杰说道:“宁道友,你和他聊了些什么?”

宁涛说道:“也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佛学。”

yīn家父子忍不住对视了一眼,父子俩显然没料到宁涛居然会与平野光敏聊佛学。

宁涛笑了笑:“你们以为过会杀了他吗?”

“宁道友……不喜欢这份礼物?”yīn人杰试探地道。

宁涛说道:“喜欢,这对我来说还真是一份特殊的礼物,不过只有礼物没有包装可不好。”

“包装?”yīn寻不解地道:“宁道友还请明说,是什么包装?”

yīn人杰说道:“寻儿,去把平野光敏的家人带来。”

“是,父亲。”yīn寻忽然明白了过来,抽身就走。

一间茅屋里亮起了灯,随后又响起了敲木鱼的声音,隐约还有一点诵经的声音。

平野光敏显然已经从刚才的不愉快的事件里走了出来,进入了他习惯的模式。

放下屠刀,吃斋诵经,做点好事,这样就能消除一身的罪孽?

“你太天真了,如果这样有用的话,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宁涛的心里说。

回去的路上就只有三个人,黑暗笼罩着林间小路,不远处的村庄亮起了盏盏灯火。也许是在陌生的环境里的原因,软天音紧挨着宁涛,胳膊贴着他的胳膊。

“宁道友,早就听闻你是个杀伐果断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但愿我们永远不会成为敌人。”yīn人杰打破了三人间的沉默。

宁涛说道:“我杀人从来只杀该杀之人,平野光敏罪大恶极,但他的家人如果是无辜的,我不会伤害他的家人,我只是需要他的家人来促使他伏法。”

“我以为你要连窝端,呵呵呵……”笑声里,yīn人杰话锋一转,“宁道友,那是不是我们已经达成了交易?”

宁涛说道:“那还得看这事怎么结尾。”

“如果一切如你所愿呢?”yīn人杰的眼眸里隐藏着激动的神光。

宁涛说道:“那我也如你所愿,不过,我要是能上仙界,你得把它还给我。”

yīn人杰笑了笑:“那是自然,真有那一天,宁道友上门来要,我们还敢不给吗?”

宁涛说道:“给我们安排住处吧,我估计得在这里住一天两天。”

“这无需宁道友交代,我早已经命人安排妥当。”yīn人杰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回到村子里,在yīn人杰的带领下,宁涛和软天音来到了那座寺庙旁边的一个院子里。

那院子里有三间房,一间厨房,一间茶室,一间卧房。那茶室里的茶几已经被撤下了,换成了就餐用的餐桌。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菜肴,还有酒。菜是日式料理,酒也是日本清酒。餐桌尽头的一块地方还跪着一个涂了白面的日本艺伎,抱着一把三味线,等着演奏。

“宁道友、软姑娘请。”yīn人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宁涛说道:“看来yīn前辈很喜欢日本文化啊,这些吃食,还有酒和艺伎,花了不少心思吧?”

yīn人杰微微愣了一下,他似乎从宁涛的话语听出了什么,跟着说道:“宁道友,实在是犬子疏忽了,这都是他安排的,我这就让人撤了,重做。”

宁涛说道:“那倒不必,横竖就是一顿饭而已,在国内也有很多人喜欢吃日本料理。我可不是那种对食物和风俗有偏见的人,我们就吃日本料理吧。”

他心里的话并没有说完,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的,其实不是这一桌子的日本料理和日本艺妓,而是yīn家的人作为汉人和yīn月人的后裔,将自己的生活习惯变得跟一个日本人一样,这就让人觉得有点那什么了。

不过这样的话肯定是不能当着面说出来的,因为就算是最正宗的日本文化,那其实也是从唐朝传过来的,把话说穿了yīn人杰肯定会这样反驳他,而他也不好反驳。

“那就……请吧。”yīn人杰显然也不想让人重做,宁涛虽然没有把话说出来,可他怎么可能听不出宁涛话中藏着的话。他心里肯定不舒服,可是开山锄还没到手,无论宁涛说了多么过分的话,他也只能是听着而已。

宁涛和软天音进了茶室,脱了鞋子入座,这一次没等宁涛去拉过天宝法衣的下摆盖住那一双晶莹剔透的诱人玉足,软天音自己就拉过去盖住了。然后,她还对宁涛笑了一下,明媚皓齿。

似乎是宁涛的那句话的原因,整个晚餐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除了一些可有可无的客气话,三个人再没有聊什么别的话题。只有那个涂了白面的日本艺妓弹奏着三味线,扯着嗓子唱着让人听不懂的歌。

晚餐结束,yīn人杰告辞离开,宁涛和软天音也来到了唯一的卧室之中。

卧室里没有床,只有一张榻榻米,铺着被褥,简单却干净整洁。另外还有一只衣柜一只茶几,连一只椅子都没有,茶几下仅有两块坐垫。

“日本人跟椅子有仇吗?”宁涛苦笑了一下。

“主公,你真的要将开山锄给他们吗?”软天音问了一句,刚才yīn人杰在她不好问,现在单独和宁涛在一起,她心里就藏不住事了。

宁涛说道:“yīn家父子很聪明,他们研究过我,很了解我,所以才会将那个侵华日军军官当做礼物送给我。那个侵华日军军官我必须要杀,不然我还修什么天道?”

“可是……我们可以用别的办法杀死那个侵华日军军官,而不用给他们开山锄。”软天音说。

宁涛却摇了摇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yīn家父子的确是狡猾了一点,可并不是我想杀就能杀的坏人。你也看见了,他们的实力很强,如果我们那样做的话,那就直接将他们变成了敌人。我要杀尼古拉斯康帝,这段时期我不能再塑强敌。那开山锄是yīn月仙子的法器,我并不能正常使用,留着也只能当作是信物。将来如果我真有机会去仙界,我再拿回来就是。如果没有,我留着也没用,所以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换了那份礼物。”

这些,其实宁涛早在与平野光敏聊什么佛学的时候就已经考虑过了,而这个决定也就是与平野光敏聊天的时候做出来的。

平野光敏那种人想赎罪?

那也得他说了算。

“原来是这样,不管主公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你要我做什么,我也都听你的。”软天音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不过现在有一件事你得听我的。”

“嗯,什么事?”宁涛问。

“天sè已经很晚了,让我伺候你睡觉吧。”软天音笑着说。

宁涛:“……”

PS:今日要出息一个活动,只有2更,一早发出来。

看网友对 0703章 君子有所不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