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阴谋算计

第三百八十三章 阴谋算计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没错,从人群中走出来的这人,正是刚刚在酒宴中途离去的朱鲔。

见刘稷惊讶地看着自己,朱鲔嘴角勾起,露出得意的笑容,走到刘稷近前,低头俯视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刘稷,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多久?”

刘稷拼命地挣扎了几下,但一点用都没有,就算他的力气再大,也挣脱不开掺杂着铁线的大网。他瞪圆了双眼,怒视着朱鲔,厉声吼道:“朱鲔,你要作甚?”

“作甚?当然是将你交于陛下定罪!”朱鲔乐呵呵地说道:“单凭你刚才在定国公府的言论,就算将你千刀万剐也不为过吧。”

此话一出,刘稷脸sè顿变,诧异地看着朱鲔。

看他这副一脸蠢笨的样子,朱鲔忍不住仰面大笑,拍了拍巴掌,一名朱鲔的亲信走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张绢布,打开,大声朗读起来。

他所朗读的内容,是刘稷在定国公府的原话,一个字都没漏掉。

刘稷就算再笨,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是中了人家的圈套。表面上看,朱鲔当时负气而走,实际上,他根本没有离开,而是躲藏在暗处,记录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如此来看今晚王匡所设的酒宴,根本是人家早就设计好了的,甚至连李轶,业已和他们串通一气。想到这里,刘稷的眼角都快瞪裂开,冲着朱鲔发出一声嘶吼。

只是刘稷的本事再大,现在也只是一头困兽,奈何不了任何人。

朱鲔的脸上闪过一抹恶毒,冷笑着说道:“来人,将刘稷的手筋、脚筋挑断,然后交于陛下定夺!”

闻言,刘稷身子一震,厉声吼道:“朱鲔,你敢?”

朱鲔哼笑出声,说道:“刘稷,今晚你先上路,随后便让你的那位好大哥去陪你作伴!”

刘稷眼珠子上爬满了血丝,冲着朱鲔再次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声。

周围的兵卒蜂拥而上,将困在网内的刘稷死死摁在地上,有人抽出佩剑,对准刘稷的手筋和脚筋,狠狠割了下去。

谁能想到,在战场上那么勇猛,身经百战,有万人不敌之勇的刘稷,没有毁在敌人的手上,但却活生生地毁在了汉军的政治内斗当中。

刘稷这辈子,吃亏就吃亏在他那张口无遮拦的嘴上。既让他得罪了无数的人,最后,他的命也交代在这张嘴上。

更要命的是,在政治斗争当中,牵一发而动全身,朱鲔既然已经动了刘縯的心腹兄弟刘稷,又怎能放过得刘縯?

被人硬生生的割断手筋和脚筋,刘稷的四肢全是血,趴在地上,不停的蠕动,即便军兵已经撤了大网,他业已站不起来了。

朱鲔拍了拍乌骓,赞叹道:“果真是一匹好马啊!这么好的马,你配骑它吗?”说话之间,朱鲔还轻蔑地瞥了一眼趴在地上,如同一滩烂泥的刘稷。

“朱鲔,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刘稷的脑袋奋力地扬起,五官扭曲,眼角都滴出了血泪。

“哈哈——”朱鲔仰面大笑,紧接着,他快步冲到刘稷的近前,对着他的脸,恶狠狠地连踢了好几脚,只一会的工夫,刘稷便口鼻蹿血,再也骂不出来了。

朱鲔收敛笑容,一脸yīn冷地说道:“带上他,去皇宫,面见陛下!”

今晚发生的事,刘玄一点不知情,他正在皇宫里和后宫的嫔妃寻欢作乐。

正玩在兴头上,听闻内侍来报,朱鲔、陈牧、张卬求见,刘玄一脸的莫名,这么晚了,他们三人来见自己作甚?

刘玄不愿意见,不耐烦地挥手说道:“有什么事,明日早朝在说!”

内侍站在门口,垂着头说道:“大司马说,事情紧急,刘稷造反!”

正趴在嫔妃身上的刘玄,一听这话,差点从床上直接翻滚下去。他急忙爬起身形,跪坐在床榻上,颤声问道:“什么?谁……谁反了?”

“陛下,大司马说,刘稷造反!”

刘玄的脑袋轰的一声,脸s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煞白,额头、身上冒出一层的白毛汗。刘稷可是刘縯的心腹,刘稷反了,那不等于是刘縯也反了吗?这还了得?

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赶快跑!

刘玄也顾不上床上的女人了,慌慌张张地爬下床铺,抓起衣服,胡乱地望自己身上套着,同时急声叫道:“快!快去收拾细软,他们得赶快逃出宛城!”

“陛下,刘稷……刘稷已经被大司马擒获,被大司马带到皇宫门口了!”内侍小心翼翼地说道。

正在慌乱穿衣服的刘秀动作一僵,愣在原地。

刘稷反了,然后又被朱鲔擒下了,还被带到皇宫?刘玄愣了好一会,方吞了口唾沫,他怎么感觉这更像是朱鲔和自己开玩笑呢!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意识到暂时自己没有危险,刘玄慌乱地心绪渐渐平静下来。他脸sèyīn沉,暗暗咬了咬牙,快速的穿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他倒要看看,朱鲔到底在搞什么鬼。

刘玄去到前庭的大殿,在中央的席子上坐定。而后,他令内侍带朱鲔等人入宫。

时间不长,朱鲔、陈牧、张卬从外面走了进来,同时还有两名侍卫,拖进来个血人。

看到这个被拖入大殿中的血人,刘玄被吓了一跳,眼角的皮肉跳了两下,颤声问道:“大司马,这……这是何人?”

“回禀陛下,此人正是佞臣贼子,大逆不道的刘稷!”

“啊?”本是坐在席子上的刘玄,听闻朱鲔这话,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这个血人是刘稷?那么骁勇善战,于乱军当中都无人可挡的刘稷,什么时候如此狼狈过?

他忍不住走下台阶,来到刘稷近前,低头细看,虽然此时的刘稷已神志不清,而且脸上都是血,但刘玄还是能辨认得出来,这确是刘稷没错。

看罢之后,他呆呆地瞅向朱鲔、陈牧、张卬三人,结结巴巴地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玄和刘稷,不仅仅是君臣,也不仅仅是同族的同辈兄弟,而且还是从小到大的玩伴。

朱鲔从袖口中掏出那张绢布,递给刘玄,说道:“今晚,定国公于府内设宴,刘稷有去参加,这是他在定国公府的言论,请陛下过目!”

刘玄接过绢布,定睛一看,脸sè也变了。用大逆不道来形容刘稷的言论,并不为过,但刘玄知道刘稷这个人,向来口无遮拦,胡言乱语。

他沉吟片刻,放下绢布,看向朱鲔,说道:“刘稷所言,确有过失之处,朕当严惩于他!”

朱鲔淡然一笑,说道:“陛下,刘稷当众口出忤逆之言,理应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这……”刘玄倒吸口凉气。

朱鲔继续说道:“另外,陛下还应趁此机会,将刘縯一并治罪!”

刘玄脸sè大变,惊骇地看着朱鲔,一时间没说出话来。

朱鲔跨前一步,说道:“臣已令人斩断了刘稷的手筋和脚筋,倘若今晚不杀刘縯,让他跑出宛城,回到鲁阳的军营,陛下以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接下来?刘縯必会率领大军,调转回头,杀回宛城,为刘稷报仇,到那时,已经不是自己皇位保不保得住的问题了,而是自己的脑袋还能不能保得住。

只是一瞬间,刘玄的脸颊上便流淌出汗珠子,他倒退了两步,脸sè惨白,毫无血sè。

朱鲔又向前逼近了两步,目现寒光地说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陛下,到了这个时候,可不能再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今晚,刘稷和刘縯,都必须得死!”

刘玄身子一震,呆呆地看着朱鲔。现在,他已然明白,朱鲔提前斩断刘稷的手筋和脚筋,就是在逼着自己做出决定,做出斩杀刘縯的决定。

他脸sè变换不定,沉思了许久,向朱鲔缓缓点了点头,颤声说道:“就……就依大司马之见!”

定国公府的酒宴告一段落,酒足饭饱的刘縯起身向王匡、王凤告辞。把刘縯送出府门,王凤微微一笑,王匡不解地问道:“成国公笑什么?”

王凤笑道:“刚才,刘稷口出大逆不道之言,我还以为定国公会治罪于他呢!”

王匡摇头笑了笑,说道:“这次,不用我治刘稷的罪,自然会有人治他的罪!”

王凤心头一惊,不解地看着王匡,问道:“定国公?”

王匡耸耸肩,说道:“今晚,会发生很多的事啊。”稍顿,他眼中精光一闪,继续说道:“刘縯、刘稷,今晚都得死!”

王凤大惊失sè,愣了一会,他问道:“定国公,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王匡也不再对王凤有所隐瞒,将今晚他和朱鲔、李轶等人的密谋,向王凤全盘托出。

最后,他眯缝着眼睛说道:“刘縯是我等的心腹大患,这次他既然回了宛城,就绝不能再让他活着离开,否则就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王凤本以为王匡向刘縯提出要结成儿女亲家,是为了缓和绿林系与柱天系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他心里还挺高兴的,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是王匡等人算计刘縯的一

部分。

他瞠目结舌地看着王匡,说道:“定国公,这么做不妥吧!杀了刘縯、刘稷,刘氏宗亲那边,不会善罢甘休!”王匡摆了摆手,说道:“杀刘縯、刘稷的可不是我们,而是陛下,都是刘氏宗亲的人,手心手背都是肉,刘氏宗亲再气再恼,又能把刘玄怎么样?”稍顿,他意味深长地说道:“现在刘縯没有统兵,这个时候对他动手,我们是把损失降到了最低,倘若在刘縯统兵的时候走到兵戎相见那一步,才真的会让我汉军大伤元气啊!”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三章 阴谋算计 的精彩评论