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707章 一刀两断

0707章 一刀两断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跑?

天网恢恢,你往哪里跑?

“你一定是某个遇难者的后人,你是来复仇的吗?你杀了我,我不怕死,来啊,拿起刀杀了我!”平野光敏说着话,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终究没成功。

宁涛冷笑道:“我的确要杀你,但不是在这里。我会给你开一张赎罪的契约,你签个字,我再杀你。”

“赎罪的契约?你休想!”因为激动,平野光敏的嘴唇颤得厉害,“那、那是战争……我是在执行天皇的命令,我没有做错!你要杀我现在就动手吧,我不会给你签什么赎罪契约,永远不可能!”

宁涛冷声说道:“执行天皇的命令?我告诉你,裕仁死得早,如果他现在还活着,我照杀不误!”

“狂妄!卑鄙!禽兽!当年天皇发动对华战争,我看是应该的!你们就应该被毁灭!”平野光敏状似疯狂。他那一代人视天皇为神灵,岂容一个华国小子侮辱?

宁涛却笑了:“痴人说梦,你觉得你的儿子、孙子、重孙,还有你的孙媳妇是为什么来这里看你吗?你又是怎么来的这里吗?在我的眼里,甚至是那么的天皇,那都是伸手就能捏死的蝼蚁。”

平野光敏这才意识到什么,慌忙移目去看他的重孙。

宁涛转身,杨声说道:“过来吧!”

人影闪动,yīn家父子和软天音来到了院子里。

平野光敏乍看见yīn人杰,那感觉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只救生圈,激动地道:“yīn、yīn先生,快、快抓住这个人!”

yīn人杰和yīn寻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父子俩看着平野光敏,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眼神也冷漠到了极点。

宁涛说道:“平野光敏,你还不明白吗?你没有选择。”

“yīn先生,你们……”平野光敏似乎终于明白了过来。

宁涛说道:“他不肯签我的赎罪契约,你们看怎么办?”

这就是他要“包装”的原因,一个九十岁的老头已经活够了,根本就不怕死,为了所谓的荣誉和信仰不签恩处方契约那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所以,他才要礼物的“包装”。

yīn寻将平野一家都带了过来,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迫使平野光敏签字赎罪。

可是,来的时候宁涛发现这一家人并不都是恶人坏人,儿子是好人,孙媳妇是好人,而那个三岁的孩子是无辜的,所以他才会先出手将那三个人扎晕。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毕竟很血腥,不能让孩子看见。

不过,对平野钢木这样的人他出手倒无所谓,可他不能对另外三个人出手。如果他连身有善念功德的女人和孩子都伤害,那他和平野光敏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区别?所以,接下来要挟的事情他就不参与了,便叫了yīn家父子过来。

yīn寻冷声说道:“平野光敏,你横竖是一死,签字去死和不签字去死却又很大的区别,你知道是什么吗?我告诉你,区别就是你签字是你一个去死,但你不签字,你平野家没有一个能活。”

平野光敏懵了。

“看来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我先杀了你孙子。”yīn寻拔出剑,大步向平野钢木走去。他走到平野钢木的身边,没有一丝犹豫,一剑就刺入了平野钢木的小腹之中。

已经昏死过去的平野钢木竟被这一剑所带来的疼痛刺激得醒转了过来,他双手抓着剑,嘶声哀嚎,可是没有舌头,他根本就说不出求饶的话来。

可yīn寻却没有丝毫同情,更不会手软,顺势一抽,锋利的剑锋顿时带走了几根手指。然后,他将剑刺向了平野钢木的胸膛。

“不——我签字!”平野光敏崩溃了。

yīn寻还剑入鞘,回到了宁涛的身边:“该我们做的,我们都做了,开山锄呢?”

宁涛说道:“待会儿给你,我先带走这两人。”

yīn寻还要说什么,却被yīn人杰一个眼神制止了。

yīn人杰说道:“宁道友,这一家人无论你这么处理都可以。”

“我只要这两个人。”宁涛走到平野钢木的身边,抓住平野钢木的一只手,拖着他就往佛堂走去。

“呜呜……呜……”平野钢木哀嚎着,声音却非常微弱。之前的他气势凌人,可这会儿却犹如一条被打断了几条腿的狗。而且,没有舌头,没有牙齿。

宁涛将平野钢木拖进佛堂之后,又倒转回来将平野光敏拖进了佛堂,然后他对软天音说道:“天音,你守在外面,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嗯。”软天音站到了佛堂门前,解下了挎在肩头上的法器枪械。那警惕和严肃的表情,还真有点女警卫员的味道。

院子里,yīn寻压低了声音:“父亲,他会不会耍诈?”

yīn人杰轻哼了一声:“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如他吗?你缺少他身上的那种胆量和魄力。他的女人还在这里,你瞎担心什么?”

yīn寻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不悦的神光,他显然不服气,不过没敢顶嘴。

同一时间,宁涛已经带着平野光敏和平野钢木爷孙俩来到了天道医馆之中。

天道医馆里寂静无声,善恶鼎中青烟袅袅,鼎上人脸怒容满面。那怒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那张脸下一秒钟就会从善恶鼎上飞下来,然后将平野光敏和平野钢木爷孙俩活生生地撕碎!

即便是单翼进来,善恶鼎上的人脸也不至于如此动怒,可想而知平野光敏身上的恶念罪孽有多深重!

宁涛也没管平野钢木的死活,拿着账本竹简来到了平野光敏的身边,然后将账本竹简放在了平野光敏的手中。

“这……这是什么?”平野光敏很紧张,说话的时候用眼睛的余光瞅着善恶鼎上的人脸,可与那人脸的眼睛一对视,他顿时打了一个寒颤,慌忙移开了视线。

宁涛拿起了账本竹简,查看什么的诊断。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诊断内容:平野光敏,1928年11月生人,人面畜心之人,十恶不赦。一身罪孽罄竹难书,发起战争、滥杀无辜、暴行无数、强人财物、淫.人妻女,总计恶念罪孽21223点。可开恶念处方契约,砍头挖心以赎罪,磨灭灵魂,永世不得翻身。

砍头挖心,这算是很残酷的赎罪方式了,可即便是这样,见过了平野光敏的种种恶行,宁涛却还是觉得便宜了这条老狗。唯有磨灭灵魂这一点倒是让他的感觉舒服了一点,这老狗不会有来世。

这样的诊断却也有让宁涛感到诧异的地方,那就是这样巨多的恶念罪孽居然不是恶魁。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几张面孔,唐天人、白圣和单翼,他的心里也忍不住琢磨:“难道天道医馆评定的恶魁不是以恶念罪孽的多少来评定的,而是另有标准?与寻祖丹有关还是别的什么……”

“救救我孙子,求求你了。”平野光敏的声音打断了宁涛的思索。

宁涛收起了账本竹简,拿出处方签开恶念罪孽处方契约,一边书写一边说道:“你越快签字认罪,你的孙子就越快得到治疗。”

“你快写,他……他快不行了。”平野光哽咽哽咽地道:“我死没关系,他、他还年轻,他的孩子还小,不能没有父亲。”

宁涛淡淡地道:“那些被你杀了的父亲和母亲的孩子也很小,他们应该求过你,你是怎么做的?”

“我……”平野光敏顿时语塞,这个问题他回答不出来。

宁涛也懒得跟他废话,快速开好恶念处方契约,然后折叠了一下放在了地上:“签字吧。”

平野光敏能看到的只是签字的空白处,根本就看不到内容,他试探地问了一句:“我能看看吗?”

“我可以捅你孙子一刀吗?”宁涛反问了一句。

平野光敏再没有话说,提起笔在他的恶念处方契约上签了字。

宁涛给了他一颗初级处方丹:“吃了这颗丹药。”

平野光敏将那颗初级处方丹放进了嘴里吞了下去,不忘补了一句:“快救我孙子,求求你了。”

青烟涌来,转眼就将平野光敏吞没了。天道医馆里也安静了,再没有他的声音。

宁涛拿着账本竹简走到了平野光敏的身边,伸手将账本竹简往平野钢木的身上放,他的手却僵住了。

就在他给平野光敏开恶念处方契约的时候,平野钢木已经断气了。

人都死了还诊断个屁啊。

平野钢木或许罪不至死,可是他死了,可这难道不是报应吗?

青烟退去,平野光敏显现了出来。他本来是闭着眼睛的,可青烟回到善恶鼎中的时候,他突然睁开了眼睛,醒得特别快。

这个情况也是第一次出现。

以往宁涛要在诊所处决某个需要以死赎罪的诊金病人,那些诊金病人都是昏迷的,根本就感觉不到什么就死了。可平野光敏显然是受到了特殊的“优待”,这么快就醒来,需要亲眼面对他需要面对的一切。

宁涛从货架上拿起处理药材的铡刀便向平野光敏走了过去。

“我孙子,你答应过我要救我孙子的……”平野光敏骤然紧张了起来。

宁涛在平野光敏的身前停下了脚步:“抱歉,你孙子已经死了,救不了,要怪就怪你作恶太多,报应到了你的孙子身上。”

“不——”平野光敏一声怒吼,发疯似地扑向了宁涛,“你会下地狱!魔鬼!”

宁涛挥手就是一刀劈了过去。

一颗脑袋在空中翻滚,然后坠地。

宁涛又一刀劈向了平野光敏的胸膛,同时也发了一句牢骚,“总是让我干这脏活!”

善恶鼎上的人脸闭上了眼睛,怒容不见,青烟退去,取而代之的一大团恶气,漆黑如墨,白sè的善气几乎看不见了。

这口恶气倒是出了,可黑化却是无可避免。

“啊——”宁涛的一双瞳孔漆黑如墨,本来只需要两刀就完成的活,一声爆吼中,他第三次挥起铡刀劈了下去……

一刀两断。

看网友对 0707章 一刀两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